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那好。”


嗤啦一聲,拔出了古劍,之前用慣了短刀,現在用用這把劍。

“可是,大人您的傷?”另外一人問我。

我被刀劈砍過這麼多次,恢復極快,現在已經開始癒合了,不過這次要是打鬥,撕裂傷口肯定在所難免,不過無所謂。

見我拔劍,前面那擁有淡藍色天罡戰氣的鬼魂說:“你是哪門哪派的?茅山?全真?還是衆閣?”

“瞎了你們的狗眼,我家大人是陰司第十殿轉輪王,世家陳家的家主,法界長老的兄弟,還不趕快帶着你們的人滾。”

都市沒有戀愛 我身邊這兩人叫囂道,他們或許沒有相信我的身份,但是卻想用這個身份嚇退他們。

但是,太過誇張了,對面卻笑了起來:“真這麼厲害,身上怎麼會被人穿孔?少唬人了,我們殺了他,他肯定是那行屍組織派來的人,他們把我們害這麼慘,不能便宜了他。”

這話讓他們同仇敵愾,他們對外面那行屍組織十分憎恨,眼睛顏色開始變化,各種顏色出現。

“讓我先去吃了他。”其中一個紫眼鬼魂上前。

不過纔剛剛走出來,我默唸一句滅神咒,他連多餘的話都沒說,直接消失了。

其他人錯愕不已。

冷情總裁的退婚新娘 紫眼鬼魂,即便是在世家裏面,也是比較厲害的存在了,沒想到被這麼滅掉了。

“有些手段,讓我來。”那淡藍色天罡戰氣的鬼魂說道,身上鬼力十足。

我說:“不用浪費時間了,你們三個,一起上。”

“好狂妄!”

三人同時站了出來。

“大人小心。”我身邊這倆鬼魂提醒我,畢竟他們的性命現在全掛在我身上。

我拔劍走了過去,其中一個鬼魂速度很快,直接在我身旁擾動了起來。

此生唯你終老 鬼魂害人,大多時候是用幻覺,讓人制幻,從而達到害人的目的。

按道理說,我現在跟他們是一樣的,都是藍單色天罡戰氣,但是他們的速度,在我這裏,慢得很。

我伸手過去便抓住了其中一個,他愣住了,與我對視兩眼,眨了眨眼睛:“不可能。”

“是真的。”,手裏古劍劈砍了下去。

這一劍,直接將他劈砍成了兩塊。

鬼魂只要不破壞三魂七魄,都不會死,但是這把劍太奇特了,將他劈砍成爲兩半,他在地上慘叫了幾秒鐘,劍上的怨氣,竟然把他給腐蝕了,直到三魂七魄出現,我一腳踏在了他的命魂上。

圍繞着命魂的七魄被踩碎,他也死於非命。

所有人震驚。

“那可是擁有天罡戰氣的……”

“就像是嬰兒,毫無還手之力。”

鬼魂不善於隱藏自己的情感,想到什麼就說了。

另外兩個也全都愣住:“你剛纔是用的什麼法術?”

“你們來試試。”我說。

後面數百的鬼魂看着,他們不能後退,不然丟了面子,只能硬着頭皮上前。

其中一個張嘴就來,我卻用攝魂術將他鎮住,瞬間將他吞入了腹中,側身一劍,將另外一個也幹掉了。

這次是所有人都驚呆了。

絕世神王在都市 三個擁有天罡戰氣的人,只在照面間就被幹掉了,這些鬼魂沒有比他們強的,都慢慢往後退去。

“跟對人了。”我身後鬼魂嘀咕一句,見他們要逃,呵斥道,“趕快跪下拜見我家大人,興許我家大人能放你們一條生路,不然……”

我身後另外一個鬼魂先一步跪了下來:“參見大人,大人神威蓋世,鬼王再現。”

有了第一個,接下來,對面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紛紛跪下,之後來的人,全都跪了下來,稀稀拉拉喊道:“大人饒命,我們錯了。”

這一刻,陳文附體,被衆人膜拜的感覺,原來這麼爽,要是我現在是陳文,陳文是以前的我,我也會跟他說:天下人都要跪我,唯獨你不用。

想入非非幾秒,我面色淡然說:“你們,歸我身後這兩人管理,你們一會兒將他們名字登記造冊,膽敢逃跑,千里追殺。”

我身後兩鬼魂大喜:“謝大人。”最^新^章^節百渡搜—藍~色~書~吧

書中之趣,在於分享–趣讀屋 在這個地方,厲害的鬼魂層出不窮,他們這種級別,在這裏頂多只能算是中層,有些地位。但是想要達到掌管其他鬼魂,還是有些不夠格,但是就因爲我剛纔一句話,這幾百陰魂,全都歸他們掌管了,自然欣喜不已,連聲道謝。

道謝完畢,他們前去給這些陰魂登記造冊,我來這裏的目的是尋找父母,人多力量大,發動他們,是最好的方式。

他們隨後下去給這些人等級,這裏布帛衆多,記錄方式也衆多,記錄完畢,他們呈上來:“大人。全都在這裏了,請您過目,共三百二十一個鬼魂,加上我們倆,一共三百二十三個。”

我恩了聲,他們辦事效率不錯,就說:“今後,你叫陳一,你叫陳二。”

兩人稍微猶豫了下,馬上單膝跪了下來:“多謝大人賜名。”

“起來吧。”我說,假意看了看這些布帛,隨後將布帛給了陳一。面相前面依舊瑟瑟發抖的衆多鬼魂喊,“從今天開始,你們是有組織的,一切行動,要以我的命令爲準。陳一和陳二就是你們的首領,我不在的時候,他們的話,就是我的話,以後我每天都會檢查你們是否逃跑,一旦被我發現,最好能祈禱你們能成功逃掉……”

“不敢。”馬上就有人搶答了。

其他人見一人開口。馬上跟着說話了:“我們願意聽從陳大人的。”

我盯着下面的鬼魂看了會兒,終於問起了正事:“你們有人聽過陳安仁這個人沒?”

問後,下面討論了陣,告訴我的結果是沒有聽過。

這麼多鬼魂都沒有聽過。要麼是我父親很低調,要麼就是他們不在這裏,我又說:“以後有他們的消息,第一時間向我彙報。”

之後往外走去,陳一和陳二跟了上來,彎腰低頭對我說:“大人,這裏的地形太複雜了,我建議先按兵不動,明天鬼打牆的局勢會稍微減弱些,到時候能依稀辨別出正確的道路,那個時候,我們再去找大人您的朋友們。”

我問:“這裏根本沒有方向感,你們是怎麼分成四個部分的?莫不是在誆我?”

陳一和陳二馬上跪了下來:“大人,不敢,這裏局勢雖然混亂,但是卻是有方法辨別四個方位的。”

“什麼方法?”

陳二誠惶誠恐回答說:“大人有所不知,在這黑牢的邊緣地帶,有四處標誌性的石像,爲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分別鎮守在東、西、南、北四個方向,這裏曾經有一個擁有灰色天罡戰氣的強大鬼魂曾經無限接近過這那尊碩大的玄武石像,他當時帶着九百多個鬼魂,只要他們成功,就等於找到了通道,我們可以從這裏出去,但是結果卻是,他們在靠近玄武石像之後全都神祕消失了。”

我愣了愣:“那是怎麼回事?”

陳二又說:“當初這裏被選做關押我們的原因正是因爲那四尊石像,相傳當年那支軍隊被坑殺在這裏之後,有道家高人在這裏佈下了強大的四象陣,就好似在這裏駐下了高牆,阻擋那支軍隊的冤魂出去復仇。之後這裏被那行屍組織發現,當成了他們的囚牢,才用來關押我們,這裏,只能進,不能出的。”

無極是混沌,太極是陰陽,三才是天、地、人,四象是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之後的五行,**,七星,八卦,九宮,十方,這是道家很高的文化成就。

現在萬物,無論是方外還是方內,一切事情都離不開這些。

四象陣是最古老的陣法之一,陣法佈置的方法,只在道教最高權威的那幾個人手裏掌握着,想要破解這四象陣,我暫時還做不到。

聽他說完後,我將孔無端給發給我的那份文件拿出來,將衛星拍到的照片放大了將近十倍,還真的在這盆地的四周發現了四尊石像,不過方法之後很模糊,判斷不出是不是說的那四尊。

衛星都能拍到,這裏應該能看到纔是,就問:“哪裏可以看見那四尊石像?”

陳一想了會兒,說:“通天石,在通天石的最盯上,可以看見那四尊石像。”

反正現在無事,先將這裏的地形弄清楚,我們所有人開始往通天石進發。

即便這裏地形再複雜,他們在這裏呆了這麼久了,也能依稀判斷出在哪兒,行走了兩個小時,見到了他們口中所說的通天石。

到了之後才發現,這通天石根本就是一根石柱,十來個大漢才能將這石頭給環抱住,埋入地下不知多深,表露在外面的,足足高約七八十米,堪比高樓大廈。

這石頭絕對不是天然出現在這裏,看石頭表面上的風化程度,應該是一千多年之前的了,跟道教封印那學家將軍的時代相近。

我擡頭看了看,這石頭上刻着三個大字鎮魂石。

陳一適時跟我解釋說:“因爲這石頭高聳入雲,我們纔將它稱呼爲通天石的。”

我恩了聲,既然是鎮魂石,那肯定是鎮魂用的,應該是配合那四尊石像用的,也是四象陣的一部分。

不得不佩服先賢的能力,這種工程要是被外界發現,怕是要轟動整個世界。

“這鎮魂石表面光滑得很,這裏又沒現代化工具,你說可以上去,怎麼做到?”我問。

陳一此時對我說:“大人,有一件事情忘記跟您說了,這鎮魂石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

“什麼規定?”

“鎮魂石,每個月只能有一個鬼魂上去,上去的鬼魂就不能再下來了。”

“這又是爲什麼?”我問。

陳一說:“以往有不少人上去,連續好多年,每個月上去一個,但是上去之後就再也沒有下來,在上面看到的東西,也都是上去的人,寫在布條上丟下來的,上去的人從來沒有下來過。”

我規定倒是怪異得很,上去雖然難,但是上去的是鬼魂,要想下來,只要跳下來就可以了,鬼魂輕得很,摔不壞。

“我問,要怎麼上去?”

陳一說:“每個月的十四號,這上面都會降下一條鐵索,順着鐵索可以爬上去,算算時間,現在就可以了。”

陳一話音剛落,上面嘩啦一聲,還真的有一根鐵索掉落了下來,剛好垂至地面,絲毫不差。

這些鬼魂分散圍在四周,看着這鐵索。

陳一此時開口喊道:“大人想要知道黑牢的情況,誰願意上去看看?”

陳一喊完,現場頓時就安靜了下來,紛紛往後退去。

看來,他們都知道上去的鬼魂是不能下來的規定。

我環視他們,他們忙跪下:“大人饒命,上去就下不來了,我們還不想死。”

陳一卻喊道:“大人是陰司轉輪王,肯定有辦法救你們下來的,上去的鬼魂,務必要將看到的情況全都寫在布條上丟下來。”

這些鬼魂嚇得膽兒都破了,我制止了陳一,說:“我自己上去,你們在下面等我。”

他們二人忙道:“不可,這上面着實危險,大人應該派人上去,您自己不能上去。”

他們怕的不是我死了,而是還沒體會夠管理別人的滋味,我死了,這些個鬼魂土崩瓦解,他們管理誰去?

我凝視了他們幾眼:“不用多說了。”

說完抓住了鐵索,在他們的注視下,順着鐵索爬了上去。

原以爲這點告訴,對我現在的體質已經算不得什麼了,但是越到上面越累,最後直接力竭,歇息了會兒,一股作氣向上。

這上面是一個直徑約爲八米的圓臺,上面什麼都沒,我因爲有些力竭,到平臺上躺着歇口氣。

月未央:江山美人決 不過等我再次睜開眼,卻見剛纔面前的鐵索已經盤在了旁邊。

“是誰?”我忙回身。這鐵索只有從上面收纔可以,我沒做這事兒,肯定是別人做的。

回頭看,卻見剛纔空無一物的平臺,竟然多了一個桌案,在桌案的後面,盤坐一具白骨。

上面風很大,但是那白骨好似被釘住了,除了身上已經破解風化的衣服,紋絲不動。

上面風太大,稍微一陣微風都感覺這石柱在搖晃,更別說現在。

小心翼翼站起身走過去,到了桌案的面前。

這桌案是道士做法的法案,桌案上有香壇,裏面香灰已經在雨水中凝固了,旁邊硃砂石靜靜放着。

除此之外,這裏還有拂塵、桃木劍、金錢劍,還有一張金色的箔紙,上面刻了些文字。

“全真的。”從面前這個道士身上的道袍我判斷了出來,“五老冠,跟我哥一個等級的,至少是教主級別的吧。”

沒想到,這鎮魂石上竟然會有全真教主級別的人物死在了這裏。

而此時,我看向四周,那四尊石像果然很清晰顯現在四周,青龍、白虎、朱雀、玄武,是代表四方的四種虛擬的動物。

我掏出手機,將這四周景象拍了下來,到時候好尋找出路。

極目四望,發現一件十分奇異的事情。

“這裏……竟然是黑牢的中心!”這鎮魂石就像是一根釘子插在了黑牢的中心,那四尊石像都望向這邊。

我正觀望時,身後卻傳來人聲:“這次怎麼是個活人。”最^新^章^節百渡搜—…… ???我迅速回身,卻見一男人站在我身後打量我,這男人出現得詭異至極,我多了幾分警惕,問道:“你是什麼人?什麼時候出現的?”

男人卻開口:“你看過這份金箔紙上的內容了嗎?”

我打量他幾眼。將金箔紙拾起,看了起來。

上寫:淳熙十年,道宗陰司相爭,時局動盪,天下不安,妖魔鬼怪現世,餘觀湘西鬼力亂世,恐鬼軍再現,率全真弟子三百餘人,布四象之陣,鑄神獸神像,輔以鎮魂石,鎮壓陰魂。怎奈人怎可與天鬥,此爲時代大勢,餘心有餘而力不足,便設壇於鎮魂石上。窮盡此生之力,鎮壓此鬼軍,望後世賢能能一勞永逸解決此難,餘在天之靈,也可安息。

後面落款爲丹陽子!

這個丹陽子,我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但是一時卻想不起來了。

“丹陽子是誰?”我問這個突兀出現的男人。

他說:“全真七子之一的馬鈺,全真教第二任掌教。”

經過他這麼一提點,我纔想起來了,之前看過道門簡介的一些書籍,這其中就有馬鈺的名字,這個人是真實存在的。全真道祖王重陽的弟子,王重陽死後,他成爲了全真教的掌教,死於1183年,剛好是淳熙十年。跪求百獨一下

“爲了鎮住鬼軍。願意捨棄自己的性命在這鎮魂石上鎮守了一生,果真是道門高人。”我滿帶敬意看着這尊屍骨,作揖行禮。

而那男人看我行禮,卻對我說道:“鎮魂石上無回頭路,你既然來了,就應該決定好了不會下去,現在你可以將上面看到的一些線索丟下去。之後你有其他的事情。”

“我沒準備留下。”我說。

他看着我笑了笑:“呵呵,能上來,卻沒有留下的覺悟。”

我此時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說了這麼多,我還根本不知道他是誰呢。

問完後。他猶豫了會兒,說道:“我是三個月前上來的,下面的鬼魂都不敢再上來,我只能在這裏多等了兩個月,你既然來了,我就可以解脫了。”

我環視了圈,說道:“你想要離開,現在隨時都可以離開,爲什麼非要等我上來?”

他說:“我看了那份金箔,魂魄已經寫在了鎮魂石上,除非有第二個人來替代我,否則,我是永遠離不開的,現在你來了,那麼,就替換掉我吧。”

我此時纔看見,從這鎮魂石中出現的鐵鏈,正栓着他的腳踝,難怪走不了。

我看見後笑了笑,他現在繫着鐵索呢,我不去替換他,他也永遠離不開:“現在你也一樣走不了。”

“你有所不知,當初馬鈺佈下四象陣的時候,向神靈借來了四個強大的靈魂,入住了那四尊石像之中,他們有約定,鎮魂石上神魂不滅,它們永不離開。所以,馬鈺死後就用這種方法吸引下面的鬼魂上來,造成鎮魂石上有神魂的假象。上來的鬼魂可以在每個月的十四號替換一次,因爲我們算是幫助了馬鈺,馬鈺死的時候許下的宏源,但凡前來代替鎮守的鬼魂,都可以暫時擁有他三分之一的法力,只要有鬼魂上來,就可以用他的法術,將上來的鬼魂強行留下,所以,你現在不管願不願意,都要留在這裏,等待下一個人到來。”

這人說完就向我抓了過來,我迅速讓開,眼神一凝。

他身上爆發出了白色的天罡戰氣,呵呵一笑:“原來你也會法術。”

他手指並了起來,嘴裏唸的正是滅神咒。

我馬上念定神咒:“太上臺星,應變無窮。驅邪縛魅,保命護身。智慧明淨,心神安寧。”

唸了一遍,他的滅神咒不管用,十分詫異:“你竟然這麼厲害。”

我說:“我能理解你,在這裏呆了三個月確實煩躁,不如這樣,我下去解決完了我的事情,再上來接替你?”

“你以爲我會相信?”他說完再次衝了上來。

我嗤啦一聲就抽出了古劍。

古劍殺人無數,上面怨氣十足,古劍一出,他感受到了威脅,不敢再移動半分。

“你不敢殺我,只要我一死,你就必須得留在這裏了,不然,這裏沒有神魂鎮守,那四尊神像裏面的神靈就會離開,到時候這裏的鬼魂都會逃出去。”

“關我什麼時?”

“我一死,這鐵鏈會自動到你的身上來。”

我愣住了,還有這設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