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張野見狀便帶著林逸直接走進了一家野味菜館,位置不是很大,不過入座率倒是挺高的,已經差不多坐了八成。

「兩位嗎?」

服務員迎了上來,甜甜的笑道。

「嗯,安排一個角落裡的位置就行了。」

張野隨口說道。

「好的,兩位請跟我來!」

迎賓轉身帶著張野跟林逸便來到了一個角落裡坐下。

「請問兩位要吃什麼呢?」

迎賓眼睛盯著張野,一臉希冀的笑道。

「兩葷一素,加個花生米,在弄點白酒就可以了。」

張野很是隨意的說道,畢竟吃飯對於他跟林逸這種境界的人來說,其實都是可有可無的東西了,之所以還會去館子里,主要都是幾十年的養成的習慣,沒有辦法輕易改變罷了。

服務員一聽,眉頭微微一皺,臉上浮現了一抹失望之色,冷哼一聲,便轉身去安排了。

「瑪德,這就是人性啊!欺軟怕硬,如果不是你我現在怕依舊還是被那群人欺負的對象啊!」

張野嘴角咧嘴,唏噓的說道。

「修行,有的時候還要修心。」林逸看著張野淡淡的說道。 如果內心不夠強大的人,便是擁有再多的財富實力,也是過眼雲煙,便如同那得志的少年一般,只會成為累贅,成為他的負擔,相反,只有經過無數磨難的人,他們一旦成長起來,才能夠真正的駕馭他所擁有的一切。

張野聞言,微微點頭面帶微笑說道:「你放心,我是從那種苦日子走過來的人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會亂來的,我很珍惜現在的生活,否則,也不會拼了命的去修行啊!」

「吆喝,這不是張野跟林逸嗎?」

突然,一道驚呼聲驟然響起。

「什麼?張野跟林逸?」

另外一道聲音也驟然響起了。

為什麼我又重生了 林逸跟張野聞言,抬頭看了過去,發現竟然都是他們在中江市的同學,不禁樂呵了起來。

「你們怎麼都在這裡啊?」林逸起身笑道。

不過張野卻目光陰沉,彷彿什麼都沒有看到一般,靜靜的拿著筷子吃著面前免費送的黃豆。

「呵呵,這不是快要放假了嘛!我們尋思著沒事兒,就大家一起組織出來玩一趟,對了,這是我們的新班長,周志兵,富二代哦,這次外出遊玩的錢可都是他出的。」

譚靖飛看著看著林逸,討好的笑道,畢竟拿人手軟,這次周志兵帶他們一起來這萬壽山遊玩,花費最少都要好幾萬,不討好也不行啊!

「你們就是林逸跟張野啊!我聽過你們的名字,好像,怎麼不有錢啊!只是吃這麼簡單的東西啊?」

周志兵看著林逸跟張野所在的小桌子,不禁玩味的冷笑了起來。

張野一聽,猛的抬頭,宛如被激怒的猛獸,眸光完畢陰沉的看向了周志兵,那可怕的眼神兒,讓周志兵心頭一顫,整個人竟然情不自禁的後退了一步,不小心踩在了一名女生的腳背上,使得對方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慘叫。

這下子周志兵才回過神兒,可是一張臉卻陰沉的簡直可怕,他周志兵不但是富二代,還是整個班上的班草,可現在,竟然被張野一個眼神兒嚇唬成這個樣子了,這件事兒要是傳出去了,那豈不是成為了笑話。

「瑪德,你瞪什麼?不服氣啊?」

周志兵咬著槽牙,神情猙獰的盯著張野呵斥道。

「不錯,張野,你以前在學校里仗著自己能打,欺負我們就算了,怎麼了?這麼久不見,連周志兵也想要欺負?」

「可不是,瑪德,以前讓你幫忙寫一下作業,竟然還要收錢,我告訴你,周志兵那也是練習跆拳道的人,你最好不好惹事兒。」

之前,被張野欺負過的人,見狀,都紛紛走了上來,盯著張野不滿的呵斥道。

他們畏懼張野,不外乎是因為張野強大的武力而已,可現在,有周志兵頂在前面,他們還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畢竟周志兵的戰鬥力他們也是見識過的,一記鞭腿便能夠把一個水泥墩子踢的炸開,這種實力堪稱宗師。

「嘖嘖,一群狗東西,膽子肥了啊!竟然敢在這裡跟老子說那麼多的廢話,是不是覺得有人給你們撐腰了啊?」

張野放下筷子,殺機在他的眸子里涌動,強者不可辱,這些人在他的眼中簡直就像是不堪一擊的螻蟻一般,可現在這些螻蟻竟然敢來挑釁他,以他今時今日的身份跟實力,便是把這些人都殺了,也絕對不會有任何的負擔,天龍之境,那可不是說說那麼簡單的。

「什麼玩意兒?你竟然敢罵人?」

「瑪德,張野你有點過分了啊!」

「就是,你信不信我們這麼多人一起上,弄死你啊?」

一名名跟周志兵關係比較好的男生,此時都怒了,咬著槽牙,一臉陰沉的盯著張野呵斥道。

林逸見狀,眉頭微微一皺,臉上浮現了一抹不悅之色,沉聲說道:「這次的事情你們也看到了是這個周志兵率先挑釁張野的,你們就不要跟著瞎摻和了,早點回學校。」

「林逸,我知道你牛,有點小錢,可這事兒你別管了,今天他要給我們道歉。」

「不錯,今天他必須要道歉,要不然,他走不出這個飯館。」

……

「哼哼,張野別說我欺負你,老子乃是宗師之境的超級強者,一拳,便是一頭野牛都能夠打死,現在,自己跪下道歉,我饒你一命,否則,今天老子打斷你的四肢。」

聽著周圍同學的叫囂,周志兵的神情越發得意起來,盯著張野玩味的冷笑道,宗師如龍,這可不是開玩笑西的。

「宗師之境?很了不起嗎啊?」

林逸見狀,上前一步一把朝著周志兵的頭髮抓了過去。

「你找死!」

周志兵一看,頓時眼睛一瞪,抬手就是一拳朝著林逸的面門上砸了過去,這一拳,不但力量打的驚人,速度也十分的恐怖,直接朝著林逸的腦袋上砸了過去。

只可惜,他的速度在林逸的眼中,簡直就像是蝸牛在爬一樣緩慢。

一把抓住周志兵的頭髮之後,林逸猛的往下一拉,一股劇痛從頭皮上傳來,隨後周志兵感覺自己的面部就像是被一般打鐵鎚狠狠的撞了一下一樣,整個人一陣天旋地轉,搖晃了兩下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嘶!」

班上的所有同學全部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周志兵那可是宗師之境的超級強者啊!可現在,竟然擋不住林逸的一招,那林逸的實力該是何等的恐怖啊!

「大家都是同學,沒必要搞的那麼勢利,你們有錢你們吃你們的,我們沒錢我們吃我們自己的,張野是我的兄弟,以後誰他馬德要是再敢嘲笑他,就是跟我林逸過不去!」

林逸盯著眼前曾經的同學,咬著槽牙,冷冰冰的呵斥道,別看他出手似乎挺狠的,可最少周志兵的命保住了,這一身的修為也保住了,如果讓張野出手的話,這小子今天可就死定了。

「瑪德,老子弄死你!」

坐在地上的周志兵,大手在地上一拍,整個人就像是陀螺一般雙腳朝天,旋轉著朝著林逸攻了過去。 「找死!」

林逸一看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一抹怒容,本來他還打算放過這周志兵一次,卻沒想到此人的心境竟然如此狹隘,敢趁機偷襲,當即林逸也不客氣了,抬腿就是一腳狠狠的踹了出去。

「砰!」

一聲爆響。

這一腳林逸足足動用了五千斤的力量,使得周志兵整個人就像是一個棒球一般,直接被踹的飛了出去,沿途的桌椅,板凳都被周志兵撞成了粉碎,一直後退了足足數十米才勉強穩住身形,可此時全身都像是散架了一般的痛苦,躺在地上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周圍的同學看到如此恐怖,震撼的一幕,個個都傻眼了,一臉驚恐之色,根本沒有一個人敢再廢話了。

「都給老子滾蛋,一群目光短淺之輩!」

林逸氣不過臭罵道。

眾人一聽,急忙化作鳥獸散,不過倒是有幾個人把周志兵攙扶了起來。

「瑪德,簡直不知所謂,這群人,就他瑪德王八蛋,一直以欺負別人為樂,早晚有一天我要好好的教訓一下他們。」

張野看著落荒而逃的眾人,咬著槽牙,不滿的呵斥道。

「呵呵,好了,好歹同學一場,沒那個必要,吃飯吧!」

林逸說著,從自己九龍戒指中掏出了一沓鈔票放在了桌子上,看著之前一臉高傲不屑的服務員,冷冰冰的說道:「自己算算這裡損壞的東西,一共需要賠償多少,我全額賠償。」

「啊!哦,好的,您二位稍等,我馬上給老闆商量。」

服務員一聽,急忙一臉激動的上前伸手去拿那一沓鈔票,他可不是傻子,那鈔票一眼望去最少都有三五萬,都能夠抵得上他一年的工資了,一旦拿到手,到時候想要扣下去多少,還不是他一句話的事情?

「等等,算好了,把單據拿過來再說!」張野見狀直接拿起筷子擋住了服務員的大手。

服務員一愣,隨後呵呵的笑道:「是是,是我著急了,這樣好了,二位先稍等片刻,我馬上把單據給你們拿來!」

服務員說完,便美滋滋的轉身離開。

而張野則是目光帶著一絲怪異的光亮鎖定了林逸手上的九龍戒指,討好的笑道:「這難道就是空間戒指?」

林逸淡淡一笑,微微點了點頭,「這次機緣巧合之下,在海外得到的,算是一場不小的機緣吧!」

張野見狀一臉羨慕的笑道:「這東西可是身份的象徵啊!我聽說,就算是在崑崙虛內,也只有一些真正強大的家主才有資格帶這珍貴的至寶呢。」

「哈哈,好了,不說這個了,咱們兄弟兩個好久沒見,走一個!」

林逸端起酒杯,一臉豪邁的大笑道。

「好,走一個!」

張野見狀也哈哈一笑,端起了面前的酒杯。

此時在櫃檯前面,服務員正盯著老闆,吐沫橫飛,講述著整個事情的過程,同時也把自己的貪念一起說了出來。

十分鐘后。

服務員拿著一張單據走了上來,點頭哈腰的笑道:「兩位先生,這是這次需要賠償的清單您二位看看吧!」

「好!」

張野放下筷子,直接接過了單據,當看到單據上面所寫的價格,整個人不禁怒極而笑起來,直接一巴掌把單據拍在了林逸的面前大笑道:「十五萬哦,這他瑪德是把你我當了傻子啊!」

「什麼?十五萬?」林逸一聽,也是眉頭微微一皺,臉上浮現了一抹不悅之色,以這些桌椅的價格,怕是五千塊錢都要不到,可這飯店竟然敢張嘴索要十五萬這簡直就是搶劫啊!

「你確定我們打壞的東西,需要賠償這麼多?」

林逸扭頭看著服務員一臉陰沉的質問道。

服務員一看,頓時脖子一歪,不樂意了,冷冰冰的呵斥道:「我告訴你們,這個價錢還沒有算你們消費的三百塊錢呢,本來想要把這三百塊錢給你們免去了,可現在既然你們這麼不開眼,那就再加三百塊錢好了,一起十五萬三百塊!」

「哈哈,好,好,有意思啊!」

張野一聽,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在華中省,在華夏,竟然有人敢敲詐林逸這個華夏第一人,這是何等的諷刺啊!

「看到了沒兄弟?人性本惡啊!對付這樣的人,你只能用拳頭,好好的跟他們說是沒用的。」

張野似乎十分開心,盯著林逸大笑道。

林逸放下手中的單據,抬頭神情不悅的看向了服務員冷冰冰的說道:「你知道嗎?你們這屬於敲詐。」

「呵呵,先生,咱們別說這些沒用的,不管在哪裡,打壞了東西,你就得賠償,這件事兒不管到哪兒我都理!」

服務員見林逸跟張野似乎不想賠償了,這神情也瞬間變得冷漠起來,冷冰冰的說道。

「如果我們不賠呢?」

張野直接把桌子上的鈔票拿起,揣進了自己的兜里,盯著服務員笑問道。

「哈哈,不賠償?那我怕你走不出這萬壽山!」

服務員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林逸見狀,抬頭看著張野說道:「給他五千塊錢,我倒要看看他今天怎麼讓我走不出萬壽山!」

「五千? 末世全能黑科技系統 會不會太多了啊?這種爛桌子我看三千就差不多了啊!」張野玩味的笑道,不過還是從抽出了五千塊錢讓在了桌子上。

「走!」

林逸淡淡一笑,便起身準備離開。

「走?老闆,這兩個人不給錢,想要走啊?」

服務員扯著嗓子高聲喊了起來。

站在櫃檯上的老闆一聽,頓時眉頭一皺,便凶神惡煞的走了出來,老遠便指著林逸跟張野呵斥道:「你們兩個做什麼?打壞的東西就得賠償,今天不給錢,你們別想走。」

「可不是,東西打壞了,客人被你們嚇走了,你現在不想給錢,哪裡有這麼好的事兒?」

「就是,不要以為你能打就了不起了,我告訴你,比你們能打的人多了去了。」

周圍的服務員也走了上來,一個個神情不善的盯著林逸跟張野冷冷的嘲諷了起來。

這陣仗,如果一般人遇見了怕是要慫。 畢竟他們兩個是外地人,人生地不熟的,而且對方又人多勢眾。

「張野,打工商管理處的電話我就不信,還沒人管他們了。」林逸冷冰冰的呵斥道。

「哈哈,好啊!你只管打,你在這裡打壞東西,嚇走客人,那是事實,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不好使!」

老闆惡狠狠的獰笑道,萬壽山雖然旅遊才開始不久,可這裡的商戶卻非常的團結,跟上面的關係也非常不錯,就算是他們沒有什麼理由,工商管理處的人來了,也就是建議協商處理,更不用說,這次他們可是站著理在,畢竟林逸的確是打壞了東西,至於這些東西多少錢,那還不是他們一句話的事兒嘛!

「好!」

張野盯著老闆等人玩味一笑,直接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工商管理處的電話,把這裡的情況說了一遍。

「你們等著,最多五分鐘人就會過來了!」

老闆咧嘴玩味的冷笑道。

果不其然,他們在這裡還不到五分鐘時間,兩名穿著制服的工作人員便神情嚴肅的從遠處走了過來。

「怎麼回事兒啊?」

「誰打的電話?」

兩人懶洋洋,有些不悅的問道。

「是我打的電話,被人敲詐了!」

林逸抬頭看著兩名工作人員,沉聲說道。

「被敲詐了?」

兩名工作人員一聽,扭頭看向了老闆。

「他在這裡跟人打架,你們看看我們這裡,一地狼藉,還把客人都嚇唬走了,我現在讓他賠償,可他只願意給五千塊錢,你們說說五千塊錢在這裡夠買什麼啊?這裡可是景區啊!」

老闆起身,盯著兩名工作與人員,訴苦道。

「這裡的東西都是你們打破的?」

其中一名工人員看向林逸,皺著眉頭問道。

「是的!」

林逸沒有否人直接承認道。

「呵呵,那你還給我們打什麼電話?既然承認是你們做的,那就賠錢好了啊!是不是以為我們每天都清閑的很?」工商管理處的工作人員,盯著林逸不滿的呵斥道。

「他們要十五萬!」林逸眸光冷漠的說道。

「十五萬?人家就是要二十萬,你也得給啊!你把人家的東西打破了,賠錢天經地義,這件事兒我們管不了了。」

工商管理處的工作人員不滿的呵斥道。

「呵呵,怎麼樣?打碎東西賠償,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你今天叫誰來都沒用。」

「不錯,準備給錢吧!十五萬並不算太多,如果耽誤了我們的晚上的生意,到時候那可就不只十五萬這麼簡單了!」

兩名服務員見狀膽子也肥了起來,盯著林逸跟張野冷冷的嘲諷道。

「我要投訴,難道賠償不需要按照實物的價格來判定嗎?」林逸樂呵了,這尼瑪完全是漫天要價啊!幾張破破爛爛的桌子,就敢開口要十五萬,這不是搶劫是什麼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