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從王天龍的皮包里掉出來的,那張簽著朱提首名字的借款合同……

自己和楚雄調查理科教室時看到的那個人體模型……

追那個「模型」下樓時剛好看到朱提首……

陸凡猜出了事情的大概。

看來,這朱提首是因為進了地下賭場賭錢,結果欠了王天龍的高利貸公司一屁股賭債。

於是為了償還賭債,他決定在學校的女更衣室里安裝攝影機偷拍,然後到地下網站去兜售。

誰知道他在更衣室偷偷更換攝像機的時候,被徐圓圓剛好看到。

朱提首負責教學的班級包括高二(2班),徐圓圓正好是他的學生,所以才把她叫出來威脅。

本來徐圓圓墜樓後會永遠閉嘴,誰知道陸凡竟然救下了她,壞了朱提首的好事。因此朱提首才會對陸凡懷恨在心,對他的刁難也變本加厲。

之後陸凡和楚雄去現場調查的時候,可能剛好遇到返回現場確認的朱提首。 大叔寵嬌妻 他只好裝作人體模型一動不動地站在教室後方,在快被陸凡發現的一剎那,奪門而出。

如此一來,陸凡之後在走廊上遇到對方,也並非是巧合了。

不過剛才這段錄像,也實在是把陸凡給看愣了,這世界上竟有如此厚顏無恥、強詞奪理之人。偷拍就是偷拍,還說得那麼底氣十足好像自己是被逼無奈似的,這年頭想賺錢想火還不容易,自己脫光了去直播照樣火啊,這傢伙倒是去自己脫啊!

楚雄似乎也是這麼想的,他用胖拳頭一錘桌子,桌上的水杯頓時飛到半空中,然後落回原地。

陶雪然接著嘆道:「徐圓圓這幾天原來一直都是在躲朱提首啊。」

「問題是,發生這麼嚴重的事態,為什麼她不和別人說呢,應該在出醫院的時候就指證朱提首吧!」楚雄問道。

「你仔細想想啊。」陸凡搖搖頭,「朱提首手裡還有其他女生的照片,其中應該不少是她的同班朋友。如果雙方魚死網破,朱提首把照片發布到社交網站,那些女生的照片也會暴露的。

估計她出院之後,朱提首就用這樣的理由做威脅,讓她不要把事實說出去。然後她為了自己的朋友們,就一直在忍受煎熬……」

「那我們怎麼辦,把這卷錄像帶送到校長室去嗎?」陶雪然皺了皺眉。

陸凡搖搖頭:「這太過打草驚蛇了,如果驚動校方,他們肯定會找朱提首調查這件事,如果這混蛋一時頭腦發熱,趁著別人不注意,偷偷把手上的照片散播出去就不好了。而且……」

他頓了頓,眼神變得逐漸犀利起來,「這麼做,豈不是便宜了他!」

此時他腦海之中,浮現出在蘿莉墜樓的時候,朱提首那冷漠的表情。

楚雄和陶雪然一愣,不知道陸凡的葫蘆里又想賣什麼葯。

陸凡想起來,開學那天雷婭曾說過,在東海一中的體育館,要召開對陸凡英勇救下徐圓圓的表彰大會。算算時間,這個大會也快到了,他決定就在那時候和朱提首做個了斷!

「我們這樣……」

三個人的腦袋湊在一塊,開始嘰嘰喳喳的討論起來……

……

第二天,陸凡他們三個人像往常一樣上課,似乎昨天去電教中心偷錄像帶的事情根本沒發生過一般。

而電教中心那邊也沒什麼消息,看來夜叉王並沒有向學校告發自己的行為。——不,也許已經沒有學校職員敢去那棟建築了。

上午第三節課是物理課,朱提首腦袋上頂著繃帶走進教室,眼尖的人一看就看到他脖子上多了幾個創可貼。

課上,朱提首倒沒怎麼刁難陸凡,這反而讓陸凡很是失望。

他本想讓朱提首再嘗幾發吊燈制裁的,畢竟教室天花板上還有這麼多吊燈可以用。

下課之後,朱提首把陸凡叫到了走廊的角落。

「聽著,我知道你和你社團的小傢伙們在調查我。我不管你們查到什麼程度了,給我馬上停手。」朱提首壓低聲音,用威脅的語氣開口道。 陸凡揚了揚眉毛:「老師您這就說笑了,我們又不是私家偵探,有什麼調查不調查的。我們這是社團活動鬧著玩的,老師您又何必當真?」

隨即他口氣一轉,也學著朱提首那樣,壓低聲音說道:「還是說,老師真做了什麼拿不上檯面的事情?」

朱提首的臉色頓時如茄子一般,憋了半天沒憋出話,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

「我們商量一下,這個學期所有考試的物理成績和主觀評價,我會給你全A+。

之後也不會在課堂上找你麻煩,你就此罷手,不管你查到了什麼事情,你就當不知道,怎麼樣?」

陸凡恍然大悟,原來朱提首把自己叫到角落,是偷偷摸摸地和自己談條件來了。

「成績這類東西,不是都要審核的嗎?老師真能做到?」陸凡故作吃驚的問道。

「你知道什麼,改評價這種東西,輕輕鬆鬆。你要是願意,我幫你改試卷答案、改分數都可以,我以前又不是沒做過這種事。」

驚奇故事會 朱提首冷哼一聲,「怎麼樣?」

陸凡的眼鏡片反著光,看不清他的表情。

「原來如此,謝謝朱老師了……」

朱提首心中一喜,心想眼前這臭小子到底還是個小屁孩,收買起來不要太容易。

法醫王妃:我給王爺養包子 「……讓我聽到了如此有趣的玩笑,哈哈哈哈哈哈。」陸凡沖朱提首擺擺手,徑自踱步走回了教室。

朱提首愣在原地,臉一陣紅一陣白一陣紫。他陰冷地看向了陸凡的背影,握緊了拳頭。

「敬酒不吃吃罰酒,陸凡,咱們走著瞧……」

……

下午社團活動時間。

東海一中體育館的一個角落,朱提首和三個高三年級的體育生呆在一塊。

這三個體育生看起來人高馬大、肌肉發達,朱提首站在他們面前就像矮小的侏儒一般。

「你說的是真的嗎?可是我們是高三的學生,老師你不教高三吧?」其中一個體育生說道。

「當然是真的,我雖然不教高三,但是進入高三的辦公室,趁別人不注意動動試卷的手腳還是沒問題的。」

朱提首嘿嘿一笑,露出中年男性特有的滿臉褶子。

「我知道你們三個都想念東海大學的體育系,但是那所大學對體育生平時的文化課要求可不低,你們接下來的這幾場考試,可是很關鍵的,怎麼樣?」

三個人互相看了兩眼,然後又看了看手中的照片。上面印著的人,正是陸凡。

「真的只要我們教訓一下這個二年級的學生就可以嗎?」

「對的,只要別下手太重鬧出人命就行。」

場面安靜了下來,每個拿著照片的人都在權衡利弊。

過了一會兒,三個人異口同聲說道:「這活我們接了。」

「很好。」朱提首咧開大嘴笑了起來,「注意找個隱蔽的地方,做的要乾淨。」

「老師你放心,這事我們有經驗。」

……

下課後,陸凡三人稍微商量了一下,就解散去各自做準備了。

徐圓圓雖然還沒來上學,但陸凡沒有讓陶雪然繼續找她,反正在他的計劃里,距離解決這件事,也不到幾天了。

到晚上,忙活了一下午的陸凡出了校門回家。

他的家距離學校不算太遠,不需要坐地鐵或者巴士之類的交通工具,走路大概二十分鐘左右的腳程。

這條回家的路線有點略複雜,中間會經過幾條商店街和大型商場,到了傍晚的時間,這些地段就會有大量剛工作完的上班族,因此就會變得非常擁擠。

陸凡為了躲開這些擁擠的人群,通常會走一些在高樓大廈之間的小巷子。

這些小巷雖然路程很近,不過因為有點黑,所以沒人會經常走。

這次,陸凡像往常一樣走進小巷子。之後不久,他就覺得有點不對勁。因為身後有一個人一直在悄悄地跟著自己。

這個人影看起來人高馬大,身上穿著東海一中的學生制服。

他走了一會兒,停下腳步回頭看,身後的那個人也停下腳步,四處張望。

他轉回去,繼續走,那個人也跟著繼續走。

這貨絕對是在故意跟蹤自己吧?這TM也太明顯了。

他扶了扶眼鏡,沒有說話,繼續朝前走。

就在這時,陸凡腦海中忽然響起任務提示音。

王妃是個交換生 他點開任務看了一眼,微微一笑,然後打開系統顯示屏,進行著一些操作。

——這次,看樣子也要用到行動線了。

走出小巷子,是一個大樓之間的小空地,大小約莫百米見方的樣子。這片空地處於大樓之間的夾縫之中,幾乎沒有人涉足,所以一派老舊的模樣,角落裡還堆了不少雜物。

陸凡進入這片空地之後,發現在空地中央的木箱上,坐著一個人。在這個人身後的空地出口處,也堵著一個人。

「果然嗎……」

向後看去,剛才那個跟蹤自己的人也把來時的路堵住了。

——眼前這三個穿著東海一中制服的高大男生,將自己給堵在這片大樓之間的空地上了。

坐在木箱子上的男生似乎是這三個人裡面帶頭的,他蹭地一下從木箱上跳下來,拍了拍腿上的泥土,說道:「喲,同學,耽誤你一點時間,我們有事和你聊聊。」

陸凡揚了揚眉毛,沒有說話,想看看對方怎麼表演。

「那個……是這樣的,一中有一個人呢,一直看你很不爽,所以拜託我們來敲打敲打你。

你看這樣好不好,為了節省我們雙方的時間,你就站在原地不要走動,這樣很快就結束了。」

那個人嬉皮笑臉地說道。

「哦?我很好奇,什麼人能把體育部的三位學長都驚動了?」陸凡捋了捋劉海。

「你就不用揣著明白裝糊塗了,朱提首讓我帶話給你。希望你在吃了這次虧之後,能夠就此罷手,不要再插手多管他的閑事了。」

「這可真是讓我萬分惶恐。不過他朱提首一個高二的老師,怎麼能請得動高三的學長們呢?」

陸凡悠悠開口道,「該不會,他向你們承諾,幫你們修改試卷之類的吧……」

他對面的那個體育生露出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鼻孔都快頂到天上去了,笑了一聲:「哼,算你聰明。」

「喂。」另外兩人發聲提醒他,不過他並不在意,繼續道:

「怕什麼,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就算這小子知道了怎麼回事又能如何,他還能翻天不成?我們只需要今天把他揍得他媽都不認識,讓他晚上躲在被窩裡哭就好了嘛。」

說完了,他笑了起來,另外兩個人愣了一下,也跟著沒皮沒臉地笑了起來。

「勸你也不要想著喊人求救了,這裡人跡罕至,而且非常封閉,沒人會來救你的。」

陸凡輕輕嘆了口氣,說道:「學長們還不明白嗎?」

對面那人又笑了兩聲,傲慢地問道:「明白什麼?」

「學長你們……」陸凡抬頭直視對方的眼睛,一字一頓地說道:「……已經被我包圍了。」

「哈?」三個人一愣,面面相覷,彷彿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

「喂喂,小豆芽菜,你不會是龍傲天網文看多了吧?」

「看來不讓你吃點苦頭,你就不知道夕陽為什麼會這樣紅!」

「成了成了,既然這小子不見棺材不落淚,哥幾個一塊上吧。」

三個人冷笑著,雙手合拳捏起了響指,胳膊上的肌肉隆起,青筋暴綻,朝陸凡走了過來。

看到對方逐漸縮小包圍圈,陸凡並沒有慌亂。

他雙腿併攏,雙臂展開,雙拳緊握,將身體擺成了一個「T」字型。

三個人一愣,這小子在搞什麼飛機,這個時候裝什麼搞笑藝人?

他們三個好歹是一中塊頭最大的體育生了,也不會覺得陸凡能搞出什麼花樣,看起來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便繼續朝陸凡靠近。

「哎呀,那就向三位學長獻醜了。」陸凡眼鏡片反射出一道幽光。

「秘技·無敵風火輪!」

說出這句言靈台詞后,言靈系統——行動線發動!

與此同時,陸凡腦海中響起行動線開啟的系統提示音:

「Ready?」

「Fight!」

他腳尖一蹬地,腳掌快速踏地,開始在原地轉起圈來。

一開始轉的很慢,轉的很悠閑。

然後越來越快,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很快,就達到了風馳電掣般的最高速!

「卧槽,這什麼鬼?」三個人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此時,在他們面前的陸凡,已經完全化為了一道虛影,看不清輪廓了,整個人在原地如一道龍捲風一般極速旋轉著。

甚至在陸凡周圍,空氣的流動也開始變化,形成了一陣陣風壓。周圍地面上的廢紙、廢舊包裝袋之類的雜物,也被風旋卷了起來,圍繞著陸凡旋轉著。

很快,這些風壓也讓三個體育生有點喘不上氣來了。

「這怎麼回事?這是人類能做出來的事情嗎?」其中一個體育生面色煞白。

其他兩個人沒有說話,此刻他們都在懷疑自己的眼睛。

放不下的執念 陸凡一邊旋轉著,一邊朝這三個人緩慢移動過來…… 三個人在風中凌亂,一時有點懵,不知道該怎麼辦。

剛才坐在木箱上的那個體育生,一咬牙:「虛張聲勢而已,不要被他唬住了。」

說罷,他揮起拳頭,朝旋轉中的陸凡揍了上去。

陸凡也並沒有停下向他靠近的腳步,雙方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砰地一聲,體育生的拳頭碰到了旋轉中的陸凡身上,接下來,讓人瞠目結舌的一幕發生了。

在雙方接觸的一剎那——

Biu地一聲,體育生的身體像子彈一樣被彈飛,激射而出,倒飛上了數米高的半空之中,不停地打著轉。

砰地一聲,體育生打著轉的身體撞上了旁邊的大樓,又反彈了回來,朝陸凡的方向飛了回去。

Biu地一聲,體育生的身體再次碰到了陸凡,像子彈一樣被彈飛,激射而出,倒飛上了數米高的半空之中,不停地打著轉。

砰地一聲,體育生打著轉的身體再次撞上了旁邊的大樓,又反彈了回來,朝陸凡的方向飛了回去。

Biu地一聲,體育生的身體第三次碰到了陸凡,像子彈一樣被彈飛,激射而出,倒飛上了數米高的半空之中,不停地打著轉。

……

整個過程循環往複著,就像是在打網球一般。旁邊的兩個體育生直接看愣了,腦袋也跟著半空中那個體育生飛行的軌跡,一會兒朝左看一會兒朝右看。

此時,陸凡的腦海中,伴隨著不停地撞擊體育生,不斷地出現電子音和提示字母——

「Perfect!」

「Perfect!」

「Perfect!」

「Perfec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