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雪狼一聲令下,手下倒是先哭了。

抹著眼淚,藏在牆壁後面,哽咽道:「老大,別鬧了行么?我怕呀……」

「怕?怕個屁!快點給我瞧瞧,我們狼窩怕過誰?」雪狼厲聲呵斥。

其實這幫手下兄弟害怕,那也是情有可原的。

畢竟火狼出事之前,可是扯開嗓門喊了句魔鬼的。

他們這幫人在上帝的注視下作惡多端,現在能不怕魔鬼嗎?

然而最終,雪狼手下兄弟還是妥協了。

拿著槍,小心翼翼的將腦袋從樓道探出去。

結果,什麼都還沒瞧見,只聽見砰一聲響,這哥們便成了一具屍體。

葉浪吹了吹槍口,右手摸了摸火狼已經開始發涼的腦門,微笑著問:「忘記問你了,你這次總共帶了多少人呀?」

火狼沒有回答,氣急敗壞之下,他轉身立即張開了血盆大口,朝著葉浪手脖子咬了過去。

葉浪反應夠快,急忙閃躲開來,然後一巴掌打在了火狼嘴巴上。

「曹,奶奶個熊的,真是群狗,張嘴就咬人,你手哪裡去了?不知道打我啊?」說完此話,葉浪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於是便忙陪笑道:「抱歉啊老兄,忘記了,你的手被我給砍掉了。 逮捕呆萌罪妃 你瞧瞧,這事情鬧得,不過咬人終究還是不對的,你可要聽話,坐在這裡別動,讓我將你手下這些人全都給抓住,嘿嘿,到時候你興許還能活下來的哈。」

狂狼這輩子在世界各地執行任務,回想起以往種種,他感覺以前他們就是在做夢。

而現在,在火狼的成功帶領下,他們從噩夢中驚醒了。

看著被欺負的老大,狂狼鋼牙緊咬,恨不得現在一頭撞死在這裡。

臉!這可是赤果果的打臉啊。

啪啪的啊!

雪狼藏在拐角,看著自己手下剛露頭便被一槍解決,他始終都不敢相信。

從會議室到他們這裡,最少也有三十米左右。

在三十米內,連開數槍,而且彈無虛發,這樣的實力,絕對趕超他們狼窩國際百分之六十的殺手。

「毒狼,瘋狼,我們遇見高手了。」雪狼掏出對講機,很小聲的通知樓上情況。

然而,也就在剛才對峙期間,誅神五閣,光芒集團,以及畢通安親自率領的特警大隊,還有警局所有警員,全體出動。

五閣人員總計千人左右,從四個方位先行偷偷摸摸將工廠包圍。

警方也出動近千人,形成了第二包圍圈,圍在了工廠一千米範圍外。

光芒集團楊光武,得知女兒被綁架的消息,當即震怒,整個光芒集團男女員工,只要今天晚上能打死一個綁架自己女兒的,獎金千萬。

要是能夠參與本次行動的,獎金兩萬!

要知道,整個光芒集團,就市區內的職員,多大兩千七百多人。

警方的第二包圍圈外,距離四百米左右,楊光武集團員工組成的第三包圍圈。

男員工手持棍棒,女員工有些看樣子接到通知的時候正在做飯,直接系這圍裙,手拿菜刀就趕了過來。

整個包圍過程,快的出奇,毒狼率領的狙擊組剛開始只是將目光對準了停在山腰位置的那輛商務車。因為他們覺得,就算是前來支援的人到了,那也應該與最先在場的人聯繫吧?

可是看著看著,毒狼就覺得有點不對勁了。

等他再順著狙擊鏡朝四周看時,貌似,一千米開外的位置上,居然浩浩蕩蕩站滿了人群。 第二十七章backhug

「樓下有一家超市,我們一起去買菜嗎?」Daniel先問,

「好啊,走吧」王岩起身,肖瀾也放下水果,準備起身,

「沒說你,你不許去」Daniel斬釘截鐵地說,

肖瀾拉著Daniel的袖角,可憐巴巴地看著他,Daniel不買賬,肖瀾向王岩投去求助的目光,

「Daniel,你讓他去吧,反正也不遠,他一個人在家挺無聊的」

肖瀾贊同王岩的說法看著Daniel不停地點頭,盡全力爭取贊成票,

「好吧,真拿你沒辦法,超市氣溫低,你還沒完全恢復,很容易感冒,去加件衣服」

肖瀾笑逐顏開:「好的」,光速從衣帽間隨便拿了一件外衣套在身上,

三人晃晃悠悠地進入超市,王岩推著購物車一邊走一邊搜尋目標物,

「我想吃麻辣海鮮,王岩,你會炒嗎?」Daniel在海鮮區停下,

「嗯。我可以試試」

「真的嗎?太好了!」說完開始挑選自己喜歡吃的,

「肖總,你要吃什麼?鐵板牛肉吃嗎?」

「好,我還想吃干鍋雞雜」

「可以」

「岩哥,給肖瀾做個上海青怎麼樣,都吃肉不太好」Daniel拿著一紮上海青問道,

「哎!你怎麼叫他哥了!」

「不可以嗎?(轉頭問王岩)岩哥你不喜歡我這樣叫你?」Daniel做鬼臉,

王岩紅著臉笑著撓撓頭:「喜歡,挺好的」

「王岩,你再說一遍!」

王岩裝作沒聽見去找雞肉了,Daniel擋在肖瀾面前,

「你幹什麼呢你!在公司外面還裝老大,人家王岩對你多好,還比你大三歲,叫聲哥怎麼了?」Daniel理直氣壯的說,

肖瀾懟得沒話說:「我不管,我也比你大,你怎麼從來沒叫過我哥,你才認識他多久」

Daniel有點無語:「肖總,你沒救了」看著他搖了搖頭,去找王岩了。

三人買完菜,回到家裡,王岩緊鑼密鼓地開始準備了,Daniel雖然不會做菜,但是會打下手,會煮飯,倒也幫了王岩不少忙。

肖瀾悶悶不樂地回到家裡之後,沒人和他說話便開始犯困,躺在沙發上沒一會兒就睡著了,Daniel走過去給他拿了條毯子蓋上,等再醒來是被飯菜的香味饞醒的,

「剛想去叫你」王岩笑著說,肖瀾撓頭伸了個懶腰,看到飯桌上的菜,兩眼放光,Daniel盛了三碗米飯端上餐桌,看到肖瀾空手準備抓菜吃,用筷子打了一下他的手,

「嘶!」肖瀾捂住被打的手,

「你幹什麼!去洗手!」

「王岩,他好凶」肖瀾看著王岩告狀,王岩抿嘴笑不出聲,

洗完手出來,碗里裝滿了參雞湯,肖瀾像個餓狼一樣開始大快朵頤地吃起來,

「岩哥,你的手藝不去開餐廳真的是可惜了」Daniel豎起大拇指,王岩被誇得臉馬上就紅到了脖子根,王岩這幅樣子,讓Daniel忍不住想要調侃他一下,

「岩哥,你有女朋友嗎?」

「沒…沒有」

「那你喜歡哪一款的?我給你介紹」

肖瀾也好奇,停下筷子看著王岩,王岩看了一眼肖瀾,又看看Daniel,臉更紅了,

「就,就看著順眼就行」

「岩哥你人長得又帥,又是個廚師,性格又好,溫柔體貼,誰要是做你女朋友那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咳咳咳……」肖瀾不想再聽下去了,

「肖總,你慢點」王岩體貼地遞上紙巾,

晚飯過後,王岩和Daniel收拾了碗筷,一起清潔完之後準備回家,

「肖總,你好好照顧自己,我明天再來」

「你再好好休息三天,明天早上和中午的食物已經幫你做好放在冰箱里了,吃的時候拿出來熱一下就好了,對了岩哥,你把要看的一些緊急文件明天可以帶一點過來給他,但是不能讓他去上班」

「好」

「他管不了我,我是他上司,想要我不去上班可以,但是…你必須留在這兒」肖瀾直勾勾地看著Daniel,

「我…」

王岩覺得自己杵在這兒好像不太合適,提起門口的垃圾袋:「那個,你們聊,我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打開門趕忙走了,Daniel緊跟上去,「哎,岩哥,等我,我們一起…」,話沒落音,一把被扯回來,門砰地一聲關上了。肖瀾把Daniel抵在門上,不讓他逃脫,

「你幹什麼?我明天還要上課」

「明天早上打車去」

「我沒有衣服在這裡」

「穿我的」

「我爸媽會擔心的」

「別忽悠我,你根本沒有和你爸媽住在一起,要是實在不放心你現在打電話過去給他們報平安」

「.…..」

「還有什麼理由?」肖瀾貼近Daniel的臉,近的彷彿一說話就能親上,Daniel心臟跳個不停,一動都不敢動,肖瀾看著Daniel的唇,忍不住……

「我去做作業了!」Daniel迅速地從肖瀾的雙臂下鑽出,跑進他以前住的房間,把門反鎖上,

肖瀾看著他害羞倉皇而逃的背影忍俊不禁,走到門口,轉動把手,發現門被鎖上,他笑著扶住自己的額頭,敲了敲門,

「你把門鎖上幹嘛?」

「我…我要做作業,需要安靜」

「那你什麼時候做完?」

「現在還不知道,可能要很晚,你先睡吧,明天見」

肖瀾拗不過他,只能離開先去洗澡了,Daniel看門口人影不在了,才安心地打開書包,開始做作業,兩小時之後,作業完成,已經10點多了,Daniel輕手輕腳地走到門口,耳朵貼著門聽外面的動靜,沒有電視播放的聲音,沒有腳步聲,

「應該是睡了」Daniel打開門,往客廳方向看了一眼,沒人,剛想走,低頭看到門口旁邊的凳子上整整齊齊地疊放著換洗的衣物,Daniel舒心一笑,拿起衣服去洗澡了,出來之後經過肖瀾房間時發現門是虛掩著的,Daniel輕輕推開門,一股涼意襲來,空調溫度調的很低,床上的人睡得跟只死豬一樣,手腳都在外面,Daniel拿起遙控器調到了26度,怕吵醒他,躡手躡腳地幫他把被子蓋好,準備離開,突然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被拉到床上,肖瀾從背後死死地抱住他,

「你不是睡著了嗎?放手」

肖瀾抱得更緊了些:「不放,就在這睡吧」,Daniel作死掙扎,

「不行」

「別動!再動我就不敢保證接下來會發什麼了」肖瀾似乎用命令的語氣

Daniel停止了掙扎,非常緊張,

「這還差不多,睡吧」慢慢地呼吸變得均勻,本來想再等一會兒等他鬆手再走的,但是實在是太困Daniel的眼皮開始打架,慢慢地進入了夢鄉…… 第二十八章他本來就屬於我

湘南實驗高中校門口,安保叔叔神情嚴肅,正在查崗,犀利的眼神掃視著每一個學生的儀容儀錶,穿拖鞋的同學和衣衫不整的同學被攔在門口進行教育。

一輛的士在校門口左側緩緩停下,車上的人Daniel下來后,看到罰站的同學,慌忙地整理自己的衣服和頭髮,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整潔些,陸洋和秦齊並排走著,看見他在校門口,

「早啊」秦齊率先微笑著打招呼

「嗬嗬,早啊」

陸洋看著他身上明顯不止大一號的衣服問道

「這不是你的衣服吧?這麼不合身」

Daniel有些不好意思:「嗬,是有點,這個應該會過關吧?叔叔不會攔我吧」

秦齊看著Daniel,衣服雖然大了,看起來顯得更纖瘦,但是骨架好,怎麼穿都是一個偏偏美少年:「嗯…攔倒是不會攔你」

陸洋:「對了,最近在忙什麼,怎麼沒看見你」

「奧,有點事,工作也挺忙的,所以一放學就走了」

秦齊試探性地問:「是交到新朋友了吧? 隱婚520天 好像不怎麼需要我們了」

Daniel慌忙擺手:「沒有沒有」

陸洋:「學校要舉行文藝匯演,你報名了嗎?」

Daniel低頭笑著說:「我沒什麼才藝,唱歌不好聽,也不會跳舞,所以沒去,你們都去嗎?(抬頭看著陸洋和秦齊)」

陸洋:「我沒去,秦齊去了」

「你去表演什麼?」

「跆拳道,還有,你的課落下很多了,教練說你再不回去補課就要勒令你退學了」

「真的假的?我之前和教練請了假,只是沒想到要請這麼久,我今天下午去道館,先上樓了拜拜!」

陸洋和秦齊上完最後一級階梯右轉走進教室,班上熙熙攘攘,人差不多來齊了,吵吵鬧鬧的,曲悠悠和一些同學在商量排練的事情,李橋在旁邊做記錄,袁彥在課桌上趴著,看到陸洋和秦齊一前一後走進門,他坐起來,一隻手撐起自己的腦袋,偏頭看著他們,

「一大早地盯著我們幹嘛?」秦齊一臉莫名其妙,

「好看啊」

「嗬嗬,看不出來你還挺有眼光」秦齊放下書包,從裡面拿出今天上課的教材,陸洋沒說話,也在為上課準備著,拿出本子和筆,半天下來,袁彥沒有一節課睡覺,但是,他不管上課還是下課都越過秦齊盯著陸洋,秦齊當然一早就察覺到了,故意用自己的身體擋住陸洋,袁彥往後移動視線,他就往後傾,陸洋剛開始並沒注意到,後面察覺到了之後感覺自己整個左半邊臉都快被盯出骷髏了,不管幹什麼袁彥都在不遠處看著或跟著自己,中午吃飯的時候,陸洋和秦齊剛找到位置坐下,袁彥就湊了上來,秦齊故意把碗筷扔了一下,發出哐當的聲音,發泄心中的不滿,

「袁彥,你今天是抽風了是吧!」

「沒有啊」擺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看著陸洋坐下來,他忙挨著坐到旁邊,

「你丫就不能收斂一下嗎?」秦齊白了一眼袁彥,

「臣妾做不到—-!」故意拖著賤賤的長音,看著陸洋,陸洋的內心只剩下崩潰了,

體育課上,老師集合完畢解散之後,

「秦齊,我要單獨和袁彥聊一下,你等下別過來了」,說完陸洋越過幾個同學,拉著袁彥往跑道一角沒人的地方走,秦齊不太放心,遠遠地跟著,在遠處一邊踢著腳下的沙子一邊觀摩,陸洋把袁彥拉到角落推了他一下,袁彥故意踉蹌了一下,

「哎喲,怎麼了,這麼大火氣?」

陸洋見他明知故問,更加來氣:「你說呢!你是怎麼了今天,一直陰魂不散」

「你難道看不出來嗎?我在追你」

「你說什麼?」

袁彥變得嚴肅起來:「我說,我在追你,難道不可以嗎?」

陸洋:「.…..」

袁彥一邊靠近陸洋一邊氣憤地說:「你不覺得對我很不公平嗎?為什麼秦齊可以一直粘著你,我卻不可以?你明明知道我喜歡你,你們倆卻像連體嬰兒一樣每天在我面前晃,你有想過我內心的感受嗎?!」,陸洋被問得答不上來,邊後退邊說:「我們…我們從初中開始就一直這樣,習慣了,你愛咋咋地!」陸洋趕忙逃走了,秦齊在遠處看著有些不對勁,剛想衝過去,看見陸洋慌慌張張地往教室跑去,他走上去攔住想緊跟其後的袁彥,

「你對他說了什麼?」秦齊質問,

「這麼想知道?」袁彥冷笑一聲,

「廢話!」

「那你退出,不要和我搶陸洋」

「想得美!我不會和你搶,因為…他本來就屬於我!」秦齊挑釁地說,露出勝券在握的笑容,轉身瀟洒離開。 毒狼快哭了,他們選地方的時候,火狼說什麼廢棄工廠可以便於防守,哪怕對方來七八十個人的小分隊,也根本打不進來。

可現在,七八十個人他是沒瞧見,四五千個人,他是清清楚楚看到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