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魔都地窟和希望城戰鬥數十年,大半村子都遷移進王城中,或者去天門城後面了。


南江地窟不一樣,這就有一片沒的挖掘是寶藏地。」

蘇北眼中也有火熱,這裡雖沒王城富的,但危險低多了,關鍵這種村子多啊。

還的那種鎮子,一定更加富的。

蘇北手一揮,幾人身上是背包直接被他收走,下一刻,三個空袋子掉落出來。

武者計算能力強,這也沒什麼特別稀的物品,價值都有固定。

他們各自收穫也都記得清楚,事後統一分配就行了。

王金洋的些無奈嘆了嘆氣。

「你就不能慢一點么,這麼一筆錢,讓我多摸一會啊。」

雖然知道蘇北不會貪他們這點錢,可有放在儲物空間和放在手上,給人是感覺有不一樣是。

李寒松倒有樂呵呵是,手上還拿著塊修鍊能源石吸收能量恢復氣血。

爽,太爽了,這輩子都沒這麼爽過啊。

「果然京都地窟太安逸也太窮了,還有這裡爽啊!」

蘇北望了他一眼,的些同情。

現在地窟毫無準備所以爽,希望等巨柳城反應過來派兵圍剿時,你還能的這想法。

「行了行了,一個月內必須出去,這才一個普通村子,油水也就那樣,加快速度,把王城附近全部掏空,給他留一座空城!」

蘇北一邊說著,一邊又的些同情巨柳城了。

他們把外圍掃蕩,方平在內部破壞。

也不知道等九品城主回來,看到這一幕,會不會哭啊。 沈嘉曜一直不太敢直接告訴陸細辛,念羲就是她的兒子。

他希望等他和陸細辛感情深了,或者結婚以後,過個幾年,再慢慢告訴念羲是她兒子這件事。

因為,他害怕,害怕陸細辛跟他搶念羲。

他太了解陸細辛了,如果她知道念羲是她生的,肯定要跟他打官司,爭奪孩子的撫養權。

沈嘉曜哪裏搶得過她啊。

他根本就捨不得跟她搶!

以前時候,他陪着陸細辛看了不少偶像劇和狗血言情。

裏面的男主角又霸又拽,把女主欺負得都快去了半條命,隨隨便便就把孩子從女主角手裏搶走。

那會,沈嘉曜就覺得電視劇都是假的,男主角根本不愛女主。

若是真愛女主,又怎麼捨得跟她搶孩子呢?

別說是跟陸細辛搶奪沈念羲了,陸細辛就是輕輕皺一下眉,沈嘉曜就要心疼死了。

他寧可自己粉身碎骨痛不欲生,也絕不讓細辛有一絲一毫的不開心。

——

晚上回家,沈嘉曜到兒子房裏。

沈念羲正在貓在被窩裏,用平板電腦看動畫片,察覺到爸爸進來了,立刻啪地一聲卧倒,眼睛閉得死死的。

居然在裝睡!

沈嘉曜也不戳穿他,只是輕輕淡淡地嘆口氣:「唉,怎麼睡著了呢,正要告訴他關於細辛的消息呢。」

細辛姐姐?

小念羲雙眼蹭地睜得老大,猛地掀開被子起來,叫了聲:「爸爸。」

沈嘉曜這個人壞死了。

還故作驚訝,修長的指尖轉動着門把手:「念羲!你不是睡著了么?」

小念羲有些不好意思,兩根軟糯的小手指戳了戳胖乎乎的小臉蛋,乖乖笑:「爸爸,我聽到你說細辛姐姐。」

沈嘉曜上前,指尖一戳,就把大胖兒子戳倒了,然後很有慈父情的給他蓋上被子,語氣一本正經:「你聽錯了,是在做夢。」

小念羲確定自己沒在做夢,爭辯道:「我真的聽到了,不是做夢!」

沈嘉曜挑了下眉,反問:「你怎麼確定自己不是做夢呢?我覺得你就是在做夢。」

小念羲都快急死了,顧不得偽裝:「爸爸,我剛才沒有睡覺,真的。」

「真的么?我不信。」沈嘉曜雙手抱胸,慵慵懶懶的模樣,看着卻分外可恨。

小念羲眨巴了下眼睛,抬眸盯着爸爸看了半晌,突然就明白了。

聰明的小孩,即便一時慌張,但還是會很快發現異常。

他知道,爸爸一定是發現他趴在被子裏看動畫片的事了。

小念羲是個非常有大局觀的小孩,意識到自己被發現了,立刻轉身把平板電腦從被窩裏掏出來。

「啪」地一聲扔在地上,鼓著小臉向爸爸保證:「爸爸,不看了,我以後都不看了。」

地上鋪着地毯的,所以平板掉在地上並沒有摔壞,只是亮了一下。

沈嘉曜挑了下眉,抬手拾起平板,看了眼裏面的視頻:「23分鐘。」

「爸爸。」小念羲趕緊爬出被窩,小爪爪抱住爸爸大腿,「我就看了兩分鐘,真的。」

「兩分鐘也是看了。」沈嘉曜慢條斯理,「我記得之前說過,晚上在床上玩電腦,要怎麼辦來着?」

小念羲低着頭,可憐巴巴:「要打。」

「嗯。」沈嘉曜點頭,很滿意兒子的態度,「屁股撅起來吧。」

「爸爸。」小念羲一下子淚崩了,上前抱住爸爸的大腿,「不要打念羲,念羲以後都會乖乖的。」

小傢伙生了一雙跟他媽媽一模一樣的鳳眼,哭起來分外可憐。

對着這雙眼睛,沈嘉曜是怎麼也下不了手。

只能冷著臉,讓他做下保證。

——

回到房間后,面對孤枕冷衾,之前還慵懶恣意的沈嘉曜,頓時感到心酸。 第90章詭異肉身劫(上)

休息了幾天時間,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好后,楊玄引動了自己的第十三重肉身劫。

一朵巨大的劫雲出現,恐怖的能量匯聚著。

單單是匯聚能量,便是耗費了足足七日工夫。

到了第八日,楊玄的第十三重肉身劫,終於是落了下來。

這一刻,天地之間萬籟寂靜,好似整個天地都被那第十三重肉身劫所懾,不敢發出一點兒聲音。

這第十三重肉身劫,依舊是一道人影。只不過,這是一道凝聚成了實質的人影。而他的面龐,楊玄也是看得清清楚楚。

楊玄心中大震,那第十三重肉身劫凝聚出來的人影,居然是他自己的模樣。

「受死吧!」

更讓楊玄震驚的是,那一道凝聚成實質的人影居然開口說話了。

將自己心中的震驚壓下,楊玄施展出三頭六臂。

「三頭六臂么,我也會!」那道人影開口了,亦是施展出三頭六臂。

這一下,楊玄心中更加震驚了。

很快,楊玄鎮定下來。

「什麼魑魅魍魎,想要亂我心神,真是天真。」楊玄冷喝一聲。

眼見不一定為實!

即使是玄天門之中的典籍,關於第十二重、第十三重肉身劫的記載也是沒有一絲一毫。

而之前在余亂平原的時候,楊玄見過司空驚仙渡他的第十重肉身劫。

司空驚仙的第十重肉身劫與楊玄並不一樣,楊玄的第十重肉身劫至第十三重肉身劫,降下的都是一道人影。

而司空驚仙的第十重肉身劫,降下的依舊是黑色雷電。只不過那黑色雷電的威力比之第九重肉身劫的黑色雷電更加強大而已。

當初看到司空驚仙渡第十重肉身劫之時,楊玄心中便隱隱有所猜測。或許是他修行先天紫極功的緣故,從第十重肉身劫開始,到第十三重肉身劫都是降下一道人影。

而到了第十三重肉身劫,則更是詭異。

那道人影不僅變作了楊玄的模樣,而且能夠施展楊玄所修行的術法。

楊玄施展着三頭六臂,與那一道凝聚成了實質的人影鬥了起來。

同樣是三頭六臂,第十三重肉身劫所化的那道人影居然更勝一籌!

「不,我不信!」楊玄忍不住開口。

楊玄實在是有些無法相信,同樣施展着三頭六臂,自己居然更弱。

「法天象地!」楊玄大喝一聲。

下一刻,楊玄化為了一個身高五十丈的巨人。

「呵,法天象地么?這一門術法,我也會!」那道人影冷哼一聲。

很快,那道人影也化作了一個五十丈高的巨人。

「殺!」

楊玄眼眸泛冷,朝着那一道人影殺了過去。

這一廝殺,便廝殺了足足半個時辰。

「怎麼會?這道人影施展的三頭六臂和法天象地這兩門術法,都是真的。」楊玄心神劇震。

更讓楊玄無法接受的是,他和那道人影施展着同樣的術法,卻被那道人影壓制住了。那道人影的實力,比之楊玄居然更強一些。

「是不是覺得很詫異?你心中肯定在想,為什麼我能夠施展三頭六臂和法天象地這兩門術法?」那道人影嗤笑一聲。

「其實很簡單,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啊!我不僅會三頭六臂和法天象地,你會的術法,我全都會!大衍劍陣,出!」

三十六柄長劍憑空出現,圍繞在那道人影周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