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wWW▪ttκá n▪¢ ○


“吾有何不知?荒教的存在,隱於大世,卻執掌大事。”霍去病說了一句,然後擡手揉了揉太陽穴,披散的長髮輕輕舞動起來:“吾可以幫你,但,代價有些大呢。”

白小鳳沒有意外,對付荒教請霍去病出手,對方要是不開條件,纔怪了呢。

來之前,他就準備好了被狠宰一刀了。

他一抱拳:“只要冠軍侯出手,晚輩願意付出代價。”

“喏,這玩意兒……”霍去病忽然從懷裏拿出了一樣東西,“它黑了。”

“……”白小鳳。

一口老血瞬間涌到了喉嚨。

www ◆Tтkǎ n ◆¢〇

他看着霍去病手裏的東西,赫然是上次給霍去病的……手機!

算了算時間,這手機,怕是……沒電了吧?

想着,白小鳳揉了揉太陽穴。

娘希匹的。

上次給霍去病手機的時候,完全忘記了充電這回事啊。

也得虧這次來一趟了,要不然,霍去病到時候離開了大墓,去了人世間,到時候拿着個沒電的手機,可沒法聯繫他。

緊跟着,霍去病緩緩說道:“讓它亮,吾幫你。”

白小鳳虎軀一震,忽然反應過來。

他不敢相信地瞪着霍去病:“這,就是代價?”

霍去病詫異了一下:“代價很大,嚇到你了麼?”

“……”白小鳳。

本章完 “……”白小鳳。

他有些方啊。

霍去病說有代價的時候,他都已經做好被宰一刀的準備了。

可現在這代價……

臥槽!

掀桌子啊!

欺負古代殭屍不懂行情呀!

見白小鳳沉默,霍去病揉了揉太陽穴,劍眉擰起:“代價真的太大了麼?你,無法承受?”

白小鳳回過神:“不,不是!冠軍侯,還有沒有別的代價讓晚輩承受的?”

不是他客氣啊。

是這樣的黑心買賣,真跟冠軍侯做了,怎麼着心裏都過不去呀。

把手機充好電,還給冠軍侯,就讓他去跟荒教拼命。

想想就覺得喪良心呢。

讓冠軍侯再加點代價,心裏纔好受一些呢。

霍去病搖搖頭:“無他,讓這機,亮了即可。”

“成交!”

白小鳳大手一揮,乾脆地答應了下來。

爲了讓自己心裏好受一些,他又一揮手,決定再付出點代價:“這樣,晚輩再送冠軍侯一個充電寶。”

嗯,這樣的代價,對冠軍侯來說,確實“非常大”啊!

“充電寶?”

霍去病一臉茫然。

白小鳳解釋道:“這手機要充電的,充電寶自帶電量,能充好幾次呢。”

“電?”霍去病臉上更茫然了,“雷電麼?想不到當世已經如此強大,竟然能操控雷電了。”

啪!

白小鳳一巴掌拍在腦門上,好難過喲。

俗話說“三年一代溝”,這和冠軍侯差着兩千年時間,代溝大的不要不要的,根本沒辦法解釋呀。

他苦笑了一聲,道:“冠軍侯怎麼說,就怎麼是吧,另外,回頭再給你配一個充電器,等從荒教回來後,晚輩再教你好好用這手機。”

“嗯,也好,吾這幾日研究此機,竟然無法下蛋,當真是讓吾惱火。”

霍去病點點頭,晃了晃手裏的手機:“但吾,發現了這機竟然有妖法,能將吾照攝進去,當真是神妙無比,只可惜不亮了,吾不能多多試驗,實在可惜。”

白小鳳一陣無語。

冠軍侯說的應該是手機照相功能了。

恍惚間,他想到了一個很驚悚的事情。

這幾天,難不成冠軍侯就一直坐在石槨上,玩zì pāi?

硬生生的把手機電量給zì pāi光了?

想到這,白小鳳就感覺後背一涼。

媽耶!

霍去病迷上了zì pāi。

他不僅腦補出霍去病坐在石槨上不停地擺着posszì pāi的畫面。

嘶~有些辣眼睛啊!

想着,白小鳳決定再大方一回。

他一揮手:“晚輩回頭就給冠軍侯買一臺oppor15,兩千萬柔光zì pāi,照亮冠軍侯的美。”

“哦破?啊十五?”霍去病疑惑的朝白小鳳看來。

白小鳳嘴角抽搐了一下。

得了!

還是不和冠軍侯解釋這些了。

哪怕面前這位再天才,想隔着兩千年讓他猛地接受現代的認知,還是得費好大一番功夫呢。

他揮了揮手:“既然這樣,那冠軍侯現在可以和晚輩離開墓穴了麼?”

“可以。”

霍去病鄭重的收好了手機,然後一招手。

嗖!

插在石槨旁的長槍咻然飛到了他的手中。

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便是飄然飛起,穩穩地落在了一旁屹立的戰馬之上。

登時,戰馬眼中升騰起兩團血色火焰,發出一聲嘶鳴,鼻孔中更是噴吐出兩股肉眼可見的白氣。

霍去病扭頭看了一眼石槨:“等吾,凱旋。”

白小鳳下意識地扭頭看了一眼石槨,真的很好奇,這裏邊,葬的是誰呢。

緊跟着,霍去病一揮長槍:“小鳳,上馬。”

白小鳳點點頭,右腳一蹬地面,凌空躍起,落在了馬背上,端坐在霍去病的身後。

“駕!”

幾乎同時,霍去病雙腿一夾戰馬肚子。

登時,戰馬一聲嘶鳴,四腳同時發力,拖拽着幾米長的血色霧氣,宛若離弦之箭一般,朝着墓外激射而去。

白小鳳一個不防,差點被甩飛了馬背。

他急忙拽住了霍去病的戰甲,就感覺耳邊狂風呼嘯。

仔細一看,頓時眼睛一瞪。

就這麼一會兒工夫,戰馬竟然已經衝出了墓穴。

這速度,快的不要不要的啊!

霍去病騎乘着戰馬,在山林中,極速狂奔。

將近兩米高的雄壯戰馬拖拽着幾米長的血色霧氣,宛若疾馳飛行的火焰,飛快的在山林中穿梭。

耳邊,狂風呼呼作響。

白小鳳坐在霍去病身後,要不是拽着霍去病的戰甲,好幾次都差點被掀飛了出去。

“哈哈哈哈……暢快,簡直暢快!”

驅使戰馬狂奔中,霍去病開懷大笑了起來。

笑聲豪邁,直貫雲霄。

下一秒。

他渾身屍氣翻涌,仰天咆哮,雙目中更是迸射出兩束紅光,直貫夜空。

“嗷吼!”

恐怖的咆哮聲,迴響山林,震天動地。

彷彿王者臨世,以咆哮之音,宣告自己的到來。

隨着這聲咆哮。

四周的山林中,一片死靜。

所有的山精鬼魅和兇獸猛禽,盡皆匍匐在地,寒蟬若驚,瑟瑟發抖。

以最恭敬的姿態,恭迎王者駕臨。

轟!

戰馬裹挾着狂風和屍氣,猛地一躍,踏空沖天。

白小鳳悚然一驚:“前輩,外邊我們有車的。”

“車?”

驅使戰馬踏空飛行的霍去病眉頭一皺,不屑道:“區區戰車,哪有吾之戰馬迅猛快速?無妨,吾等,乘馬去荒教。”

“……”白小鳳。

代溝真的很恐怖的啊!

本大爺說的車和霍去病說的戰車,完全不是一回事吶!

“前輩,你知道荒教在哪?”白小鳳問道。

霍去病笑道:“荒教所在,吾當然知曉,吾之漢初三傑,當年拜訪荒教,早已經將荒教所在記錄在冊,你且放心,吾之戰馬,不日就到。”

漢初三傑?

白小鳳反應過來,當今陰陽界,一流勢力都知道荒教的存在,估計知道荒教的所在也不奇怪。

更何況,當年的大漢了!

霍去病身爲冠軍侯,大漢驃騎大將軍,知道荒教所在就更不奇怪了。

他低頭看了看腳下,連綿的祁連山脈掩映在夜色中。

戰馬狂奔爆發出的屍氣,猩紅一片,將視線都渲染成了紅色。

不過,講道理,霍去病的戰馬速度確實極快。

甚至此時全力爆發,速度完全不亞於飛機了。

白小鳳深吸了一口氣,也沒再糾結。

既然霍去病願意裝這個比,那本大爺還不配合的話。

以後還怎麼混“逼王”這個稱號了?

本章完 夜空中。

血色屍氣戰馬恍若流星一般,極速劃過長空。

大約晚上八點的時候。

戰馬終於到達了敦煌。

這是白小鳳和巫天行約定好的集合地。

一般,普通人進入羅布泊,也是從敦煌進入的。

找了一個僻靜無人的地方。

戰馬落到了地面。

霍去病有些疑惑地說:“爲何不直接去荒教?”

白小鳳嘴角抽搐了一下。

不愧是冠軍侯呢,這份膽氣,也是沒誰了。

怪不得當年帶着大漢鐵騎,愣是在大漠裏把匈奴殺的雞飛狗跳,遁走三千里呢。

這次對抗荒教,他心裏一點底都沒有。

霍去病倒好,單槍匹馬的就打算直接莽荒教了。

“前輩,晚輩還約了同伴的。”

解釋了一句後,白小鳳就拿出手機,給巫天行打了過去。

掛掉電話後,很快,微信就收到了華青月發來的座標位置。

霍去病一招手,大片屍氣飛出,籠罩在戰馬身上。

隨即,戰馬便如同霧氣一般,怦然消散在空中。

白小鳳看得一陣瞠目結舌。

這手段,是不是太牛比了?

這時,霍去病拿出手機,在白小鳳面前晃了晃:“你說,讓它亮的。”

白小鳳回過神,點點頭,然後就帶着霍去病朝着敦煌市區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