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mandarin 樂隊 | 給慣性打一個問號,置之不理


mandarin 樂隊 | 給慣性打一個問號,置之不理
 

mandarin 樂隊

來吧!讓她發揮!

mandarin 總是能讓人聯想到和未來有關的一切可能性。

2020 年11 月18 日, mandarin 上線的MVECHO,比《樂隊的夏天2》電光石火的現場帶來更多空間想象力和未來感。

瞳孔裡的編號、培養皿一樣的透明船艙、不斷循環的劇情,不規定劇情的結尾……這些曾經屬於科幻電影的場景,變成瞭mandarin第一支MV 的ECHO 畫面。

曾經似乎隻有大制作、大團隊才能實現的大想法,在這支年輕的當紅的樂隊面前,變成瞭朋友們之間頭腦風暴碰出來的火花。“MV 的導演是我們的好朋友,主題也是和她一塊聊出來的,我們保持瞭比較開放的態度,把歌給導演,來吧!讓她發揮!”

mandarin 相信朋友,像是尊重自己的創作空間一樣,尊重朋友的創作空間。“從創作的角度出發,我覺得最重要的點是雙方達成共識做好作品。”Chace 說。

彼時,Chace、安雨、肖駿恐怕沒有料想到,MV 的畫面完全穿越到另一個次元,譬如最終MV 的鏡頭之一,是他們三個人躺在培養皿裡,漂浮在水面之上。“如果是我們自己寫MV 的劇情,大概不會寫成這個題材,可能會根據歌詞的來龍去脈來構想,但是這樣就少瞭很多二次創作的驚喜感。”Chace 說。

mandarin 樂隊

二次創作的驚喜更來自創作MV 本身。他們走在濕潤的戈壁灘,海深處風景格外美,但腳下泥濘的路面酷似沼澤,讓這份美多瞭一分不確定,他們在險峻的路上奔跑,被海水打濕瞭頭發,並在太陽最後一縷餘暉消失前完成瞭拍攝,“時間卡得剛好,再晚一點兒就拍不瞭瞭”。

讓很多觀眾印象最深,又留下不確定性的畫面,是MV 結尾處,三個人跪倒在海邊。這樣的結局意味著什麼呢?三個年輕人異口同聲地說:“你定。”

他們最不願意給出官方解釋,拒絕給出“標準答案”,是因為想要觀眾自己去體會。“因為不同的人詮釋它,他們有自己的角度,如果我們給一個正確答案,就變得有點兒無趣。”

對於mandarin 而言,不論是M V,或者未來的音樂之路,都是無數可能性的探索。

嘗試、探索、先鋒,這些並不是虛無縹緲或者不接地氣。“我們最想留給音樂的答案是真實。”不論是Chace、肖駿,還是安雨,每個人對真實都有著熱烈的追求。

“雖然我們第一張專輯或者我們的MV 有很強的概念性,可能意味著有一些虛幻的元素在裡面,但是這些想法背後的初衷以及感情都是真實的。就像我剛才說的探索,一張專輯裡面9 首歌,可能每首歌都是風格迥異,沒有大傢所謂習慣聽的那種統一性,沒有明顯的標簽。我們覺得很多慣性導致大傢期望看到的那種東西或者聽到的那種東西,我們對於這種慣性打一個問號,置之不理。我覺得真實是最重要的。”

mandarin 樂隊:主唱 / 合成器 Chace

《樂隊的夏天2》之後

很多人從《樂隊的夏天2》mandarin 表演ECHO 開始認識他們。

這支樂隊組建於2019 年3 月,上海。音樂制作人兼主唱Chace 在上海VAS Live 慶祝自己生日的party 上,mandarin 成員亮相首演。這一天,Chace 21 歲。

Chace 帶著“天才少年”的光環久矣,他以DJ 和音樂制作人雙重身份在國際音樂舞臺上開辟一席之地;曾在紐約學習爵士的肖駿,原創專輯《三棱鏡》入圍第二十九屆金曲獎最佳演奏錄音專輯並獲得唱工委音樂獎;與國際大師同臺競技的安雨,生於1994 年,亦是在國內外舞臺上屈指可數能將專業能力出神入化的年輕鼓手。在各自領域各有成就的年輕人偶然相遇,幾乎一拍即合組建瞭這支樂隊。

而《樂隊的夏天2》讓這個鮮活的樂隊被更多人所知。

mandarin 樂隊:吉他手 肖駿

2020 年的夏天,他們緊張過,也在這裡明白瞭“放松才會遊刃有餘”的道理。“有的事情你可能捏得越緊,它越沒有生長的空間。有的時候稍微放一放,遊刃有餘一點兒,太極一點兒,可能事情會往更好的方向發展。”Chace 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