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


……

ps:推一本書友開的文,小衆競技文《重生nba之迴歸的易》,寫書不易,尤其是新人,雖然字數還少,有興趣的可以先去幫忙收藏一下。當初咱們醉迷就是因爲收藏太少,才遲遲混不到好推薦,心中之痛啊!

(未完待續。) data-ad-region="top"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羣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

一枝紅豔露凝香,**巫山枉斷腸。

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

賈環都沒想到,秦可卿竟這般有情.趣。

她在太真觀住着,並非無趣度日。

因爲家裏有會唱曲唱戲的,賈環就打發過幾人上來,在觀裏表演。

讓秦可卿坐在帷帳後面看,解悶兒。

然而秦可卿卻並不只是解悶兒,她還學會了唱曲兒和舞蹈。

此刻,這一曲《清平調》送與賈環了無限驚喜。

糯軟的玉音綿綿,窈窕的身姿輕擺,將女人的韻味展現的淋漓盡致。

和秦可卿的舞曲相比,賈環曾經看到的那些舞蹈,和廣場舞大媽差不離兒……

更兼眉眼間那抹能化得精鋼爲軟紅的幽情媚意,着實讓賈環歎爲觀止。

此等絕色,再配此等風韻,確不愧爲紅樓第一春色……

寶珠識趣,早早的出了碧莎櫥,在外間候着。

此間風花雪月,唯有二人共賞之。

四目相對處,竟都癡了去。

賈環勾了勾手,秦可卿抿嘴一笑,款步上前,被賈環攬住細腰,置於腿上。

秦可卿雙手則輕輕環住賈環的脖頸,檀口吐香,美眸如水,呢喃了聲:“叔叔啊……”

蓋因,某三孫子的手,堂而皇之的放錯了地方。

一上手,就直握要害……

酥玉膩軟!

眼波盪漾。

“侄兒媳婦……”

“嗯?”聲音微顫。

“想我了沒?”

“想……想了,白天想,夜裏想,夢裏也想……嗯……”

“想我什麼?”

“想……想我的爺……”

……(完本後寫番吧,這裏雖然只有短短的含而不露的一段對話,但我絕對相信諸位老司機們的想象力……)

翌日清早,寧安堂。

“三爺,夫人……”

一身風塵僕僕的王世清給賈環和董明月請了安。

賈環點了點頭,道:“一路還平穩?”

王世清應了聲,道:“打着賈家的雲字旗,不曾有人阻攔。出了嶢關,更不會有問題了。”

賈環笑着點點頭,道:“世清,我還是那句話,西北大有可爲。西北的路子,差不多是你一手趟出來的,你都熟悉。

如今西域要開國戰,朝廷要用家裏的車馬行。

一路上草料糧食供應,都由賈家驛站供應。

你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

王世清聞言精神一震,聲音微微提高,道:“這意味着可以增速發展!三爺,趁着這個機會,無論是車馬行,還是商鋪驛站,都能快速發展,走上正軌。

一場國戰打完,所有的路子都熟了。家裏往後再往西域發展,就更輕便了。”

賈環哈哈一笑,道:“正是此理!怎麼樣,是不是大有可爲?”

王世清連連點頭。

笑罷後,賈環又道:“對了,還有一事……”

王世清道:“請三爺吩咐。”

賈環呵呵笑道:“前兒我去你家裏探望老夫人,老夫人身子都還好,就是有一事放心不要,央我做主。”

王世清聞言,在西北風沙裏吹的發黑的臉,竟紅了起來,很有些不好意思。

連董明月見之,都呵呵一笑。

賈環道:“老夫人說,你年紀也不小了,該到了說親的時候,可與你說了好幾家,你都不樂意,知道你眼光高,就央我替你說一門親。”

王世清愧然道:“我娘真真是糊塗了,三爺日理……三爺公務繁忙,每日裏多少大事等着三爺操勞,她還拿這等小事擾您,實在不該。再者,我這幾年都要忙在西域,哪有閒功夫……”

賈環笑道:“這纔是糊塗話,大丈夫成家立業,成家在前。你也說了我公務繁忙,可我還不是早早就娶了親?

你這幾年歷練下來,愈發沉穩幹練了,也能當大事了。

如今都中年輕一輩人裏,比你更能幹的,我也看不出還有幾個。

只可惜你武藝平平,上不得戰場,立不得戰功。

若只是隨意帶上你去沾光,卻不是對你好,而是辱了你。

不過,後勤功勳亦大,總找個機會,我在陛下面前,跟你磨個世爵。

如今,我先爲你尋摸一個好女子,成了家業……”

“三爺……”

王世清確實歷練出來了,見賈環拿定了主意,也不再推脫,只是……

“能勞三爺做媒,是我的福氣。只是,還想求三爺務必答應一件事。”

賈環聞言笑道:“這是有心上人了?說說,哪家的大家閨秀?我親自上門去給你提親!”

王世清一窘,搖頭道:“並不曾有,只是擔心,三爺相熟的都是高門大戶,這般府第出來的千金小姐,非世清所能相配……”

賈環聞言眉頭微皺,道:“這又是什麼話?

你不是矯情的人,怎麼說出這般沒道理的話?

到底什麼理由?”

王世清苦笑了聲,道:“三爺,我是庶出,如今家裏的老太太,雖是生母,卻非嫡母。若是娶了高門貴女……”

賈環聞言頓時瞭然……

和趙姨娘的情況差不多。

即使因爲賈環的面子,包括林黛玉薛寶釵之流,都敬着她。

可真正相處起來,卻仍是極不自在。

稱呼姨娘顯得不恭,稱呼太太又僭越了禮儀。

讓人聽了,要被笑話去。

她們尚且如此,還有一個贏杏兒更加作難。

迄今爲止,雖然贏杏兒每每相送諸般禮物於趙姨娘,卻還從未過門拜會過。

不是她端着架子,實在是……

不知該以何等禮節相會。

還有牛奔、溫博、秦風他們,與賈環是真正的兄弟之義,更是通家之好。

常來給賈母請安,卻不曾提出要拜會趙姨娘。

也是這個道理。

大規矩所限,再加上根深蒂固的思想,不是說逾越就能逾越的。

真要逾越了,反而會給人留下說嘴的話柄。

不知禮三個字,在這個時代,是極重的批判。

不僅批判晚輩,連同長輩甚至家門門風,都要受到牽連。

因此,若是王世清娶一個貴女,他都不好讓人家明着跪拜他生母,因爲與禮法不容。

就算人家願意,人家的家裏都不會高興,沒的生出嫌隙。

可是讓他母親委屈了去,卻更是萬萬不能了。

王世清侍母至孝,這一點和賈環極像。

儘管他娘說過,爲了他能娶個體麪人家的姑娘,可以另府別居,但這個說法在王世清這裏是一萬個不可能的。

這也是他遲遲沒有娶親的緣故。

賈環點點頭,道:“那也行,說個清白人家就說個清白人家。你還別說,你沒這個要求,我還不知道給你挑哪個。有了這個要求,我反倒有了人選……”

見王世清擡起頭巴巴的看着他,賈環哈哈一笑,道:“你別急,那人家是我家親戚,家裏人嘛,老實說,不怎麼樣,日後你別慣着……

但那姑娘,絕對是第一等的好女孩。

相貌出衆,性子端莊平和,自重自愛,雖然家境不寬裕,卻沒有娟狂自卑造作之氣,很難得……

至於成不成,我還得先問過別人的意見,你別高興太早!”

王世清聞言,聽賈環說的那麼好,頓時樂了,嘴咧的大開,董明月見了都忍不住笑出聲,讓他臊紅了臉,道:“我還真要謝謝三爺操心,家裏老太太爲這事,每每流淚,還說要搬出去住,不願連累我……

爲人子,若是爲了這事,逼得生母別居,那真真是無顏見人了,更不當人子。

只是尋常小門戶的女孩子,家母又擔心有小家子氣。

如今三爺這般說,定然是極好的。

不過……此事還得勞三爺,去給我娘說說……”

賈環道:“這沒問題,其實不用我去,你就直白跟你娘說,是我家親戚,或者,那位是我的義姐,想來老夫人不會再困擾。”

王世清聞言,嘿嘿一笑。

他今年二十有六了,又怎麼會不想成親?

賈環見之,哈哈大笑。

正笑着,卻見外面賈芸進來,先請安道:“三叔,三嬸……”

董明月俏臉都有些紅了,見賈環笑呵呵看來,沒好氣的白了眼。

她負責外務,掌控諸多情報,不用避見外客。

本就江湖兒女出身,沒有那麼多凡俗規矩。

賈環道:“芸哥兒,有事?”

賈芸道:“三叔,西府老太太打發了人來,說南邊兒甄家來了四個婆子求見,有大事。老太太打發了人來請三爺過去。”

賈環聞言點點頭,這纔想起了甄家的情況,不由有些頭疼,不過還是應道:“好,我知道了。”

又指着王世清對賈芸道:“芸哥兒,這位是王世清,你們倆來往不多,日後卻多有交道要打。沒事的時候,坐一起喝兩杯,說說話。

都是務實穩重的人,一定有共同話題。”

賈芸聞言,看向王世清,拱手道:“還請王大哥多指教。”

王世清忙還禮道:“不敢,芸二爺客氣。”

賈芸有些尷尬,道:“王大哥稱呼小弟名諱就可,二爺卻是不敢當的……”

王世清還要客氣什麼,賈環笑着插口道:“這些俗禮你們下去再論,對了,芸哥兒,我剛給王世清說了親,他娘叮囑的我。你娘也叮囑過我,不過聽五嫂的意思是,你在府上有相中的了?”

賈芸聞言,乾笑了兩聲,結巴道:“三……三叔說笑了,並……並不曾有。”

賈環笑罵道:“知子莫若母,五嫂子還能哄我不成?我下去問了問,平日裏你總和你薛嬸手下的小紅打交道,她是你薛嬸手下得用的人。聽說你倆關係極好,莫非就是她?”

賈芸長臉大紅,忸怩不安。

賈環見之眉頭微皺,道:“會不會……門第低了些?”

“不會不會……”

賈芸一迭聲的說道。

“噗嗤!”

董明月又忍不住失聲笑出。

她對賈芸的印象極好,安排在他周邊的青隼耳目回報,此人是極知忠義,又極本分之人。

聽到三嬸的笑聲,再看賈環戲謔的眼神,賈芸臊的差點沒找個地縫鑽進去。

畢竟,這個年代像賈環這般厚麪皮的人,着實沒幾個……

見他羞臊,賈環也不拿他打趣了,道:“五嫂子開明的緊,說只要你看着喜歡,再讓我掌掌眼,也不逼你非娶高門貴女,只要你們能相守過日子就好。

對於府上的人,五嫂很放心。

不過芸哥兒,我醜話說到前頭。

到現在爲止,你做人做事都極好,我也極放心。

可日後,地位越來越高,在你身邊捧你的人也越來越多。

你要站住了,不要迷了心。

李萬機,就是你的前車之鑑。

還有,族裏如今不少人都很不像樣子,最近我會抽出時間處理一下。

關中待的太過舒服,就給我去西域去好好磨礪磨礪。”

賈芸聞言,忙道:“三叔放心,侄兒一直都不忘當年的冷和餓,不會忘了本分。”

賈環點點頭,道:“能如此最好,日子總會一日比一日好,不要浮躁了去……你是我最器重的族侄,我對你也寄予了厚望。

家族的事,我沒有太多功夫去理會,日後總要你來挑這個擔子。

到時候,你不要心軟。”

賈芸沉聲道:“三叔放心,如今都中到處在抄家,許多都是因爲族人行爲不端,胡作非爲所致。侄兒都看在眼裏,不會讓賈家重蹈他們覆轍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