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


也在這個時候,孔文、趙印等人紛紛施展出了天地法相,一個個的法相都有三丈高,且他們手中的武器更是大的離奇。

天地法相一出,頓時之間,青銅殿周圍的空間翁鳴不斷,好似將要破碎一般,那從數十裡外席捲而來的霧氣,被這出現的一具具帝皇法相吹的倒卷而回。

轟!轟!轟!

十幾個三丈高,手持巨型武器的武帝,身上散發著各色光芒,猶如遠古降臨的巨神一般,兇猛的朝著青銅殿瘋狂的砸去。

噗!噗!

正在幻心澤下的李浩然才剛剛取出孔文送他的藏玉,緊接著就被一股突然降臨下來的帝威震傷,還不待他靈魂之中的九天魔帝的殘魂之力運氣,接二連三的帝威降臨下來,將他死死的壓在地上。

周圍的眾多魔族武將、武將具是承受不住如此威壓,紛紛倒地暈厥,田豐更是因此接連吐血,被強大的威壓壓倒在地,不得動彈。

而蚩謀卻是無恙,他正站在黃土宮殿前研究著陣法,帝威降臨下來,卻並未撼動那黃土宮殿前的陣法。

「大戰開始了么?」

被如同大山般的力量壓倒在地的李浩然,如同一塊餅子一般,死死的貼在地面上,心裏面泛著一股心驚肉跳的感覺,慌張的思考著。

嗡!

他們頭頂上的大地傳出了陣陣震動,使得整個地下通道好似將要崩潰了一般。沙沙塵土落下,軟弱的地方,更有石塊破碎,李浩然見此心頭一寒,正要呼喊田豐和蚩謀的時候,在他們腳下的地面上,忽然浮現出了一道道如電般的光芒。

這些電光瞬逝而出,眨眼之間將整個地下通道的空間布滿,形成了一道防護光幕,包裹在了地下通道的外牆之上。

「呼!」

一瞬間,失去了如泰山壓頂般的壓力,李浩然感覺到了一身的輕鬆,他從地上坐起,驚愕的看著周圍的光幕,眼中泛起了一抹火熱的光芒。

在一旁的田豐也是略帶震驚的看著周圍的電光光幕,心神震蕩:「這……恐怕半神都無法布置出如此強大的陣法吧!……隔絕了十幾位武帝的威勢,維持住了地下通道的穩定……」

「剛才發生了什麼?……難道是外面的武帝開戰了么?……魔帝,告訴你個好消息,因為這雷光的原因,保護黃土宮殿的陣法弱了三分!」

蚩謀扭頭看著周圍的一切,眼中光芒閃爍,瞬間明白了怎麼回事,接著快步來到李浩然身前,將李浩然扶起興奮的說著。

……

轟!轟!轟!

十幾位武帝施展天地法相,盡顯帝威,發動了他們最強大的攻擊,不斷的轟擊著身前的青銅宮殿。


可青銅宮殿堅硬無比,竟在他們的輪番轟擊之下,未曾有半點的損耗,且還引來了陣陣雷音喧囂。

天威降臨,引得所有人心頭一沉,且宮殿中的幻妖正瘋狂的笑著,嘶吼著,被他控制著的傀儡也在不斷的散發著一絲絲的帝威。

帝威乍一浮現,接著那數百具傀儡化作了旋風,徑直衝出了青銅宮殿。

噗!噗!

瞬息之間,一位魔族武帝和一位人族武帝一時不慎,被數百傀儡衝倒在地,瞬間被斬斷了雙臂雙腿,鮮血流淌了滿地,而他們的天地法相也在這個時候消失,他們又恢復了原來般的大小,可他們卻身受重傷,心中被種下了一道影子,這個影子正在剝奪著他們的靈魂,只待靈魂徹底剝奪,他們將成為幻妖的傀儡。

這道影子他們無從攻擊,更無法將影子取出出體內,這是幻妖控制的一種傀儡種子,一旦在心神失守的時候植入靈魂,就算是神也無救。

「諸位,我先走一步!」

人族武帝眼中閃過了一絲決然,他不想成為幻妖的傀儡,更不想去和自己的同族廝殺,他接著體內狂波元氣之力,嗡然漂浮在了半空中,接著撞向了前方成群的傀儡。

轟!

武帝自爆之威捲起了一團無盡的風浪,將前方的數十具傀儡瞬間重傷,也將正奔向周圍退後武帝的傀儡震飛了出去,更讓周圍無盡的濃霧中傳出了一陣陣痛苦的嘶吼。

好似太陽自爆一般,武帝的自爆引起了空間的震蕩,元氣的鼓動,竟在這一瞬洞穿了一條衝破了天穹的空洞,讓眾多武帝在這一瞬間看到了他們頭頂上的空間。

那是一團濃如墨汁般的陰雲,陰雲之內雷光閃爍,更有一股股令他們驚悸的力量在鼓動,好似內中藏著一尊神一般。

「那是什麼?」

李霸天步步退後,看著頭頂上正漸漸被濃霧遮蓋的烏雲,還有雲中那一道道的電光,震顫著說著。

「殺!殺了他們!該死的雷……」

青銅殿的門口,幻妖瘋狂的吼著,他的身體顫抖了起來,披在身上的衣服抖動的如同是一台機器一般,瘋狂的吼叫傳遍天地,讓前方那被爆炸之威卷飛的傀儡站起,朝著周圍的十幾具武帝瘋狂的殺去。

且在周圍濃霧之中,無數的影子嘶吼著,它們正在相互吞噬著,這些夢魅每吞死一隻同伴,它們就會強大一分。

「神通……劈山!」

見此,李霸天心神震動,知道此刻若是在遲疑,那就是深身死的下場,他抑制住心中的悸動,抬手一刀,一道斬天破地的刀光嗡然乍出,猶如那隕落的星辰一般,瞬間斬在了周圍傀儡武帝的身上。

咔嚓!

傀儡武帝的身軀猶如干硬的木頭一般,被李霸天一刀斬成了兩半。

可這分作兩半的武帝竟然又活了過來,且還化作了兩尊,只不過它們身上的氣勢很弱,已經遠遠不及武帝氣勢,竟然變成了武君氣勢。

「裂偶木傀!……這是裂木天傀,諸位以火攻擊,它們懼火!」

李霸天看著眼前的變化,心神又是一動,忽地高聲喊著,他的體內一道火焰氣息狂涌而出,瞬間將他那三丈高的天地法相,變作了一尊火人,且他手中的巨刀更是成為了一柄火焰刀。

呼!

接著,李霸天手中的刀又一次沉山落下,那十幾具攻擊他的傀儡,瞬間被這火焰點燃。

「該死!我的寒火送人了!……」

另外一邊,趙印化身一具背後浮現著數道光環的道人法相,他手中拿著的是一柄巨錘,巨大的鎚頭每一次轟擊,都會將一名傀儡轟成碎渣,可如此一來,圍繞在他身邊的裂偶木傀也就越來越多了,這個時候他才後悔了起來,不該將他唯一的靈火擋著賭注來和玄霄魔帝對賭。

另外一邊,孔文的天地法相為一尊無相的顏師法相,此相取顏師神像為模型,一旦施展出來,將可提升百倍精神之力,壯大自身元氣。

轟!

孔文手持著一本書,書中散發著濃郁的浩然正氣,此氣每一次在他揮動出去的時候,總是能夠帶走一兩具傀儡,讓這傀儡如同破碎的泥偶一般,化成一捧黃土。

他這裡也是最輕鬆的地方,可也是傀儡數量最多的地方。

反倒是玄霄魔帝這邊傀儡數量最少,可他的攻擊大多是蠻力攻擊,缺少靈動變化,也是對傀儡傷害最少的地方。

「該死!該死!這些狡猾的傀儡,怎麼能有這麼快的速度呢?」

玄霄魔帝舞動著手中的巨劍,身上魔火纏繞,每一次當他的劍將要擊中傀儡的時候,前方的傀儡總是能如那輕靈的舞者一般,閃開他的攻擊。

他的劍雖然沒有李霸天的大,可卻是所有武帝中最重的劍,此劍堪比山嶽,能夠輕鬆的毀滅山巒,可玄霄魔帝每一次舞動,落在地上的時候,總是濺起了一絲絲的泥土,這個時候他才發現,這幻心澤不僅是霧氣詭異,幻妖詭異,就連這地面也同樣詭異到了極點。 第三百二十三章帝級夢魅

轟!轟!

幻心澤內濃霧重重,將人族強者軍團和魔族的強者軍團擋在了外面。

雙方漂浮在空中,遠遠的對峙著,聽著幻心澤內散發出來的一波又一波的帝威,他們正在不斷的退後著。

轟鳴聲仍舊不斷, 閃婚誘愛:靳少寵妻無度

「滅!」


就在這個時候,在人族強者的隊伍之中,一個老者忽地縱身而起,一步踏出來到了眾多魔族強者的身前,他身上的氣勢轟然爆發,竟瞬間從武侯境界直接攀升到了武聖境界。

聖者之威,讓所有魔族武者的心神一顫,搖搖晃晃的就要墜落蒼穹。


噗!噗!噗!

一瞬間,數十具魔族君王,在這一擊之下化成了一團血霧,更有數百位武侯、武將強者被打成了空氣。

面對突如其來的狀況,魔族強者心灰意冷,面如死灰。

「狡詐的人族!這可是你們找死的!」

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的天際邊上,出現了一位魔族聖者,他猙獰的看著人族的聖者,冷聲說著,轉身就要朝著人族居住的城市之中穿行過去。

「哈哈!魔族的聖者,老夫李虎,早就想要和你較量一二了!來,來,來咱們兩個過過手!」

魔族聖者才剛剛飛出去數里,就被一位穿著布衣的白須老者擋住,他是大唐神宮的李虎,是李霸天的三叔公。

見到李虎,魔族聖者臉色一變,陰鳩的看了眼遠處正一個個隕落的魔族強者,他的臉變得如同豬肝一般。

轟!

接著,魔族聖者沒有任何徵兆的出手,朝著李虎攻去。

李虎見此哈哈一笑,抬手一招,由掌化拳和魔族聖者對抗而去。

轟!

又是一聲巨大的聲音響起,在兩人碰撞的腳下,那一片綿延百里的山川森林,瞬間在這一擊拳意對撞下,化成了一座直徑約數十里的深坑,深坑一眼望不到盡頭。

「走吧!咱們到天外一戰,你也不想就此毀了你魔族的營地吧!」

李虎看著魔族聖者退後數里,沉聲說道。

魔族聖者扭頭看了眼遠處唐關之外的營地,凝重的點了點頭,也跟著李虎退後了數里,接著兩位聖者同時躍上天際,一瞬間進入到了雲層之中。

這邊,人族另外一位聖者已經將魔族的強者斬殺殆盡,他看著身後的眾多強者,沉聲說道:「吾乃漢學院孔孝是也,爾等跟我去一趟魔族營地,將那裡的魔族高手盡數斬殺!」

話音落下,孔孝身上浩然之光浮起,將身後的看的發獃的人族武者捲起,徑直朝著魔族的營地之中行去。

嗡!

就在孔孝剛剛來到魔族營地的時候,從營地之中忽然傳來了兩個強大的氣息,這兩人赫然是半步聖者,他們先前似乎正在沉睡。

「人族的強者,你越過了底線!退走吧!」

兩位半聖看著孔孝沉聲說著,他們的目光若有若無的看向了天空。

在天際盡頭,李虎正在和魔族的聖者激戰,兩人躍上天際,僅差百里就是無盡的黑暗虛空。

「老夫孔孝,今日就見識一下爾等的厲害吧!走!

孔孝巍然不懼的看著眼前的兩位半聖,哈哈一笑,起身朝著天空之中飛去,他也要效仿李虎,和這兩位魔族半聖對決。

半聖扭頭看了眼身後從營地中飛上來的一個個的強者,微微放了放心,抬頭看著幾乎看不到蹤影的孔孝,身體一動朝著空中飛去。

「殺!」

下方,人族強者比魔族強者多了半數,他們見此也不在猶豫,紛紛發動了攻擊,一時間魔族營地上方,光彩耀人,氣勢動天。

另外一邊,在唐關口內,人族大軍正在緩慢出關,在關外的一處戰場之上,擺好了戰陣,領頭的將領高聲喝道:「今日收服我人族故土的時機到了,兄弟們,給我沖!」

話音落下,無數的大軍在一聲聲震天的擂鼓之中,化作了一道洪流朝著前方慌亂整備大軍的軍陣之中衝擊過去。

轟!轟!轟!

也在這個時候,大唐神宮、漢學院、宋宗府等這片天下人類聚集的城池之中,隱藏在內中的一個個的魔族忽然暴起,引發了一場又一場的災難,人族的守衛紛紛啟動,第一時間將那些破壞的魔族斬殺。

不過,仍舊有一些城池,一些地方,因為潛伏的魔族太過強大,而毀滅殆盡。

……

暴亂的外面,根本沒有影響到幻心澤眾多武帝的聯合,他們已經獲得了戰力上的優勢,將身前的攻擊他們的數百傀儡斬殺的僅剩下了十幾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