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魏家會不會收留他們。


這都是秦旭陽擔心的地方!

「有人闖進來了!啊!」

會場的大喇叭突然傳出一聲慘叫,惹得所有人立刻站了起來,緊張的看向了門口的方向。

「終於來了~」

蕭斷情側頭對秦嵐妃不咸不淡的說道:

「把林天恆拉到我們的陣營,我可以考慮一下放過你哥。」

秦嵐妃激動不已的問道:

「謝謝情姐,我真沒想到你放過我哥和林天恆!」

「誰說我要放過林天恆了?我只是想從他身上得到一點秘密,然後再弄死他罷了~」

蕭斷情的話,讓秦嵐妃頓時獃滯了。

同樣猜到是林天恆來了的魏群飛,心裡居然和蕭斷情想的一模一樣!

噗通!

一個保鏢的屍體,被林天恆一腳踹到了比武台的正中央。

有著這麼多家族大佬坐鎮,裁判底氣十足的沖著林天恆喊道:

「哪來的野小子,居然敢硬闖這麼神聖的地方,是不是活膩了?!」

「什麼叫硬闖?我明明是被邀請來的好不好。不過這幾條狗老是不讓路,那我只能自己想辦法進來了。」

穿越之女配的悠然生活 擦去臉上的血跡,林天恆將那張沾滿血跡的邀請函,隨手丟了過去。

咽了口口水,裁判顫顫巍巍的抽出那張鑲在牆壁里的邀請函,然後他看著被鮮血染紅的模糊字跡,皺眉念叨:

「青遠市代表……黑虎幫?」 「啥玩意兒,青遠市的代表?青遠市那鳥不拉屎的地方,也有資格來參加武道會嗎?」

「而且就算青遠市要來人,也應該是那個『八爺』才對吧?」

「李哥你有所不知,那個八爺,好像就是死在了林天恆的手上!」

「而且黑虎幫在林天恆的幫助下,已經統一了青遠市的所有資源。現在經濟實力完全不亞於咱們的第三階層的家族了!」

……

聽著大家的議論,魏群飛不由皺起了眉頭。

他沒想到林天恆居然還有這麼強的後盾。

畢竟之前林天賜可是告訴魏群飛,林天恆就是在黑虎手底下打打雜。

但現在看來,林天恆有著這麼強的實力,並且能夠大搖大擺的拿著送給黑虎的邀請函來到這裡。

很顯然,黑虎幫的真正主人,絕對是林天恆,而不是黑虎!

「有著整個青遠市的資源支撐,黑虎幫的經濟實力,絕對要比徽州省第三階層的家族要強大!」

腦袋飛速思考之後,魏群飛突然站了起來,居然主動向林天恆示好道:

「林天恆,雖然我們之間有點小矛盾。但是我相信,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所以只要你站到我這邊,咱們之間的矛盾不但可以一筆勾銷,甚至我還可以分你徽州省的部分資源!」

有點小矛盾?!

兒子都被殺了,這隻能是滔天的死仇,又怎麼可能「小」的了。

單憑這一點,魏群飛說的所有話,林天恆一個字都不會信。

更何況,林天恆本來就沒準備加入魏群飛的陣營。

林天恆直接搖頭笑道:

「得了吧老東西,這些話別說我了,怕是三歲的小孩,都不會相信吧?」

看林天恆這個決絕的架勢,魏群飛誤以為林天恆是準備加入蕭斷情的陣營。

既然如此,他也就沒必要再裝下去,立刻便撕破虛偽的笑容,然後猙獰的怒吼道:

「林天恆!要是你幫了我,或許我還會給你一個痛快。但是你做出了一個錯誤的選擇,所以武道會結束之時,我絕對會讓你明白,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林天恆嘲笑道:

「別武道會結束呀,你要是想弄死我,就現在出手吧~」

「狂妄!你以為我真不敢嗎?」

爆發出玄級初期氣息的魏群飛,差一點就出手了。

但是他想了想,自己要是現在跟林天恆打了氣來。說不定會被蕭家那邊給找到機會。

所以魏群飛將氣息收了回來,然後怒哼道:

「想幫蕭家找機會,我才不會上你們的當!」

冷靜下來之後的魏群飛,突然想到了一個細節。

他眼前一亮,頓時冷笑著吩咐道:

「去幫我聯繫個人,告訴他,我有份大禮要送給他……」

林天恆如此不給魏群飛的面子,所有都已經認定,林天恆肯定是要加入蕭家的陣營。

就連蕭斷情,都忍不住得意的微笑著說道:

「秦嵐妃,去把林天恆接過來。但是該說什麼話,不該說什麼話,我想你應該知道這個分寸。」

去把林天恆接過來?

那不是等於把林天恆接過來等死嗎!

昨天晚上的那個選擇,已經讓自己懊悔不已了。

難道自己現在還要再作出一個,百分之百讓自己後悔一生的選擇嗎?

「為了你的哥哥,為了你的族人,快點去吧。」

蕭斷情輕飄飄的一句話,卻讓秦嵐妃感覺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嚨!

強烈的窒息感,讓秦嵐妃不由自主的走向了林天恆那兒。

「如果蕭小姐是想讓她來勸說我,就不必了。」

林天恆淡淡說道:

「這一次,我只為自己而戰。」

什麼!

林天恆居然在挑釁了魏群飛之後,又拒絕了蕭斷情的邀請?

兩邊都不加入,只為自己而戰?

林天恆的選擇,在所有人的眼裡,簡直無異於自殺!

大家都不明白,林天恆到底在想什麼。

他們更不明白,林天恆來這裡又是為了什麼。

難道林天恆真的妄想憑藉自己一人的力量,來對抗整個徽州省的所有家族嗎……

望著擦肩而過的林天恆,秦嵐妃好想去拉著對方的胳膊,說上一聲道歉,或許再許下一份愛意……

只是,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就像黑夜劃過的流星,從來不會為了誰的祈求,而停下自己轉瞬即逝的步伐……

武道會的看台,是一個橢圓形。

不過其中的一面貼著牆壁,只有另外三邊可以坐人。

豪門大少別寵我 而對立的兩邊,已經分別被蕭家和魏家,以及他們的支持者給坐滿。

所以林天恆直接走向了正中間的看台,獨自一人,坐在了數百個空座位的正中央。

望著遠處的林天恆,蕭斷情舔著妖艷的紅唇誇讚道:

「上次音樂會所的時候我想說了,你的項鏈挺漂亮的。到時候跟你一起掛在我的房間,一定會非常迷人!」

林天恆脖子上掛著的,其實就是墨麒麟贈送給他的獠牙。

其實林天恆也挺意外的,這寶貝居然可以從兩米的長度,縮小成拇指長短。

這麼寶貝的東西,林天恆放在其他地方也不放心,便只能掛在了脖子上了。

雖然此刻被眼尖的蕭斷情發現了,但是林天恆並沒有心虛的將墨麒麟的獠牙藏到襯衫裡面。

而是大大方方的舉了起來,笑著詢問蕭斷情道:

「這是我從一個吸血鬼的嘴巴里拔出來的,要是蕭小姐喜歡的話,回頭我再拔幾顆送給你。」

「哼!」

蕭斷情臉色一冷,沖著裁判喊道:

「只有死人才會停止不動,你確定自己不繼續主持比賽?」

「好的蕭小姐,我立刻重新抽籤!」

主裁判將寫有林天恆名字的簽,連同秦峰他們三人,一併放入了抽籤箱內。

這次秦峰就走運了,碰到了蕭家陣營的選手。

而第二場,將由林天恆對戰徽州省的第二妖孽,鄭建華!

不過林天恆並不在意這個強悍的對手,他只是平靜的喝著侍從送來的美酒,然後自言自語的說道:

「感受到那個老怪物的氣息沒有?」

「那個小傢伙,就在她的身上!」

順著指引,林天恆的目光,來到了蕭斷情的身上。

「嗯?」

不知為何,蕭斷情突然渾身一顫。

就連她身體內的老怪物,都被驚醒了過來…… 穗兒退下之後,姜雲卿才看著陳瀅,見她臉色好了一些,拍拍她的手說道:「待會兒我們一起去見小舅,你也有許久未曾見過他了。」

陳瀅本也不是什麼傷春悲秋的人,魏卓已經是過去式,哪怕心中有那麼一些不舒坦,可是卻也知道如今姜雲卿和君璟墨已經替她安排好了一切。

她若是再做出一副苦楚相來,不僅平白糟蹋了他們的心意,也會讓姜雲卿擔心。

陳瀅說道:「好。」

……

孟少寧一行人入城的時候,已經快到傍晚。

葉三護送著他們到孟家時,姜雲卿便見到了瘦了許多的孟少寧,還有躺在擔架上面被人抬著,臉上一道傷疤從左到右劃下,看著格外猙獰的徽羽。

姜雲卿湊近了一些,才能瞧清楚徽羽的模樣,等看到她臉上傷痕時,她手指輕觸著傷口附近有些紅腫發炎的肌膚,驀的就紅了眼眶。

徽羽連忙側開臉:「小姐,你別湊得這麼近,小心驚著你。」

姜雲卿眼睛通紅,將她臉板正:「我什麼場面沒見過,你這點傷勢還能嚇到我?」

她手指觸碰著徽羽臉頰,低聲道:「還疼嗎?」

徽羽燦然一笑,哪怕容顏毀了,可那雙眼睛卻依舊有神:「早就不疼了,小姐忘了奴婢可是暗谷七衛之一,當年訓練的時候奴婢受過的傷比這多了去了。」

姜雲卿陡然就落了淚,聲音卻是清朗:「你放心,我會治好你的。」

徽羽聞言笑了笑,那傷疤如同蜈蚣一樣顯得越發猙獰,「小姐的醫術奴婢知曉,奴婢等你。」

姜雲卿哭著哭著就笑了起來,突然矮身伏在徽羽肩頭雙手抱著她低聲道:「回來就好,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徽羽被姜雲卿抱著,驀的也紅了眼眶,她伸手覆在姜雲卿後背上輕拍了拍,柔聲道:「小姐別哭,奴婢回來了。」

徐氏幾人在旁見到這一幕,都是眼眶泛紅,穗兒更是忍不住偷偷抹了淚。

姜雲卿抱了徽羽一會兒,見她有些難受,連忙讓人將她抬進了廂房,而等徽羽走後,姜雲卿才抬頭看向站在那裡的孟少寧。

他身上穿著一襲青衫,只是尋常的麻料衣物,渾身上下沒有半點佩飾,遠不如他平日里穿的精貴,可是配著他消瘦了許多的身材,還有那張稜角分明的臉,卻顯得越發出塵。

而在孟少寧身邊則是站著個年輕女子,約莫十八九歲的年紀,長相只是清秀。

被姜雲卿打量的時候,那女子像是有些害怕,拉著孟少寧的衣擺朝著他身後躲了躲,而孟少寧則是下意識的上前擋著她,然後望向姜雲卿的目光是格外的陌生。

姜雲卿因站的有些距離,看不清楚孟少寧的目光,可是哪怕看不見,她卻能感覺到孟少寧對她的疏遠。

姜雲卿神情微頓,才叫道:「小舅,你回來了。」

孟少寧微皺著眉看著眼前容貌傾城的女子,雖然記憶中尋不到她的模樣,可是面對著她熟稔的態度,他卻覺得有几絲熟悉感。 回味著那一抹,如同來自暗黑深淵的刺骨寒意。

蕭斷情身體內的老怪物扯著沙啞的嗓子,低聲喚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