Download...

“ZJ的管理人是我!”


陳翔也氣了,這個明顯是燒錢的計劃,你還有理了。佛都怒了,何況陳翔這個陳家三公子。


“陳家的管理人還是大當家呢。”陳勝旺不屑。

“大哥肯定不會同意這個計劃的。”

“直接打電話問吧。”

(好多朋友的書已經上架了,看着我都有點怕怕的,不怎麼希望上架。上架會撲的,要錢的。這書還有很多內容寫,不希望它撲,所以我想,大家留言支持下可否?這書我會一直堅持免費下去的,給個留言,讓我知道你們的存在,我們是在一起的。) 當着陳翔的面前,陳勝旺拔通了號碼。

“喂?”

陳楚雄穩重的聲音從話筒裏傳來,因爲陳勝旺開的是免拔,所以陳翔在旁邊一樣聽得到。

“大當家,現在我與二當家現在有個方案無法確定下來,現在問問您的意見。”

態度說不出的卑謙, 危情婚寵:寶貝,乖一點 ,一個是地。

陳翔對此並沒有表示,很多東西他都看得很淡了。妻女都在國外,能讓他上心的,也就只有陳家的利益。他不允許陳家被一些子弟敗壞。

“說說看。”

電話裏的聲音再度傳來,陳勝旺應了一聲,隨後便把其拆遷計劃說了出來。

把這一切完完本本說了出來,陳翔對此沒有補充,陳楚雄那邊只是一陣沉默。


陳翔一臉放鬆,這計劃明顯不是好計劃,現在陳楚雄已經知道,相信會阻止這個傢伙的,畢竟都是主脈的人,怎麼也不可能讓自己家敗落。何況陳楚雄還是陳家的家主。

年輕人,你還是太理所當然了。

看着陳勝旺自信的笑着,陳翔搖了搖頭。

“五個億?”

奪心99次:霸道BOSS寵妻無度

“沒錯。”

陳勝旺應道。

“我只問五個億能給我帶來些什麼。”

嗯?

陳翔一愣,自己的大哥說的語氣好像有些不一樣。

“我能讓你得到整個ZJ勢力。”

“批准!”

“大哥,不行啊。”

陳翔連忙站起來,這大哥怎麼這麼糊塗,這事明顯是浪費金錢,他還批准了,陳翔不能沉默了。

“我已經批准。”

對面的聲音有些不悅,畢竟作爲四大家之一的主人,隨意被否決都會有點不高興。

陳翔可沒有聽出什麼語氣不同,他現在心裏只是着急,這個計劃要是實行下來,陳家起碼要虧損十分之一。

“這計劃根本就是個錯誤的計劃,大哥,你別做錯誤的決定啊。”

陳翔的話語換來的只是對面冷漠的聲音。

“我是陳家的家主,一些事還輪不到你決定。批准!時間一年。”

“是,保證完成任務。”

陳勝旺笑嘻嘻的回答。

電話掛了,陳勝旺把手機收好,看着無力躺在沙發上的陳翔,微微一笑。

“現在已經是我們年輕人的世界。二當家,你,還是老了呀。”

說完陳勝旺走了出去。

什麼東西,竟然還敢跟我叫板。

陳勝旺不屑。

看着關上的房門,陳翔心裏悲痛萬分。


這年輕人到底是誰,能讓大哥你如此相信,連親兄弟的話也聽不進麼。

隨後想到自己這個大哥連二哥都能殺,這難道就不是親兄弟?陳翔心裏也鬆了一些。

大哥已經入魔了。

一個約莫30歲的男子走了進來,看着兩邊的人,男人沒有絲毫害怕。

“這裏是紅塵會所,不是公共場所,要打,出去打。不過我要聲明一點,我們紅塵與**的關係可是很好的,別以爲動槍子就很厲害。”

男子最後一句明顯是針對井川鼠郎的,畢竟他是山口組的,男子肯定也知道。而陳天生是個Z國人,跟男子是同祖宗的,偏向誰,這就不用說了。

井川鼠郎臉色一變,但隨即想到了什麼,又冷靜下來。

“出去解決這不是問題,現在的問題是眼前這人重傷我兒子,現在又威脅着我,甘先生,你讓我出去這個有點不妥吧。”


甘先生?

陳天生仔細想想,貌似那人給自己聯絡的人也是姓甘吧。

“這位先生,可否請你和他們出去解決?畢竟在下還要做生意。”

男子轉頭對陳天生說道。雖然眼前這人是他的同胞,但對方是山口組高層,自己即使在島國有些關係,也無法直接挑戰山口組。所以唯有讓陳天生出去解決了。

“哦,這個不是問題。出去之前,我先問問你電話爲何打不通?”

陳天生很爽快的答應下來。男子卻是一愣。

“先生認識我?”

“我是陳天生。”

陳天生?

男子想了想,隨後想起昨天帝王親自來電話說帝主來島國,讓自己做好準備,那個帝主好像就是陳天生吧。

再聯繫面對山口組這麼多人都能不敗,又問自己電話的事…肯定是了。

男子一轉頭。

“井川先生,請你出去。”

嘎?

井川鼠郎有些蒙了,剛剛還好好的,怎麼一下子變了。

“甘先生,這個人…”

“出去井川鼠郎先生。”

男子語氣一重,井川鼠郎也火了。

別以爲你一個搞會所的很牛逼,老子山口十部長之一,不比你差。

“甘宇,你這話的意思是打算保下這個傢伙?”井川鼠郎有些陰沉,現在他已經不害怕什麼了。

“我還真保下了。”

甘宇見井川鼠郎已經不講禮貌,他也懶得廢話。

“那你就等着我們山口組的報復吧。”

“我等着。”

“喂喂,說那麼遙遠的事幹嘛。”

陳天生用槍頂了頂井川鼠郎。對於甘宇能答應保下自己,他並沒有意外,畢竟自己可是帝主。但眼前這鬼子就不一樣了。

哥現在還用槍頂着你呢,還敢在這JJYY,找屎呀。

井川鼠郎也反應過來,“你真以爲有甘宇保你就天下無敵?”

“有什麼他保我一樣不怕你。”

對陳天生沒辦法了,井川鼠郎搞不懂,這傢伙是不是愣頭青啊,怎麼什麼都不怕。

“你想要什麼?”

沒辦法了,井川鼠郎唯有服軟。現在甘宇保他,他又是個不怕死的主。 帝少專寵小萌妻 ,才能說報仇一事。

“哦,談條件?”

廢話,難不成就這樣被你殺嗎。


“可以。給錢吧”

井川鼠郎點頭,能用錢解決的事,就不是事。只要自己安全出去,他保證,陳天生和紅塵會所都要付出代價。

“說吧,多少錢。”

井川鼠郎已經打算大出血一筆,反正想到只是暫時性的,只要自己滅了這個傢伙,什麼都會回來。

我要你吃下多少,就吐出多少。

“錢可是個好東西。”

陳天生似有感觸的說了一句。

“當然,說吧,多少錢放我走。”

“我怕你給不起啊。”

“速度說,我有錢。”

“這樣啊,那就一億美金吧。”

“我草你嗎B的。” 井川鼠郎很生氣。開什麼玩笑,就是山口組老大,也不一定隨隨便便拿出一個億吧,這個傢伙真以爲錢是紙麼。一個億,扔都扔死你了。

嗖,一張牌射出,劃過井川鼠郎的耳邊,一條細小的血慢慢溢出。這讓井川鼠郎的光頭直冒汗。

“說話小心點。”

陳天生眼神說不出的冷漠,他父母早死,現在被人提前,甚至侮辱,他很生氣。

咕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