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顧夏瞳盯著林逸,無比認真的問道。

泡妞?

這個理由顯然是站不住腳的。

她顧夏瞳的確是漂亮,可絕對值不到幾個億。

更何況,便是華夏那些最出名的富二代,他也不可能拿幾個億來泡妞啊!

所以,顧夏瞳對於林逸心裡充滿了各種疑問跟好奇,如果不是林逸,她的命運怕是已經發生了驚天的轉變。

「我不是說過嘛?上輩子欠你的,這輩子,我會用我的性命來呵護你,保護你,你回去準備吧!明天我帶人過去,另外股份的事情我說的算,如果你花不完的話,可以幫助一些需要幫助的貧困人口。」

林逸大手輕輕的拍了拍顧夏瞳的肩膀,便哼著小調,美滋滋的朝著山下走去。

顧夏瞳今天前來報告工廠的事情是真的,不過肯定也帶著關心林逸的想法而來,林逸如何能夠不激動呢?

東海酒店,當得知工廠要開張的時候,陳天行也是激動的不行了,在商業上,他也是難得一見的奇才,否則,金家這樣的龐然大物,也不可能用他了。

所以,對於自己被埋沒的事情,陳天行也是有些委屈,可現在不同了,背靠著林逸這尊大佛,他完全可以肆意的發揮自己的能力。

現如今,縱觀整個華夏,怕是沒有幾個人敢不長眼去招惹林逸這個恐怖的存在。

「主人,如果你讓我放手一搏,跟夏瞳那小丫頭一起拼的話,我保證,三個月盈利!」陳天行宛如一名戰士一般,站在林逸面前,認真而激動的盯著林逸說道。

「呵呵,你放手去處理吧!不過記住了,收購草藥的事情千萬不要停下!」林逸唏噓道,本以為成為天榜第一之後,他應該能夠安穩一段時間,卻沒想到,這馬上就出了一個人皇榜。

他現在可是墊底的角色,也就是說,目前最少還有九十八個人的實力在他之上。

陳天行一聽,林逸竟然真的讓他放手一搏,頓時面色大喜,急忙激動的笑道:「主人放心,藥材收購的事情一直都沒有停過,而且您的練功房,這些日子可要堆滿了哦?」

「堆滿了?」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亮,起身就朝著練功房走去。

雖然他現在蘇醒了,可這次受傷實在太嚴重了,以至於他到現在還很虛弱,如果有大量的藥材,那他便有了恢復到巔峰的可能。

看著林逸開心的樣子,陳天行也急忙轉身離去。

林逸的要求,陳天行幾乎都已經摸清楚了,所以這段時間採購的藥材,幾乎都是已經非常珍貴的東西,這可把林逸高興壞了,當即,整個人就像是一頭牛一樣,撲在了那些珍貴的藥材上。

第二天清晨,林逸雙眸內精光熠熠,神采飛揚,從練功房走了出來。

差不多接近一千斤的各種珍貴草藥下肚,也如願以償讓林逸的實力恢復到了巔峰時刻。

「主人,咱們現在去工廠?」陳天行上前,恭敬的笑道。

「呵呵,那是必須的,對了,菲菲跟美君應該不知道這件事兒吧?」林逸莫著自己的鼻尖兒有些不自然的笑道。

「知道了!」

陳天行一臉尷尬的回答道。

「什麼?她們怎麼會知道的?」林逸一聽,頓時就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樣,瞪著陳天行尖叫了起來。

「吆喝,林總,這是發達了想要拋棄糟糠之妻嗎?」

韓雨菲穿著一套白色的旗袍,優雅的簡直就像是天上的仙女一般,從大門口走了進來,眼神帶著凌厲的殺機,死死的盯著林逸冷笑道。

「不錯,我們姐妹二人為了您林總,擔驚受怕這麼多天,現在林總這意思是準備拋棄我們啊?」

陳美君也走了上去,那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帶著濃濃的憤怒,盯著林逸質問道。

看著目光不善的二人,林逸頓時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直接倒在了沙發上。

現在這情況,可比被八大強者圍攻要危險一百倍,他不裝病也不行了啊! 「主人,您怎麼了?」

陳天行一看,急忙上前焦急的問道。

「藥材,快,準備大量的藥材,我之前大戰,內傷發作了。」

林逸大口大口的喘息著,那神情就像是心臟病人發作了一般難受。

原本還橫眉冷對的韓雨菲跟陳美君一看,頓時面色大變,急忙沖了上去,一左一右關切的看著林逸問道。

「老公,你,你怎麼了啊?」

「嗚嗚,大壞蛋,你,你不要嚇唬我們啊!我,我們不惹你生氣了。」

看著哭的梨花帶雨的兩人,林逸的面色稍微好看了一分,擠出一絲不自然的笑容,虛弱的笑道:「沒事兒,那一場大戰傷到根本了,不過老公保證,一定不會死的,我還要跟你們到白頭的。」

「嗯嗯,你千萬不能有事兒。」

「我們現在需要怎麼幫你?」

「主人,備用藥草來了!」陳天行抱著一捆如青草一般的藥材,急匆匆的沖了上來。

「藥材?這,這東西我記得好像是農村喂牛的吧?」

陳美君看著陳天行抱著的藥材,瞪著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

「呵呵,這也是一種十分珍貴的藥材,對於主人的傷勢有很大的幫助的。」陳天行看著陳美君不自然的笑道。

「那行,我們來喂吧!」

韓雨菲深吸了一口氣,拿起青草就往林逸的嘴巴里賽。

陳美君見狀,也不敢遲疑,急忙開始幫忙。

一幕讓陳天行哭笑不得的畫面很快就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林逸每次嘴巴剛剛張開,便有大把的青草被塞進他的嘴巴里,那傢伙,活生生的就像是在喂牛一樣。

可偏偏陳天行是有苦難言啊!只能在心裡默默祈禱,希望林逸不會找他算賬。

足足吃了好幾斤青草之後,林逸才在兩名女生的攙扶下,朝著工廠走去。

雖然林逸一貫的很低調,可奈何,他的名頭實在太大了。

工廠開業第一天,不可能不告訴彭家的人,然後,彭家又不可能不告訴一些跟彭家關係交好的人,就這樣,等林逸到工廠門口的時候,這裡已經停了十幾輛豪車。

「林總,恭喜,恭喜啊!」

「林總,今天可是您的大喜日子啊!」

「林總,以後在中江市的銷路,我包了,您給多少貨我都要了。」

「哎呀,老趙,你這可不行啊!這貨可不是您一家能夠吃下的,我們都需要啊!」

一名名身價上億,在中江市有頭有臉的人物,此時都紛紛上前,看著林逸,一臉討好的笑道。

公司的產品都沒有生產出來,可是卻貨物卻被預定一空,這樣的情況,怕是也只能出現自他林逸的身上了。

「呵呵,諸位,以後需要貨物的話,還請聯繫天行跟夏瞳,公司的事情有他們全權負責,我呢,只是掛個頭銜而已。」林逸看著眾人,抱拳善意的笑道。

不管如何,別人抬庄,他林逸自然也不好做的太過難看。

「喂,這裡誰是負責人啊?」

正當眾人其樂融融,好不開心的時候,突然,一道極為不和諧的的聲音驟然響起。

一名帶著鴨舌帽,穿著牛仔外套的男生,卻帶著一群混子沖了上來。

站在工廠前面的所有人都傻眼了。

這是來鬧事兒的?

林逸也愣住了,隨後上前一步,看著對方笑道:「我就是這裡的負責人,怎麼了?有什麼事兒?」

「你就是負責人?那好辦的很,我就是這一片的龍哥,你們這廠以後想要好好的開下去很簡單,每個月三萬塊錢保護費。」

龍飛拍著林逸的胸膛,一臉傲慢的冷笑道。

「哈哈!」

眾人一聽,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敢收林逸的保護費,這龍飛絕對是整個中江市第一人了。

「你,你們笑什麼?」

龍飛收回自己的手臂,抬頭看著面前那些社會名流,有些緊張的問道。

雖然他只是一個不入流的小混子,可是眼力勁兒還是有的,這些人個個衣著光鮮,氣度不凡,就算是用屁股想,龍飛也知道他們的來頭定然不小。

「難道碰見大老闆了?」

龍飛心頭一顫,有些緊張的嘀咕道。

「王市長到!」

一道高呼聲驟然響起。

「什麼?市長來了?」

龍飛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頭皮都彷彿要炸開了。

現在,當官兒的可是很少會給工廠站台了。

一個能夠把市長都驚動的工廠,絕對不是他龍飛能夠招惹的。

「哎呀,林少,恭喜恭喜啊!」

王昆急忙上前,看著林逸友善的笑道。

林逸在天水山殺凱文,大戰八大外國強者,這件事兒可是給華夏長足了臉面。

現在,不但是華夏的地下世界,甚至在連他王昆的上司,都把林逸當成了偶像。

林逸的地位,可以說是在一夜之間,飆升到了一個無比恐怖的高度。

他王昆如何能不好好的表達一下自己的善意呢?

所以哪怕林逸並沒有邀請他,王昆也如那些富豪一樣,自己主動厚著臉皮走了過來。

龍飛一聽,急忙對著跟在身後,還在發獃的幾名小弟擺了擺手,示意兩人跟著他一起離開。

「吆喝,龍哥,您不是想要收保護費的嘛?來人,給他拿三萬!」

林逸看著想要遁走的龍飛,淡淡的笑了起來。

王昆一聽,頓時眼睛一瞪。

至於龍飛,整個人更是如遭雷擊,僵硬在了原地,隨後慢慢的扭頭,擠出了一絲比哭都難看的笑容,盯著林逸討好的笑道:「大哥,我,我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啊!」

「你開玩笑的?可我當真了。」林逸淡淡一笑,直接接過陳天行遞上來的三萬塊錢,上前走到了龍飛面前,態度強硬的賽到了龍飛的手裡。

「大哥,大哥,我不敢,我真的不敢,我錯了,我錯了,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出現在您的面前了。」

龍飛雖然不清楚林逸的意圖是什麼,可他卻不傻,知道林逸絕對不會讓他好過的,哪裡能不惶恐害怕呢?

「呵呵,這點你倒是說對了,以後,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你怕是無法出現在我的面前了。」林逸陰森森的獰笑道。 隨後,林逸豁然轉身,看著王昆笑道:「這個應該算是敲詐我們正規公司三萬塊吧?」

王昆身體一抖,馬上就明白了林逸心中的想法,急忙上前看著林逸,義正言辭的說道:「林少,放心,這件事兒有這麼多的老闆在這裡作證,幾乎都不需要審問,我便能直接把他關起來,最少五年!」

「什麼?五年?你,你們不要亂來,我告訴你,一切都是需要按照規則來的,你們要是敢濫用私刑,我保證,一定會告你的。」

龍飛瞪著眼睛尖叫了起來。

如果真的被關押五年的話,等他出來,那一切可都完犢子了,他這輩子等於就毀在這裡了。

「規則?你既然知道有規則,還敢如此目無法紀,應該罪加一等了啊!」林逸盯著龍飛冷冷的笑道。

如龍飛這樣的人,在林逸看來,簡直比騙子更加的讓人厭惡,完全就是蛀蟲,什麼不做,上門就要錢,這樣的人,不要說關押五年,便是關五十年,他林逸都不會有絲毫的憐憫。

「來人,馬上通知局裡的人,把這幾個人給我抓起來,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給我調查清楚,另外,以後林少的工廠,常年駐紮兩名條子,保證工廠的正常運轉!」

王昆咬著槽牙,眼神瘋狂,怨毒的盯著龍飛呵斥道。

今天,他可是想要來跟林逸表達一下自己的善意的,結果龍飛倒好,竟然在這個時候來敲詐林逸,這不是太歲頭上動土嘛?打他王昆的臉嗎?

此後,他王昆在中江市這些上流社會人的眼中,會是個什麼形象?

不要說林逸特意點名了,就算是林逸什麼都不說,他也不會讓龍飛好過的。

「這錢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啊!」

龍飛急眼了,他平時就是仗著自己是混子,就喜歡欺壓一些老實人,而且今天,也是林逸工廠開工的大好日子,一般人在這種時候,肯定是不會把事兒鬧大的,他們多少都能夠得到一些好處。

哪裡想到竟然遇到了林逸這麼一個不按照正常套路出牌的人呢?

這會兒他可是真是怕了。

「呵呵,小夥子,以後出來混,可千萬要把眼睛方亮一點啊!」

「可不是,敲詐林少,你也算是整個中江市第一人了。」

「眼睛瞎,簡直找死,你可知道我等的身價?」

一名名富豪,紛紛看著跪在地上失魂落魄的龍飛,冷冷的嘲諷了起來。

「好了,諸位裡面請。」

林逸淡然一笑,便帶著眾人進去開始剪綵。

隨著時間推移,來這裡的上流社會富豪越來越多,幾乎把整個工地都站滿了,在門口的豪車更是停到了千米之外,這裡彷彿一瞬間便成為了一個豪車雲集的車展。

林逸足足在這裡忙活了兩個多小時,才帶著顧夏瞳來到了辦公室喘息片刻。

「林總,您提供的配方我看了,非常完美,不過還需要找一個專業的機構認證,確定咱們這個配方沒有問題之後,我便可以申請專利,然後投產!」

顧夏瞳看著林逸喜上眉梢,激動的笑道。

這一切,對她來說簡直就像是做夢一般,讓她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一個醜小鴨,在一夜之間,竟然飛上枝頭變成了鳳凰。

「你處理就行了,這些事情不用跟我說,其實我對賺錢沒什麼興趣的。」林逸看著顧夏瞳很認真的說道,對於一個修仙之人來說,世俗界的金錢再多,又有什麼用呢?

一旦他重新踏入域外星空,這些錢財怕是只能淪為累贅。

「好的。」顧夏瞳剛說完,他的手機便響了起來,對著林逸歉意一笑之後,顧夏瞳急忙掏出了手機,當看到上面的來電顯示,整個人頓時激動的不行了,急忙摁下了接聽鍵,激動的笑道:「陳教授,您好。」

「呵呵,夏瞳啊!你好,我呢明天要去外國進行學術訪談,所以只有今天晚上有空,你看,要不來酒店,咱們好好的談談你那個配方的事情啊?」

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在電話中響起。

雖然聽著一切都非常的有禮貌,溫和,可是做位一個男人,林逸還是敏銳的察覺到了其中的問題。

去酒店?

還是要請老子的女人?呵呵……

林逸笑了,只不過他的笑容卻非常的殘忍,充滿了陰森,恐怖的感覺。

顧夏瞳一聽,也是眉頭微微一皺,本能的覺得有些不太合適,畢竟她是一個女孩子,大晚上的去一個教授的住所,肯定有諸多的不方便。

「夏瞳啊!我最近真的比較忙,如果你不方便就算了,等我從國外回來再說吧!不過你可能要等上幾個月了哦,現在國家對於這方面審核的比較嚴格。」

陳林淡淡的笑道。

顧夏瞳一聽,竟然要幾個月的時間,這如何等的起呢?急忙說道:「那我現在過去您看可以嗎?」

「現在?」陳林沉吟了一翻之後,聲音冷漠了一分,淡淡的說道:「如果你現在過來也是可以的,不過我等會兒要開會,你可能要多等一些時間。」

「好的,沒事兒,那我現在過去找您。」顧夏瞳說完,急忙掛斷了電話,隨後看著林逸,一臉歉意的笑道:「林總,那個負責看配方的教授,馬上有事情要外出,所以我現在必須離開,爭取在他出國之前把事情搞定。」

「好啊,我跟你一起去吧!反正沒事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