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龍城的傳說也就那樣不了了之了,誰也不知道兩年多年前的龍城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城邦,也無不知道當時的龍城人到底是怎麼樣一種生活狀況,這些我們只能從當今所存的一些書籍中來找了,一邊兒從書裡面找,一邊兒結合書上所記載的內容聯想一下,推測一下,我們別無他法。


因為龍城的遺址已經支離破碎,我們完全找不到影子了,我們所看見的只是龍城人遺址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個遺址,那就是龍城人的祭壇。

當然了,不僅僅是龍城人那樣非常注重占卜和祭祀神靈;在兩千多年前的中國,無論是在中原地區還是西域諸國,占卜和祭祀都是一項極其重要的國事,一般性的祭祀和占卜君主君王都要進行沐浴齋戒;而且在活動開始的時候,都要親身參與,並且行大禮;他們都想以赤城的心去感動上天和神明,保佑他們,他們始終相信心誠則靈。

這也就聯繫到了古代的中國各族人民為什麼會對圖騰特別崇拜,原因就在於他們認為,他們心目中的圖騰都是他們的神,都能為他們帶來好運。

龍城人正是因為特別注重占卜和祭祀,所以在他們的心目中的神靈的才是最重要的,沈麗君那個保佑這他們的一切,神靈是他們生命的掌控者;所以對於神靈,他們必須更加尊重,那麼祭祀神靈的場所自然也是最*神聖的,是整個龍城所有的建築中最好最大氣最恢宏最有氣勢最具有意義的建築。

龍城人對祭祀場所的建築精細度等等各方面都遠遠的超出了他們自己的住所;所以祭祀用的場所才能因為堅固而保留下來;即使經過了千年的風沙的洗禮,但也依然殘留了不少。

所以,我們對龍城人以及龍城歷史的研究,最多的還是研究他們的祭祀和他們的祭祀文化。而在龍城人的祭祀文化研究中,最為引人注意的就是小兒瓮棺葬。這,不僅僅是一個祭祀文化之謎,也是中國歷史上一個特別喪葬之謎;當然,這也有他自身的魅力和研究的價值所在,也是非常吸引人的。

對於龍城的種種傳說,我們也算是誤打誤撞的找到了兩千多年前龍城人的祭祀場所,並且親眼見到了書中所提到的瓮棺葬;而且也打開了瓮罐,親眼見到了兩千年前的小祖先。

而對於龍城瓮罐葬的發現以及研究,我也都一一記錄在冊,並且做了相關的說明和記錄,將那些珍貴的資料和研究結果全部都記錄保存了下來,也用相機記錄下了那些彌足珍貴的資料。

做完一切工作,我們也不敢耽誤片刻功夫,因我們攜帶的食物和水是極其有限的,所以我們必須緊趕慢趕趕時間。

「喂,我說你到底是看好了沒有,都他媽半天過去了,你到底行不行啊?」一個何大拿的手下撕扯著脖子上的圍脖朝著我嚷嚷道。

我實在懶得理他,因為我在確定我們前進的方向。

「我草,你到底是說句話啊,跟老子在哪兒裝什麼深沉呢?逼玩意兒····」那傢伙指著我又一次喊道。

而我依然是沒有理他,以為我真的忙;雖然我心裡很生氣,但是我真的沒時間抽搐手去收拾他。說實話,面還沒有人敢這樣跟老子說話,要是擱以前,我早上去一個過肩摔撂倒他狗日的了。

那傢伙看了我急眼,見我始終沒有理會他,便來了勁兒;朝著我沖了過來。

「天星,怎麼樣了,還是沒有辦法嗎?」買買提大叔低聲問道。

我搖搖腦袋說道:「讓我在看看,這個地方確實又低了有點奇怪。」

而此時那個極其囂張的傢伙氣勢洶洶的朝我沖了過來;我瞥了他一眼壓根兒就沒想鳥他,因為我知道有人會替我解決掉這個麻煩的。

「哎呦····我草他姥姥的,誰他媽用石子兒打老子?是誰,給老子站出來。」那傢伙突然捂著半張臉喊道。

我雖然沒有看見,但是我從那傢伙的叫聲中聽得出來,他確實是被打疼了。

「媽的,有人打沒人敢承認的,看來是個孬種啊;要不就是沒帶把兒的,什麼東西,敢做不敢當,我呸····」那傢伙站在我身後不遠處叫囂道。

「你丫的是不是腦子有病啊,瞎叫喚什麼,誰打你了,像你這種貨色老天爺都看不慣想收拾你,你瞎嗶嗶啥,在嗶嗶爺把你的舌頭割下來喂狼。」李震風終於忍不住了。

「哼···你倒是牛逼的不行,你牛逼個球你牛逼,自己什麼東西也撒泡尿照照;別以為你身手好,老子就怕你。哎···我知道了,原來暗中偷襲老子的那個小娘們兒就是你啊,怪不得呢。」那傢伙想盡辦法的取笑侮辱著李震風。

「做人口下留德,切莫傷了自己。」雷雲沉聲說道。

「你滾一邊兒去,有你什麼事兒,別讓老子動手修理你;整天弄得陰陽怪氣兒的,男不男女不女的,你以為你是東方不敗嗎,你以為你練了葵花寶典嗎,告訴你老子不怕,死變態····」那傢伙又盡情的數落著雷雲。

「噗····哈哈哈哈······」李震風忍不住的笑出聲來。

突然,雷雲臉色一變一腳飛速踹了過去,只聽見砰的一聲,那傢伙已經飛出去上四米多遠;還沒起身,突然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抱著胸脯不說話了。

「你也配在這裡嗶嗶,你更應該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自己是個什麼東西。我現在沒弄死你,但並不代表我以後不會弄死你;或許就是明天或許就是後天,你可能會永遠的留在沙漠里。記住,說話的時候,嘴上要有個把門兒的,否則就是自尋死路;另外,那個石子兒就是我踢過去的,打的就是你。」雷雲慢慢走過瞪著那個傢伙的眼睛沉聲說道。

那傢伙也是被打怕了,一個勁兒的點頭,嘴裡的血還在不斷的流出來。我覺得這就是活該,自己錢收拾怪不得別人,嘴賤人更賤啊。

「怎麼樣了?」李震風走過來問道。

我拿著羅盤向前走了幾步說道:「這個地方應該至少有三條地下山脈,最少有三個磁場,羅盤一時根本無法準確的確定方向。」

「那怎麼辦?我們都已經走了三天了,按道理講應該接近了圓沙古城了,怎麼會突然出現這樣的問題呢。」李震風不解道。

「我倒是覺得正是因為接近圓沙古城了,所以次啊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我收起羅盤說道。

「天星,你的意思是說···?」買買提大叔問道。

「圓沙古城是塔拉克沙漠中最大的一個古城遺址,而且也是充滿了無盡的傳說,所以這個圓沙古城也絕不會那麼輕易的被我們發現,你們覺得呢?」我看了看四周一望無盡的沙漠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眼前這片沙漠有問題?」雷雲低聲道。

我笑了笑往前走了兩步指著我的前面以及左右兩邊說道:「你們看那裡,那裡還有那裡。」

「三面山,兩面氣,龍卧正中,此地有穴。」雷雲恍然大悟的說道。

「什麼三面山,兩面氣,老子咋看不到,哪兒呢?」李震風看這遠處一片沙漠不解的說道。

「反正我是除了能看到沙漠,其他的都看不到,你們自己個兒看吧,老頭子我負責駝隊的安全就行了。」買買提大叔點燃一支煙抽了一口說道。

我笑了笑說道:「山是無形山,水是無形水;氣乃自然氣,看是看不見的。」

「你們看,那邊就是乾枯的河床,所以這個地方曾就有過水,而且還是不小的水,這就更加印證了我們的推理。」我指著不遠處那幾條早已經乾枯的看不出是河床的河道說道。

「看著好像是個河道哈····」李震風說道。

「晚上就知道了····」我說道。

雷雲回過頭看了我一眼開口道:「佩服,發丘派不及。」

「雷兄過獎了,你我彼此彼此。」我拱拱手道。

「就地紮營,大傢伙兒抓近時間休息一下,吃點東西補充補充體力。」我想後面的駝隊喊了一嗓子。

「卧····」在買買提大叔的喝聲下,那些駱駝一個個都乖乖的卧在了沙子上。何大拿和雷雨帶著人將物資全部卸了下來,準備開鍋造飯。

我和大叔還有雷雲、李震風四人帶了幾瓶牛肉罐頭和水找了一個地勢比較高的地方休息吃著東西,這樣我們可以一邊休息一邊盯著我們營地的四周。

我幹了兩瓶罐頭,一包兒肉感,全是肉,容易飽,而且吃著也耐飽;他們也都一樣,快速的解決了晚飯,因為在沙漠里條件就這樣,我們那是靠了一個大老闆、有錢人,所以物資才會這麼豐富,吃的喝的也好,也比較充足,要不然早掛了。

「來來來···抽上抽上,上等的玉溪,老子的最愛。」李震風擦巴擦巴嘴巴摸出一包兒玉溪說道。

一人一根兒,點上;我深吸了一口煙,累了一天頓時感覺精神了許多;好傢夥,到底還是提神兒啊。我跟李震風這傢伙,抽煙的愛好還是一樣的,都喜歡玉溪。 第一百二十四章七星同位

夜,終究還是來了····

買買提大叔累了好幾天了,而且他年林也比較大了,所以在我的再三「命令」下,他最終聽了我的建議,去休息睡覺了。

而我和雷雲還有李震風則是依然坐在沙堆上等待著星辰出現。

「困不困,要是困的話就去睡一會兒。」我看著李震風說道。

「沒事兒,我不困;繼續盯著。」李震風搖搖頭說道。

說不困那是假的,因為我都很困,我現在就想躺在地上美美的睡他一覺,睡到天昏地暗。

但是李震風這傢伙自己不願意去休息,那我也你不勉強他;他呀還是擔心我的安全,這哥們兒就是這樣,永遠都會為兄弟兩肋插刀。

「好吧,既然不睡覺,那抽根煙兒提提神兒。」我摸出一包煙來說道。

順手給雷雲和李震風一人遞了一根兒過去。我本來以為雷雲那傢伙是不抽煙的,因為第一我是從來沒有看見過他抽煙,第二十他看著不像是一個會抽煙的人。可事實上我錯了,這傢伙不僅會抽而且還抽的厲害。

我們仨兒坐在沙堆上抽著煙,透過很淡的月光我依然看得見那一縷縷青色的煙霧飄上了空中。

「快看那邊······」我扔掉手裡那還在燃燒著的半截煙激動的說道。

我看到了,本來暗淡無光的月亮頓時變得又圓又大而且巨亮,它的亮度已經遠遠的超過了平常的亮度,就像是有千萬把高光手電筒一起打在了上面一樣,那種清冷的泛著純潔的白色的光線毫無社遮攔的從月亮本身散發出來,源源不斷的散發出來,雖然光很強,但是很柔弱,給人一種寒冷冰清的感覺。

「今晚的月亮怎麼會變得這麼亮,而且這種亮度有點不太正常啊,感覺不像是月亮發出的光芒。」李震風睜大眼睛看著夜空的那輪巨亮的月亮驚異而又不解的說道。

「這光並不是月亮發散出來的······」我低聲說了一句。

「七星移位,萬光歸一,七星動了····」雷雲看著夜空的北斗七星說道。

沒錯,那正是最北方,九星具,而左輔星與右弼星自當不見;而北斗七星常在,七星各行其位,則日月星辰在、東西南北辨。

果然,七星的位置在慢慢的移動,而月亮的光度也越來越強。而月亮正是吸收了北斗七星的光澤和其中之精華所以才會變得無窮盡的光亮,這就是所謂的七星移位,萬光歸一。

而今晚的月亮位置也是非常特殊的,月亮正處在四方之中,而北斗七星則依然在不斷的向月亮靠近,等刀七星同位的時候,萬光歸一,月亮的亮度將會達到最好,而此時七星所蘊藏的隱龍就會出現。

「七星同位,隱龍必見。」我看著夜空百年難得一遇的神氣景象說道。

「你是說這裡有隱龍?」雷雲問道。他的語氣中藏著難以掩飾的激動和興奮。

我點點頭說道:「必有隱龍,如果沒有隱龍,那這裡磁場為什麼會不定?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隱龍在卧,磁場相互吸引,所以方向難以確定。」

「你們在說什麼,什麼七星同位,什麼隱龍,我表示實在不懂,能給普及普及嗎?」李震風湊過來問道。

「給你普及普及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故意推辭道。

「只是什麼,你倒是說啊。」李震風著急的說道。

「你看啊,這當年向孔夫子求學的人不管家裡怎麼困難都要帶上一兩斤肉或者糧食,這是最起碼的拜師禮啊;我每次都要給你免費普及那麼多的風水知識,難道你就不應該對我來一個拜師禮啥的,你覺得呢?」我笑了笑說道。

「我草···滾你大爺,你能死多遠就死多遠吧;還拜師禮,你怎麼不張大嘴巴說要真金白銀呢你。你自己掐指頭算算,老子前前後後救過你小子多少次了,要是沒有我,哪兒來的你;我可是你的再生父母啊,難道你對你的父母就沒有什麼表示嗎,真是家門不幸,出了這麼個不孝子啊。」李震風倚老賣老的說道。

這傢伙,每次只要我一說,他就勢必要提起那些以前的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兒來和我說道說道。

「去你媽的再生父母,這都什麼年代了;你救了老子,老子感恩你就行了,你小子倒是扯得夠遠,還什麼再生父母,你以為你是誰啊。」我白了那傢伙一眼說道。

「你愛說不說,你不說啊有人說,別以為就你懂得多。」李震風眼睛抬的高高的說道。

我知道李震風的意思,他現在身邊除了我還有雷雲;而雷雲也是發丘派的,他到底有多少本事,我也不知道,但是就我對發丘派的了解以及雷雲目前的情況而言,我覺得他對風水還不是吃的很透。

「雷哥,你給普及普及唄,什麼叫七星同位,啥叫隱龍,小弟實在是不懂啊,聽的迷糊啊。」李震風湊過去看著雷雲笑嘻嘻的問道。

「這個問題我是真的解決不了,我們發丘派並不是很精通通過天象和星象來尋龍定穴,我也只是了解到一點皮毛而已,要是真想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其中只有天星了。」雷雲低聲說道。

李震風又看了我一眼,而我則是昂首挺胸,看著夜空的緩緩移動的七星和越加光亮的月亮。

「你沒和我開玩笑吧,你是不是不想告訴我?」李震風抓著雷雲的手低聲問道。

「你這可冤枉我了,我是真的不知道,你是知道的,這些東西不知道是不能亂講的;我要是知道我肯定告訴你了,我是真的愛莫能助啊。」雷雲苦笑一聲說道。

「好吧····」李震風帶著滿滿的失望走了過來。

「我估計再有一刻鐘的時間,七星就能同位,到時候隱龍必見。」我看了看夜空說道。

「那個,星爺,你···你····」李震風靠近我結結巴巴的說道。

「我怎麼了,我很好啊。」我故意笑著說道。

「我知道你很好,可是我不好。」李震風瞪了我一眼說道。

「你不還關我什麼事,自己去解決。」我白了他一眼說道。

「問題是我自己解決不了,這得您親自出馬解決啊。」李震風呵呵一笑說道。

「哦···鬧了半天是你解決不了啊,我還以為你通曉天地呢。」我故意調侃他道。

「行行行···老子認栽了;回到西安我請客,華山酒店。」李震風擺擺手說道。

「咳咳····你要是早有這覺悟還用得著這樣大費周章嗎,聽著啊,我開講了,」我清了清嗓子說道。

「所謂七星移位呢,它也是風水上最為奇異的一節,我們都知道北斗星實際上共有九顆,而其中的左輔星和右弼星一般是不計入的,所以也就有了我們平常所說的北斗七星。」我講道。

「而北斗七星的神奇之處就在於七星的運動,七星不同的運動則代表這不同的意思,我們可以通過觀察七星的運動運動軌跡小之則可以判時事、知吉凶、分禍福;當然大之則可以察龍脈明山河脈理,進而分金定穴;看天象而明天下局勢。」我接著說道。

「而在七星移位的過程中,七星同位則是最不常見的一種極為特殊的情況;一般都是百年難得一見,所以說能夠親眼看見七星同位,已經是一件難得的幸事了。」我說道。

「那七星同位會怎麼樣?」李震風皮迫不及待的問道。

「所謂七星同位並不是指北斗七星重複在了同一個位置上;而是指北斗七星在自己的運動過程中,它們的軌道會在哪個時候距里特別近,七顆星會在同一水平線上停留一會兒,而這個時候遠遠的看去七顆星就像是變成了同一顆一樣,但其實仍然是七顆星。」我笑了笑說道。

「而七星同位之後,七星的光亮則會同時全部投射到月亮之上,而月亮的光度則會達到一個巔峰,而這個時候,地球的磁場則會在短時間內發生變化,在有磁場或者磁場正常的地方將會變的不正常;而在沒磁場或者磁場不正常的情況下則會變得正常,所以這個時候隱龍就出現了。」卧解釋道。

「這麼說來隱龍就是隱藏著的山脈了,只要山脈出現不就有磁場了嗎。」李震風說道。

「哎呦呦····進步很大嗎,真是孺子可教也。」我看著李震風誇讚道。

「不不不,是老師講的好。」李震風笑著說道。

不管他是不是真心的,反正這話聽著心裡舒服。

「快看,七星馬上同位了····」雷雲指著正空說道。

果然是,七星已經快要運行到同一水平線上了,七星即將同位。

我立即拿出羅盤等待著七星同位的奇迹一刻;這時候羅盤上的指針也漸漸穩了下來,就好像在尋找著某一個點,準備站穩一樣。 第一百二十五章七星歸位

瞬間,萬丈的光芒就像是爆炸了一樣在夜空中乍現,整個夜空幾乎全部都被照亮了;耀眼的光芒刺的我直接睜不開眼睛,我們三個人都趕緊伸手遮住了眼睛,因為實在是太刺眼了。

「我說星爺,這···這算是怎麼回事兒啊這。」李震風問道。

重生之將門嫡女 「七星同位,隱龍必現······」我回答道。

我趕緊拿出羅盤尋找著正北方向,因為風水上所講的隱龍必定會在依山傍水、藏風聚氣的風水寶地,而其字向多是坐北朝南。

人,生者房屋多是坐北朝南,是因為這樣的字向與北方人而言,採光條件特別好,而且是冬暖夏涼。

而在風水上來講,坐北朝南則是對自然現象的正確認識,順應天道,得山川之靈氣,受日月之光華,頤養身體,陶冶情操,地靈方出人傑。

所以在人去世之後,其墓冢則是更加將卻風水陰陽,大多數人均認為坐北朝南,依山傍水才是風水絕佳之寶地,所以他們也都會以此為依據而修建墓冢。尤其是帝王將相更是如此,他們更加看重風水,也都會以此來修建自己的陵墓。

風有陰風與陽風之別。在《地學指正》一書中曾經講到:「平陽原不畏風,然有陰陽之別,向東向南所受者溫風、暖風,謂之陽風,則無妨。向西向北所受者涼風、寒風,謂之陰風,直有近案遮攔,否則風吹骨寒,主家道敗衰丁稀。」

在《史記·律書》中有云:「不周風居西北,十月也。廣莫風居北方,十一月也。 凌天戰神 條風居東北,正月也。明庶風居東方,二月也。」

所以,無論是生者還是死者都會最大可能的去選擇一個坐北朝南的風水絕佳之地。

「我靠,我說星爺,您老人家能不能趕緊找到方向,我這眼睛都快要瞎了。」李震風喊道。

「卧槽,你急什麼急,老子這不在定位呢嗎,你喊的急你來啊。」我沒回頭直接懟了一句回去。

什麼都不懂得傢伙,吵什麼吵,能吵出結果來嗎?這定位看字向不僅僅是簡單的找到方向。隱龍之所以被稱為隱龍就是因為不易被發現。

突然,我手中羅盤上的指針終於穩定了,而此時夜空的那個巨大的發出強光的球狀物已經慢慢開始再一次分裂,光線也在開始慢慢變弱,但是在球狀物的中間一直存在著一道白中帶著金色的光線。所有的光線都在慢慢的散掉,但是只有那一道光線一直存在。

我向前挪了兩步,看著羅盤上指示的方向,我驚奇的發現那道光線竟然指向正南方向,我還沒來得及收起羅盤就想那個方向看去,果然三條若隱若現的山脈出現在了我的視野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