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眾人心頭一驚,皆是一臉的詫異,在他們的目光中,林逸一直沒有動過啊!

可現在,陳家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陳鵬竟然被人從中間給打的炸成了兩半,那種內臟夾雜著血雨的可怕視覺衝擊,簡直把眾人嚇的頭皮都要炸開了。

不少膽小之輩,更是忍不住再度後退了一步,這一幕對他們來說是在太血腥了。

王莽的瞳孔微微一縮,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之色,看向林逸的眼神兒變得凝重起來,強悍如他也僅僅只是大概的看清楚了林逸似乎動過,可卻無法捕捉到軒轅劍的影子,也就是說如果林逸這一劍,斬向他的話,他這位王家的領軍人物,也擋不住。

「哈哈,林少,不虧是少年英豪,我王莽佩服!」

王莽上前一步,哈哈大笑道,隨後扭頭看著背後的眾人大笑道:「這次咱們可都陷入了危險之中,那四座大山形成了一個厲害的陣法,沒有人能夠離開這裡,既然如此,不如大家先放棄彼此之間的仇怨,一起把這軒轅墳的寶藏給找出來,順便看看是否有辦法離開這裡如何?」

王家子弟一聽,紛紛眸光閃爍了一下,隨後都跟著附和了起來,他們的立場很簡單,陳家的敵人,便是他們的朋友,現在,陳家多了這麼一個厲害的敵人,那可就是他們王家的座上賓了啊!

「諸位,我家少主說的不錯,現在就跟林少拚命實在有些不划算啊!」

「可不是,區區十萬靈石,如何抵得上軒轅墳內的至寶呢?在說了,你要是出不去的話,什麼寶貝也是白瞎啊?」

「不錯,現在當務之急,應該是一起聯手走出這裡,至於大家想要做什麼,完全可以走出去之後在說嘛!」

聽著王家子弟的說辭,不少人有些心動了,現在他們就像是瓮中之鱉,最想的事情當然是離開這裡,讓他們打打殺殺,還真沒有幾個人願意,再者,剛剛林逸的戰鬥力是何等的恐怖啊!陳鵬這個化神初期的強者,都直接從中間炸開了,他們如何能夠擋得住?

「混賬!這林逸乃是我陳家的敵人,豈能容他逍遙自在?」

「不錯,必須要先拿下林逸!」

陳家子弟不樂意了,這次亂葬崗之行,因為人數眾多的原因,已經有不少桀驁不馴之輩,對他們陳家的命令表示了反抗,如果這次再不拿下林逸,那麼他們陳家子弟怕是馬上就會被眾人踩在腳底下。

「如果只有陳家一家人反對的話,那就請陳家的少爺上前送死吧!」

王莽微微側身,伸出了一條手臂,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示意陳家子弟上前。

眾人一看,頓時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林逸那可是能夠跟陳力王抗衡的存在,現在更是無比詭異的秒了陳鵬,剩下的陳家子弟如何有本事拿下林逸呢?

讓他們上前,豈不正如王莽所說,讓他們上前去送死嗎?

「王莽,你他瑪德這是想要跟我們陳家為敵?」

一名陳家子弟咬著槽牙,無比怨毒的盯著王莽質問道。

「呵呵,小兄弟,你說錯了,我呢沒有跟任何人為敵的意思,不過現在當務之急是活著離開這裡,誰要是敢阻擋老子活著離開,那就是我的敵人,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林少身上應該還有三分之一的地圖,也就是說,在場幾千人之中,也只有林少一個人有機會帶我們走出這裡!」

王莽沒有絲毫畏懼之意,眸光迫人,盯著陳家子弟冷冷笑道。 眾人一聽,也回過神了,有了地圖的話,他們生存的機會自然會大上很多。

「不錯,你們陳家跟林少有仇,那是你們陳家的事兒,現在別耽誤我出去。」

「對,你們有仇,你們自己解決好了,我還想活著離開呢,隔壁老王家的婆娘還等著我呢。」

租個女人來結婚:代班新娘 「哈哈,不錯,你們的仇怨等出去之後在解決好了。」

不少氣息彪悍之輩,紛紛盯著陳家子弟呵斥道。

曾經,高高在上,外出有如帝王一般的陳家子弟,此時一個個卻像是老鼠一樣無比緊張惶恐,一旦,他們真的引起了眾怒,怕是不等林逸出手,他們便要死在這裡了。

「好了,就按照王家小娃娃所說,等一起出去再說吧!」

一道雄渾的聲音驟然響起。

眾人紛紛扭頭看了過去,在遠處天際,不少老一輩的強者都飛了過來。

「師父!」

「師叔!」

「大伯,怎麼樣?」

一名名年輕後輩,紛紛上前,關切的問道。

「瑪德出不去,四座神山比鋼鐵都要堅硬,只能從墓地內部想辦法了啊!」

「他瑪德,這次可是被陳家坑慘了,弄不好,以後這亂葬崗上怕是要多一群屍體了。」

……

陳昆此時也是一臉陰鷙,林逸他找到了,可現在卻又陷入了更加恐怖的危險之中,如果不能夠把他帶出去,這一切又有什麼意義呢?所以雖然心裡充滿了不爽,可陳昆也僅僅只是怨毒的瞪了林逸一眼,並沒有開口的意思。

「吆喝,這小妞長得還挺不錯呢,是秦家的那個秦嵐?」

突然,一名全身上下髒兮兮的老者,目光銀盪的落在了秦嵐的身上,在這種地方,秦嵐簡直就像是屍山血海中的一朵嬌艷的紅玫瑰,實在太引人注目了,只是現在大家的心思都在逃命上,倒是無人注意這件事兒,可此人一開口,大家的眼神兒也紛紛落在了秦嵐的身上,高挑杏干,身段完美,特別是身上那種獨有的韻味,簡直就像是磁石一樣死死的吸引著眾人的目光。

陳昆見狀,嘴角浮現了一抹殘忍的獰笑,邋遢鬼,不但實力強大的驚人,最重要的是他是真的喜歡美女,能夠看到林逸吃癟,對他來說,絕地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

「秦小妞,你雖然拍賣的時候很威風,不過現在這裡可是亂葬崗哦,這裡面的人可都壞人,不如這樣好了,你到老夫的懷裡,我保證你可以活著離開這裡如何?而且,你秦家若是多了我這麼一個俊俏女婿,將來的地位鐵定是水漲船高啊!」

邋遢鬼盯著秦嵐激動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笑道。

周圍眾人一聽,頓時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可秦嵐的面色卻陰沉的可怕,她心有所屬,怎麼可能願意眼睜睜的看著被別人跳戲自己呢?當即杏眼一瞪,盯著邋遢退冷冰冰的呵斥道:「你算是個什麼東西?我家裡的狗都比你好看,憑你跟也敢說娶我?」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秦嵐的這一番話可是說的相當不客氣啊!好歹策這邋遢鬼也是化神期的超級強者,可現在,秦嵐竟然說對方連她家裡的一隻狗都不如,這可是是把邋遢鬼貶低到了極點了啊!

「小娘們,你說什麼?」

邋遢鬼先是一愣,繼而,勃然大怒,他邋遢乃是因為從小他就是在垃圾堆里長大的,所以他這輩子最喜歡的便是如秦嵐這這樣白白凈凈,高高高在上的女子,可現在,秦嵐竟然敢說他連一隻狗都不如,這簡直就像是在打他的耳巴子。

可怕,恐怖的氣息,就像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天空,一下子陰沉到了極點,恐怖的令人髮指,朝著秦嵐壓了過去,那恐怖的氣息,強大的威嚴,使得周圍不少的天才,強者都是面色一變。

他們都聽過邋遢鬼的名頭,卻沒想到這邋遢鬼的實力竟然恐怖如斯,這一怒,竟然有幾分真正的天地之威。

重生妃狂,御寵成凰 「好了,邋遢鬼,現在我們都陷入了險境之中,應當一起想辦法離開這裡,內訌做什麼?」

陳昆見狀,上前一步,擋在了邋遢鬼的面前,淡淡的呵斥道,不過嘴角的笑容卻陰險到了極點。

「如果我說我一定要殺了他呢?」

秦嵐邁開兩條杏乾的美腿走了上來,盯著邋遢鬼冷冰冰的說道,作為秦家的大小姐,她可不是花瓶,也不像是眾人想的那麼簡單,這邋遢退的確是強大,可那又如何?她秦嵐今天依舊要殺他。

陳昆一聽,頓時眼睛一瞪,盯著杏干靚麗的秦嵐,冷冰冰的呵斥道:「秦嵐,你要記住,你秦家在五關之內,也只是中上流的角色而已,我陳家一句話,你們屁都不敢放,如果今天你敢動邋遢鬼一根指頭,本長老不介意先殺了你!而且老子告訴你,我陳家若是想要弄你們的拍賣會,也絕非難事兒,別給自己好不痛快,心裡不爽你就給我憋著!」

陳昆盯著秦嵐冷冰冰的威脅到,這次,陳家的地位是何等的不妙,他這位長老自然也是看在眼裡,而且,接下來,一旦真的進入軒轅墳之中,到時候怕是也少不了一場大戰,他陳家想要得到好處,便必須要拉攏人,只有陳家的擁護者足夠多的情況下,才能夠保證他們陳家成為利益最大的獲得者。

這一番話,可謂是霸道至極,不但威脅了秦嵐,甚至連秦家的拍賣會都一起威脅上了,只要秦嵐是個正常人,怕是都不敢輕易出手,畢竟陳家他們秦家得罪不起,就這麼簡單而已。

「呵呵,真把自己當個東西了。」

林逸聞言,嘴角上揚,浮現了一抹不屑的冷笑,隨後看向了秦嵐,淡淡的笑道:「你若是想殺這土狗,便去,天塌下來了,我幫你扛著!」

話落。

林逸目光挑釁的看向了陳昆,宛如看到了一隻蒼蠅一般,不屑的冷笑道:「至於你,又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敢威脅秦嵐?」

「至於你,又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敢威脅秦嵐?」這話簡直就像是一道響亮的耳巴子狠狠的打在了陳昆的臉上。

使得陳昆的老臉瞬間變得火辣辣的,一雙眸子也充滿了濃濃的憤怒,瘋狂之色,當即咬著槽牙,盯著林逸,歇斯底里的怒吼道:「林逸,你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林逸咧嘴笑了,對於自己的親人朋友,他從來是十分平易近人的,可對於自己的敵人,他同樣也不會給對方任何的好臉色看,開玩笑,既然都已經是敵人了,當然是搞死搞殘,才是王道,「我的意思就是你他瑪德算個什麼東西?也敢在這裡大言不慚,主持公道?」

「你……」

陳昆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殺機在瞬間就像是火山一樣爆發了,如果不是為了顧全大局,他早就衝上去殺林逸了,可現在倒好,他想要顧全大局,等找到軒轅墳再說,可林逸竟然不給他這個面子,當眾被呵斥算是個什麼東西,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若是這樣還能夠忍住的話,他陳昆以後豈不是要成為一個笑話了?

「小畜生,老子要你死!」

陳昆咬著,抽出了自己的兵器,一把非常薄,但是卻閃爍著寒芒的道器寶劍,寒光森森,殺氣騰騰,一看便是真正的極品道器,雖然不是命器,卻也算是相當不錯了。

便是林逸此時都是瞳孔微微一縮有些驚訝陳昆竟然使用的是這類寶劍,而楚紅恰好也比較擅長使用,搶來送給楚紅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當即身形一晃就主動朝著陳昆沖了過去。

「林少,不可啊!」

王莽一看,頓時面色大變,扯著嗓子就喊了起來,他可是相當看好林逸的,可如果現在就打起來的話,那很可能夠會讓整個亂葬崗都亂起來。

陳家畢竟是陳家,就算是再不受人待見,他也就是陳家,依舊不是別人能夠小覷的,他的號召力也一定還是存在的,一旦陳家怒了,召集其他人對林逸展開圍毆,那他王家的算盤可就要落空了啊!

「pia!」

一道火辣辣的耳巴子驟然響起,嚇的周圍不少人都是臉頰一熱,彷彿是打在了他們的臉上一樣。

而林逸卻如幻影一般,急速倒退,再度站在了秦嵐的旁邊,只是手中卻多了一把明晃晃的軟劍,赫然是陳昆的那把極品道器。

「嘶!!!」

倒吸冷氣的聲音不斷的響起,每個人都驚呆了,這才多長時間的功夫,一個呼吸?半個呼吸?甚至是半個呼吸都沒到?

人們無法估算到底過去了多少時間,只是知道很短,短的他們好像只是眨巴了一下眼睛,可他陳昆,這位在第二關成名多年的超級強者,手中的武器竟然都被林逸搶走了,最恐怖的是,林逸竟然還給了他一個耳巴子。

這是何等逆天的實力啊!

「難道陳力王真的是他所傷?」

眾人的腦海中突然浮現了這麼一個無比荒謬的想法。

王莽也愣住了,他已經在心裡把林逸放在一個很高的位置上了,可現在看來,依舊還是放得太低太低了,這哪裡是一個武者,這完全就是一個絕代妖孽啊!

邋遢鬼的臉上也是充滿了濃濃的驚恐不安之色,他的戰鬥力絕對不可能超過陳昆,陳昆都擋不住林逸,那他就更不行了啊!

「砰!」

邋遢鬼倒也乾脆,直接跪在了地上,瞪著兩隻鬥雞眼,惶恐不安的哀求道:「林少,秦小姐,之前是我邋遢鬼有眼不識泰山,還請二位贖罪。」

說完。

邋遢鬼就抬手對著自己的臉頰左右開弓,狠狠的抽了幾個耳巴子,這可算是裡子面子都給足了林逸跟秦嵐。

「林逸,你欺人太甚,我陳家兒郎何在?」

陳昆一張臉紅的簡直像是要滴出血一樣難看,咬著槽牙,無比憤怒的咆哮道。

「在!」

眾志成城,聲震雲霄,殺機沸騰,全部都宛如下山的餓狼一般,死死的盯著林逸。

他們陳家,本來是高高在上的家族,可是卻因為林逸的出現,以至於這陳家幾乎要成為第二關的一個笑話了。

陳力王被一個神威之境的小子搞的一條胳膊要廢了。

他這位陳家的長老,現在就更丟人了,大庭廣眾之下,竟然被人打了一耳巴子,甚至連自己的武器都丟了,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今天,不殺林逸,不足以平民憤啊!

「夠了,有什麼恩怨,等出去再說,現在打鬥,是想要把他們都害死在這裡嗎?」

王莽上前一步,隱約把林逸護在了背後,迫人的眸子,就像是蟒蛇的眼睛一樣冷漠,充滿了濃濃的殺機,盯著陳昆毫不退讓的呵斥道。

「唰唰!」

王家子弟齊刷刷上前一步,個個都是雙眸炯炯有神,氣息強大的盯著陳昆,大有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意思。

周圍不少強者一看,也是面色微微一沉,如果此時打鬥的話,很可能如王莽所說,導致最終大家都死在這裡。

「哎呀,陳長老,這邋遢鬼既然也道歉了,那這件事兒就這麼過去了吧!」

「對啊! 我有一顆時空珠 現在這裡是何等的兇險啊!你們這些老前輩都沒有辦法破開那四座大山,如果再內訌的話,豈不是都出不去了?」

「不錯,你們想打啊!等出去在打,現在,誰要是再敢搗亂,那就是我們所有人的敵人!」

眾人紛紛揮舞著手臂,不滿的呵斥道,大家族的仇恨跟他們有半毛錢的關係,他們想的也只是軒轅墳的寶貝,跟活下去而已。

陳昆見狀臉色狠狠一變,卻也只能憤怒冷哼一聲,強行忍下了心頭的那一口怒氣,他根本不是林逸的對手,而且,現在軒轅墳還沒有看到,他若是底牌盡出的話,稍後真的找到了軒轅墳,他還拿什麼去拼呢?

「小子,老夫就讓你先多活一會兒,不過你記住了,你的這條命,我陳家要定了!」

陳昆咬著槽牙,眸光陰鷙,無比陰沉的盯著林逸冷冷的呵斥道。

「呵呵,你們陳家若是有這個本事,大可以隨時過來取!」

林逸聞言,傲慢高冷一笑,而後目光看向了秦嵐,宛如一方帝王一般,淡淡的說道:「你若是想要殺這邋遢鬼便直接殺,我為你護法!」

「別啊!秦大小姐,我真的錯了,上天好生之德,您就放過我一次吧!求求您了啊?」

邋遢鬼猛的抬頭,一臉惶恐的盯著秦嵐哀求道,陳家都慫了,再加上他平時可不怎麼招人喜歡,此時可以說是孤立無援了。 如果不能夠取得秦嵐的原諒,他今天怕是真的要死在這裡了,一想到這裡,邋遢鬼的神情就越發的焦急起來,急忙從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高高舉過頭頂,恭敬的說道:」秦大小姐,您是天上仙女一般的人物,如果您真的生氣的話,就用這匕首刺我,只求你給我一個活下去的機會啊!「

「進了軒轅墳之後,我一定會殺了你!」

秦嵐盯著邋遢鬼冷冰冰的呵斥道,隨後便收回目光再度恭敬的站在了林逸的背後,她一輩子從來沒有這麼想要殺過人,這邋遢鬼可謂是第一個了。

邋遢鬼一聽,那滿是污垢的嘴角抑制不住的抽動了兩下,「糙!一定殺我,你以為自己是誰?若是在軒轅墳內落單了,老子一定要你好看。」

「多謝秦大小姐寬宏大量!」

邋遢鬼淡淡一笑,便起身走到了陳昆的背後,顯然是表明了自己的立場,要跟陳家一起對付林逸了。

不過林逸倒也沒有放在心上,雖然秦家大小姐看似宛如花瓶一般美麗,不過林逸相信,在這裡美麗的背後,也定然有著狠辣的一面,否則,秦家怎麼可能讓她一個人外出呢,再者,秦嵐在說殺邋遢鬼的時候,那可是信心十足,絕對不像是在開玩笑!

王莽見局勢似乎終於穩定下來了,不禁也悄悄的吐了一口濁氣,隨後看著林逸笑道:「林少,你確定這裡是通往墳墓的入口?」

林逸見狀是,手腕一抖,三張寶圖直接朝著王莽飛了過去,這裡處處都透露著一股詭異的氣息,林逸還真是不想背黑鍋,再者,現在寶圖也沒什麼用了,不如直接大方一點。

果然,王莽一看,地圖都丟給他了,頓時面色大喜,急忙接住地圖查看了一翻。

隨後並指如劍,一枚如雞蛋一般大小的珠子直接從儲物戒指中飛出,帶著一股柔和的白色光芒朝著那黑洞而去,已進入黑洞之中,這珠子竟然宛如一枚小太陽一般,光芒大盛,頓時,這黑洞之內的一切情況都盡收眼底。

只是眾人看清楚之後,都忍不住眉頭微微一皺,黑洞四周,充滿了無數的褶皺,而且上面給人一種髒兮兮的感覺,看起來似乎比那個邋遢鬼都要骯髒無數倍,簡直就像是沒有洗過的豬大腸一樣。

「這軒轅黃帝,怎麼說也是一代天驕,不太可能住在這種地方吧!」

有人發出了疑問,實在是這個通道太過噁心邪惡了。

「有道理,弄不好是一座假的墳墓啊!這種事情又不是第一次見到了。」

眾人紛紛點頭,一副前輩高人的模樣說道。

可王莽,此時卻直接朝著林逸走了過去小聲說道:「林少,不如我們一起先行下去如何?」

「好!」

林逸沒有絲毫猶豫便直接答應了,現在這種情況,顯然只有這麼一條路能夠有機會離開,不從這裡走,難道要活活的被困死在這裡不成?

其他人見林逸跟王莽都開始進入通道了,哪裡還敢遲疑呢,一個個急匆匆的沖了進去。

不少站在原地不動的陳家子弟,更是被洶湧的人頭撞的東倒西歪,好不狼狽,只可惜他們連是什麼人撞的都無法分辨出來,你剛一轉身,在你的面前很可能有就數百名強者沖了過去。

不過三五個呼吸的功夫,所有人都已經沖了進去,只剩下一些陳家的附庸著,以及那邋遢鬼。

「等會兒進去之後,不要做其他的,直接尋找寶貝,殺林逸的事情可以稍微拖延一下。」

一道渾厚的聲音,驟然在陳家子弟之中響起。

陳昆一聽,緊忙恭敬的說道:「是!」

那神情就彷彿見到了家主一般的恭敬,隨後就帶著陳家子弟也朝著黑洞內走去。

邋遢鬼的鬥雞眼微微閃爍了一下,不過倒是沒有說任何的廢話,也急忙跟了上去。

幾個呼吸過去之後。

「砰砰!!」

一連串的悶響聲驟然響起。

「這裡的靈氣……」

林逸瞪著眼睛,一臉震驚的尖叫了起來,靈氣濃郁的程度,竟然比第二關都要充沛三五倍,這幾乎趕得上一些上古的仙家洞府了。

「的確,這等地方,怕是會蘊含有靈石礦脈,別的不說,光是一條靈石礦脈的價值,已經無比驚人了。」

站在林逸旁邊的秦嵐,那黑溜溜充滿韻味的眸子,也是緊張,激動的盯著周圍。

在她們的四周,全部都是山,只不過這些山頭都不高,不過一百幾十米的感覺,遠遠的望去,甚至有丘陵的感覺,而且山上竟然一點樹木都沒有,最讓人好奇的是,每一座山上都有無數的深坑。

有的深坑足足有五六米大小,可有的深坑,卻幾乎覆蓋了一座小山,頗有幾分廢棄礦場的感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