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ps:有人問熊貓為什麼要暫停,不能兩本書同時嗎?我倒是想,可網站的規矩是不允許同時簽約兩本書,必須要停一本。 罡風呼嘯,合歡猿越戰越勇,大腳掌落下,震得地面都為之顫抖。


這是一隻堪比入神大圓滿境界的妖獸,手段蠻橫,不到十幾個回合,嫦曦和林嘉便隱隱不支,節節敗退。

再看迦葉,還在一邊神神叨叨的念誦著所謂的「經文」:「杭州~~美景蓋世無雙……」

「師妹,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遲早我們都要死在這畜生的手上。」林嘉臉色蒼白,體內的精元不支。

「可恨,那小和尚完全打亂了我的計劃,嘴裡念得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嫦曦美眸瞪著迦葉,一口貝齒緊咬,她現在對迦葉可謂是恨到了極點。

「哼,當真是一點用沒有的廢物,讓我先去一劍結果了他。」林嘉憤恨道。

「吼!」

而這時候,合歡猿再次逼了上來,妖獸的體魄強橫,更何況這頭合歡猿本來修為就要在嫦曦和林嘉之上,此刻沒有露出一絲的疲憊,反而越發有精神,身上雖然被嫦曦砍傷了幾處,卻絲毫不影響戰力。

「慘了!」

林嘉和嫦曦都是變色。

「叱!」

然後就在這時,一道白光突然落下,破空聲響起,一道人影不知從何處飛來,瞬間欺身到合歡猿的身前,將林嘉和嫦曦攔在身後。

這是一位英姿煥發的青年,氣質脫俗,黑髮飄揚,雙目中射出兩道凌厲的光芒,一襲白衣顯得飄渺出塵。服侍看上去和嫦曦差不多。

「洛師兄!」

眼見這位白衣男子,嫦曦和林嘉具是一臉驚喜。

與此同時,在不遠處又出現了三人,兩男一女。

尤其是中間的少女,十五六歲的樣子,長長的睫毛,雙眼靈動空韻,俏鼻挺直,身材更是惹火到極點,一身火紅色的輕身鎧甲包裹著她那發育玲瓏的身段,眉宇中透著一絲頑劣、俏皮。

「好可愛的大猴子哦~~~」少女脆聲鶯笑,令所有人無語。

合歡猿可是入神大圓滿的強大妖獸,凶性十足,卻被這位少女叫成「可愛的大猴子」,不得不說這少女有點胸大無腦。

「洛師兄,這畜生很厲害。」嫦曦提醒道,見到這位白衣青年,這位絕代佳人眼神變得有些迷離,如水韻在流轉。

「我知道了,你們退後。」白衣青年揮了揮手,臉上帶著一抹自信的笑容。

「吼!」

合歡猿咆哮,雙拳敲打著自己厚實的前胸,似乎很反感這位突然出現的白衣青年,雙目中凶利之色一閃,便朝著白衣青年撲去。

「噗!」

電光火石間,這位白衣青年動了,瞬息間出現在合歡猿的腦後,一指點在了合歡猿的後腦勺上。但見一道紫光射出,直接洞穿了合歡猿碩大的頭顱。合歡猿眼神獃滯,茫然,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巨大的身軀倒在地上。

「好厲害!」迦葉的瞳孔陡然收縮。

這頭妖獸堪比入神大圓滿境界的高手,連林嘉和嫦曦都不敵,但在這白衣青年手下,卻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而很快的,迦葉注意到了在白衣青年的手指上,戴著一枚指環,說是指環,倒像是一枚骨刺套在白衣青年的手上,散發著紫色的盈盈光輝。

「是秘寶嗎?」迦葉凝神,佛門聖法中也介紹過有關秘寶的知識,秘寶的種類很多,是修士戰鬥中必不可少的武器,大致分為:凡器,寶器,靈器,神器,聖器。其中每一種品級的秘寶又分為星位,一星到九星,品質不同。

一般情況下,凡器和寶器最常見,靈器和靈器以上的秘寶則是只掌握在一些大勢力或者是高手的手中。但星位不同也有很大的差別,一般來說一枚九星的凡器可以輕易劈開一星的凡器。

而此刻白衣青年手指上佩戴的指環,迦葉初步估算也是寶器五星以上,甚至是靈器。

「洛南師兄,多虧你及時趕到,要不然我們這次就懸了。」林嘉說道,一臉崇敬的看著面前的白衣青年。但一注意到旁邊嫦曦雙眸中的迷離之色,林嘉臉上又不禁露出一抹醋意。

「恩,你們這邊找得怎麼樣了?」洛南似乎有些沉默寡言,淡淡問道。

「還是沒有結果。」林嘉苦澀的搖著頭。

這時候,嫦曦突然轉頭望向迦葉,美眸一凝,喝道:「小和尚,你經念完了嗎?」

「還差一半。」

「還要繼續念嗎?」

「喜羊羊美羊羊懶羊羊……」

「夠了!」嫦曦輕喝一聲,脆聲道:「枉你還自稱是佛門中人,關鍵時刻竟然見死不救。」

「佛門中人也要珍惜自己的性命。」迦葉道。

「哼!」嫦曦狠狠的哼了一聲,絕美的容顏上布滿了寒霜。

「嫦師妹,他是誰?」洛南看了一眼迦葉,旋即移開目光,眼中流露出一抹淡淡蔑視。

「哼,一個貪生怕死的膿包,在半路上碰到的。」林嘉冷聲道。

洛南淡淡點頭,看也不看迦葉一眼,道:「你走吧,如此修為還不配和我們一同上路,更何況是個貪生怕死之輩。」

也難怪洛南說出這樣的話,身為大派弟子,這份傲氣自然是有的,更何況迦葉修為普通,在他眼中根本就是草芥一個,沒有任何利用價值。

「如此,小僧就告辭了。」迦葉也不啰嗦轉身就走。

他知道自己想不走也不行,這些人之中大多都是心機歹毒之輩,尤其是嫦曦和林嘉,已經對自己動了殺念,如果再不走,恐怕就再也走不掉了,趁他們還沒有改變主意前,迦葉應當儘快的離開。

只是可惜的是,自己還沒有來得及從嫦曦和林嘉口中套出離開的辦法。

………

而此時,瓊仙派這群人則是面面相視。

「這個小和尚很古怪。」那位俏皮的少女說道。

「洛師兄,放他走是個禍害,現在各大勢力雲集在蠻荒古林,一旦他們暴漏我們的行蹤,恐怕會對我們不利。」林嘉眼神陰狠,殺機浮動。

洛南眉頭緊皺,沉吟片刻,道:「也罷,林嘉,秦怡小師妹,你們兩個去追他,見面無需留情,直接抹殺,絕不能容忍任何對我們不利的人存在。」

「好!」林嘉殘忍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殺人啊?人家不擅長,我捉到他,由林嘉師兄負責殺他就行了。」被稱作秦怡的那名少女嫣然一笑,轉身朝著身後的密林中走去。

………

迦葉壓制住自己的氣息,躲藏在一片繁茂的灌木叢之後。他現在不能冒然趕路,一旦瓊仙派的人後悔放自己走,肯定會第一時間殺回來,眼下自己只能躲著,等安全的時候,確定那幫人走遠后再出去。

迦葉正想著,忽然,兩道人影從密林中鑽了出來,赫然是林嘉和秦怡。

「果然不出我所料,想至我於死地。」迦葉心中冷笑,完全屏蔽自己的氣息,躲藏在灌木叢之後。

林嘉和秦怡在這片區域轉悠了大半天,卻不見迦葉的蹤影。

「那小和尚跑的倒是挺快的。」秦怡撅著小嘴道,靈動的眸子轉動,充滿了俏皮之色。

「秦怡師妹,我看我們分頭找吧,找到之後發訊息。」林嘉道。

「恩。」秦怡點點頭。

「那我往東邊找。」林嘉說了一聲,便一臉森然的跑走。

刻在心尖的你 秦怡繼續在這片區域尋覓,而迦葉則是借著灌木叢的隱蔽,悄悄的往遠處潛走,心中暗笑:「傻丫頭你就繼續在這兒找吧,哥不奉陪了。」

二十分鐘后,當迦葉確定已經甩掉了兩人之後,才從灌木叢中鑽了出來,打去身上的殘葉,摸著光頭笑道:「玩潛伏,我還沒怕過誰。」

當年在CYD小組的時候,迦葉從小便接受過特殊的訓練,包括一些特種兵和殺手的訓練手段。潛伏這種小遊戲,對迦葉來說自然不在話下,更何況還配合了佛門聖法中高深莫測的閉氣法。

「嗨,小和尚,姐姐我總算找到你了。」

「叮鈴鈴~~~」

突然一聲脆鶯鶯的聲音傳來,讓迦葉激靈靈打了個冷戰。

只見不遠處的樹上,秦怡坐在那裡,笑盈盈的看著他,搖晃著小腳,白皙腳裸上掛著一串銀白色的腳鈴,「鈴鈴」作響,口中更是津津有味的咬著一枚果子。 迦葉大為驚訝,自己玄妙的閉氣法高深莫測,這個少女是如何發現自己的。

「很驚訝嗎?你可真能藏,害的姐姐我找了你大半天呢。」秦怡嬌笑道,拖著香腮看著迦葉。

「找我?如果是談情說愛的話姑娘找錯人了,我是出家人。」迦葉一邊笑道,一邊想著如何脫身。

秦怡似乎看出了迦葉的心思,笑道:「不要想著跑了,我已經發消息給林嘉師兄了,他現在正往這邊趕來。」

「你自信能攔住我?」迦葉眯起了眼睛,事到如今,不能再隱忍了。

「我只是對你很好奇。」秦怡道。

「不要對我太好奇,當心吃虧。」迦葉慢慢向後退,體內的精元運作起來,他這是第一次與南明大陸的人交手,心中不免有些激動。

「哼,油嘴滑舌的小和尚,看你修為只是在通竅境界吧,很可惜,姐姐我剛剛突破了入神境界,正好壓你一頭。」秦怡俏臉陡然一寒,不再跟迦葉開玩笑,玉足輕點,整個人從樹上飄落下來,如精靈般動人。

霎時間,秦怡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筆直的朝著迦葉沖了過來,玉手點出,一朵火紅色的奇葩突然在空氣中綻放,片片花瓣晶瑩,但每一片花瓣都宛如天刀一般鋒銳,朝著迦葉飛了過來。

「喝!」

迦葉沉喝一聲,精元提起,但見他的手指晶瑩如玉,似羊脂玉般剔透,一指點在了那朵火紅色的奇葩上。

「叮!」

迦葉絲毫不留手,手指與那朵妖艷的奇葩相碰,傳來清脆的聲音。而後,迦葉手指更加快速的點出,「叮叮」作響,那朵妖艷的奇葩裂紋橫生,粉碎在空氣中。

「呀,想不到你還深藏不漏。」秦怡有些吃驚,似乎沒想到迦葉可以破去自己的攻擊。

這是迦葉從那不知名的佛門聖法中領悟出來的佛門絕學「拈花指」,也是目前以他的修為唯一可以施展的佛門絕學。「拈花指」雖不是什麼上乘的絕學,但威力還是不可小視得,迦葉也是第一次將「拈花指」運用到實戰中,效果還算顯著。

「小丫頭,哥沒功夫和你玩耍,後會有期。」迦葉不再逗留,轉身便朝著身後的密林中竄去。

「哼,小和尚休走,你逃不出姐姐的掌心的。」秦怡踮腳飛出,躍上了半空中,玉掌再次打出,十幾朵妖艷的奇葩綻放,朝著迦葉追去。

迦葉頭也不回,只顧奔逃,感覺到身後破空聲襲來,迦葉回身再次施展「拈花指」。

「叮叮叮叮……」

晶瑩如玉的手指點碎空氣,與那些飛來的奇葩碰撞在一起,這一次迦葉完全沒有留手,本來他的「不滅琉璃體」就極為堅韌,體魄強大,再配合上佛門絕學,威力更加顯著。

十幾朵奇葩破碎,化作漫天的光點。

迦葉腳步一頓,隨後踩出一連串玄妙的步伐,霎時間整個人如同一道電光竄出去,眨眼間消失在叢林中。

「好快的身法。」秦怡停了下來,難以置信的看著迦葉離開的方向,那種速度她根本追不上。

「秦怡師妹,那賊和尚呢?」這時候,一道人影出現在秦怡身後,赫然是林嘉。

「逃跑了,我追不上他。」秦怡沮喪道。

「哼,還算有點本事,師妹你在這裡等著,我親自去了結他。」林嘉冷笑一聲,身形一動飈射出去,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速度之快,竟比迦葉絲毫不遜色。

老公是高嶺之花 「林嘉師兄小心,那小和尚有點古怪。」秦怡在身後提醒,心中有點擔心,奈何林嘉已經消失無蹤。

………

繁茂的原始叢林中,林嘉身形如同電光,一道道殘影出現在身後,他已經將速度提升到了極限,卻依然不見迦葉的蹤影,心中冷笑:這賊和尚本事還算不賴,逃跑的速度超乎我的意料,但無論你逃到哪裡,都免不了一死。

而此刻距離林嘉一公裡外的地方,迦葉盤坐在一顆古樹之下,口中念誦著繁奧的佛經,他的身上點點金光溢出,身體更是綻放出如琉璃一般的光輝,通體晶瑩,甚至連體內的經脈血管都能看的清楚。

片刻后,迦葉睜開雙眼,眼中射出兩道金光,緩緩站起身來,他已經感覺到林嘉的氣息在靠近,卻絲毫沒有要逃走的意思。

「以金剛咒配合我現在的琉璃不滅體,應該可以一戰。」迦葉暗暗想道。

金剛咒是佛門聖法中記載的一篇暫時提升功力的經文,可以施加在自己的身上,也可以施加在別人的身上,但只能維持十分鐘。

在這部佛門聖法中,這是一篇比較雞肋的經文,但現在對修為跌落谷底的迦葉來說卻是保命良計。

自從他感覺到林嘉以驚人的速度追上來后,迦葉便打定主意,強行施展某種玄妙身法,先將自己與林嘉的速度拉開,好讓自己有充足的時間做好戰鬥的準備。

就在這時,眼前一道電光閃爍,林嘉出現在迦葉的面前,右手持劍,一臉的獰笑。

「嗨。」迦葉打招呼。

林嘉冷森森的笑道:「賊和尚,你怎麼不跑了?」

「跑不過你。」迦葉道,剛剛他所施展的身法對自身消耗極大,以他現在的修為不易輕易使用。

林嘉抬起了手中的長劍,獰笑出聲:「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實在是你遇到我是天大的不幸,不過若是你能下跪求饒,我或許還能給你個痛快。」

「你人真好,但我不打算這麼做。」迦葉笑眯眯的搖搖頭。

「好,好,好!」林嘉連說三個好字,猙獰的笑道:「在這蠻荒古林中,殺你這麼一個螻蟻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你準備受死吧!」

話音落下,林嘉還沒動,倒是迦葉先動了,整個人暴沖向林嘉,手指上再現出晶瑩的光澤,一指點向林嘉的眉心。

他現在用金剛咒暫時提升了功力,但只有十分鐘的時間,不能再這麼和林嘉乾耗下去,不然等那個叫秦怡的少女趕過來,更加棘手。

「哼!」

看著迦葉不要命的朝自己衝過來,林嘉鄙夷的輕哼一聲,抬手一劍刺了過去,奪目的劍芒運轉到劍尖,與迦葉的手指相撞。在他看來迦葉修為不過通竅境界,自己可以穩穩壓制住他。

「叮!」

「咔嚓!」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讓林嘉瞪大了眼睛,自己的長劍與迦葉手指相撞,這精鐵鑄造的長劍竟然崩碎開來,化作鐵屑。

與此同時,迦葉大踏步上前,拈花指點出,直逼林嘉。

林嘉倉促間後退,手掌一翻,不知從什麼地方又取出一把長劍,精元灌入,長劍上迸射出耀眼的劍芒,朝著迦葉劈斬過去。

一時間,整個原始密林中罡風涌動,劍芒掃射,迦葉和林嘉在密林中纏鬥在一起,將周圍的灌木等障礙物盡掃一空。

「叮叮叮叮!」

迦葉拈花指連點,與長劍碰撞出一串串火星,遊走於林嘉的身體周圍。金剛咒助他功力提升,再加上「不滅琉璃體」的堅韌和霸道,迦葉一時間竟佔據了上風,將林嘉壓制住。

這一刻,迦葉再不像之前那麼彬彬有禮,臉上反而帶著一抹凶厲的氣息,配合上頭頂上猙獰的魔紋和眉宇間的黑色「卐」字印,整個人更加的邪氣大增。

幾個回合下來,林嘉越戰越感到心驚,以自己入神境界初期的修為,竟然險些壓制不住只有通竅境界大圓滿的迦葉。

惱怒之下,林嘉猛體精元,長劍掃出數十上百道劍芒,劍芒如雨點般密集的射出,將大地洞穿,古木鑽透,每一道劍芒都有著鑽破金屬的威力。

而這一刻,迦葉再次踩出一連串的玄妙步法,於上百道劍芒中穿過,白衣飄飄,沒有受到絲毫的威脅,正如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刷!」

光影一閃,迦葉已經出現在林嘉的身前,晶瑩的手指點向林嘉的喉嚨。

林嘉臉色大變,再次舉劍劈了過去。

「咔嚓!」

一如先前,長劍與迦葉的手指碰撞,劍身崩裂,化作鐵屑。

「可恨,沒想到你隱藏了實力。」林嘉嘴角狠狠的抽搐,抽身向後退。

ps:要給力哦兄弟們,點擊和紅票都好少哦。 原始叢林,古木遮天,一聲聲爆響突然劃破寧靜的原始叢林,兩道人影穿梭於密林之中,道道劍芒將數十人合抱的大樹攔腰斬斷。

迦葉掌指晶瑩,點破空氣,藉助玄妙的步法遊走於林嘉的身邊,直到這一刻,林嘉已經前前後後換了三把劍,卻沒有任何懸念的被迦葉一指點碎。

林嘉怎麼也沒想到,之前一直被自己視作累贅,螻蟻的迦葉,本身實力會是那麼恐怖,以通竅境界竟然可以壓制住他入神境界的修為,這不禁使林嘉不甘的怒吼,感覺對自己是赤裸裸的侮辱。

「你說過,在這蠻荒叢林中,每個人都要自求多福,看來這句話你沒有悟徹。」迦葉笑道,這笑容顯得極為猙獰。

「咔嚓!」

林嘉手中的長劍再一次被點碎。

不過這一回,迦葉沒有再給林嘉換劍的機會,身形暴閃,電光火石間欺身道林嘉的身前,晶瑩奪目的手指點在了林嘉的喉嚨上。

「咔嚓!」

骨骼碎裂,林嘉瞪著一雙吃驚的眼睛,張口噴出一口鮮血,身體撲到在地上。

迦葉上前一步將林嘉踩在腳下,冷笑道:「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怪就怪你遇到了我。」

這是之前林嘉對迦葉說的話,此刻迦葉原封不動的還回來,這不得不說是一種諷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