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PS:現在月票總榜第15名,如果進到14名,霸道就爆發一萬二千字,有月票的兄弟請支持!(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站在一旁的張虎,神情怔愣的看著王毅,他不知道王毅在幹什麼,只知道他面露舒適之情,盡顯享受之態!片刻后,他神情凝重的說道「小毅,他死了,你我得儘快將他的屍體給處理掉才行。」


正在吸噬靈力的王毅,感覺自己體內的靈力已經達到了極限,這才放開了手,同樣是神情凝重的對張虎說道「嗯,對了,虎哥你怎麼跟他打了起來?」王毅疑惑的問道。

張虎看了王毅一眼,低著頭嘆了一口氣道「話不投機,就動起手了。」其實張虎並沒有說實話,他是為了王毅去找李榮的,這樣說也是不想再讓王毅有愧疚之心。

「哦,原來是這樣,我看他這屍體不如就拋到雲山旁的樹林中!既隱蔽又不易發現,如何?」王毅認為只有放在這林中是最安全的,畢竟那裡還有以他唯命是從的林蛇。

張虎聽后立馬就點頭,表示同意,接著便於那王毅繞了遠路,一同將屍體搬運到了那樹林之中。

「小毅,我就在這跟你道別了!」張虎看著王毅認真地說道。


王毅聽后,不禁怔愣了一下,驚訝地問道「虎哥為什麼要走?」

「李榮死了,但是這瞞得住一時卻瞞不住一世,再說了這個黑鍋總是要有人來背的,跟何況我去李榮哪兒有很多人都看見了,所以殺人者是我張虎也!」張虎神色陰沉道。


王毅聽后心中又是一顫,自責道「虎哥,我又連累你了!對不起,我???」


「事已至此,不必多說了,我很高興能有你這個弟弟,其實我也是一位孤兒,當年的我跟你一樣也是獨上這雲山,苦了多年,受盡了侮辱,我已聚靈境三重天了這次離去,我也可安心修行了。

小毅你要變強,這樣就不會有人敢欺負你了,我走了,保重了!」張虎緩緩而道,看了王毅一眼,拍了拍其肩,腳踏藍色靈力,便乘風而去了。

「虎哥???」王毅看見張虎駕馭空中而行,急忙在後面追逐了起來,但是他跑豈能追的上他飛,張虎回頭看了一眼,對王毅露出了一抹微笑,便消失得無隱無蹤了,王毅心中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不是滋味。

張虎竟將所有的責任都自己攬下了,背負著殺人叛徒之名,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這份恩情王毅他銘記於心。

許久之後,王毅失落而回,睡在床榻上,久久不能安然入眠,腦中還在回想著當晚之事,自己的改變與想象中的截然不同,此時嘴中還不停的念叨那句話「毫無道理可言,只有弱肉強食之分。」

他不停的用這句話來刺激自己,告知著自己要做一個真正的心堅之人!

次日,他一如既往的一早起來,前去那山林中砍柴,王毅看見了那李榮的屍體竟在一夜之間變成了一副骨骸,他斜嘴笑道「這便是你加害於我的報應,活該!」

話語之間透露出無窮的冷漠,王毅在這件事中已成長了,已不再是那單純的少年了,他嘴上默念起口訣,體內的靈力開始了運轉,他又開始了砍伐。

王毅的生活很有規律,每天就是進行砍伐,他也在無意之中發現自己每天的砍伐,所需的時間在逐漸的減少,這他都歸於是那碎身之法的奇妙。

「奇怪,這幾天怎麼不見李榮?」一弟子自言自語道???


這事還是瞞不住的,張虎與李榮的失蹤外圍弟子都已知曉了,雖然他們是外圍弟子,但各個也都是聰慧之人,那張虎定是殺了李榮然後潛逃了,對此他們心中也是冷笑不已,那一直壓在身上的大石終於解脫。

幾日後???

「外圍弟子,李榮!速速前來拜見老夫。」說話之人那面容滄桑的大長老。

然而等了許久,那李榮卻還是遲遲未來,這大長老臉上顯現出一絲怒火,閉上了雙眼,但緊接著,他卻是緊緊的皺起雙眉,片刻后,他猛地睜開了雙眼,以極快的速度朝那李榮住所飛去。

這大長老一腳就踹開了房門,房間內空無一人,再加上他在這門派之中感應不到李榮的靈力波動,此刻便知曉了這李榮定是出事了,他在這外圍之地大聲喊道「所有外圍弟子集合!」

這聲音在大地上迴旋,慎入每一個外圍弟子的心神之中,他們立馬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向著聚集而來。

「掌管後房的弟子出來!」大長老冷哼道。

那掌管後房的弟子立刻渾身一顫,渾身發抖的走了出來,對著鐵長老彎下腰道「弟子就是」。

「將所有外圍弟子人數清點一遍!」

這掌管後房的弟子聽到這,才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拿出了花名冊大聲的念叨「趙方」

「在!」

「余飛」

「在」

???

王毅此時的心已忐忑不安,他知道了這事瞞不住了,現在想起心中還是酸酸的。

「王毅」

「在」

大長老看了王毅一眼,他頓時就輕咦了一聲,暗自說道,此子怎會體中靈力如此之渾厚,難道老夫當初看錯了?此子心堅,現在體內靈力渾厚,若老夫收其為弟子,說不定本門又多了一名精英弟子啊。

???

「張虎」許久沒人回答。

「張虎可在?」那大長老又重複了一遍道,許久之後依然無人回話。

「好,看來這殺人者,張虎也!這外圍之中也只有他能與其對抗了!他張虎就不要出現在這樊城之內了,要不然定將他抓住處死,從現在起,這外圍弟子便由這趙方管制,王毅上前來我有幾句話要問你。」

這趙方與王毅聽到這話皆是渾身一顫,趙方是激動的,笑得已合不攏嘴了,而王毅卻是雙眉緊皺了起來,臉色瞬間就陰沉了起來,內心想道,為什麼喊我上去問話,難道他已經知道了真相?

王毅的心已懸在了半空中,隨後他調整了情緒,便面無表情的走了上去,走到了那大長老的面前,雙手相托,彎下了腰說道「弟子王毅先感謝大長老的救命之恩!」

這大長老看見王毅如此的知書達理,臉上也是露出了一份讚許,笑道「嗯,老夫欲與收你,你可願意?」

王毅一聽,怔愣了一下,隨後狂喜道「願意願意!」

大長老也笑道「好,那就即日起,你就到我那去居住吧!」

王毅看著大長老點了點頭,心中更是開心不已,隨後這大長老便乘風而去了,所有的外圍弟子都以羨慕的眼光看著王毅與趙方,王毅開心之餘回頭一看,他這回頭一看便看到了幾個熟悉的面孔,他頓時就輕咦了一聲,隨後便含著一絲微笑向著那趙方走去。

「趙師兄,恭喜了!」

「不不不,現在我應該喊你王師兄,你現在是大長老的弟子了,這稱呼是一定要改變的,王師兄恭喜了!」趙方笑道。

王毅愣了一下,這身份不一樣,地位就是不一樣,隨後也笑道「能否麻煩你一件事?」

「只要我能辦得到的,你就儘管開口!」趙方豪爽的回應道。

「是這樣的,那掌管後房的弟子之前一直針對我,你可一定要給他安排一份輕鬆點的雜務啊!」王毅看著那弟子,笑道,此時那弟子已經臉色蒼白起來了,連忙跑到王毅的面前道「王師兄,以前是我不對,那都是李榮叫我乾的,我錯了???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

「哼,王師兄不說,我也打算這樣,你與那李榮狼狽為奸,我早就看不慣眼了,從明日起,你要每天挑五百斤的水還要洗一百斤的衣服。」趙方冷哼道,那弟子如同失了魂一樣,雙眼發直,神情憔悴了起來。

「還有啊,就是那兩個弟子,我想他們也是砍柴的吧?」王毅笑著問道,趙方點了點頭。

「他們既然這麼喜歡砍柴,那就每天砍一千斤的柴好了!」這時那兩名弟子渾身一顫,立馬跑到王毅面前認錯求情,這兩人就是那天阻止王毅在後山砍伐的弟子。

王毅冷哼道「當天你們騙我,有道理可言么?,哼!」隨後王毅與那趙方打了一聲招呼就走了。

有恩銘記、有仇必報!現在已是王毅做事的準則了,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中,他不想濫殺無辜,更不想再受別人的欺辱。 別吻我號宇宙飛船已經脫離了瑞德爾星球的引力,進入了浩瀚的太空都有近一個小時了,飛船開得很慢,在全息屏幕上面可以清晰的看到,在瑞德爾星球周圍的太空漂浮著密密麻麻的斑斕殼蟲屍體和機甲殘骸,顯得觸目驚心。

船長三兄弟和木氏兄弟萎靡的坐在洗得乾乾淨淨的沙發上有點坐立不安,這沙發太乾淨了,那小丫頭一上來之後就拚命的洗啊洗擦啊擦,搞得他們無所適從,這非常熟悉的海盜船也變得陌生了,特別是木一,他熟悉的那股雪茄味道已經蕩然無存,這讓他感覺心裡空蕩蕩的,好像差了一點什麼,不時的在口袋裡面掏一下,希望出現奇迹,可惜,他最後一根雪茄都在被暴打的時候踩得稀爛了……

「我們去哪裡?」船長老大看著鄒子川寬厚的背影小心翼翼的問道。

鄒子川沒有回答,他已經思考了這個問題很久。

他們去哪裡?

鄒子川自己倒是可以去「未來之星」,但是,貝兒要回家,而貝兒只是說在那片星域,根本不說是哪個星球,而且,鄒子川也不想把這些人帶到未來之星上面去,畢竟,這裡的人太複雜了,有臭名昭著的七劍客,還有七個下流無恥的海盜,還有二個格鬥高手,一個四級精神力強者。

同時,這飛船上的意見也並不統一,有的要去親戚家裡,有的要去熟悉的星球。

現在,鄒子川最擔心的就是一些星球有沒有人接受這些流民,在和平年代,平民百姓就是財富,任何國家都會樂於接收,大不了浪費一點營養液而已,但是,像現在這種斑斕殼蟲施虐宇宙的時候,流民就會形成隱患,製造混亂,散布恐懼。

沒有一技之長的普通老百姓在災難時候是最沒有價值的。

而且,鄒子川到目前為止還不知道斑斕殼蟲已經泛濫到了那種程度,因為,他們已經與人類的世界隔絕了三個多月。

在瑞德爾星球上面,鄒子川花了大量的時候觀察斑斕殼蟲,但是,他始終沒有搞清楚斑斕殼蟲是如何離開星球的,而且,他也不明白,為什麼瑞德爾帝國的軍隊沒有組織反攻?

從鄒子川了解的情況看,斑斕殼蟲似乎並不是想象的那麼難對付,如果說難對付的話,也就是那些變異成灰色,銀色,黑色和有耀金色斑點的黑色斑斕蟲,這些斑斕殼蟲的殺傷力異常的恐怖,估計破壞宇宙戰艦的也是那些斑斕殼蟲,特別是那種耀金色斑點的黑色斑斕殼蟲,哪怕是現在回憶起來,鄒子川都有一種心悸的感覺,那種斑斕蟲可的殺傷力讓人恐懼。

貝兒的那具機甲無疑是機甲重的極品,但是,縱然那架機甲也無法戰勝那隻斑斕殼蟲,如果說人類想要大規模造出能夠對抗那種耀金色斑點的黑色斑斕殼蟲簡直是不可能,目前人類還沒有發現能夠對抗那種斑斕殼蟲的金屬,何況,哪怕是有,也不可能能夠形成量產……

鄒子川現在迫切想知道的就是斑斕殼蟲現在到底泛濫到了那種程度,所以,從一開始,他就否決了和真真芬妮菲利普他們在未來之星會合,因為,未來之星也是一個與世隔絕的星球,根本沒有渠道獲得人類的信息。

貝兒沒有提供星球位置,只是一個空間跳躍點,而這個空間跳躍點在五大帝國聯盟的勢力範圍之內。


終於,一陣漫長的沉默后,鄒子川把手指輕輕的在主控板上跳動,全息屏幕上面出現了一副全息星圖。

「現在,我們的位置在瑞德爾帝國的邊緣地帶,實際上,瑞德爾首都星球就在瑞德爾星球的邊緣地帶,我們現在有幾個選擇……」

鄒子川看了眾人一眼,停頓了一下,目光落在全息屏幕上面。

「首先,我們有一個選擇,那就是在瑞德爾星系找一顆屬於瑞德爾帝國的星球降落,不過,這選擇似乎一開始都被否決了,因為,瑞德爾帝國的皇帝既然連首都都可以拋棄,誰也不難保證他還會不會拋棄其它的星球!」

「其次,我們按照光腦上面的空間跳躍點選擇最近的星球,但是,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決定,因為,瑞德爾星球已經變成了蟲災星球,那麼,附近的星球哪怕是沒有斑斕殼蟲,但是,並不代表斑斕殼蟲以後不會去。」

「然後,這艘飛船的最終目的地是五大帝國聯邦的首都星,那是一顆比瑞德爾星球大十倍的星球,也是人類聚居最多的星球,總人口達到百億,這裡也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因為,斑斕殼蟲的源頭就是在雲海星系,而五大帝國聯邦的首都星就是在雲海星系的邊緣地帶,實際上,五大帝國聯邦為了抵禦斑斕殼蟲的攻擊,已經損失了數十萬艘戰艦,不過,從各方面情報推測,可以肯定的是,五大聯邦是不可能放棄首都星球……」

……

鄒子川說完后,整個主控室陷入一陣沉默,現在,似乎沒有安全的地方了,以瑞德爾帝國與雲海星系相距數十個空間跳躍點的距離都出現了斑斕殼蟲,那麼,還有什麼地方不會出現斑斕殼蟲?

似乎,最危險的五大帝國聯邦反到成為了最安全的地方,至少,他們的軍隊寸土不讓,始終和斑斕殼蟲在激烈的戰鬥,傷亡雖然很大,但是,在瑞德爾帝國首都星球淪陷的時候還沒有聽說五大帝國聯邦的星球被斑斕殼蟲佔領。

人們現在都清楚一個事實,那就是,在斑斕殼蟲面前,無論是多麼激烈的對抗造成的損失也不會比放棄一顆星球的損失更大。

可以肯定的是,五大帝國聯邦哪怕是損失了數十萬戰艦和數百萬軍隊,但是,和八千多萬人口的瑞德爾首都星球比起來,那損失是微乎其微的,一顆星球的價值要遠遠多於數百萬軍隊……

八千多萬人口!

這是瑞德爾星球的官方統計數據,實際上,瑞德爾星球的人口很可能已經過億了,而正是這麼一個昌盛繁榮的星球,現在變成了一遍廢墟,能夠活下來的人口絕對不會超越二千萬,那麼說,這次斑斕殼蟲蟲災造成的死亡人數高達六千萬以上,這是一個人讓人震驚的數據。

除了數百年前的異形和人類戰爭死亡人數超越百億后,人類再也沒有出現過如此大的傷亡。

如果用五大帝國聯邦數百萬傷亡的軍隊和六千多萬人口比起來,那五大帝國聯邦的犧牲實在是微不足道。

「我們願意去五大帝國聯邦!」說話的是這次逃亡出來的人選出來的一個代表。

「我也願意去帝國聯邦!」

「我也願意!」

「我們也願意!」代表大宇宙旋風樂隊的蘭平凡也道。

……

一個一個選出來的代表都發表了意見,眾人的意見驚人的一致,都願意去五大帝國聯邦。

鄒子川不禁嘆息了一聲,這些瑞德爾帝國的公民都對瑞德爾帝國失望了,從這一刻起,瑞德爾帝國倖存的帝國公民已經徹底的把瑞德爾帝國放棄了。

國家放棄人民,人民必然會放棄國家!

「如果將軍在,我想,他不會放棄首都的。」蘭平凡突然嘆息了一聲。

「是的,不會!」坐在地毯上的吉桑一臉黯淡。

「不會!」

「肯定不會!」

「將軍哪怕是戰到最後一兵一卒都不會放棄首都,哪怕他放棄首都,也會撤離所有的帝國公民!」

本是坐在沙發上的瓦鐵猛然站起來,緊握雙拳大聲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