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龍少軒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明媚,他安靜的微笑,眉眼處盛開着柔和傾城的光輝,那一瞬間,天地日月都因爲他臉上的微笑而失彩。


楊暖暖走到龍少軒身邊,她看着他問:“你吃飯了嗎?”楊暖暖的語氣聽起來就像是母親在關心孩子一樣。

或者換種說法,就像是大嫂在關心弟弟……

龍少軒回答:“吃了。”雖然也不知道楊暖暖問的是哪頓飯,回答吃了總是不會出錯。

現在是下午四點多,時間很尷尬,午飯早吃了,晚飯還沒吃。

“哦,吃了就好。”楊暖暖說着笑了笑。真心的淺笑,很虛的笑容。

“我們進去,我有話要告訴你。”

楊暖暖點頭答應:“恩。”

聽到楊暖暖答應了,龍少軒伸手想牽住楊暖暖的手,楊暖暖很巧妙的避開龍少軒骨節分明,手指修長白皙的大手。

楊暖暖從龍少軒身邊經過,她鎮定自若的走進病房,進了病房她長舒了一口氣,不知道他看沒看出楊暖暖是故意躲開的。

龍少軒的手已經伸出去,楊暖暖從他身邊經過,她的衣角與他的指尖擦肩而過。

龍少軒低眼看着自己懸在半空的手,琉璃一般的眼眸中閃過一陣悲慼。

李成站在遠處,他雖然年齡一大把了,但是眼神很好使。龍少軒眼中一閃而過的那抹悲慼如同利刃,李成更加確定了不能讓楊暖暖留在龍少軒的身邊。

楊暖暖在,龍少軒的情緒總是特別容易起伏波動,情緒上的激烈起伏,對於一個先天性心臟病患者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龍少軒很快整理好自己的表情和心情,他打起精神,快步跟上楊暖暖。

龍少軒小跑的姿態就像個孩子一樣,一個打心底開心興-奮的小孩。

病房中楊暖暖坐在窗戶上,她單腿懸空,窗外是一個雅緻的花園。

花園中松柏蒼翠,各色菊-花爭相盛開,春夏季的植物都披上了一層金裝,風一吹,金黃-色的枯葉洋洋灑灑的飄落。

楊暖暖故意坐在窗戶上,這樣她就不用看龍少軒了。

楊暖暖坐在船臺上,穿着病號服的龍少軒在一邊安靜的站着。

病房中很安靜。

一天沒有吃飯的楊暖暖肚子傳來一陣咕嚕聲,楊暖暖單手捂住肚子,用眼角的餘光注意在龍少軒。

他,應該沒聽到吧?

沒聽到纔怪,這裏這麼安靜,楊暖暖餓肚子的動靜那麼響亮。

龍少軒聽到咕嚕聲,他凝寂的眼睛一亮。龍少軒上前一步問:“你餓了嗎?”他問的有些急切。

楊暖暖扭頭,呵呵一笑,尷尬的回答:“有一點。”

龍少軒喊:“李叔!”

龍少軒的話音未落,一直守在門外的李成推門進來,李成問:“少爺,怎麼了?”

李成一進來,楊暖暖立馬從窗臺上跳下來,她背靠窗而站。

龍少軒說:“我要做飯,你去準備,快一點。”

龍少軒要親手給楊暖暖做飯,這些天在醫院裏除了接受正常的治療之外,他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學做飯。

通過視頻,書籍,龍少軒從零開始,一點一點的學習者烹飪的技巧。

在學習做飯的過程中,龍少軒的腦海中全是楊暖暖的影子,他很期待楊暖暖吃的他親手做的食物時的模樣。

李成疑惑的問:“做飯?”

龍少軒俊美的面龐上帶着淺笑,他看着楊暖暖點頭回答道:“是,我要做飯,你快去準備。”

楊暖暖看了一眼李成,忙說道:“不用這麼麻煩,龍少爺你身體還沒好,還是好好休息吧。我不是很餓,現在時間也不早了,等一會就吃晚飯了,不我就不麻煩你們了。”

“快去準備!”龍少軒扭頭,他看着李成,表情帶着一絲不耐煩。

龍少軒生動的表情落進李成的眼中,讓他又喜又憂,憂愁大於驚喜!

李成怒瞪了一眼楊暖暖,楊暖暖看着李成無奈的聳肩,我可什麼都沒說。

陋俗之婚鬧 李成的眼神很怒,表情很兇,要不是現在龍少軒在這裏,李成一定會毫不留情的把楊暖暖趕走!

楊暖暖很識趣的走進龍少軒,她擡頭看着龍少軒說:“你身體沒好,不準亂動,我是餓了,但餓不死我。

比起我,你的性命更重要,就算是爲了我着想,老老實實的在醫院呆着,行嗎?”

聽到楊暖暖的這番話,他心裏百感交集,很不是滋味,那種複雜的心緒來的很莫名其妙,讓不諳世事的龍少軒絕對陌生,因爲陌生所以不知道應該如何迴應楊暖暖。

龍少軒點頭:“好,我就呆在醫院好好的接受治療,那都不去。”

網王之打臉日常 李成暗自鬆了一口氣,楊暖暖也沒有他想象中的惡劣。

李成說:“既然楊小姐餓了,我現在就去給她備餐。少爺你別擔心,我很快就會回來。”

楊暖暖拿出手機說:“不麻煩李管家了,我自己叫外賣。”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龍少軒疑惑:“外賣?”

在他短短的人生中大概還不曾見識過外賣這種無比方便快捷的便民服務。

楊暖暖說:“恩,就是外賣啊,你不知道外賣是什麼嗎?”

龍少軒搖頭回答:“不知道。”

楊暖暖擡眼看着龍少軒,表情很微妙。

看着龍少軒出塵超凡的俊美五官,他眉眼處盡是不食人間煙火神祗氣息,表情淡然,琉璃一樣的眼眸熠熠生輝。

龍少軒不言不語間渾身上下透露着盡是優雅的貴氣,像他這樣的超級富豪家的貴公子,不知道外賣也很正常。

龍少軒問:“外賣是什麼?”

楊暖暖笑了笑,她把手機遞給龍少軒:“這就是外賣,網上訂餐,很快就能把飯菜送到家裏。”

楊暖暖的手機上的網頁,正是訂餐軟件。

滿屏色香味俱全的菜品,菜品下貼着價格。

龍少軒看了一眼手機,他問:“好吃嗎,這些東西?”

шшш. тт kǎn. c ○

楊暖暖說:“好吃,你要吃嗎?”

龍少軒點頭答應:“恩。”

楊暖暖站到龍少軒身邊,把手機遞給龍少軒看,她豪爽地說:“你看看你想吃什麼,我請你,下完單之後,很快就會送到。”

龍少軒看着楊暖暖說:“吃你喜歡吃的。”

楊暖暖擡頭視線移到律龍少軒身邊,她回頭的時候,龍少軒正低頭看着她。

兩個並肩戰在一起的人,楊暖暖腦袋一擡,兩個人之間的距離瞬間拉近。

楊暖暖的視線猛地裝進龍少軒的臉上,那張和龍少決長的一模一樣的臉龐,讓楊暖暖心間一顫,短暫的驚豔,心臟砰砰加速,楊暖暖想起這是龍少軒。

想到眼前這個俊美如斯的男人龍少軒之後,楊暖暖瞬間釋然,一點男女之別都不在乎了。

楊暖暖對龍少軒笑了笑問:“那我吃什麼,你就吃什麼,行嗎?”

龍少軒點頭:“可以。”

聽到龍少軒要吃外賣,李成上前走了兩步,他欲言又止的道:“少爺……”

少爺你不能吃外面的東西啊!

李成話只說了一半,就停住了。仔細的想了又想,李成把後半句廢話作廢了,不管李成怎麼說,龍少軒都不會聽他的。

與其讓龍少軒對李成產生逆反心情,他還不如由着龍少軒亂來。

“少爺你好好休息。”李成微微對龍少軒欠身,他一眼都不看楊暖暖,轉身走出病房。

李成出了病房,順手關上房門,砰的一聲,帶着情緒的關門聲。

楊暖暖看着那扇緊閉的門,她能怎麼辦,她也很無奈。

李成走出病房,他背影滄桑的行走在一塵不染的醫院長廊,走了兩步,他頓了一會。

李成遠離了龍少軒的病房,他楞了好一會,從西裝口袋中拿出手機。

李成盯着手機,他糾結了許久,手緊握住手機,裝起手機,快步離開。

楊暖暖讓龍少軒坐下,龍少軒就聽話的走到病牀上坐着。

楊暖暖坐在窗臺上,她低頭盯着手機。

手機上關於龍少軒婚事的新聞,每隔一段時間就跳出一個彈窗,最新一條是龍少決抱着楊暖暖去醫院的那條新聞。

標題很勁爆——震驚!龍氏太子爺抱着女人出現在醫院。

點開新聞,楊暖暖看着新聞圖片中的龍少決,看着龍少決,楊暖暖臉上不自覺地浮上一抹甜蜜的微笑。

楊暖暖帶着笑意的表情,柔和動人,龍少軒看着她的笑意,心裏猛地一疼。

心臟傳來針扎一般的刺痛,龍少軒臉色一白,他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左-胸-口。

想起龍少決,楊暖暖收起手機問:“喂,龍老爺子有沒有告訴你你還有一個哥哥?”

龍少軒默默地的收回手,他擡頭看着楊暖暖,面露不解。

只要楊暖暖和他說話,他心臟上的疼痛便瞬間被楊暖暖溫柔的聲音相抵。

什麼哥哥?

關於龍少決的存在,龍軍從來都不向別人透露過。

孤凰 關於哥哥,龍少決一點都不知道!

看龍少軒的模樣楊暖暖就知道他一定什麼都不知道。

楊暖暖說:“其實你還有一個雙胞胎的哥哥,他和你長的一模一樣。”

龍少軒問:“是嗎?”

其實,一直以來龍少軒都隱隱的覺得這個世界上還存在於另一個自己,那種感覺很強烈。

只是強烈的感覺而已,龍少軒卻堅信不疑。

所以,當現在楊暖暖告訴他,他還有一個哥哥時,龍少軒一點都不意外。

楊暖暖眉飛色舞地說:“是啊,我見過他好多次,他和你長的一模一樣。他的脾氣又爛又臭,還是個大流氓,一點都比不上你。”

龍少軒表情很淡,看着眉飛色舞的楊暖暖問:“那,你覺得我是什麼樣子?”

問題剛問出口,龍少軒的心裏揚起期待,非常非常非常期待。

楊暖暖輕輕地看了一眼龍少軒說:“你啊,你就像個天使。”

龍少軒的心猛地墜落在地,就這麼簡單嗎?對於她來說形容自己僅僅只需要一個形容詞嗎?

龍少軒看着楊暖暖,眼裏劃過一道淺淺的悲慼,他不相信的再次問:“沒了嗎?”

楊暖暖笑說:“你都是天使了,還不夠嗎,我想不到比天使更適合形容你的詞了。”

龍少軒問:“我哥哥,他是什麼樣?”

楊暖暖看着龍少軒的臉回答:“他長得和你一模一樣,雙胞胎真的太神奇了。”

楊暖暖說着從窗臺上跳下來,她走進龍少軒,近距離的打量着他的面龐,楊暖暖說:“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你們的長相真的是一模一樣,我看不出一絲你們的不同之處。”

龍少軒問:“會不會是因爲你從來沒認真的看過我哥,所以就算我們的臉長的不同,你也發現不了?”

帶着私心的問題,龍少軒既希望得到完全肯定的答覆,又希望楊暖暖的答案囫圇不清。

因爲龍少軒知道真實的答案往往會很扎心。

楊暖暖想了想,認同的點頭的說:“有可能。”

龍少軒的表情釋然了,‘有可能’這三個字對龍少軒來說,是最好的答案了。

說話間外賣已經送到了,因爲龍少軒的身份,外賣送到了醫院前臺,經李成簽收,再由漂亮的護士姐姐送到了楊暖暖手上。

外賣放在桌上,龍少軒默默無言地打開包裝。

龍少軒看着形-色兼備,色香味俱全的菜品,原來這就是外賣。

龍少軒問:“你爲什麼還不過來,你不餓嗎?”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外賣送來了之後,楊暖暖就走到了病房門口,龍少決已經離開了四十分鐘,一去就沒有音信。

不知道因爲什麼,楊暖暖的心裏很慌,直覺告訴楊暖暖,龍少決現在的情況很不好。

楊暖暖有想過去找龍少決,但是轉念又一想,他是去見自己的親爺爺,能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呢?

楊暖暖就站在病房門口,龍少軒盯着她的側面看了好一會,他問:“你在看什麼?”

楊暖暖扭頭疑惑的看着淡然出塵的龍少軒:“啊?”

“我問你你在看什麼。”

楊暖暖走進病房,隨手關上房門,她說:“我什麼都沒看,只是想透透氣。”

龍少軒低下頭,語氣黯然:“和我待在一起,很悶嗎?”

楊暖暖說:“當然不是了,和你待在一起怎麼會悶呢,呵呵,一點都不悶,你很有趣。”

龍少軒吸了一口氣說:“無論真假,你在就好。”他話說的很模糊。

“吃吧,還愣着做什麼。”楊暖暖走到桌前坐下,她道。

楊暖暖與龍少軒面對面而錯,龍少軒把正對電視的舒適柔軟的位置留給了楊暖暖,他自己坐在硬板凳上。

“好,你也吃。”龍少軒撕開筷子的包裝,兩雙筷子拿在手裏,他把其中一雙遞給了楊暖暖。

楊暖暖接過筷子,她端起飯,視線一正,楊暖暖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她身體瞬間僵住了,動作依舊保持着準備吃飯時的模樣。

楊暖暖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那面黑着屏幕的電視機,她簡直不敢相信,她這是看到了什麼。

楊暖暖剛剛視線不經意的一瞟,她居然在對面的電視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楊暖暖永遠都忘不了阿king那雙藍色的眼睛,那雙蔚藍如大海,透徹如碧空藍天的眼睛,總是覆蓋着一層若有似無的冰霜。

在那層寒冷薄透的冰霜之下,彷彿隱藏着這世界上最透徹的一塊藍寶石。

楊暖暖身體僵硬,一直保持準備把米飯往嘴裏塞的動作,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一眨。

每一次眨眼楊暖暖都以爲阿king的身影會從電視裏消失,可是她錯了,眨了無數次眼,眼珠子都快眨出來了,電視中的阿king還在。

龍少軒察覺到楊暖暖的不對勁,他懸着心,小心翼翼的問:“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楊暖暖視線一轉,她看着龍少軒乾硬的微笑。

楊暖暖身體僵硬的搖着頭回答:“沒事,忽然想起了一點事情。”

“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嗎?”

這世上沒有龍少軒辦不了的事情。

楊暖暖乾硬的笑着回答:“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解決。”

此時,病房中牆壁上懸掛着一臺很薄很大的智能電視,沒人打開電視,電視屏幕是黑色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