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祁雯姍:「噓!別說話,跟我走」

皓青有些摸不著頭腦:「幹什麼去?不收集血液樣本了嗎?喂!」

祁雯姍沒有停下腳步,皓青沒有辦法只好跟著祁雯姍躡手躡腳地鑽進樹林里,突然她開始加快速度在樹林里奔跑起來,

皓青:「哎,你跑什麼?祁雯姍!………」

隔了三棵樹距離的變異毛猴越跑越快,祁雯姍和皓青越過樹林小徑奮力追趕著,追到三岔路口轉角的地方,皓青看到了一隻小小的紅色毛猴,它停下來回頭看了一眼祁雯姍和自己后又繼續向前跑去,

皓青看到毛猴駭人的模樣有點被驚嚇到,他大跨步追上祁雯姍拉住她:「你幹什麼?!那不是今天攻擊學生和警察的紅色毛猴嗎?你這樣貿然跟上去等下掉入它們的陷阱怎麼辦?」

祁雯姍看著紅色小毛猴的背影氣喘吁吁:「我覺得它不會……」

皓青小聲吼道:「不會什麼?!你沒看見今天死傷了多少警察嗎?跟我回去!」牽起祁雯姍的手迅速往回跑,

小毛猴跑著跑著沒聽到腳步聲往回看,後面除了婆娑的樹林已經空無一人……….

祁雯姍被皓青推上車,回程的路上她一直在想樹林里的那隻小毛猴:它為什麼不待在爸媽身邊卻冒險來到攻擊現場,還故意讓她看見?………那隻小毛猴似乎想帶她去某個地方,但是…….?

「嘖,它想帶我去哪呢?」祁雯姍自言自語,

祁雯姍坐在副駕駛咬著大拇指思索著,

「去它同夥的肚子里!」皓青沒好氣地說:「你剛剛是被鬼上身了?還是吃錯藥了?要不是我及時拉你回來,後果不堪設想!……說不定你現在已經成為了毛猴的下酒菜」

祁雯姍翻了個白眼:「那隻猴子是吃素的,你別危言聳聽好不好」

皓青:「那是以前,你看它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那皮毛的顏色你覺得還正常嗎?還有那眼睛,一看就知道有問題,誰敢保證它現在還吃素!」

祁雯姍有點不耐煩:「好啦!我現在不是跟你回來了嗎?要你取的樣本拿到了嗎?給我」

皓青從口袋裡拿出三支醫藥特製試管遞給祁雯姍,

祁雯姍:「帶血的手套記得和衣服一起拿去火葬場焚燒」

皓青:「行!都聽祁醫生的!我命硬,沒那麼容易被感染的」 第一百二十六章「嘭~!」「嘭~!」

離開槍擊現場,回程的路上,道路兩旁樹林中依稀有幾個「紅色」的光影悄悄地跟在車輛後面……

皓青:「我哥……什麼時候能夠醒來?」

祁雯姍將血液樣本放入容器里,捋了捋額前的碎發:「這要看你哥了」

皓青:「什麼意思?」

祁雯姍:「他的意識現在處於沉睡的狀態,藥物刺激已經完全失去效果,所以我也不確定你哥什麼時候能醒過來……對不起,我儘力了」祁雯姍感到無能為力,愧疚地低下了頭,

皓青聽到這個答案明亮的眼眸逐漸失色,但他還是願意相信一切都有希望,轉頭微笑地對祁雯姍說:「沒關係,我相信我哥,他會醒過來的」

祁雯姍也重拾微笑,篤定地看著皓青:「我也相信!」

景市中心醫院急診室門口

秦齊在走廊里焦躁不安,來回地踱步走,江晨曦坐在椅子上等待,王棟去其他門診部門查看同學們的受傷情況,

袁彥找到陸洋治療的急診室,看見急診室門口的紅燈還亮著,他非常惱怒,箭步衝到秦齊面前拽住他的衣領狠狠地揍了他兩拳,

「嘭!~」

「嘭!~」

江晨曦看見袁彥暴怒揍秦齊的模樣,慌忙衝上去阻攔:「你幹什麼?!」

秦齊沒有還手,舔了舔舌頭,嘗到了嘴裡的血腥味,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角的血,

袁彥暴怒:「我幹什麼?我倒是想問他幹什麼去了?!躺在裡面的人為什麼不是你?!!」

袁彥衝過去想再打秦齊,被趕來的Daniel從前面環抱攔住,

Daniel勸阻:「袁彥,別衝動,別衝動」

江晨曦:「這事不能怪秦齊!他當時沒有和我們在一起。那個時候我們的車輛被變異毛猴攻擊,情況危及,陸洋是為了保護我和王棟才受傷的」

袁彥聽到江晨曦的話這才慢慢冷靜了下來,Daniel把袁彥拉到椅子上坐下,

江晨曦從口袋拿出紙巾擦掉秦齊嘴角滲出的血跡:「疼嗎?我幫你擦點藥水」

秦齊:「沒事學姐,這點小傷不用麻煩,等下就好了」說著走到離急診室最近的椅子上坐下,

小玫坐到Daniel旁邊,看見袁彥有些害怕,頭躲在Daniel的身後,小心翼翼地偷看著袁彥,

Daniel摸了摸小玫的頭:「不要怕,哥哥在這」說完嘆了一口氣,用擔憂的眼神看向急診室……

不知怎麼的,Daniel突然想起肖瀾,也不知道他最近怎麼樣了,有些擔心他,那天從家裡哭著跑出來后就再也沒聯繫過。

Daniel拿出手機,看著通訊錄存在首位的電話號碼,想撥打過去,腦海里浮現那天肖瀾狠心地給自己扇了一巴掌吼道:「還看著我幹嘛?滾啊!不要再讓我看見你!……」,想到這,Daniel退卻了,

這時小玫看到手機的頭像問道:「哥哥,這是誰?」

Daniel看著手機上方小玫這雙充滿好奇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這是……哥哥的……哥哥,小玫叫大哥」

小玫興高采烈:「真的嗎?那哥哥你什麼時候帶我去見大哥哥」

Daniel摸了摸後腦勺:「額,這個……(早知道就說不熟了)以後哥哥有時間了就帶你去好嗎?」

小玫笑得眼睛彎成小月牙:「好的」

「醫生,他怎麼樣了?」

「他的傷嚴重嗎?醫生」

急症室的燈一滅,醫生從裡面走出來,大家全都迎上去,Daniel牽著小玫跟了上去,

醫生:「他的傷還要再住院觀察一段時間,你們誰是他的監護人?」

不滅道心 「我!」

「我!」

秦齊和袁彥齊聲回答,

醫生:「親兄弟是吧?那你們趕快跟我過來驗血,病人失血過多還需要輸血,他的血型十分罕見,醫院沒有這種血型的庫存了」

袁彥和秦齊面面相覷,

秦齊:「等一下醫生……我們……我們沒有血緣關係」

醫生皺眉:「沒有血緣關係?那你們瞎回答什麼?!……趕快通知患者監護人!」

護士們推著陸洋從急診室出來,江晨曦、袁彥、Daniel看到陸洋慘白的臉,

「陸洋!」

「陸洋,你醒醒!陸洋!」

「聽得見我們說話嗎?」

秦齊跟著走向重症病房一邊給陸洋爸媽打電話,但是一直沒有人接,內心非常著急,忽然聽到急促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回頭看見李寧和陸天慌張地跑過來,

李寧已經上氣不接下氣:「齊齊…我們家陸洋在哪兒?怎麼樣?傷得重嗎?」

秦齊:「剛從手術室出來,現在轉到病房了,爸媽,這邊走」

病房裡,護士讓大家出去,不要打擾病人休息,

護士:「留一個病人家屬就可以了」

李寧走進病房看到躺在床上的陸洋,握著他的手,留下了心疼的淚水,

護士和陸天說了些話后,他走到李寧旁邊和她打了個招呼就出去了,

小玫見Daniel皺著眉頭,擔憂地看著躺在病床上的陸洋,她趁護士不注意,悄悄地走到病床前握住陸洋的手,閉上眼睛感受,忽然像是發現了什麼,猛地睜開眼,疑惑不解地盯著陸洋的臉……

「小玫,小玫~」Daniel喊道,

護士小姐姐拉開小玫的手說:「小朋友,哥哥需要休息,等下再來看他好不好?」

Daniel走到病床前:「不好意思,我現在就帶她走」,小玫走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陸洋,他的小拇指似乎輕微地顫動了一下……

李寧整理了自己的情緒,走出病房,對站在外面的同學們說:「今天謝謝大家了,景市出了這麼大的事,你們的家人現在一定非常擔心,早點回去吧,我和陸洋爸爸會照顧他的(看著大家),回去吧」

江晨曦:」阿姨,那……我們就先回去了,陸洋如果醒過來了,您一定要打電話給我們」

李寧:「好,一定打電話」

Daniel禮貌地鞠躬:「再見,阿姨」

李寧:「再見」

看見秦齊和袁彥站在原地,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李寧走到兩人面前,拍了拍他們的肩膀:「你們也回去吧」

兩人沉默著,用乞求的眼神直勾勾地看著李寧,

袁彥:「阿姨,我們可以留下來嗎?」

秦齊同意地點了點頭,

……

李寧知道拗不過他們:「要留下來也可以,你們倆回家裡幫我把陸洋的日常用品和換洗的衣服拿過來……齊齊,你這臉怎麼了?怎麼受傷了?我看看」,李寧摸了摸秦齊的臉仔細檢查著,

秦齊:「媽,沒事,就……不小心撞到牆上了」(瞪了一眼袁彥)

李寧:「你這孩子真不省心,這邊臉都紅腫流血了還沒事,走,媽帶你去護士那」

秦齊:「媽……我真沒……」

「嘖!想留下來就乖乖跟我來(李寧嚴厲地說)小彥,你先在這等一會兒啊」

看著秦齊被拖走的背影,袁彥心中憤憤不平:

「媽~媽~一口一個媽的,也不害臊!!!不知道還以為……你說這人臉皮怎麼這麼厚?! 妖妃荷花 我剛剛就應該多揍幾拳!氣死我了!!」

護士拿出醫藥用品替秦齊做完消毒處理后給他貼了一個創口貼,

秦齊:「謝謝」

護士微笑著說:「沒關係,這是藥膏和藥水,早晚塗兩次」

李寧:「謝謝」

兩人走出房間,秦齊:「媽,醫生怎麼說?陸洋什麼時候能醒?」

李寧:「……還不知道,你爸現在在抽血化驗,我先去辦醫院的手續,你們路上注意安全,對了,你和袁彥別再打架了」

秦齊聽了一臉懵逼(她怎麼知道我們倆打架了?):「媽,我……」

李寧拿著藥水走到袁彥面前,

袁彥畢恭畢敬地:「阿姨」

李寧看著袁彥受傷的手,一把扯過,用棉花給他塗上藥水,

「嘶!……」

李寧:「這下知道疼了,打架的時候幹嘛去了,你這面牆也不是刀槍不入嘛」

袁彥無語地看著秦齊,眼神彷彿在說:你丫怎麼跟三歲小屁孩似的,竟然還告狀?!

秦齊低著頭走到李寧面前:「對不起,我……撒謊了,媽你別生氣」

袁彥:「阿姨,是我的錯,是我太衝動了,對不起……」

李寧:「這還差不多,葯塗好了,快去吧」

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李寧嘆了一口氣…… 對於趙斧頭,段大風還是比較了解的。

畢竟在紫禁市,就這麼大點的地方。外加段大風之前在社會上混過,對於社會上的一些事情,現在還是比較關注。

趙斧頭這種沒腦子的傢伙,讓他弄死葉浪,幾率只有千分之一。

但是,就這種沒腦子的人,打掩護卻是在適合不過的人選。

認真思慮后,段大風便打算讓趙斧頭給自己之前手下的四個兄弟打掩護,讓農場徹底亂起來后,再讓自己手下四個兄弟出手。

這樣一來,剷除掉葉浪就萬無一失了。

可讓他沒想到的是,本來說好中午十二點鐘就出手的,現在都三點多馬上四點了,農場裡面居然還沒動靜。

無奈之下,段大風只好給趙斧頭打電話詢問情況。

結果,打死段大風都沒想到,趙斧頭這蠢貨,居然能跑到大象睡覺的地方。

聽趙斧頭這麼說,段大風心想得虧趙斧頭現在沒在自己面前,這要是在自己面前,自己還不得兩巴掌給呼死啊?

咬著牙,段大風忍不住問:「趙老大,我很好奇,你們是去弄死葉浪的還是去看大象的?如果你真的對大象有興趣,等你事成之後拿到錢,可以去非洲啊,哪裡不僅僅有大象,還有老虎呢。」

趙斧頭苦著臉,低聲道:「段總,其實我這邊也有老虎,大象的隔壁就是老虎。」

「你給老子閉嘴,你……死在裡面吧。」

說著,段大風直接掛了電話,重新開始部署。

畢竟,天精地華的老闆歐陽青松有多厲害,段大風還是很清楚的。

如果讓歐陽青松知道自己在他的農場使壞,到時候,歐陽青松還不得找些人弄死他啊?

而趙斧頭,在被段大風一聲怒喝后,他獃獃的望了眼身邊這十幾個兄弟,然後垂著頭說:「兄弟們,你們覺得我們從這個房間出去后,能不能翻牆過去?」

「老大,別開玩笑了,那會兒我們有梯子,上去的時候你差點都掉下去。這會兒梯子大象正在玩,而且已經玩壞了,你覺得我們能從牆上翻過去嗎?」

「那怎麼辦?」

「老大,您說這裡面只有小矮馬啊?」

「是啊,我怎麼能想到歐陽青松這老牲口會在裡面弄大象玩啊?這是農場,又不是寵物樂園,這不是故意坑人嗎?」

葉浪聽到這裡,腦子裡飛速轉動。

段總這兩個字,葉浪剛才是聽得清清楚楚的。

難道趙斧頭等人又投靠了段大風?

心裡這般想著,葉浪打算去和趙斧頭好好談談。因為如果真的是段大風派他們來的,那他就要更加謹慎了。

畢竟,段大風做事情,有多小心葉浪是心知肚明的。這麼聰明的人,又怎麼會找到趙斧頭這種沒腦子的人前來弄死他?

唯一的解釋,那就是趙斧頭這幫人,很可能只是一個幌子,而段大風的大招,現在十之八九還藏在背後。

「老哥,兄弟有件事情倒是想要麻煩你了。」葉浪起身忽然笑道。

歐陽青松好奇問:「老弟,在我面前你就別客氣了,什麼事情給我說說吧。」

葉浪微微一笑道:「能不能讓你們這裡的保安帶我去安全室?我打算和裡面的人談談?」

歐陽青松直接點頭,對葉浪陪笑道:「哈哈,這有什麼不可以的呀?走吧,順便我也想過去瞧瞧。」

「額?你過去幹什麼?」葉浪問。

「他們剛才罵我,我不得過去問候問候他們的母親啊?」趙斧頭一字一句說。

葉浪也不好拒絕,畢竟這裡是人家歐陽青松的地盤。

十分鐘后,兩個人來到了大箱養殖區。

其實大象倒也是比較溫和的動物,外加有飼養員,外加兩名手持麻醉槍的保安保護,葉浪和歐陽青松,很順利的便來到了安全室旁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