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龍司昊現在手上的股份比他多,權利是的確是比他大,如果他手上的股份不收回來,那麼他將會在霍氏有最大的決策權。


公司有什麼決策也基本是他說了算。

他眯緊了老眼,不得不妥協道:「好,我答應放人。」

見他答應了,黎曉曼鬆了一口氣,還好,他們賭贏了。

其實,她最怕的是霍業宏不肯妥協,怕他來個「同歸於盡」。

她走到了霍業宏的身前,問道:「你把我的舅舅他們關在哪裡了?」

霍業宏看了眼黎曉曼,隨即讓一名保鏢把電話給他。

他打通電話后,就只說了一句,「放了他們。」

黎曉曼壓制下了心裡對霍業宏的憤恨,冷聲問:「你把我舅舅他們到底綁去哪裡了?如果他們要是傷到一根頭髮,我不會放過你。」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他竟然綁了她的家人來威脅她,黎曉曼現在是恨透了霍業宏。

如果他不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如果他不是她司昊的爺爺,她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對他這麼客氣。


霍業宏看著對他充滿了恨意的黎曉曼,皺起雙眉,「曼曼,你放心,爺爺並沒有傷害他們,唉!爺爺有別的辦法也不會這樣做了,爺爺都是迫不得已的。」

他深嘆一口氣,隨即才說出了地址。

他讓人綁走黎振華,黎文博,蔣依依他們三人後,將他們關在了北郊一家廢棄工廠的倉庫里。

那個廢棄工廠曾經的投資者就是霍業宏。

聽他說出黎振華,黎文博,蔣依依所在的地址,黎曉曼,黎曉曼,龍司昊,凌寒夜,洛瑞,包括霍雲烯都很驚訝。 他們怎麼都想不到霍業宏會把黎振華他們困在廢棄工廠的倉庫里。

洛瑞眯眼看著霍業宏搖晃了下手裡的股權轉讓協議,笑著說道:「霍老爺子,未免你出爾反爾,這協議我就先不給你,我在這裡等著,等總裁他們順利的救出黎舅舅他們,我再把協議給你。」

話落,他看向了龍司昊和黎曉曼,「總裁,你趕緊和總裁夫人去吧,我在等你們的好消息。」

為了防止霍業宏變卦,洛瑞決定留下來看著他。

龍司昊闊步走到黎曉曼身旁,攬住了她的纖腰,「曉曉,我們走。」

他對黎曉曼稱呼的是曉曉,但是黎曉曼因為心繫她的舅舅他們,也就沒有注意到。

站在他們身側的洛瑞注意到了。

霍雲烯見他們要去倉庫,便說:「曼曼,我跟你們一起去。」

聞言,黎曉曼深看了他一眼,既沒答應,也沒拒絕,這時,她的腰間傳來了痛意,是龍司昊掐了她一把。

她輕蹙眉,對上他的狹長的眸子,正要出聲,龍司昊便擁著她往大廳外走。

但他們沒走幾步,便看見一個令他們非常意外的人從大廳外走了進來。

兩人都是一驚,「龍君澈。」

進來的人正是龍君澈,他見到黎曉曼,龍司昊,凌寒夜,洛瑞幾人出現在霍宅,並不覺得意外。

他先是看向了龍司昊,表情看不出喜怒,「你果然還活著,曼曼可以放心了。」

隨即他又看向了黎曉曼,眼底掠過愧疚,「曼曼……」

他有很多話想跟黎曉曼說,想跟她道歉,想向她贖罪,補償她,想讓她原諒他這個不稱職的父親,但是現在他還有另一件事情做,也就暫時把想說的話壓在了心裡。

黎曉曼還沒接受龍君澈這個父親,並不想與他說話,她移開了視線,沒去看他。

龍君澈見黎曉曼對他的態度和在歇爾山一樣,並不想理會他,他心裡倍感悲傷與失落。

被親生女兒如此不待見,他心裡非常難受。

他將心裡的難受壓下,充滿父愛的目光再次落在黎曉曼的身上,「曼曼,等我解決完一些事,我會向你贖罪和補償你。」

洛瑞的目光落在了龍君澈的身上,見他來了霍宅,表情很是驚訝,「龍君澈大人,你怎麼來了?」

同樣的,凌寒夜也很是驚訝,他微眯了下眼,直覺龍君澈來霍宅一定是有什麼目的。

霍雲烯知道他一直想找他的爺爺報仇,見他竟然來了霍宅,他心裡還是有一些的擔憂。

他的爺爺雖然可恨,但他並不希望他死。

龍司昊看著進來的龍君澈,斂緊了狹眸,摟著黎曉曼纖腰的大手倏爾收緊了幾分,深沉的眸光透著一絲凌冽。

霍業宏在龍君澈進入大廳后,就站起了身,那雙老眼一直看著他,眼中也是盛滿了驚訝。

龍君澈變化並不大,他見到他后,很快就將他認出來了。

「龍君澈,是你,你是什麼時候回K市的?」霍業宏看著龍君澈,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的事。

當初,龍雅心嫁給他的兒子霍辰風以後,龍君澈就跟他的養父龍騰天鬧翻了。

他一氣之下離開了龍家。

之後他因為龍雅心的死對他心生恨意,並讓人帶話給他,說他一定會回來為龍雅心報仇。

所以當後來龍君澈失蹤后,他一直讓人在調查他的行蹤,因為他怕他有一天會回來幫龍騰天奪回龍氏,也怕他找他為龍雅心報仇。

龍君澈也是一個能力卓越的人,他在管理龍氏的時候,就體現出他的能力了。

因此,他必須將他也除去,他曾經有讓人暗殺過他,但是沒能成功。

他調查龍君澈時查出他背後的勢力很大,有一個很大的組織在為他撐腰,因而他對龍君澈有幾分忌憚。

龍君澈見霍業宏認出了他,勾唇笑的冰冷,「沒想到我和霍伯父你這麼多年沒見,你竟然一眼就認出來我了。」

霍業宏的眼角抽搐,狠狠的眯了下眼,「你沒怎麼變,我怎麼可能認不出來,你來做什麼?」

龍君澈目光冷了下來,笑的令人心寒,「霍伯父忘了我曾經讓人帶給你的話了,我說過我總有一天會回來為雅心報仇。」

見他提到龍雅心和龍騰天,霍業宏看了眼龍司昊,冷道:「龍雅心的死根本就不關我的事,那是個意外,就算要報仇,也是司昊找我報仇,你有什麼資格?」

龍君澈眯緊了細長的眸子,「雅心她是我養父唯一的女兒,我當然有資格找你報仇,你害死雅心,害的我養父失蹤,奪走了龍氏,曾經還想殺我,今天你的末日到了。」

黎曉曼聽到龍君澈說霍業宏曾經還想殺他,她心中一驚,看向了他。

霍業宏聽他說他的末日到了,他冷哼一聲,「哼,龍君澈,我的什麼末日到了?你以為這樣說就能嚇到我了?」

龍君澈目光冷漠的瞥著他,「一會就會有人來抓他,我有沒有嚇你,你很快就知道了。」

聽他這樣說,霍業宏臉色陰鬱的嚇人,「我霍業宏又沒做什麼違法亂紀的事,誰敢來抓我?」

洛瑞聽到他這話,好心的提醒道:「霍老爺子,你違法亂紀的事做的還真不少,你讓我給你說說,你囚禁我們總裁的親外公二十幾年,這就觸犯了法律了,要是我們龍老爺去告你,你可就要去坐牢了,還有,你還綁架了我們總裁夫人的舅舅,表哥,以及那位可愛漂亮的依依小姐,你同樣觸犯了法律,霍老爺子,我們是心地善良,不去告你,不然,你牢坐穿了都坐不完。」

話落,洛瑞又看向了龍君澈,笑著問:「龍君澈大人,你說的有人要來抓霍老爺子,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有人來抓他?」

「當然是警局的人。」說這句話的不是龍君澈,而是一直在大廳外的李雪荷。

她臉上帶著譏諷笑容的走了進來,掃視了大廳里的一行人後,不屑的目光落在了霍業宏的身上,「爸,我看你還是趕緊把遺囑給立了,省得一會你被抓走了,律師還得去監獄里找你立遺囑,麻煩。」 她雖然叫著霍業宏爸,但語氣中卻對他沒有了以往的尊重。

以往霍業宏仗著是霍家當家的,仗著是她的公公,不止一次在傭人的面前吼她,訓她,罵她,羞辱她,今天她覺得總算是揚眉吐氣一回了。

霍雲烯見他媽李雪荷這麼不尊重霍業宏,他蹙起了眉。

他媽總是這樣不顧自己的形象,沒有一點素質和修養,有時候,這讓他對她這個媽很失望。


他真希望他的媽可以變得有修養,有素質一些。

除了龍司昊和龍君澈沒有被李雪荷對霍業宏非常不禁的態度驚到,黎曉曼,洛瑞,凌寒夜三人都被李雪荷的態度小小的驚到了一下。

洛瑞挑了挑眉,這李雪荷今天膽子怎麼變這麼肥了,敢這麼跟霍業宏說話。

黎曉曼也看向了一臉傲氣和不屑的李雪荷,也覺得她今天膽子似乎肥了許多,以前的李雪荷雖然心裡也對霍業宏不滿,但面上還是恭恭敬敬的,不敢公然的對他不敬。

霍業宏則是見李雪荷敢對他不敬,他老臉上懸著怒氣,盯著李雪荷的目光陰鬱的可怕,「大逆不道,你敢這樣跟我說話,就不怕我把你趕出霍家?」

李雪荷冷笑了下,語帶譏諷,「那要看你還有沒有這個機會?」

說著,李雪荷拿出了一張單子,將正面給霍業宏看,一臉的譏笑和不屑,「老爺子,你看清楚這是什麼?你做了些什麼違法亂紀的事,上面可是記錄的清清楚楚,你的好日子到頭了。」

霍業宏陰沉的目光落在了李雪荷手上的單子上,因為李雪荷隔的他有些遠,他並看不清上面是什麼,但他心裡有不好的預感。

「你手裡的是什麼?」

李雪荷不屑的一笑,語帶譏諷。「能讓你永遠翻不了身,還會身敗名裂的東西,」

聽到身敗名裂,霍業宏臉上的怒氣更甚,一雙犀利的老眼中透著濃濃的警告,「李雪荷,你今天吃了豹子膽了。」

霍雲烯見他的媽今天對霍業宏的態度非常惡劣,像是捏了霍業宏的什麼把柄一樣,他走上了前,從李雪荷的手裡奪過了那張單子。

「雲烯……」李雪荷見被霍雲烯奪走了,並沒有去搶回來,而是挪揄著口氣說道:「雲烯,你好好看清楚你爺爺他做過些什麼違法亂紀的事。」

霍雲烯的目光落在手裡的單子上,看清上面的內容后,他神色大驚,墨眸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霍業宏,「爺爺,你曾經真的做過這些事?」

霍業宏見霍雲烯看完單子上神色不對,便也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雲烯,把單子給爺爺,爺爺做什麼了?」

霍雲烯將單子拿著走上前,遞給了霍業宏。

霍業宏接過,看完后瞬間便臉色大變,雙眼狠戾的眯起,眼底閃過一絲殺意。

他老臉上罩上了可怕的陰霾,陰沉的目光投向了李雪荷,「你怎麼會有這張單?你是怎麼得來的?」

他的情緒變得激動起來,這張單子上有他曾經販毒的每一筆毒品交易記錄。

這上面詳細的記錄了每一筆毒品交易的金額,和什麼人交易,地點,時間等。

當初霍氏剛起步的時候因為資金不足,險些破產,為了能有足夠的資金來運轉霍氏,所以他才鋌而走險販毒,這都是多年以前的事了。

這張單子等於是他曾經販過毒的鐵證。


如果警方得到了這張單子,他霍業宏就徹底的完了,他不止會身敗名裂,還會被判死刑。

那麼他所在乎的名譽,權勢,威望,都沒有了。

李雪荷看著似乎想殺人的霍業宏,嘲諷一笑,「老不死的,你平日里裝的一副受人敬仰,德高望重的樣子,真是沒想到,你竟然是一個大毒梟,曾經販過不止一次毒,這單子上的毒品交易記錄我是從你書房的抽屜里找到的小賬本上抄過來的,至於你那本小賬本,已經交給警方了。」

「什麼?你……你……」霍業宏被她的話氣到,想到警方得到了那個小賬本,知道了他販毒的事,他就經受不住刺激的血壓開始飆升。

「你……」他氣的怒不可遏,伸手指著一臉得意的李雪荷,眼裡充滿了殺意。

李雪荷見他氣的似要背過氣去了,得逞的一笑,「老不死的,你氣死了最好,省的警方執行死刑了。」

看著李雪荷那得逞的樣子,霍業宏殺意濃烈,突然拿出一把槍就指向了李雪荷。

「啊……」

李雪荷見狀,嚇得瞪大了眼,臉色發白。

黎曉曼,龍司昊,凌寒夜,洛瑞,霍雲烯見狀,也是神色一驚。

他們怎麼都沒想到霍業宏會突然拿出槍來。

霍雲烯擔憂的看著霍業宏,「爺爺,不要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