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看到這個渾身赤條條、只穿著花紋平角褲的少年,像烙餅一樣拍在面前的地上,莫小萱停下了腳步。

「那、那個,你……你沒事吧?」她怯生生地開口道。

女神那性感又可愛的音波,傳到了陳光耀的耳朵里,重新激活了他的大腦思考程序。

咳嗽了兩聲,陳光耀慢慢地抬起胳膊,伸出了右手大拇指。

——轟。

整個校園頓時沸騰了,人們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和尖叫聲。

「卧槽,這也太TM帥了!」

「剛才這倆人是怎麼回事?我真的不是在做夢嗎?」

「空中滑翔、排球扣殺、倒掛金鉤,簡直是一氣呵成!」

「嘖嘖,這倆人不去雜技團可惜了。」

「為什麼你們這麼快就接受了這個設定,這明顯很不科學好吧?」

「哎呀,不要在意細節嘛。科學的盡頭你知道是什麼嗎?」

在校長室圍觀的老校長總算是鬆了口氣,他放心地接過秘書遞過來的杯子,服下了幾粒速效救心丸。

人群的歡呼也讓陳光耀徹底清醒過來,他慢慢抬起頭。

但他很快就發現這個行為不妥,這個角度太刁鑽了,他一抬頭,直接能看到莫小萱的裙底……

「呀!」莫小萱臉一紅,趕緊用雙手捂住了裙子。

「對、對不起!」陳光耀趕緊把目光移開。

不過就在剛才這一瞬間,他好像不經意間瞥到了什麼……

算了,現在不是糾結這些小事的時候,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陳光耀一骨碌爬起身來,用手理了理已經變成超級賽亞人髮型的頭髮,然後擺出了著名藝術雕塑「大衛」的姿勢。

他指了指自己的平角內褲,在內褲的正面,印著一束玫瑰花圖案。

「送、送給你的……」陳光耀有點害羞地捋了捋自己的黃毛。

周圍一群人直接倒地。

陸凡從水池裡爬出來,看到這一幕,心涼了半截。

他確實和陳光耀說過,要送一朵玫瑰,不過可不是內褲上印著的玫瑰啊啊啊啊啊啊!

這簡直是程度最惡劣的那種變態行為,沒有之一!

看到莫小萱臉色一白,陳光耀也意識到自己有點失態了,他趕緊說道:

「不不,算了,忘了內褲吧。我的意思是,我一直一來,都……都很……」

周圍的人群緊張地吞了吞口水,老校長也緊張地用拳頭猛錘窗檯:「說出來啊,少年,快說出來啊!」

陳光耀閉上眼睛,用平生最大的力氣,把這句話說了出來:

「喜歡你!!!」

這聲告白,在操場上回蕩著,很快就傳遍了校園的角落。

圍觀的人群頓時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這……大概就是青春吧。」 重織錦繡 老校長也鬆了口氣,嚼了嚼嘴裡的速效救心丸。

被忽然這麼告白,莫小萱用小手捂住了嘴,眼睛瞪得大大的,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著,似乎有點不敢相信。

「那……那個,同學,你、你是說你喜歡我?」

「對!我非常喜歡你,你是我的女神!」

「可、可是,我不認識你呀,我們之前也從未見過面。」

「對你來說,可能是第一次見到我。但是我已經注意你一年多了。」

陳光耀嘿嘿地傻笑兩聲,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黃毛。

「是這樣呀……」莫小萱雙手握在一起,不停地搓著,似乎很緊張,「所以才從天而降向我告白嗎……」

「對,我本來想以震撼人心的方式向你告白,沒想到在最後搞砸了。」他嘿嘿一笑。

「噗嗤。」莫小萱也捂著嘴笑起來,那漂亮的眼睛,彎成月牙的形狀,讓陳光耀直接愣在當場。

可愛到爆表啊啊啊!

他在心中吶喊。

與此同時,陸凡的腦海中響起系統提示音:

「叮,任務【幫助陳光耀告白!】完成,系統獎勵言靈值30點。」

「暴擊!高難度任務額外獎勵言靈值8點。」

「暴擊!高優雅姿勢額外獎勵言靈值5點。」

「暴擊!高人群效應額外獎勵言靈值13點。」

「暴擊!高逼格台詞額外獎勵言靈值2點。」

「暴擊!對象高嬌羞額外獎勵言靈值2點。」

陸凡看了一眼任務獎勵,雖然過程比較坎坷,但結果還可以接受。陳光耀的感情,確實傳達給對方了。

這個任務用到不少概率線,所以陸凡大概只凈賺了30點言靈值。

不過他並不著急,以後有大把的機會刷言靈值。

「叮,【第二里程碑】完成度更新,現在進度為10%。」

北京雪人 忽然又響起來的提示音,卻是讓陸凡又驚又喜!第二個里程碑終於有線索了!

難道說這個裡程碑,和陳光耀或者莫小萱有關?

無論如何,陸凡都打定主意,之後要重點「關注」一下這倆人了……

陳光耀這邊,剛表白完,正等著對方做出回應。

莫小萱搓著手,沉默了一會兒,開口道:「那個……很開心你能夠喜歡我,不過恐怕我要告訴你一個事實……」

聽到前半句,陳光耀興奮得心都要提到嗓子眼,聽到後半句,頓時又沉了下去。

「我實際上是……是……」莫小萱緊閉著眼,表情似乎在掙扎。

「是什麼?」陳光耀下意識地追問了一句。

莫小萱最終下定決心,開口答道:「……男孩子。」

「啊?」陳光耀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是男孩子。」莫小萱又重複了一遍。

聽到這句話,陳光耀先是一愣,隨後苦笑一聲。

女神就算要拒絕自己,也不用找這麼容易被戳穿的借口吧。

看看這光滑的大白腿,這嬌小的身子骨,這迷人的小臉蛋,這哪是一個男孩子身上會具備的零件?

看到陳光耀似乎是不信,莫小萱也有點著急,繼續開口道:

「是真的,如假包換哦。」

說罷,掏出自己的國民身份ID卡,遞到陳光耀面前,上面的性別一欄,赫然印著:男。 陳光耀接過莫小萱的身份ID卡,擦了擦眼睛仔細確認了一遍。

「竟然真的是男孩子!」陳光耀失聲叫了出來。

「誒誒誒誒誒誒?」

看到一幕,不止是陳光耀,圍觀群眾的下巴也驚得要掉到地上了。

校長室里,老校長一邊喘著,一邊問旁邊的秘書:「這個叫莫小萱的女孩子真的是男生嗎?」

秘書打開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查了一下學生檔案庫,然後回道:「沒錯,真的是男生。」

老校長捂住胸口,一個趔趄。

「校長!!!」副校長和秘書趕緊攙扶住他。

「快……快給我再拿幾粒速效救心丸。」

陳光耀這邊,正難以置信地觀察著莫小萱。

非常幸孕:首席的萌寵甜妻 眼前這樣一隻膚白貌美大白腿的可人兒,這個自己喜歡、觀(尾)察(行)了一年的女神,竟然是一個女裝大佬?

此時,他的腦海中忽然浮現出,剛才趴在地上抬頭看小萱裙底時,看到的……(此處和諧大概135字)。

起初他以為自己情急之下看錯了,沒想到事實真是如此。

著名哲學家紳士夫斯基曾說過:女孩子裙下有什麼,我的一生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著名科學家薛定鱷也曾經提出過「薛定鱷的裙子」:當見到一個萌妹時,如果不直視對方的裙底,萌妹的性別就處於疊加態,永遠不知道對方是真萌妹還是大dio萌妹。

是啊,誰也不知道萌妹的裙下會出現什麼,陳光耀在這一刻,總算深刻地理解到這些話的真諦。

他的身體徹底失去了顏色,像一張灰白色的紙片,而且是剛剛經歷過兇猛的火焰激烈灼燒的那種紙片。

如果此時颳起一陣風,估計這張紙片就會隨著風慢慢地化成灰燼吧。

「同、同學,你沒事吧?」看到已經變成灰白色的陳光耀,莫小萱有點手忙腳亂了。

陳光耀仍然呆立在原地沒有動,這一年以來,每次深夜裡偷偷思念莫小萱的那種悸動,像走馬燈一樣在他眼前晃過一圈又一圈……

而這一切,都在這一刻徹底粉碎。

「這裡是怎麼回事,造成主幹道擁堵,會影響到其他同學放學回家的!」

一聲中氣十足的威嚴女聲在二人後方響起。

眾人扭頭一看,來人是東海一中的學生會長凌舞,在她旁邊跟著一個戴眼鏡的女生。

凌舞仍然是一副英姿颯爽的大姐頭形象,凌厲的眼神就像是在觀察蟲子一般,掃視全場。她雙手抱胸傲然而立,將胸前的一對山峰擠得高高隆起,黑色長發隨風飄舞。

豪門梟寵:帝少撩上癮 圍觀的眾人不禁感嘆,同樣是黑長直「美少女」,凌舞和莫小萱剛好是兩個極端,凌舞儼然一副扛把子的形象,反而是莫小萱這個女裝大佬,更能讓人激起保護欲。

這個世界,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奇怪了呀?

「對、對不起。」莫小萱有點慌張地道歉。

雖然眾人知道了莫小萱的性別,但她的聲音細聲細氣的,仍舊完全聽不出來是男孩子的聲音,反而有點像是略帶中性的女聲。

凌舞旁邊那個戴眼鏡的女生朝前走了一步,皺著眉頭開口道:

「莫小萱,和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再穿女裝來學校了,你看看,搞出了這麼大的事情!」

莫小萱看到來人,有點慌張,低頭道:「對、對不起,班長。」

這個戴眼鏡的女生,正是莫小萱所在的高二(6)班的班長,同時也是學生會分支組織——風紀委員(Judgement)的幹事之一。

她似乎並不滿意莫小萱的道歉,繼續說道:「說起來,你穿著女裝在學校引起騷動,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之前好幾次去男洗手間引發騷動,都是班委會出面幫你解釋,你就不能理解一下別人嘛……」

「對、對不起,我最近在學校活動,已經盡量避開大家的目光了,也盡量避免這些事傳到其他班……」

眼鏡女生似乎沒有聽到莫小萱的解釋,繼續像機關槍一樣開口:

「作為班長以及風紀委員的幹事,我有必要提醒你,注意一下的你的儀容。

雖然我們學校的校規是很寬鬆啦,對學生穿女裝、染頭髮這種事情都不管,但你不能完全無視他人的感受好吧。」

莫小萱低著頭,默默地挨著訓,潔白的小牙齒咬著滑嫩的嘴唇。

「說起來,你自己不覺得羞恥嗎?男生沒有男生的樣子,留一頭長發,說話也娘里娘氣的,整天還穿著裙子,露一雙大白腿給誰看呢,嘖嘖,你該不會是基……」

「住口!」一聲咆哮打斷了眼鏡女生的連珠炮。

發出聲音的是陳光耀,此時他已經從灰白色的狀態恢復了過來,走到眼鏡女生面前,將莫小萱護在身後。

「就算是以風紀委員和班長的立場,你這話也說得太過分了吧。」

眼鏡女生鄙夷地看了一眼陳光耀,眼前這個男生她倒是有點印象,知道是高二(1)班的。

「喲,怎麼著,英雄救美嗎?我提點一下自己班的同學,關你什麼事啊?」

「她是我女……我兄弟……」陳光耀瞪視對方。

頭腦一熱就說出這種話,連陳光耀本人都十分吃驚。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算現在知道了莫小萱是女裝大佬,也不想看到對方被欺負。

聽到陳光耀這麼說,莫小萱難以置信地抬起頭看了一眼他,大大的眼睛之中波光流轉,似乎很是感動。

「喲喲喲,還真是兄弟情深呢,那你剛才是想向你兄弟告白嗎?」

這話說得陳光耀一滯,臉頓時紅成了猴屁股,莫小萱也把臉捂了起來。

不過圍觀的學生中,一些女生倒是用雙手捧著小臉蛋,興奮地冒著星星眼看著這一幕。

「還有,你要不先找個地方,把衣服和褲子穿上再來和我理論,你現在這個形象一點沒有說服力好嘛?

作為風紀委員,單單是你這樣子,我也能好好和你說道說道。」

眼鏡女生鄙夷地看了一眼陳光耀那綉著玫瑰花的平角褲,似乎是在鄙視他的品味。

陳光耀一陣頭大,他最不擅長應付這類說話像連珠炮一樣的女生。

對方看陳光耀沒有話說了,一陣得意,正開口想繼續訓斥。

忽然,嗖地一聲,從遠處飈射出一道綠色的影子,這影子不偏不倚,正好衝進眼鏡女生那已經微微張開的嘴裡。

「唔,咳咳咳。」眼鏡女生忽然劇烈咳嗽起來,然後吐出來一團綠色物體。

她抬頭看向綠色物品射過來的方向,只見陸凡向這裡走了過來。

「美麗的女士,我身上還完整地穿著衣服,不知道有沒有資格和您討論一下呢。」

不過,陸凡雖然穿著衣服,但他渾身上下已經被水浸透了,頭髮、衣服上也在不停地滴著水,衣服上還掛著一些水草。

眼鏡女生捂著嘴,對陸凡說道:「你……你剛才朝我嘴裡射了什麼東西?」

陸凡微微一笑:「先不論您這極易讓人引起誤會的說法……我剛才只是送給您一份課後小零食而已,富含純天然草本精華和維生素,美容養顏,還主治因青春期激素分泌失衡而導致的躁動、話多……」

他說著,用手指捻起來身上的一棵水草。

眼鏡女生瞪大眼睛,捂著嘴憤怒地看著陸凡。

「夠了,都消停一下吧。」凌舞朝前走了一步,用眼神示意那個風紀委員退到自己身後。

「陸凡同學,一個月不見,你可真是越來越長進了,天天在學校搞大新聞。」凌舞用銳利的目光直視陸凡。

陸凡用手指彈掉拿著的那棵小水草,然後道:「會長大人過獎了,很慚愧,只是幫助同學們解決一些微小的困難而已,談不上什麼大新聞。」

凌舞冷哼一聲:「組織社團里的同學進行危險的高空飛行,引起校內秩序紊亂、交通堵塞,現在大半個學校的社團活動和課後複習都停了,全在圍觀你們這出鬧劇,你說這不是大新聞,什麼是大新聞?」

「愧不敢當,只是看到一個純情少男為情所困,我沒辦法視而不見。」陸凡繼續笑道。

「少來油嘴滑舌了!」凌舞的聲音越發清冷,「之前你在表彰大會上私自佔用舞台設備,考慮到你事出有因,學生會才沒有追究。今天這事,動機可沒有之前那麼緊急了,我看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