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鱗次櫛比一張一翕


我們中國的漢字

落筆成畫留下五千年的歷史

讓世界都認識

我們中國的漢字

一撇一捺都是故事

現在全世界各地

到處有中國字

黃皮膚的人驕傲地把頭抬起

我們中國的漢字

一平一仄譜寫成詩

煢煢孑立沆瀣一氣

踽踽獨行醍醐灌頂

綿綿瓜瓞奉為圭臬

龍行龘龘犄角旮旯

娉婷裊娜涕泗滂沱

呶呶不休不稂不莠



咄嗟蹀躞耄耋饕餮

囹圄蘡薁覬覦齟齬

狖軛鼯軒怙惡不悛

其靁虺虺腌臢孑孓

陟罰臧否針砭時弊

鱗次櫛比一張一翕

我們中國的漢字

落筆成畫留下五千年的歷史

讓世界都認識

我們中國的漢字

一撇一捺都是故事

現在全世界各地

到處有中國字

黃皮膚的人驕傲地把頭抬起

我們中國的漢字

一平一仄譜寫成詩

優美旋律自宮商角徵羽

眾人皆說成之於語故成語

這首歌,讓慕辰回想起了曾經聽過依依說過的話來,因為上次依依在聽到這首歌以後,也曾對此讚不絕口,直言這是中華五千年的名族文化經典!

難得的是這歌聲空靈優美,竟然讓慕辰就這麼完整的聽完了這首歌。

音樂聲結束,慕辰這才回過神來,自己這是過來做正事的,怎麼就被這歌聲吸引了的直想依依呢?

柯南之又一個名偵探 搖了搖頭,不在胡思亂想,她自己讓我走的,現在都一天多了,也沒有來找我,隱靈玉也沒有任何反應。照這個樣子看來她這是真的不要自己了吧!

收斂好飄散的思緒,慕辰避開那人唱歌的那節車廂,縱身跳進了後面那節人滿為患的車廂里。

而車廂內的人正在昏昏欲睡,可是突然出現的這隻貓,就像是熱油鍋里滴進了水滴似得,噼噼啪啪的就炸開鍋了。

慕辰也不耽擱,一路上照著剛才自己瞅準的目標,一路就撓了過去,一直到了鎖著那幾個孩子的那一節車廂里。

在乘客們群情激奮的反應下,列車警務員身後跟著一長串的人,一節車廂一節車廂的,開始找那隻搗亂的貓。

「趕塊的都找找,必須得趕緊的把它找出來。不然恐怕會有更多的人被它抓傷!」

「對對對,就是,居然敢抓傷我,看我不逮住它扒皮抽筋,以慰我破相之仇!」

「切~~你這點兒小血絲兒,就會破相了?你咋不看看我的手,都成了啥樣兒了!」

反正不管怎麼樣,組隊要找慕辰的人越來越多了。等到了鎖著孩子們的那節車廂前,竟然跟了浩浩蕩蕩一大群人。

這其中除了受害者,也不乏好事之徒,跟在擁擠的人群中看熱鬧的。

「就看到它進了這節車廂,就沒有蹤影兒了!」

「對對對,我也是看見它進去了!」

「門口杵著幹嘛,趕緊的進去找啊!不然,恐怕它又要傷人了!」

眾人群情激奮,直嚷嚷著要進去找出那個搗亂傷人的罪魁禍首出來『繩之於法』! 眾人群情激奮,直嚷嚷著要進去找出那個搗亂傷人的罪魁禍首出來『繩之於法』!

眾人吵吵嚷嚷的,就為了要進去搜查出一隻搗亂貓咪的行蹤。

可是,列車警務員卻在車廂外止步了。

「繼續走啊!咋就杵這兒不動了呢?」

「就是啊,怎麼還磨磨唧唧的,在磨嘰它都跑沒影兒了!」

「哎呦喂,就你有嘴啊!一天到晚叭叭的,咋滴不給它休息一下啊!」

「就是嘛!前面領路的是列車警務員,人家帶路心裡沒點兒分寸?」

此時,前面兩個警務員卻在卧鋪車廂外徘徊不前。

「隊長,咋滴不走啦?」身後一個小警衛員偏著頭,對著領頭的隊長喊話到。

「車長有話,他特意交代過別打擾這節車廂內的人!!所以……」

「啊?不打擾,這是為何?可是現在不是我們打擾,那是有隻會傷人的野貓跑進去了!就連列車長都交代了不能打擾,那就證明這車箱里的人物非同一般,所以我們更加要趕緊的將它找出來,以免的它驚擾到了那些個不能打擾的大人物啊!」

警務員隊長似乎真的被這個理由說動了,看著這隻貓咪的所作所為,如果讓它跟那些個不能驚擾的大人物相遇,那可能就不是驚擾的問題了,恐怕是它不會認識你是誰,直接上手就是一爪子!這才是這個隊長擔憂的。

「進」

簡潔明了的一個字,說明了自己的立場。自己這樣做,也算是為了那位的人身安全著想,如若以後追究起來,自己扛了就是,不會連累身後的隊友,遂率先帶頭就往車廂內搜查過去。

因為是在找傷人的貓咪,所以就算是一個小小的幾角旮旯都沒有放過。因為人多,又是一路排查過來,動靜自然不是一般的大。

車廂不算太寬,沒得一會兒就被塞得滿滿的。這麼多人,又這麼大動靜,回了奶娃娃房間內的兩個大漢警覺的附耳在門上聽動靜。

就隱隱約約的聽到有很多人進了這節車廂,現在正在一間一間房間的在找什麼貓咪!

這是什麼操作?找貓咪?這理由要不要在牽強一點兒!這麼大張旗鼓的恐怕是為的自己來的吧!

「傑,傑哥,我們,我們該怎麼辦?他們就要搜過來了!」靠在另一邊房門上的那個年輕一點兒的男人都快要嚇哭了,六魂無主的直嚷著要遭。

「慌什麼,鎮定一點!」那個名叫傑哥的壓低了嗓子對著那個年輕一點兒的男子怒喝一聲,年輕男子頓時住口,再也不敢發出任何聲音來。

「現在有兩個辦法,第一個,他們是真的過來找貓咪的,我們大大方方的打開門讓他們檢查,別讓他們瞧出破綻,這樣很有可能矇混過關!

第二個,那就是不冒險,直接跳窗!」

「傑哥,那咱們趕緊的跑吧!要是……」年輕男子話還沒有說完,傑哥就抬手制止住了他。

年輕男子充滿疑惑的看著傑哥,不知道他到底是有什麼打算。

「我聽了一陣兒,似乎是火車上進了一隻貓傷了人,他們現在正在找它,所以待會兒我們要鎮定一點兒,你可別露出馬腳來!知道了嗎?」

只聽得傑哥厲喝一聲,年輕男子被他的嚇得目瞪口呆的。

這人簡直就是瘋了,為了這些錢,竟然連命都不要了。

見年輕男子沒有回應,轉頭看向他嚇得煞白,呆若木雞的臉,冷嘲一聲「怎麼,就這樣就怕了,這還是小場面呢?就這樣就受不了了,那你當初怎麼就敢選擇跟著我們一起走這條路的?

現在既然你選擇了這條路,那就是你一輩子的事情,所以現在你只有往前走,不然恐怕你今天這一關都過不了!」 現在既然你選擇了這條路,那就是你一輩子的事情,所以現在你只有往前走,不然恐怕你今天這一關都過不了!」

那個名字叫做傑哥的,說完這一席話以後,神色鎮定自若的打開了車廂內的房間門。

「你們這麼多人在這裡吵什麼吵,我家孩子們暈車剛睡著呢!都快要被你們吵醒了!都安靜著些,趕緊走別出去找,我這兒沒有!」

那個名字叫做傑哥的,手段是個不一般的,幾句話就差點兒把眾人打發了。

可是慕辰怎麼會讓他如意,它的目標就是這裡,又怎麼會讓他就這麼矇混過去。

趁著他將要關上門的空擋,嗖的一下子,就竄了進去。

「在哪裡,它進去了!趕緊的攔住它!」

「進去了,進去了!」

「兄弟,你小心,那隻貓會傷人!」

「不是還有孩子嗎?兄弟,小心著點兒,讓我們進去給你幫個忙抓貓咪!」

「對對對,就是,就是,我也要幫忙!」

說罷,耐不住眾人的熱心幫助,傑哥避之不及,被他們生生的擠進房間里來了。

年輕一點兒的男子見勢不對,一溜兒靠邊兒,就想悄悄溜走。

可是慕辰一直盯著他呢,又怎麼會放過他。踩著腳下的空隙,衝到他腿邊,伸出小爪子狠狠地在他的腿上撓了一下。

「啊~~~痛痛痛……!!!!」

男子也沒有想到會有突然跳出一隻貓出來,狠狠地撓自己一下,這一下讓他忍不住地大聲喊了出來。

「它在這裡,在這裡!」慕辰又是現了蹤跡,被人看到以後,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抓捕行動。

年輕男子剛才還在懊惱自己沒忍住出了聲,可是現在車廂房間里又亂作一團,正好趁著這個機會,趕緊的離開!

可是,他能走的了嗎?那當然是不可能的,因為慕辰見他打算要悄悄地離開,所以又是狠狠地一爪子下去,頓時就疼的他嗷嗷叫。

「你在幹什麼?」那個警務員隊長看到年輕男子鬼鬼祟祟的想要偷跑出去,頓時就發覺出了不對勁兒,於是趕緊的喝住了他。

有了隊長的示意,身後的警務員們紛紛上前,攔住了年輕男子的去路。

現在這個情況,傑哥也是懵逼的。他簡直沒有想到,這個男人居然這麼慫,一點兒異常情況都壓不住陣腳,竟然想要一個人悄悄地逃跑,而現在他還被發現了。

那現在自己該怎麼辦?是走,是留,是逃,還是聽天由命?

不,不,我不要!好不容易能混到現在的這種吃香的喝辣的的生活,才不要下半生就在監獄里度日。

傑哥想到這裡,眼睛微微一眯,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既然現在事情即將敗露,那就得趕緊的找個能夠囫圇脫身的辦法來!

腦子裡想著,身體就已經在慢慢的往奶娃娃身邊挪過去了。

等眾人將年輕男子圍堵得水泄不通以後,警務隊隊長,這才看向床上那幾個孩子,這才發現床上這幾個所謂的睡著了的小孩子的不對勁。

他們一個個的,都睜著濕漉漉,水汪汪的大眼睛,無助的看著他。

看著他們的精神面貌不像是那個男人所說的暈車的樣子,而且現在他們好像還不能動彈的樣子,這模樣的確是很奇怪的。

出於負責人關心的態度,警務員隊長立即上前想要去了解一下孩子們的情況。

可是沒等他走出兩步,就被沒得那個傑哥制止住了。

「你要幹什麼?站住,不許動!」傑哥說完,就將之前那個奶娃娃抱在懷裡,也不知道從哪裡順過來一把小刀,架在了奶娃娃的脖子上。 「你要幹什麼?站住,不準過來!」傑哥說完,就將之前那個奶娃娃抱在懷裡,也不知道從哪裡順過來一把小刀,架在了奶娃娃的脖子上。

情勢突變,這一切都讓人猝不及防。

可是警務隊長好似有著應對臨場突發事件的豐富經驗,所以他完全沒有慌亂。遂冷靜的對著傑哥說到:

「你這是在幹什麼?,趕緊的將刀子放下來,小心傷到孩子!」

這一突變,膽子小些的,都悄悄退出了這節車廂,選擇了置身事外。而剩下來的這些,大部分都是想要看熱鬧的。只有少數幾個人,幫著警務員抓著那個明顯跟傑哥一夥兒的那個年輕男子。

看著突然間就空了一大半的車廂,警務員隊長也沒有說什麼。畢竟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有危險的活動沒有必要搭上太多人。

「既然你們也擔心這孩子受傷,那我就勸你們趕緊的退出這節車廂,然後安全的放我們離開這裡以後,我自然能夠保證這個孩子的生命安全。

不然的話,後果會是什麼樣子的,我也不能保證!我想你們也不想看到這個孩子,因為你們而受到傷害吧?我相信你們都是好人,所以……」

慕辰沒有想到,這人居然這麼無恥,竟然會拿一兩歲的奶娃娃作為要挾的籌碼,令這列車上的警務員,沒有任何辦法,知得妥協著一步步退出了這節車廂。

「隊長,這種情況我們要該怎麼辦?」

「圍起來,別放過!通知列車長,拖延時間聯繫警方協助破案!」

「是!」

身後的警務員收到命令,立馬就去執行了。

同時,傑哥脅迫著奶娃娃就出了這車廂的房間門,並且一步步的往車廂外走去。

因為這一變故,整個車廂內的人員都已經及時的安全撤離了,所以現在就只有傑哥和手裡的那個奶娃娃在。

「你站住,不許動!把雙手舉起來放在頭頂,然後靠牆蹲下,希望你們配合我們的檢查!」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既然打定主意要跑,所以那些累贅護身符並不適合帶太多,所以他現在手裡只抱著一個奶娃娃。

聽聞警務員的喊話,就像是置若罔聞似得漠然置之。好似篤定了他們不會開槍傷了他似得。

而他因為叔叔正在辦一個很可能與「少主」有關的涉黑案件,但一直沒有突破口,又聽聞那個「少主」可能有龍陽之好!所以他就以身犯險,去接近「少主」,可是不知怎麼暴露了行蹤被追殺了,之後就遇見我救了他!」

「剛才那個人,應該就是那個「少主」身邊身手不凡的男人!」

「那他為什麼扛走我?」

「為了把我引過來啊!」

「那又為什麼半路把我「扔」掉?」

說到「扔」這個字時,依依臉上還是不自覺的浮起一抹紅暈!

「到地方了!」

到地方了?被沐辰這樣一說,那不就是他們兩人,從剛才開始就一直都在別人的監視中了!

那人是故意引沐辰到這裡的,那為什麼沒有埋伏,沒有陷阱?

還是……

依依眼神古怪地看了看沐辰,不會是……

沐辰見依依眼神古怪的盯著他猛瞧,被盯得有些背皮發毛!

「文風很能打么?」

「嗯,身手還可以!」

「那剛才那個人,跑那麽快,身手應該也很好吧!」

「只能說是一般般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