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魏子晶聽到陳天的這句話,美眸之中閃過了一絲尷尬,然後苦笑一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公子,您現在是不是覺得我這種女人非常的輕浮啊?」


「沒有……」

陳天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繼續說道:「我能夠感覺到你並不是真心想要成為我的女人,你應該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吧!」

魏子晶看著陳天再次愣住了,因為她萬萬沒想到陳天彷彿能夠看透她內心想法一般。

「說說吧,你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什麼?」

陳天看著魏子晶說道。

魏子晶坐在沙發上面猶豫了兩秒鐘,然後低聲說道:「其實陳公子我這麼做是為了救我的家人,現在應該只有你能夠幫我了吧!」

「救你的家人?」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解。

「我是江州市魏家人,我爸爸是江州市工商局局長,而我母親則是一家上市集團的總經理,我們魏家雖然不能夠跟江州四大家族相提並論,但是也能夠算得上是一個中等家族了,家族當中也有很多的企業,這麼多年我之所以能夠在娛樂圈走的如此順風順水,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為我家對我的幫助,但是就在最近幾年的時間裡,江州市的孫家開始對我們魏家進行打壓,搶走了我們魏家很多的生意!」魏子晶看著陳天表情十分認真的說道。

「江州市孫家?」

陳天忍不住愣了一下,他對於孫家並不是很了解。

「恩,孫家的家主叫孫文林,他兒子叫孫飛,孫家在江州市那邊也就能夠算得上是中等家族吧,陳公子您對孫家不了解應該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魏子晶輕聲說道。

「然後呢?」

陳天看著魏子晶問道。

「原本我們魏家跟孫家一直都是合作關係,但是就在幾年前孫家突然停止了跟我們魏家的合作,然後開始跟其他的公司合作,這對於我們魏家來說,簡直就是致命的打擊,因為這麼多年我們魏家的銷售渠道一直都在孫家的掌控下,孫家那邊突然選擇終止合作,我們魏家很多的生意都受到了非常大的影響!」

魏子晶看著陳天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剛開始的時候,我原本以為這隻不過是生意上面的事情而已,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是因為孫飛一直都想要得到我,所以才會故意給我們魏家試壓,但是因為我爺爺知道孫飛那個人就是一個紈絝子弟,除了吃喝嫖賭之外什麼都不會,他不想讓我嫁給這種人,所以後來才會有了孫家終止跟我們魏家合作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其實如果真的停止了跟孫家的合作其實也沒有什麼,畢竟這麼多年了,我們魏家掙到的錢也夠我們一家人生活得了,而且我現在工作還算是可以,每年掙到的錢也很多,但是萬萬沒想到孫家人竟然如此卑鄙,他們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找到了我父親貪污受賄的證據,並且用來要挾我爺爺!」

魏子晶說到這裡的時候,美眸之中閃過了一絲憤怒。

「你的父親真的貪污了嗎?」陳天輕聲沖著魏子晶問道。

「我父親根本就沒有做過哪些事情,這一切都是孫家計劃好的!」

魏子晶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喊了一聲,臉上的表情十分激動。

「哦哦!」

陳天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孫家人現在已經給我爺爺下了最後的通牒,如果我爺爺現在還不同意我跟孫飛之間的婚事,那麼他們就會把我父親的證據送出去,這樣的話,不僅僅我們魏家所擁有的一切都會煙消雲散,我父親也會因為我而入獄,我父親現在已經四十歲了,如果真的進去了的話,我都沒有辦法確定他還能不能出來,所以我現在也是沒有什麼辦法,我原本是打算在從南陽鎮回去以後答應嫁給孫飛的!」

魏子晶停頓了一下,然後抬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柔聲說道:「但是我萬萬沒想到我在南陽鎮碰到了陳公子您!」

「原來是這樣!」

陳天此時終於明白了魏子晶今天晚上會對自己投懷送抱了,原來在魏子晶的身上竟然發生了這種事情。

「陳公子,是您讓我看見了希望,我知道您現在已經江州市第一人了,您也是唯一一個可以跟江南省首富李君誠想抗衡的人,您完全擁有拯救我們魏家拯救我的實力,所以我剛才下定決心想要成為您的女人,一旦我要是成為了您的女人,孫家人就不敢對我們怎麼樣了!」

魏子晶表情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可是如果你成為了我的女人,其實結局不都是一樣的嗎?你現在並不喜歡我,你只不過就是因為被逼無奈所以才會選擇我的!」

陳天看著魏子晶輕聲說道。

「……」

魏子晶聽到陳天的這句話忍不住苦笑了一聲,然後淡淡說道:「陳公子,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跟您一樣擁有自己選擇的權利,我們這種普通人有很多時候都是被逼無奈所以才會選擇妥協的!」

「在很多人的眼中我也許活的非常好,我的家庭好,而且我還是一個演員一個明星,擁有非常多的粉絲,但是其實我真正的煩惱根本就沒有人知道,我覺得我跟您在一起肯定要比跟孫飛那種人在一起強吧!」

「如果不是因為孫家拿到了污衊我父親的證據,我魏子晶這輩子就算是不嫁人,我也不會跟孫飛那種人在一起的!」

「我陳天跟你認識的那些人一樣,我不會因為你的美貌跟誘惑而幫你做任何事情,所以你若是想要對我用美人計根本沒有任何用!」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看著魏子晶說道。

魏子晶聽到陳天的這句話,美眸之中閃過了一絲絕望。

「不好意思陳公子,其實我今天也只不過就是過來嘗試一下而已,如果剛才我做的那些事情冒犯到了您,我對您說一聲對不起!」

魏子晶此時似乎也清醒了過來,沖著陳天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後直接起身想要奔著房間外面走去。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你這麼著急走幹什麼?」

陳天輕聲沖著魏子晶說道。

「你剛才說的那些話我已經了解你的意思了,今天是我自不量力了,也許我這種人根本就沒有資格成為陳公子您的女人,畢竟陳公子您現在可是江州市第一人,身邊最不缺的應該就是美女了吧,我剛才的做法確實有些太愚蠢了……」魏子晶苦笑著回了一句,此時她覺得自己做的這些事情確實有些可笑。

陳天這種人什麼樣子的美女沒有見過,自己雖然是明星,但是也算不上最頂級的美女,陳天對自己不動心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誰說你只有成為我的女人我才會幫你?就算你不是我的女人,咱們兩個應該也算得上是朋友吧!」陳天笑呵呵的沖著魏子晶說道。

「陳公子,您……您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魏子晶嬌軀微微一頓,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解。

「其實你若是真的想要找我幫忙,你完全可以直接跟我說清楚你的事情,如果我覺得你真的非常需要我的幫助,我看在咱們兩個認識一場的份上,我也是會幫助你的,但是如果你費盡心思千方百計的想要利用我,那麼無論你碰到了什麼事情,我都不可能幫你,我陳天最討厭的事情就是別人利用。」

陳天輕聲沖著魏子晶說道。

「陳公子,我……我真的沒有利用您的意思,我就是不知道我一個女人還能有什麼東西當成是讓您幫忙的籌碼,您比我有錢而且還是一位武道高手,我思來想去覺得只有拿出我的身體也許才能換取一點您的同情心!」 霸愛:惡魔總裁的天真老婆 魏子晶表情十分緊張的沖著陳天說道。

陳天看著自己面前的魏子晶,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憐憫。

其實陳天心中清楚,魏子晶現在所做的一切無非都是為了自己的家人而已,而並非是為了自己。 顧北安來的速度很快,風玫直接讓他進屋——

顧北安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什麼的時候只覺得身上一陣疼痛傳來,下意識的反抗,可無濟於事。

他根本就不是動手的人的對手。

「簡言之,你發什麼瘋!」顧北安紅著眼眶,怒的。

風玫落下最後一拳拍拍手放過他:「不好意思啊,手抽了。」

果然還是應該多活動活動脛骨,整天呆在屋裡玩遊戲,整個人都軟軟的,活動活動瞬間神清氣爽——

沒有什麼比揍人來的更爽快的了,一次不行就揍兩次,兩次不行……慢慢揍。

顧北安從地上爬起來,心中憋著怒火,不明白一個小姑娘揍人怎麼這麼疼。但是他知道自己理虧,只能忍下:「現在人也打了,能告訴我小羽在哪裡了?」

風玫輕嗤:「真難為你還記得她。」

顧北安握拳:「簡言之,你少在這陰陽怪氣的,這是我和小羽之間的事情,我有錯我自然會親自跟她認錯。」

風玫笑了起來:「想認錯,可你找的到她嗎?」

顧北安一噎,就是找不到人他才一次次的來找她的啊。

他強迫自己態度軟下來:「阿言,你看著我與小羽一路走來,知道我們有多相愛。我知道這次是我錯了,我會改的,你幫我勸勸小羽好嗎?我很想她。」懶人聽書

顧北安滿目祈求,眼中的感情不似作假,他或許真的還愛著南羽,曾經對南羽的愛也不假,可是……風玫拿起書桌筆筒里的一隻錄音筆。

「你想她?想她整整三個月對她不管不問?想她會天天泡在遊戲里成為全服第一的大神?顧北安,你的愛,可真廉價!」

顧北安一愣,而後急忙辯解:「我當時就是太痛苦了,只想在遊戲中發泄,所以才會整日沉迷遊戲中。直到最近,我才明白,我沒她不可。」

「很不錯的理由。」風玫拉開椅子坐下,「沉迷遊戲是為排解痛苦,那陸知櫻呢?遊戲里師徒調情,現實形影不離,是解語花呢還是小情人?」

「簡言之你別太過分!」顧北安臉色瞬間難看起來,「說過多少次了,我與知櫻只是朋友關係。當初若不是小羽懷疑我與知櫻的關係,我也不會與她爭吵,也不會離開……難不成我與小羽在一起后,連個女性朋友都交不得嗎?你也是我朋友,那我們是不是也有一腿?」

手又癢了,風玫二話不說,又將人按著揍了一頓。

揍完了人風玫將錄音筆扔給他:「她留給你的,原本沒想給你,既然你來了,拿著滾吧。」

顧北安接過錄音筆,聽說是南羽留給他的,立即顧不上自己被打的事了,直接打開,房間中響起南羽的聲音——

「北安,你說的對,我髒了,配不上你了……以前我們多好啊,從來沒有吵過架,可是什麼時候變了呢?在你口中不自覺出現越來越多的知櫻的時候,我就隱隱有了一種預感……

「還記得那次我們約會嗎?那天真冷啊,雪那麼大,你說要爬雲山,我去了,結果我一個人爬完了雲山,你的知櫻肚子疼你沒來,我從山上滾下來時就知道,這一天只是早晚的問題……沒想到會是以這樣的方式……

「北安啊,我多麼願意相信你和她只是朋友……

「顧北安,若有來生,我絕不要愛上你,絕……不……」

女孩哽咽的聲音越來越虛弱,直至消失。 一見傾心,學妹請接招 這是南羽自殺那天留下的錄音,最後時刻簡言之趕去將她送往醫院救了回來。 陳天的房間內。

「陳公子,我真的沒有利用您的意思,我……我只不過就是想要利用我的身體去交換我家人的安全而已,但是我沒想到您對我的身體竟然一點都不感興趣!」

魏子晶看見陳天不說話以後連忙繼續解釋道。

陳天看著魏子晶,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因為此時陳天彷彿在魏子晶的身上看見了自己的影子。

前世的時候,陳天跟魏子晶一樣,在李浩峰的打壓下苟延殘喘,後來是因為李浩峰用陳天母親的性命去威脅陳天,陳天才無奈選擇放下了薛冰凝,跳下山崖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那個時候的陳天,只能用這樣卑微的方式去保護自己的家人,保護自己心愛的人,因為他除了這麼做,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辦法。

前世陳天跳下山崖的時候,他心中也有非常多的無奈,也有非常的不甘心。

但是他卻什麼都做不了,他甚至都不如魏子晶幸運,魏子晶最起碼還在自己的身上看見了一絲絲希望,而陳天前世的時候,甚至連一絲希望都不曾看見過。

也許有的時候,有些人的命運確實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是掌握在別人的手中。

「你我既然能夠認識一場其實也是緣分,我對你的身體並不感興趣,你還是把她留給你真正愛的人吧,至於你家裡面的那些事情,我會幫你解決的!」陳天看著魏子晶輕聲說道。

魏子晶聽到陳天的這句話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陳……陳公子,您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嗎?您不會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原本此時魏子晶已經放在了最好的希望,但是她沒有想到陳天此時竟然要幫助她了,所以此時魏子晶心裏面非常的激動。

「當然是真的,在你眼中這些事情可能比天還要大,但是在我的眼中無非就是幾句話的事情,你現在不用擔心你家人的安全,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去處理,回去吧!」

陳天看著魏子晶淡淡說道。

「陳公子,我……我都不知道應該怎麼感謝您了……我真的太感謝您了……」

魏子晶一雙美眸死死的看著陳天,心中的感激溢於言表。

「我不需要你的感謝,其實這個世界上有非常多不公平的事情,以我陳天一個人的精力根本不可能做出什麼改變,我現在能夠做的就是盡量讓我認識的這些人受到公平的待遇,讓他們能夠擁有自己選擇自己命運的權利!」

陳天看著窗戶外面的風景,若有所思的回了一句。

「能夠認識陳公子您,真的是我的幸運!」

魏子晶一邊說話一邊輕輕的跪在了地上,然後看著陳天說道:「陳公子,真的非常感謝您!」

「你不用這樣,回去吧!」陳天語氣平靜的沖著魏子晶說道。

「好!」

魏子晶緩緩起身,然後直接轉身離開了陳天的房間。

魏子晶離開以後,陳天一個人站在陽台的位置看著整個南陽鎮的風景,心中思緒萬千。

其實陳天有的時候也在想,自己重生回來以後,除了要復仇李家保護自己身邊的親人之外,他還能夠做些什麼事情?

幾分鐘以後,陳天把自己的手機拿了出來然後撥通了韓曉汐的電話,現在整個江州市的生意都在韓曉汐的控制之下,所以陳天打算讓韓曉汐去解決魏子晶家裡面的麻煩。

「陳公子,您好!」

韓曉汐很快便接通了電話。

「曉汐,現在江州市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陳天輕聲問道。

「現在江州四大家族除了馬家之外,剩下三個大家族的生意都已經被我們韓氏集團所吞併了,而且我在各個公司都安排了我的人,這些公司目前已經全部都切斷了跟李家的合作,李家的公司也因為這些事情而元氣大傷,現在李家一直都在尋找江南省以外的合作夥伴,但是遠水解不了近渴,李家要是想從這件事的影響中走出來,最少也得需要個幾年的時間!」韓曉汐連忙彙報了一下自己的工作情況。

「辛苦你了!」

陳天淡淡說道。

陳天心中清楚韓曉汐一個女人竟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整合好江州市這麼多的公司,其實還是非常不容易的。

而韓曉汐在聽到這一句辛苦之後,感覺自己這些天付出的所有努力都沒有白費,笑盈盈的說道:「其實也不是很辛苦,如果不是陳公子您料事如神,早告訴我這些公司可能會不配合我的話,我也不可能這麼快的整合好這些公司。」

「剛開始的時候那些人好像有些不太想要配合,但是在我開除了幾個公司骨幹之後,他們也就老實了,基本上現在整個江州都是陳公子您一個人得了!」

「李家那邊在知道我已經把三大家族的公司都佔為己有以後肯定會非常的不甘心,所以他們肯定會想辦法組織你整合這些公司。」

陳天輕聲說道。

「是啊,幸好陳公子您早就發現了,要不然事情肯定會非常的麻煩。」韓曉汐柔聲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其實我一直都想要好好的感謝一下陳公子您,畢竟如果不是陳公子您幫助我們韓家,我們韓家也絕對不可能有今天的!」

「只要你們韓家能夠控制好這些公司,以後整個江州市都是你們的!」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其實他對於這些東西也並不是很感興趣,畢竟陳天現在需要的東西不是錢能夠滿足的,何況陳天手裡面的錢已經夠多了。

無論是溫家也好還是韓家也罷,陳天之所以幫助他們,完全就是為了對付李家還有江州四大家族,如果一旦陳天真的報了仇,這些東西陳天也不會帶走,會當成是一份禮物送給韓曉汐跟柳子曦兩人。

一位大乘之境的仙帝,對於凡塵之中的這些東西早就看淡了。

「陳公子,您這麼晚了給我打電話應該是有什麼事情吧?」韓曉汐輕聲問道。

「恩!」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把魏子晶家裡面發生的那些事情簡單的跟韓曉汐說一遍。

「這個孫飛怎麼可以這麼混蛋啊!」韓曉汐聽完魏子晶的事情以後,語氣十分氣憤的問道。

「你認識這個孫飛?」

陳天愣了一下,輕聲問道。

「我對於孫家的這對父子還是有些了解的,孫飛的父親就不是什麼好東西,而那個孫飛曾經還追過我呢,只不過被我爺爺給罵跑了,後來擔心我們韓家報復,所以就再也沒有騷擾過我了,您打算怎麼處理這兩個人?」韓曉汐連忙回了一句。

「也不用過分難為他們,趕出江州市就好了!」

陳天淡淡說道。

「好的,我知道應該怎麼做了!」

韓曉汐輕聲回了一句。

「恩!」

陳天簡單的答應了一聲然後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陳天知道韓家現在已經完全取代了江州四大家族的位置成為了江州市最大的家族,而韓曉汐則是名副其實江州市女王,所以讓韓曉汐處理這些事情還是沒有什麼難度的。

回到卧室當中,陳天直接進入到了修鍊狀態當中開始了修鍊。

次日上午八點多鐘。

門鈴聲再次響了起來,陳天打開房門以後,發現竟然是魏子晶程橙任北檸三人上來了。

「小天,我現在應該是喊你陳公子呢,還是繼續喊你小天啊?」

過了一晚上,任北檸的情緒明顯緩和了不少,看見陳天以後笑盈盈的問道。

「你覺得喊我什麼合適就喊我什麼好了!」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扭頭看了一眼程橙還有魏子晶兩人,發現這三個人好像都已經把東西收拾好了,似乎是準備離開了。

「那我還是繼續喊你小天吧!」

任北檸看著陳天笑了笑。

「可以!」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你們三個人這是打算離開了是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