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嗖!」

光芒閃過,眾人的耳邊便聽到了叮叮噹噹的兩聲脆響。

隨後,讓人亡魂俱冒的可怕一幕便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林逸竟然用兩根手指,輕鬆的夾住了唐龍的暗器。

「咕嚕!」

唐門那些對林逸不滿的弟子,紛紛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恐怖!

實在太恐怖了!

唐門的暗器,那可是以犀利而著稱,現在又是唐龍這樣神威之境強者親自打出的,那威力絕對比穿甲彈都要恐怖,可現在,林逸竟然就用兩根手指接住了。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這簡直讓他們無法相信,這個世界上竟然會有如此恐怖的存在。

「殺!」

唐龍怒吼,雙手快如幻影,連連在他的身上拍打。

「咻咻!」

破空聲宛如暴雨一般密集的響起,一枚枚能夠要人性命的暗器,更宛如蝗蟲過境一般,不斷的在天空中飛過。

「唰!」

林逸抬頭,天空都驟然變得黑暗了起來,各種暗器,簡直如暴雨一般直接把他鎖定。

「唐門能夠屹立千年不倒,的確有他的過人之處啊!」林逸淡淡一笑,隨後那乾淨白皙的手掌動了,快的簡直讓人看不真切,眾人的耳邊直接叮叮噹噹的聲音不斷的在響起。

一分鐘后。

天地間歸於平靜。

唐門所有人全部都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

唐龍也是傻眼了,呼吸粗重如牛,額頭上更是有豆大的汗珠子密布。

瞬間爆發出上百種暗器,就算是唐龍是神威之境的強者,此時也是一臉虛弱之色,他的消耗實在太恐怖了。

不過真正讓他滿頭大汗的還是林逸的強大,那麼多的暗器,竟然只用兩根手指就接了,這種恐怖的實力,不要說見過,便是聽也不曾聽說過啊!

「林少,實力果然驚人,不愧是天下第一人!」

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驟然響起,直接把處於震驚中的眾人喚醒。

「族長!」

「族長!」

眾人紛紛轉身恭敬的行禮,便是強悍如唐龍,此時也是畢恭畢敬。

林逸看著穿著暗紅色長袍,氣質出塵,宛如謫仙人一般的唐昊天,不禁瞳孔微微一縮,這唐昊天雖然沒有動手,但是卻給他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 甚至那種威脅,比卡麥爾顯聖之後還有恐怖無數倍。

「華夏藏龍卧虎,這話果然不是說說而已啊!」林逸在心裡有些唏噓的說道,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蘊含著太多的天險,太多的能人異士了。

如果唐門出山的話,這天下的格局怕是都要驟變,畢竟一個擅長暗殺的宗門,不管對於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巨大的威脅,也許,這也正是唐門避世的根本原因吧!

「唐昊天,見過林少!」

唐昊天在離林逸還有五米的時候停下腳步,看著林逸淡淡的笑道。

「呵呵,好說,我這次所為何來,我相信你也清楚!」

林逸說完,白凈的大手輕輕一抖,咻!那銀針直接朝著唐昊天飛去。

「大膽!竟然敢偷襲族長?」

五長老等人一看,頓時怒了,紛紛拿著鋒利的武器,便準備朝著林逸衝去。

「呵呵,退下,遠來是客。」唐昊天呵呵一笑,手臂輕輕擺動,宛如在水中遊走魚兒,頓時一股宛如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量,驟然攔住了想要衝上去的眾人。

同時,他另外一隻手也輕易的捏住了那枚銀針。

「林少,暫請您去我唐門小憩片刻,我會儘快查明真相,給你一個交代的。」

唐昊天看著林逸,神色平靜,淡淡的笑道。

「好!」

林逸沒有任何的廢話,到不是怕了唐昊天,而是不想做出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而已。

從在瀑布前面遇到的陷阱開始,林逸就發現了,幕後的黑手,很有可能是想要讓他跟唐門兩敗俱傷。

「唐龍,照顧林少!」

唐昊天沉聲說道,隨後便轉身朝著唐門的聚集地走去。

豪門天后 唐龍深吸了一口氣,邁步走到了林逸面前,沉聲說道:「林少,請!」

林逸微微點頭,便朝著卻前方走去,一個巨大的天坑內,按照九宮八卦建造了大量精美的房屋,這裡活脫脫就像是另外一個世界,竟然沒有一點現代化的氣息。

有人在耕種,有人在林間打獵,有人在嬉戲,也有人在打鐵,錘鍊兵器。

總之,到處都是一片祥和的氣息,沒有外界那種快節奏的感覺,便是林逸在這裡,都有種愜意的感覺。

「看來唐門的先祖的確很聰明啊!竟然選擇了一個如此美麗的地方。」林逸發自內心的感嘆道。

唐龍一聽,扭頭有些好奇的看著林逸問道:「我聽說外面更加的廣闊美麗,難道不是真的嗎?」

「哈哈,是真的,可外面的美麗,廣闊之下,卻蘊含著無數的兇險,有的時候,你看著那花海無比的漂亮,可當你走進去的時候,才會發現,那些花海,全部都是有各種色彩斑斕的毒蛇凝聚而成,能夠輕易要了你的性命。」

林逸看著唐龍淡淡的笑道。

唐龍微微點頭,若有所思,沒有在廢話了,帶著林逸來到了一座精美的別院。

「你們暫時在這裡休息,族長既然親自去調查了,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有答案了。」

唐龍看著乾淨的別院,淡淡的笑道。

「好!」

林逸呵呵一笑,便走了進去,在一棵生長了最少有兩三百年的大樹下,放著一張躺椅,林逸徑直走了過去,躺在躺椅上,輕輕的晃動起來,說不出的愜意。

而周小凡,則是腳尖在地上一點,整個人便宛如山澗靈猿一般,快速的衝到了大樹的頂部,隱藏了起來。

在一座最奢華,龐大的別院內,唐昊天徑直走了進去,哪裡正是供奉暴雨梨花針的地方。

暴雨梨花針在唐門,不單單是第一暗器,同樣還是一種精神寄託,因為煉製出這暴雨梨花針的更是唐門的第一代老祖,堪稱驚艷決絕的天才。

「族長!」

一名渾身邋遢,披頭散髮的老者,緩緩開口說道。

唐昊天聞言,緩緩扭頭看了過去,如果不是對方主動開口,怕是很難在陰影中發現對方的存在,他彷彿已經跟黑暗融為了一體一般。

「二弟,請暴雨梨花針!」

唐昊天看著那披頭散髮的男子,冷冷的說道。

「請暴雨梨花針?」

唐浩星神情微微一怔,緩緩抬起了腦袋,他的臉頰也是髒兮兮的,可是那雙眸子卻很亮,甚至亮的有些刺眼,宛如在黑暗中,毒蛇的眸子一般。

「有人死在了暴雨梨花針之下,我要查看這聖器是否有問題。」

唐昊天看著唐浩星淡淡的說道。

唐浩星一聽,那明亮的眸子猛的一瞪,隨後緩緩從蒲團上起身,呵呵的笑道:「沒想到我唐門隱藏在這種地方,都會招惹到無妄之災,暴雨梨花針,一直在在這裡供奉著,你自行查看吧!」

「好!」

唐昊天微微點頭,便轉身朝著供奉在案台上的暴雨梨花針走去。

「唰!」

突然,一直陰沉沉的唐浩星眼睛一瞪,整個人就像是出洞的毒蛇,狠狠的朝著唐昊天撲了過去,由於距離太近,再加上唐浩星的速度實在太過恐怖,等唐昊天轉過身的時候,一把帶著劇毒的鋒利匕首已經狠狠的刺入了唐昊天的體內。

「二弟,你,你為什麼這麼做?」

唐昊天捂著自己的小腹,一臉痛苦,震驚的盯著唐浩星問道。

「呵呵,為什麼這麼做?你直接殺了那林逸不就什麼事兒都沒有了嗎?何必找這麼多的麻煩呢?」唐浩星盯著自己的大哥,當代唐門的族長,冷冷的笑道。

「咳咳,你,你竟然敢違背祖訓?跟外界聯繫?」唐昊天不愧是唐門的掌舵人,瞬間就想通了其中的緣由。

「嘖嘖,祖訓?什麼狗屁祖訓?祖訓就是你抱著美嬌娘天天睡的美滋滋,我一個人跪在這裡,常年守著這冰冷的聖器?」唐浩星憤怒的咆哮道,隨後像是想通了什麼,哈哈大笑道:「你也不用難過,等會兒我嫁禍給林逸,到時候舉唐門之力,殺那林逸還不是輕而易舉的小事兒?」

「你……萬萬不可!」

唐昊天看著唐浩星一臉焦急的說道,可話剛說往,便眼睛一翻,整個人直挺挺的朝著後方倒去。 「這麼快就不行了?我當你還能夠堅持一分鐘呢?看來最近有點偷懶了吧!」

唐浩星哈哈大笑了起來,隨後嘴角噙著一抹傲慢的冷笑,便轉身沖了出去。

「鐺,鐺鐺!」

一震急促的鐘聲驟然響起,那聲音並不大,可是卻清楚的傳遍整個天坑內。

「嗖嗖!」

一名名唐門的強者,不管是在種地,還是在打鐵,甚至是在準備捕獵的,此時都是面色大變,紛紛轉身朝著存放暴雨梨花針的大殿衝去。

唐龍乃是神威之境,自然是第一個衝到大殿的,當看到躺在血泊中的唐浩天,唐龍頓時眼睛一瞪發出了一聲悲呼。

「是誰?這是誰做的?」

「咳咳……」

唐浩星捂著自己的小腹,一臉痛苦從門後面爬了出來,看著唐浩龍說道:「對方的實力太恐怖,我沒有看清楚,不過其中一人的身形非常矮小,馬上封住出口,我大哥不能白死!」

「身材矮小?」

唐龍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腦海中便浮現出了周小凡的身形,仰天怒吼道:「林逸,你竟然敢殺我族長?我要你的命!」

「唰!」

唐龍宛如過山風一般,帶著滔天的殺機,轉身離去。

此時,五長老,等人也急匆匆的沖了上來,當看到地上唐昊天的屍體,也同樣時一臉的絕望驚恐。

「二爺,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五長老看著唐浩星哆嗦著問道。

「唐龍說是一個叫做林逸的人殺了族長,現在正在追蹤林逸!」

唐浩星一臉痛苦的說道。

「什麼?林逸?」

「這個該死的外來人,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竟然敢殺害族長,我要他的命!」

五長老等人紛紛轉身,朝著外面沖了出去,林逸的住所他們可是非常清楚的。

同一時間。

林逸所在的別院內,唐龍宛如發狂的暴龍一般,沒有任何的廢話,整個人直接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一拳揮出,風隨雲動,彷彿牽動了這一方天地的空氣一般,帶著讓人靈魂顫慄的威壓,朝著林逸打了過去。

「大膽!」

極品寵妃太妖豔 周小凡一看,整個人直接從樹上跳了下去,稚嫩的拳頭朝著唐龍砸了過去,雖然明知不敵,卻沒有絲毫的畏懼。

「滾開!」

唐龍發出一聲怒吼,可怕的拳頭狠狠的砸在周小凡那稚嫩的拳頭上。

「轟!」

神威之境的可怕力量,瞬間就讓周小凡宛如狂風中的一片枯葉一般,不堪的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

「嗖!」

一直閉目養神的林逸身形一晃,宛如鬼魅一般瞬間出現在了周小凡的背後,大手死死的抵住了周小凡。

「噗嗤!」

一道血箭噴出,周小凡的鼻腔中發出一聲痛苦的悶哼。

林逸一看,頓時眼睛一瞪,有可怕的殺機驟然在他的雙眸之中浮現,直接放下周小凡整個人就朝著唐龍沖了過去,不管唐龍是因為什麼原因,敢傷他林逸的人,今天就要付出代價。

「唰!」

一道幻影在唐龍的面前驟然閃過。

「他的速度……怎麼可能這麼快?」

唐龍一看,頓時面色一變,整個人更像是被人從頭上澆了一盆子冷水一般,心中的憤怒,在這一刻也蕩然無存,看著林逸焦急的喊道:「住手!」

「我住尼瑪,敢傷我林逸的人,給我躺下再說!」

林逸怒吼一聲,雙拳快如閃電,打的空氣都不斷發出砰砰的炸響,恐怖的唐龍,在林逸那可怕的拳頭之下,只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三歲嬰孩兒一般不堪,僅僅只是擋了林逸三拳,便不小心被林逸一拳打在了胸口上,頓時咔咔幾聲脆響,當場就斷了幾根肋骨,整個人比周小凡更加凄慘的倒飛了出去。

「林逸,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殺我們族長?」

「不錯,現在還敢重傷唐龍,你簡直該死!」

五長老等人,紛紛指著林逸不滿的呵斥道。

「族長?唐昊天死了?」林逸眉頭微微一皺,不解的問道。

「哼! 總裁之豪門啞妻 你少在這裡裝好人,林逸,說,為什麼要殺害我們族長?如果你今天不交代清楚,我唐門上下跟你不死不休!」

「不錯,不死不休!」

別怕,老祖在! 整個唐門,足足好幾百人,此時都圍了上來。

族長之死,對於整個唐門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事情,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置身於世外。

更何況,在很多人的眼裡,林逸在這裡傷人,那可是已經犯了唐門的大忌。

「我沒有殺唐昊天!另外唐昊天也不是短命之人!」林逸看著眼前的唐門眾人,皺著眉頭說道。

「呵呵,你就是林逸是吧!敢殺我大哥,今天老夫就攜唐門眾人跟你討教討教,我倒要看看你這個外來第一人有什麼厲害之處!」

唐浩星從人群中擠了出來,看著林逸冷冷的笑道。

「哼!我林逸敢作敢當,殺了便是殺了,沒殺便是沒殺!」林逸傲慢的冷哼道。

「牙尖嘴利,先把他拿下再說!」唐浩星大手一揮,沉聲爆喝道。

「布陣!」

五長老口中發出一聲爆喝,第一個竄了出去,大手一揮,一張類似漁網一把的東西就朝著林逸的腦袋上照了下去。

「嗖嗖!」

其他的唐門高手,此時也紛紛動了,從四面八方朝著林逸殺了過去,作為傳承千百年的宗門,唐門的子弟的確有著過人之處,配合簡直天衣無縫,各種殺招,暗器,簡直層出不窮。

便是林逸此時都是瞳孔微微一縮,眼中浮現了一抹凝重之色,當即體內那無比磅礴的靈氣驟然釋放出來,隨後一拳朝著地面砸了過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