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棉花糖……好大一堆棉花糖吹都吹不走啊擋視線急死個銀啊)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小慧從車廂的那張牀上坐起來道:“你……你壞死了把臣妾弄得這麼髒汗巴巴的又要去洗澡了……”

小開感覺舒暢至極將小慧的**抱了起來道:“那朕陪着你去洗好了……”兩人又來到那浴盆之中一邊潑水給對方擦拭身體一邊不停地說笑小開心中覺得暢快至極心中只在想:只有和心愛的人在一起精神愉悅加上了**的愉悅那纔是真正的魚水之歡;以後就算要征服女人也不只是征服她們地身體而是要連帶她們的心一起征服纔是王道

小開的雙手就放在小慧的豐臀上就那樣抱着這具玲瓏剔透而又纖巧苗條的軀體就這樣睡了一夜

這一夜或許是小開來到這個時代之後睡得最爲香甜的一夜

他甚至又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又回到了前世跟那個大學時代相戀的女友的那一夜兩人也是這樣就那樣相擁着在火車上面睡了一夜真是無限溫馨無限溫柔無限寧靜也無限開心和幸福……

第二天小開很早就離開了那節防彈車廂那時候宋小慧還在沉睡整個人跟孩子一樣睡得香甜側面的臉龐就如同雕刻出來的一般聖潔而美麗長長的眼睫毛倍增她地美麗

小開無限溫柔地在小慧的臉上輕輕一吻給小慧蓋上被子輕輕地走發出來 小開離開那節防彈車廂來到相鄰的車廂他邊在宮女的服侍下更衣洗漱邊探頭看着窗外好一會兒方纔發覺列車已然離開了河北進入河南地界“很快便要過黃河了”小開自語道他清楚的記得前面不遠便是那座去年剛剛通車的鄭州黃河鋼鐵特大橋這是大明歷史上乃至世界歷史上第一座鋼鐵結構的鐵路橋該橋全長達到三千多米在缺乏重型工程機械的情況下其工程難度可想而知;整個工程總投資也達到破記錄的二百多萬新幣耗費了大明整整五年的時間在此時絕對稱得上是世界橋樑史上最耀眼的里程碑它的建成通車使得黃河天險第一次成爲了通途不過小開也知道這座橋樑由於自己的催生而“早產”存在許多先天設計和技術上的不足從通車到現在一直處於修修補補之中但不管怎樣它出現的意義怎麼看都不爲過

看着窗外飛逝的景色小開忽然覺得胃裏一陣難受這時方纔記起兩人昨晚一番瘋狂竟然連晚膳都沒有進一想起晚膳更是覺得飢腸轆轆他不由徑直向那個站在車廂門口的低頭站着的宮女招了招手那宮女低頭快步走過來福了一福方纔道:“皇上萬福金安您有什麼吩咐”

小開道:“朕餓了去給朕弄點吃的來”

那宮女也不擡頭只是點頭應了聲:“恩”便轉身欲走

小開不由奇怪的看了眼那個宮女那宮女彷彿不願意讓小開看到她的臉連忙伸手去擋這下小開不依了他一把拉住那宮女拉下她遮掩的手這才發現那宮女竟然是田淑蘭

小開笑道:“你好好的一大清早扮個什麼宮女”

田淑蘭半晌道:“我願意”

小開托起她的臉才發現她臉上似有淚痕道:“怎麼了不高興了誰惹你”

田淑蘭扭頭不答小開道:“怎麼醋罈子翻了”

田淑蘭道:“臣妾不敢”

小開看了她一眼道:“在這後宮之中嫉妒可是最要不得的事那會讓你失去很多東西會讓你迷失雙眼的”歷朝歷代這後宮之中多怨婦雖然其產生有深刻的根源但卻歷來爲君王所不容小開雖然作爲後世人對此比歷史上的那些帝王們要寬容得多但當了這麼多年的皇帝自然清楚這裏面的危害他不敢奢望能夠消除但維持起碼的穩定與和諧卻是他所希望的當他發現這田淑蘭竟然犯了這宮中的大忌時語氣不由得變得失去了往日的溫情

田淑蘭見小開語氣頗有些冷淡心中的委屈不覺得更甚眼淚不由如斷了線的珠子般流下小開看她如此心中那絲陰影早已放下當下只覺得心中一痛伸手摟住她柔聲道:“你啊真的是太年輕不懂事朕那樣說你其實完全都是爲你好你根本不曉得你剛纔這樣做一旦被有心的人所知曉將會給自己帶來多大的危害”

見田淑蘭擡頭小開繼續道:“歷朝歷代這後宮之中的爭鬥便是永恆的話題雖然屢禁不止但卻從來不爲君王所容所有的妃嬪雖然暗鬥不已但卻保持着起碼的平靜否則只有一個後果那便是血雨腥風;朕登基以來雖然竭力追求人人的平等但歷史有其巨大的慣性真正的人人平等絕非一朝一夕所能成就這需要付出幾代人甚至更長時間的努力所以在這當下尊卑有序、上下有別依然是社會的主流在這後宮之中你平時自有皇后姐姐的庇護別人或許都還能容你可是一旦你離開皇后的視線那情況便不一樣了此次出巡隨駕的妃嬪之中以皇貴妃莫利娜爲尊朕出巡不是遊山玩水還有許多的公務要處理所以不可能時時與你在一起一個不慎不是給你自己招來不可預知災禍嗎如果事情已經造成朕再怎樣做一來於事無補二來自古以來子憑母貴母又憑子貴這皇貴妃是太子生母她若生恨一旦抓住你的把柄到時朕怕都難以全全維護……一旦出現那樣的局面只要不被抓住大的把柄你說朕又真的能將她怎樣朕能不考慮太子的因素嗎”

“可是……”田淑蘭剛要說小開便又接了過去他嘆了口氣道:“是朕不好讓你受委屈了朕不該那樣**害了你朕真的不該找這麼多的女人這麼多女人朕有時也很爲難朕只有一個分身乏術啊你如要怪就怪朕好了”

田淑蘭聽了小開的話不由跪了下去她泣道:“皇上臣妾從小便跟姐姐皇后娘娘相親近曾隨姐姐見到過幾次皇上皇上的英明神武早已深深的印在了臣妾的心中不瞞您說皇上是臣妾心中的偶像幸天作之緣能夠得到皇上的**愛這是臣妾做夢都沒有想到的能夠得以服侍皇上這是臣妾的福份今天的事是臣妾不懂事仗着皇上的**愛而嬌惹皇上傷心了臣妾失儀請皇上處罰可是臣妾就是忍不住……”

小開扶起她柔聲道:“好了別哭了再哭這妝都花了就不好看了聽話朕餓了去給朕弄點吃的來好嗎朕晚上上有空就過來陪你好嗎”

看着那田淑蘭終於破涕爲笑離開車廂小開見四下無人忽然輕打一下自己自罵道:“就是你這張臭嘴又不長記性犯賤了這兩頭答應看你晚上咋應付”小開不由唉嘆這是哪個混蛋吹噓什麼齊人之福的這傢伙一定是個**絲朕堂堂一國之君這女人多了都難以應付何況……呀呀個呸的奶奶熊後世的影視劇害人不淺啊大被**咱也想啊不過嘿嘿兄弟你說的輕巧你先帶着老婆與小三兒大被**試試再說保管你立時變成太監咱小開可不敢想象那是意yin絕對傷身害人要不得的

當小開一行終於下了火車乘船開始橫渡過長江時南都南京那高大的城池在江南煙雨中的影子是那樣的巍峨雄壯小開再看着滾滾江水不禁長嘆一聲朕這一輩子只怕見不到這長江上“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的雄偉了一條“拔苗助長”的小小黃河橋都弄得是那樣的艱難這該死的科技水平人才人才你在哪裏

與微服出訪不同這一次小開是以皇帝之名公開巡視小開還未下船這南京方面接駕的官員們早已在碼頭等候進入南京江面小開在船頭向着人羣揮了揮手碼頭上頓時響起如雷一般的“萬歲”和各種各樣的歡呼聲

船慢慢的在碼頭靠岸在侍衛的護衛下小開終於再一次的踏上了這南京的土地小開的腳一落地前來迎接的軍政官員們都如同是排練好一般同時“譁”的一聲跪下衆人三叩九拜之後齊聲道:“臣等參見聖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小開看看面前的衆臣擡了擡手道:“衆卿平身”說完小開在羽林衛的護衛下踏着鋪好的紅地毯走向了早已準備好的御車南京便是小開此次出巡的第一站他將在此處停留數日接見南京各駐守官員、軍方人士還將前去明太祖的孝陵祭拜在這華夏大地上無論天南地北這“孝”文化那是無處不在小開同志自然深明此中之義

相比北京這南京小開在心底要喜歡得多兩世爲人的記憶可不是輕易能夠在心中抹去的這裏的山這裏的水這裏的一花一草一石一木還有那濃濃的鄉音一切的一切無疑全都讓小開覺得是那樣的親切

來到南京的行宮小開剛剛坐下侍衛便進來稟告道:“啓稟皇上南京衛戍司令蔣中成政委陳明增江蘇省省長羅維江蘇省議會議長程傑生求見”

小開點點頭道:“先給朕準備一下朕要沏壺茶再傳幾位大人們分別覲見吧”

小開正自誤自樂的展示着他那其實並不怎麼樣的茶藝那蔣中成便已經來到了廳中

看着這兩個從羽林衛中一步步成長起來的傢伙小開待他倆行禮畢指指面前的椅子笑道:“兩個傢伙坐吧”

兩人忙道:“謝皇上”兩人也不客氣都坐了下來

兩人對望一眼蔣中成道:“皇上此次出巡第一站便選擇南京讓臣等得以再睹天顏臣等歡喜的緊”

小開啐道:“兩個傢伙有屁就放在哪裏學來的這一番酸話你們從羽林衛組建之時便跟着朕又不是不曉得朕的脾氣以後這馬屁就少拍”

蔣中成不以爲恥反以爲榮道:“呵呵是皇上讓臣多讀點書臣這是在向皇上彙報成果啊臣委屈啊”

小開將兩個小茶杯放到他倆面前將泡好的鐵觀音給他們斟滿學着他的樣嘴一裂道:“嘿嘿臣委屈還成果我看你就學了個花架子等朕的事一了朕考慮考慮是不是派你去禮部國學館去受受老夫子們的教育”

蔣中成忙道:“別別介皇上那等於是要了臣的命了臣怕那些老夫子……皇上剛纔說有事是”

小開將茶杯放在鼻子前轉了幾轉深吸一下品品那濃郁的清香後方才道:“就你猴精有行動也沒你倆的事給朕聽好了好好的鎮守這東南這江南財賦重地經濟中心可不能生亂這可是大明長治久安真正的本錢啊”

兩人無奈的對視一下齊聲道:“臣等遵旨臣等一定不負皇上所託請皇上放心”

小開看了兩個傢伙道:“朕親手泡的茶就這麼不好喝兩個傢伙都不嚐嚐不嘗算了朕自己喝朕還捨不得呢”說完伸手便去端那兩個茶杯

說時遲那時快兩個傢伙竟然同時伸手將杯子搶在手裏嘴裏道:“皇上是越來越摳門了這賞出去的東西還要收回真是沒天理”兩個品了一口異口同聲的道:“好茶葉”

小開佯怒道:“就是茶葉好嗎朕的茶藝不好嗎”

兩個傢伙竟然同時搖頭笑道:“不見得”

這兩個傢伙與小開極爲熟悉竟然連起碼的面子都不給他這皇上留真是叔可忍嬸亦不可忍了小開怒目而視的罵道:“好你們兩個混球竟敢如此粘瞧朕的手藝看朕怎麼收拾你倆”短短几句嘴仗之後三人彷彿又回到了那個小開還是太子羽林衛初創的時代三人同時大笑起來談着談着看着三人頭上都已經開始生出的華髮三人又不禁不勝唏噓 第二天一大早小開在沐浴更衣之後率南京的文武重臣以及部分隨駕官員一起來到紫金山南麓獨龍阜玩珠峯下祭拜開國皇帝朱元璋和皇后馬氏

待禮部官員將小開此次祭拜的祭文念畢小開三叩九拜奉上祭品之後小開待衆臣也都祭拜完畢揮手衆人離開自己則獨自一人站在孝陵寶頂前久久沒有離開他看看自己的身體閉上眼睛默默低語道:“大明太祖皇帝朕因機緣巧合從後世穿越、專爲改變中華民族災難性的命運而來作爲一國之君朕兢兢業業時刻如履薄冰幸得蒼天護佑臣工協力終於忝有微功開疆拓土大明帝國再次以絕對的強勢傲立於世界民族之巔今日朕前來祭拜陛下是希望你能繼續保佑你親手創建的大明帝國在大明接下來的行動中無往而不利真正一勞永逸的消滅邊患從而讓明的榮光永久的照耀這個黑暗的世界爲中華民族的後世子孫留下一個廣闊的發展空間”

“朕在此立誓爲了達成上述目標朕個人將不計得失不計名利此過程中如果有什麼罪孽全都加諸於朕一人”千秋功過自有後人評說不知怎的小開的心底竟然冒出這樣一句話就彷彿是那墓中人在回答他剛纔的誓言一樣

小開在心裏重複了一遍那句話睜開眼睛用手撫摸了一下寶頂的磚石眼中的目光忽然間變得無比堅定他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了

走在孝陵的神道上小開沒有說話神情肅穆他不時在那一對對的石像生前駐足注視又離開衆臣不知皇上在想什麼也沒人敢去問只得都默默的在幾米開外跟在小開的身後一路上只聽得到風吹過樹木的聲音與輕輕的腳步聲

就在小開要登上汽車的一瞬間他的目光忽然發現一棵樹的枝頭似乎有點什麼他停了下來用手一指道:“那是什麼”

衆人順着小開的手一看那樹上分明有着一張紙片這一下讓這守陵的官員們臉色“刷”的便白了冷汗一顆顆的冒出這該死的風啊你可知道你吹的分時是他們這些官員的項上頭顱啊在這皇權至高無上的時代在這開國之君的陵園在皇帝祭拜之時出現這等污物一個“大不敬”的罪名弄不好便是一串串的人頭落地

待衆人七手八腳終於將那“惹禍”的紙片弄下來後小開掃了眼那張紙片竟然不理會跪下請罪的守陵官員道:“呈上來”

不知爲何端着托盤的侍衛的手也在輕輕的發抖這應當不關他們侍衛什麼事啊就在衆官員奇怪之際小開已經仔細看過那張紙片已然是面色鐵青了他的目光冷的出奇讓人忽然間有種伏天掉進冰窟的感覺小開冷聲道:“回行宮”小開同志忽然的慍怒讓一衆大臣的心不由都懸了起來那紙片難道有什麼古怪衆官員相對隔得較遠沒有幾個人看清楚

一回到行宮小開便讓陪駕的官員、侍者統統退下他冷聲道:“黑衣衛何在”

一個黑衣侍者不知從何處輕輕飄下立刻來到小開面前單膝跪下道:“末將在”

小開將手裏的那張紙遞給那名黑衣衛道:“你好好看看這張紙”

那侍衛接過看了下忽然驚道:“皇上這是僞鈔僞鈔連體半成品”

小開道:“傳朕旨意:着黑衣衛全力偵輯此案不管涉及到何人都要一查到底必要時可以動用黑玉令”

那黑衣衛似乎呆了一下這黑玉令可是如同尚方寶劍一樣代表着至高無上的皇權但黑玉令的權力顯然更大因爲憑着黑玉令必要是甚至可以調動當地駐軍而且這個案子不交地方直接由負責國家安全的黑衣衛來負責可見這起僞鈔案在皇上心中的性質他立刻單膝跪下道:“黑衣衛領旨”

有了皇上的關注又有那隻問結果不問過程的黑衣衛這件案子所牽涉到的部門迅速高效的運轉起來隨着一道道的電波飛向各地一羣羣不明身份的人的現身南京官員們的心已經由忐忑開始向不安轉變了即使再愚笨的人都知道這顯然是一起驚天大案可是那紙片究竟有什麼古怪大家卻誰都不知道當然知道一點端倪的人也不敢說那些穿黑色制服的陌生傢伙可不是誰都敢惹和惹得起的

南京衛戍司令部歷來便是戒備森嚴這段時間以來更是增加了雙崗和流動哨作爲大明駐南都的最高軍事機構這點敏感性顯然是有的哨兵們警惕的眼睛盯着每一個過往的行人那鉤子似的眼神彷彿要把人給看穿

傍晚時分天已經快黑了大街上的行人越來越少忽然一個小吏模樣的人竟然徑直向司令部走了過來他走得是那樣的匆忙似乎沒有發現這裏的森嚴戒備

“站住”哨兵在那人越過警戒線後立刻大聲喝道

那個看了眼舉起槍的哨兵笑了笑徑直向崗亭而來難道他是來公幹的哨兵萬分警惕的看着他相信如果這人的動作稍有異常一定會立刻馬上很快在背上出現幾個透明窟窿

萬幸那人動作十分的正常他走到崗亭前從懷中掏出了一面由墨玉雕刻而成的腰牌看着那遒勁的“黑衣衛”幾個字和編號哨兵們不由臉都綠了這個看似畜無害模樣的傢伙竟然是那夥煞星剛纔幸好……

那個人待哨兵驗看完畢方道:“立刻通知蔣司令與陳政委聖上有旨”

值班副官不敢怠慢一面立刻着人將那人帶到了司令部大樓會議廳一面緊急通知兩位最高長官

蔣中成與陳明增聽說後雙雙跑步來到會議廳一見那傢伙兩人不由對視一眼然後打量了半晌方纔同時道:“是你老孫子孫之明”原來這人竟然與他倆一樣同樣是當初最早成爲羽林衛的孤兒三人情不自禁的擁抱在一起

好久三人才鬆開綽號“老孫子”的孫之明道:“咱們先不忙敘舊公事要緊”

蔣中成與陳明增也點點頭孫之明面南而立取出一張明黃色的絹帛展開道:“聖上軍令蔣中成、陳明增聽令”

蔣中成與陳明增立刻雙雙單膝跪下躬身齊聲道:“末將在”

孫之明道:“着南京衛戍司令部見令後即刻在南京城實施全城戒嚴配合黑衣衛實施搜查蔣、陳二將軍在佈置後即刻前往行宮見駕此令”

蔣中成、陳明增兩人對望一眼立刻大聲道:“末將遵令”兩人接過那道明黃的絹帛覈對無誤後立刻蔣中成喝道:“來人”

一名副官立刻進來“啪”的一個立正蔣中成道:“立刻召開緊急軍事會議通知司令部直屬部隊緊急集合”

大明的軍事機構運轉十分的高效很快一隊隊全副武裝的士兵便開始進入城區封鎖街道執行緊急戒嚴令

此次的戒嚴與人們印象中的那種全面禁止出行和貨物流通的戒嚴略有區別主要是大大加強的巡查力度並沒有根本禁止市民的出行當然拉網式的搜查與暗訪緊鑼密鼓的進行着

“滾出去”一聲怒吼引得街上的人羣紛紛駐足原來一隊差役在一名黑衣衛的帶領下正欲進入一處豪宅進行搜查可是這豪宅的主人立刻不願意了這南京城與那北京差不多到處是皇親貴族與勳戚的產業一般的差役又哪裏敢惹

那名黑衣衛與等着執勤的衛戍區士兵慢慢的走過來那黑衣衛眼中不由寒光一閃道:“爲何不進去上面的命令不知道嗎是不放過任何一處地方”

一名差役結結巴巴的道:“可是可是……”這傢伙可是了半天也沒說出來

“怎麼”那名黑衣衛冷聲道

那名差役大駭忙解釋道:“這是當今皇后娘娘的表兄、靜嬪娘娘兄長的產業哪個敢惹喲”

“這”那名黑衣衛也猶豫了起來畢竟這可不比那些在黑衣衛眼中“無權無勢”的皇親與貴族他考慮了下立刻將情況上報

很快孫之明便來到了那所宅子前他看了眼那所宅子道:“去敲門”

門環響了幾下又是那個家人他一見擡腿一腳便將那名敲門的差役給踢了個屁股啃地嘴裏還罵道:“瞎了你們的狗眼還沒完沒了了……”

話沒說完孫之明便一把將那個傢伙給揪了出來孫之明道:“黑衣衛辦案你也敢暴力阻攔你好大的膽子拿下”立刻兩名士兵象老鷹抓小雞似的將那名狗仗人勢的傢伙捆了

衆差役正要進去又是一聲“慢着”一箇中年人走了出來道:“在下田淑兵是當今國舅還望各位官差行個方便彼此都留個面子”

孫之明道:“聖上的旨意是不放過一處所以沒有例外請國舅大人恕罪爲人搜”

田淑兵也怒了道:“若是我一定不許呢”說完他從懷中慢慢一面黃色的令牌孫之明看了眼那令牌笑道:“這令牌只能擋住一般官差擋不住奉旨辦案的黑衣衛”

田淑兵道:“黑衣衛沒聽說過想必不過是一辦案差役而已我是皇親就是你們大人來了我也不怕我要去告訴皇后娘娘讓你們吃不了兜着走”

孫之明不由一種想找塊豆腐撞死算了的感覺感情這活寶連黑衣衛是什麼都不曉得不過他也懶得去給他解釋了他手一揮如狼似虎的差役們一把拉開跳腳的田淑兵便衝進了那處院子

本章節是第二七六章 那是什麼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超級尋寶儀 或許是見這皇親吃癟一衆官差們此時的搜查那可叫一個雞飛狗跳真是好不熱鬧在差役們“不小心”打碎了幾個名貴瓷器弄壞了幾扇木門之後在一處地窖中終於有了發現

“報稟大人在後院的地窖中有發現”一名士兵興匆匆的過來報道

孫之明“哦”了一聲正欲隨那士兵前去忽然看到面色大變、作勢欲跑的田淑兵笑道:“國舅大人別跑啊咱們一起去看看吧”

兩名士兵心領神會立刻“熱情”的邀請田淑兵一起來到了後院後院那處隱藏在草叢中的地窖此時已經被打開地窖中有一包包用油紙包裝、碼放得整整齊齊的“貨物”

孫之明對田淑兵道:“國舅大人這是什麼”

田淑兵的渾身如同是篩糠一樣的發起抖來孫之明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道:“起出來”

幾名士兵順着木梯進入地窖將那些用油紙包好的“貨物”起了出來一個士兵隨手一撕就已將那油紙撕開衆人定晴一看赫然全是一包尚未完成印刷的紙幣“半成品”一連又打開幾包也全是如此

人髒俱獲田淑兵頓時癱軟到地上孫之明冷笑道:“繼續搜查這裏所有的人還有這些證物全部帶走”

更仔細的搜查開始了差役和士兵們幾乎是一寸一寸的搜尋着整個宅院孫之明也在院中打量着不得不說這處宅子選址十分的巧妙不僅環境幽靜而且交通又十分的便利院子的後門便是一條大路轉幾個彎便是火車站

雖然找到了一些半成品可是這裏到底是中轉站還是印刷點呢如果是印刷點的話那麼印刷的機器又在哪裏呢這整個案件的鏈條上各個環節又是怎樣的呢

孫之明邊想邊在院中踱着步想着想着他竟然掏出隨身攜帶的小刀開始在這裏敲敲那裏碰碰看到底有沒有什麼暗室或者暗格之類的地方但是儘管他費盡心力從前院敲到後院後來又發動搜索的士兵一起尋找但是結果卻令他十分的失望他們根本沒有找到什麼地下暗門暗室之類的地方難道這裏僅僅只是一處儲存點

多年的特種辦案經驗讓孫之明堅信自己的感覺他忽然想到那田淑兵身爲皇親又因此而在這南京官場混跡多年不可能不知道大名鼎鼎的黑衣衛是幹什麼的他是在裝傻他一定是在隱瞞什麼否則僅憑那十幾包半成品假幣他不應當如此害怕但是哪裏纔是關鍵之處呢

不知不覺他又來到了後院這院子讓他感覺到有點不對勁可是他又說不上來他就這樣一個人靜靜的站在那裏一點點的感覺着自己心中的那點異樣

當他的目光偶爾落到那架在空中的電線時他的嘴角露出了笑容有辦法了這麼一座宅子用電量大也還說得過去但是一所宅子要從兩個地方分別接入電線進來那顯然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順着電線的走向孫之明一條條線路仔細的查看着當他順着其中一條相對粗大的電線尋找未端時竟然發現那條電線竟然沿着電線通向了地下找到了孫之明站起來目光再次落向了那口在屋檐下盛滿水的大水缸他不由啐道:“欲蓋彌章”是的在這後院又不是生活區這樣一口盛滿水的水缸確實給人一種特別奇怪的感覺孫之明剛纔心中的那一絲異樣顯然便是由此而生

“來人”孫之明隨即大聲的招呼一隊士兵很快便圍了過來

“打那個水缸挪開注意警戒”孫之明道

水缸被挪開了一個僅可供一人出入的大洞出現在衆人面前“小心”當孫之明感到不對勁大聲示警之時已經晚了三點寒光如流星一般從下面飛射而出那正在洞口的那名黑衣衛不愧是百戰精英情急之下一個鐵板橋總算是險之又險的避開了

“篤、篤、篤”三聲清響衆人的目光自然瞄向了那聲響之處三支羽箭已經牢牢的釘在了屋檐之上看着那箭尾還在顫抖的羽箭所有人都不由倒吸了口涼氣

“投放煙霧彈”孫之明立刻令道對於洞穴沒有比這煙霧彈更好的武器了

“哧”幾枚煙霧彈被丟進了洞口乳白色的煙霧很快便將洞口灌滿甚至從屋檐下的幾處臺階下冒出不入洞下也傳出了劇烈的咳嗽聲

“放下武器立刻投降要不就丟炸彈了”一名士兵立刻喝道

“嗚我們投降別丟炸彈”底下的人強忍着拖着哭腔答道

當幾個傢伙在黑洞洞的槍口下出現時戰士們一擁而上將他們捆豬似的捆了個結實

順着木梯以及彎彎曲曲的地道下到洞底深處一個寬敞的地下工廠出現在眼前不僅那些搜查的戰士們連那孫之明都不由驚呼一聲這寬敞的地下廠房、一排排整整齊齊的機器那排放得整整齊齊的“半成品”還有那些驚恐萬分蹲在牆角奴隸一樣的幾排工人……

“案子終於破了”幾名黑衣衛相互擊掌慶賀着但孫之明那皺緊的眉頭卻依然沒有鬆開因爲他發現這些半成品相比現在流通的“新幣”顯然全都至少少了一道工序沒有印上大明央行的印章沒有這道工序這些假幣便不會有人接受這案子沒完

對於印刷機器模板的搜查對工人的初步審訊顯然印證了他的判斷這裏沒有印章模板也沒有成品切片機這些半成品還需要運到另外的地方去完成最後的工序這裏只是整個假幣制造中的一個環節狡猾的對手顯然是將整個假幣制作流程給分割開了這樣一旦有事便不會被一網打盡

情況很快反饋到了小開那裏聽完孫之明的彙報小開的面色已經從當初的震驚中平靜了下來他的心中做了個簡章的權衡之後道:“想盡辦法一定要儘快撬開田淑兵的嘴朕支持你朕還是那句話這件事不管最後牽涉到誰一查到底另外加強情報工作和重點目標的監控戒嚴令暫不解除”

孫之明領命而去小開端起茶杯喝了口不由立刻又吐了出來他將茶杯重重的放到書桌上不由看着那門口的宮女罵道:“沒眼力勁的東西你們想燙死朕啊”

那宮女委屈的淚水嘩的就下來了她一面低頭去收拾小開桌上的茶水一面偷偷的抹淚她心中的那個委屈啊不是您剛纔說要上熱茶嗎還特意吩咐要燙一點可是這皇上龍顏大怒讓她一個宮女上哪裏去說理去

這時宋小慧走了進來她輕輕的拍了拍那宮女的背小聲道:“皇上心情不好不是故意衝你發脾氣別往心裏去”

小開聽了這話也發覺了自己的失態嘆了口氣對那宮女道:“是朕不好錯怪了你朕向你道歉別往心裏去”

小開不說還好那宮女竟然再也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她掩面便跑了出去只留下一臉尷尬的小開望着小慧無奈的一攤手

小慧道:“都這麼大個人了那臭脾氣還是一點都沒改古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易看來真是貼切”

小開道:“唉朕不是已經給她道歉了嗎她幹嘛還……”

小慧嘆了口氣道:“你啊……你就沒想想堂堂一國之君給她一個小宮女道歉她能受的了麼弄不好唉又是一筆**債”

小開想了半天也沒搞明白這裏面的邏輯關係索性不想了他心中頗有些不以爲然這裏面……好象沒那麼複雜吧這個時代的人真是太複雜

“你怎麼來了”半晌小開才道

“怎麼不歡迎啊”小慧盯着小開的眼睛道

小開笑道:“不是你別這樣餓狼似的看着朕朕覺得有點寒磣”

小慧笑笑收起了那種目光道:“皇上下旨讓黑衣衛整出這麼大的動勁我這當家人之一雖然不參與值班了但來關心下總不爲過吧聽下面報說國舅也涉及其中了”

小開道:“是的案子還在審訊之中朕之所以沒有讓你參與也是考慮到將來你與皇后一族的關係”

小慧道:“我明白你皇上的意思臣妾來也不是想摻合到案件中臣妾是想說如果可能放那田國舅一馬吧或者是說不公開處理畢竟此案牽涉到皇家的臉面”

小開聽了那話點了點頭不過心中卻也頗有點意外畢竟這後宮之中皇后、莫利娜、宋氏的勢力三足鼎立這宋家與皇貴妃莫利娜其實都有種取皇后而代之的勁頭如今宋小慧親自出面爲皇后說話話雖然說得冠冕堂皇但這背後……

小開沒有朝下繼續說只是對宋小豐慧道:“你去傳旨沒有旨意所有人暫時一律不得離開行宮嚴查行宮內外消息的聯通”

本章節是第二七七章 搜查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就在小開開始祕密佈置案件的後續事宜之時對田淑兵等人的審訊也在黑衣衛的主持下迅速展開了但似乎出乎於所有人的預料或許是自知必死那一向養尊處優、細皮嫩肉的田淑兵任那些黑衣衛的差役們如何拷打那傢伙就是一聲不吭表現得十分的“硬漢”對他的審訊一時間竟然陷入了僵局

孫之明聽了彙報笑道:“這世上根本沒有咱黑衣衛撬不開的嘴帶路咱家去瞧瞧”

孫之明一行人來到了牢房的門口觀察了半天的孫之明伸手招來一個長相頗有些猥瑣叫王承兵的隨行對他耳語幾句聽得那傢伙是一臉的興奮那傢伙一邊點頭一邊笑道:“末將曉得了保證完成任務嘿嘿一定想辦法讓他開口說話”

那王承兵進入牢房對一個差役耳語了幾句那差役立刻屁顛屁顛的跑出去安排待那個差役回來時手裏已經拿着一個水壺那差役一臉壞笑着對田淑兵道:“你不是要喝水嗎來咱家餵你”說完將壺中的水灌進田淑兵嘴裏或許是灌得急了點差點沒把那田淑兵給嗆死看得王承兵是中人搖頭似乎是不忍心看走出了牢房

過了好一會兒王承兵方纔又走進了牢房之中此時綁在柱子上的田淑兵已經得意洋洋的大笑起來他頗爲囂張的對那幾個拿他沒法的差役挑釁道:“哈哈哈哈你們這幾個做狗的奴才對付不了老子就將你家主子請出來了麼告訴你們一樣的白搭你看那猥瑣的樣兒象個什麼東西嘖嘖對了你只是一條稍微大一點的狗奴才狗哈哈哈哈”

若換做愣頭青早就衝過去對着田淑兵一耳刮子了但是王承兵這人涵養功夫極好他根本不生氣而是笑嘻嘻的象男人對女人那樣在田淑兵臉上摸了一把笑道:“哎喲嘖嘖國舅大人您老人家當日裏可是威風凜凜今兒個裏怎的變成了我們這些狗奴才的階下囚啊”

田淑兵一時語塞“哼”了一聲轉頭又來挑釁在牢房外面的孫之明道:“門外的那位是京裏來的吧爲了這區區一點假鈔勞動您的大駕實在是讓人汗顏汗顏吶哈哈哈哈……不過咱勸告您一句您不必費心了用什麼手段都是白費力氣咱傢什麼也不會說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不過我勸您仔細的想想這事你爹孃生你養你還是忙活了幾個晚上的別他孃的一不小心把自己的腦袋玩掉了還不曉得是怎麼回事哈哈”

他的氣焰也實在是囂張到了極點這落到黑衣衛手裏還敢如此囂張的人恐怕只有這田淑兵一人了死到臨頭了還如此的不可一世 蓋世仙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