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魏剛就是秦思宇發現的這支小隊的隊長,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關中漢子,他對這片自己賴以生存的地方相當的熟悉,熟悉到了閉著眼睛,他都知道自己走到了哪裡。


也正是因為熟悉,因為對這裡的留戀,末世爆發后他才依然留在了這邊,而不是像其他人一樣,只顧疲於奔命的向其他地方逃去。

但也正是因為他沒走,所以依靠那些鄉里鄉親之間的關係,他慢慢的拉起了一支隊伍,帶著一些人在這一帶討生活。

魏剛說實在的,他之前就是一個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那種狀態,天老大地老二他就是老三,整天無所事事混跡於各個廠子間,自己都三十好幾了,還是形單影隻。

以前的他衝動易怒,媒人給他介紹了幾個,但都是無疾而終,到最後他已經習慣了,經常叫囂著自己一個人可以過得更好。但暗地裡的他,還是希望自己可以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不至於每天回去冰鍋冷灶的心慌。

其實他自己心裡也明白,就他的那個樣子,基本上是沒戲了,除非人家瞎了眼,不認就是昏了頭。

但世事往往就是這樣無常,一個已經死心放棄的人,卻突然得到了一個天大的機會,沒錯末世對於他來說,就是一個翻身的機會。

因為他在末世開始的第一晚,就已經成功的進化成為了一名強化者。

在經歷了最初的迷茫與恐慌后,膽子賊大的他突然發現,哪些喪屍竟然打不過自己,也不像電影中描述的那麼恐怖,所以一邊在心裡罵罵咧咧的咒罵那些無良導演,他一邊也悄悄的開始了自己的尋糧行動。

因為剛開始兩天,他嚇得愣是沒敢出自己家院門,所以家裡的東西早就被他吃光了,最後實在是餓的受不了了,這才走了出來。

最後他在一家超市偷拿東西時,差點沒被同樣是倖存者的超市老闆娘拿刀砍到,攝於情面他只是躲開了,但兩人造成的動靜,也引來了一直遊盪的喪屍。

然後屬於他的故事就這樣開始了,打死喪屍后,老闆娘也不對他展露雌威了,反而拿出食物供他狼吞虎咽,甚至還主動幫他遞水,而這在以前是他從沒有過的待遇。

最後在吃完小超市后,他帶著老闆娘與她的兒子走出了超市,然後夥同老闆娘家的鄰居,一起踏上了倖存者的求生之路。

非常逼婚:愛妻,拒嫁無效 躲喪屍,尋找食物,日子就這樣的一天天過來,他們的身邊有人來也有人走,然後慢慢的小隊的雛形就出現了。

但像他們這樣的小隊,在城市的南邊這片大地上並不在少數,他們的未來有兩個命運,一個就是這樣繼續流浪下去,另一個就是建立起自己的勢力範圍,然後一步步的做大做強。

魏剛就是打的第二個主意,他們可以算得上是南邊這邊最早確定安全屋的,就選在了魏剛之前上班的工廠附近,但後來的發展他們慢了一步,等他們再發展起來時,這一片大地上已經出現了一位二級進化者。

而這個時候,魏剛早已經明白了什麼是責任,什麼是一個男人的擔當,所以為了隊伍里所有人的生存,他開始不斷的奔波在荒野與安全屋之間,然後不斷的帶回來物資。

今天這個地方,本不是他們固定的搜索區域,但實在是常去的那些地方價值已經不大了,而為了趕緊湊足『保護費』,他只能帶人來這邊碰碰運氣。

但誰也沒想到,他們的運氣會這麼『好』,好不容易發現了一個存滿食物的倉庫,卻被一群流浪的喪屍圍堵了起來,等他們戰鬥了半天的時候,秦思宇他們的車隊卻突然出現。

在這一刻魏剛簡直有種對著老天吐濃痰的衝動了,這賊老天太他娘的坑了,自己這邊付出了數人死傷的代價才做到了這一步,卻被這群不速之客摘了桃子,他心裡早就開始問候對面那些人了。

尤其是看著對面的車牌,他相信他們這邊所有人,都已經對對方致與了自己最熱烈的問候,然後他們就打算退走了,畢竟他們也不是傻子。

一個是巧合,難道兩三個還是巧合,所以在看見對面四部車都是外省牌照后,魏剛等人自然明白了對方的強悍,而且看看人家那隊員,殺喪屍就跟砍瓜切菜一樣。

『隊長,我們真的?』

在魏剛對著秦思宇他們喊出那句話后,一直跟在他身後的隊員,滿臉忐忑的向他問道。

『那咋辦,眼看著那些物資飛了,你別忘了今天可是最後期限!』魏剛回頭一瞪眼,同時揚手將一隻喪屍的頭打歪向一邊。

『操…!』那剛才說話的隊員罵道。

清穿女重生記 『廢話,不真的還是假的,先接觸一下試試!』說完話魏剛自隊列中當先衝出。

對面早先衝出來的柏樹與席偉,已經像兩柄尖刀一樣插入屍群中,正劈波斬浪向著他們這邊衝來,而跟在後面的車隊,也已經轉變了方向,攔腰將屍群一分兩半。

看著對方犀利的戰鬥,魏剛心中也有一點震驚,但關中人自古輸人不輸陣,所以他也開始向著屍群中間迎去。

當然他沖的也不是很猛,畢竟他是隊里唯一的一名二級進化者,還需要照顧其他人,但他卻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希望通過自己的這一番行為,一會在物資分配上,可以有更多的選擇權。

後面的車上,秦思宇將一切都看在了眼中,但他卻並未再搭理魏剛,因為他根本就不對剛才他說的分配比例感興趣,那只是一個吸引這些人的借口。

他真正的目的,是接觸這群人,然後通過他們來了解,古城長安周圍的勢力情報。

在席偉以及柏樹的幫襯下,魏剛這些人面前的這群喪屍很快就倒下了,而另一邊車隊背後,那些喪屍早已經被解決了。

『這些人好強,這兩位都是二級進化者吧!』魏剛已經徹底服氣了,心裡也對這支隊伍的來意感到好奇。

之前在這一片,他可從來沒有聽到過他們的消息,不禁心中想到,難道他們是今天剛過來的,一條過江猛龍?

對於魏剛心中的想法,在場沒有一個人知道,但秦思宇卻可以大致猜出來一點,看著魏剛看向這邊的眼神,秦思宇推車門走了下來。

『你…!』

看見走下來的秦思宇,魏剛驚得一張嘴張得都可以塞進去拳頭了,眼睛也瞪得賊圓,整個人的樣子十分滑稽,指著秦思宇嘴裡不斷的啊啊出聲。

『叔,怎麼了,有什麼不妥嗎?』秦思宇裝作看了看身後,但實際上心裡已經笑瘋了。

『沒,沒什麼!』 貓痕傷 魏剛忐忑道。

自看見秦思宇那一刻,他就明白了秦思宇是三級進化者了,因為他雖然只是二級中期,但因為他經常出來進行交換物資,所以自然知道了三級進化者最顯著的特徵。

當然還有就是管轄他們南面這一片的勢力首領,聽說就是一名三級進化者,而他也是有著一副巨人一般的身體。

『隊長,我們什麼都不要了,趕緊走吧!』

魏剛身後,那個一直跟在他身邊的,也就是剛才向他說話的那個男人又說話了,只不過眼中已經不是忐忑了,而是驚懼與不安。

聽見身邊隊員的話,魏剛的心中閃過一絲掙扎,然後他看著秦思宇鼓起勇氣問道;『那個,你是三級進化者嗎?』

『是的叔,我是三級進化者,我們剛從外地回來!』秦思宇點頭。

得到秦思宇的回答,魏剛徹底的死心了,心中也沒有了分得物資的奢望,此時他只想著帶領隊員們安全的離開這些人,尤其是離開這個所謂的鄉黨。

『叔,你們不用擔心,我們沒有惡意的,對了裡面的物資我們也不要,剛才只是擔心貿然出來嚇到你們,這才說我們要跟你們分成的!』秦思宇看出了魏剛幾人眼中的退縮之意,連忙緩聲解釋到。

同時為了證明自己真的沒有惡意,秦思宇還舉起手原地轉了一圈,示意對方看清楚,自己過來並沒有帶武器。

『柏樹,趕緊帶人進去幫忙搬東西,這邊不太安全早點離開比較好,叔,你們把你們的車開過來吧!』秦思宇對著柏樹吩咐完,然後又轉向了魏剛。

『明白隊長!』柏樹答應一聲,然後對著席偉招呼一聲,四人就向著喪屍屍體蔓延的方向走去。

『趕緊安排人去吧叔,我察覺到有一股屍群正向這邊趕來,它們的數量起碼有一千隻,我們抓緊時間吧!』秦思宇向著魏剛善意的提醒道。

『媽的幹了,死了算球!』魏剛心裡拿定了主意。

『程輝,你帶人趕緊去搬糧食,能拿多少拿多少,記住必須留下封門的時間!』魏剛看著身邊那男人道。

『知道了老魏,我這就帶人去!』

程輝也就是之前一直就給魏剛建議那人,聽見魏剛的話也對著身後一招手,然後幾個男人扭扭捏捏地走了出來,跟著他向前跑去。 第四百四十四章表演

其他幾人去拿糧食去后,秦思宇就跟魏剛站在原地,只不過魏剛在滿臉的不好意思后,終於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一雙手在身上趕緊摸了起來,然後摸出來一盒鄒巴巴的香煙。

看著手上的煙,魏剛臉上閃過一絲心疼,然後還是小心翼翼的向著秦思宇遞來。

『那個,還不知道你貴姓?』魏剛滿臉討好的笑問道。

『叔,不用這樣的,我叫秦思宇,你就叫我小秦就行了!』秦思宇雙手接過魏剛遞來的香煙,然後反手還幫他點著。

看見秦思宇這樣做,魏剛的心中有了一絲著落,然後再看秦思宇就沒有剛才那樣的又驚又懼了,雖然有點忐忑,但卻也自然了一點。

在他的生活經驗中,沒有什麼矛盾是一根煙一頓酒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兩頓,但必須態度誠懇,人要學會低頭。

『那個秦隊長,你剛才說你們是剛從外地回來的,那你們這一趟?』魏剛站在秦思宇旁邊謙恭的問道。

這話問的很有門道,如果他們只是路過,雙方也就只會交集這一次,他不需要付出太多,但如果對方自此開始留在這邊,他就要想點辦法了。

最簡單的莫過於,抱大腿。

『我們剛從江城趕回來,這一趟也算終於到家了!』秦思宇感慨道。

『原來秦隊長是咱長安人吶,那這回家了可算是可喜可賀啊,對了不知道之前你家在哪裡?』說到這裡,魏剛的心底開始有點激動。

『在高新區那邊!』

只回了這一句,然後秦思宇神情有點落寞,後面的話就沒有再說出口,而一邊的魏剛也一直在看著秦思宇,看見這一幕心中瞭然,也就不在這個話題上停留。

三十多年的生活經歷告訴他,有些事是急不來的,尤其是這件事,更是要講究個水到渠成。千萬不能做的太刻意出來,這樣你在對方的心中,絕對沒有什麼份量。

所以為了報這條大腿,魏剛打算付出點什麼,而且他的心中還有自己的想法,那就是借勢,他相信秦思宇他們,暫時也肯定有需要他們的地方。

在這一刻,他為自己之前積極收集情報的行為感到了高興,萬萬沒想到回報來的會是這樣的豐厚。

在他們談話這段時間,柏樹與席偉帶著魏剛手下的程輝已經將那些食品全部裝車了,然後由著司機開車先走,他們在後面跑著追上來。

『走吧,那些屍群已經快過來了,路上我們把痕迹清理一下,確保不會被它們摸過來!』秦思宇向魏剛說道,然後就向著車隊那邊招了下手。

魏剛其實一直在暗中觀察著車隊,看見秦思宇一招手,車上又下來了好幾位隊員,且看他們身上的氣勢,立刻就明白這些人也是進化者了,心裡不禁更羨慕了。

新下來這幾人,就是秦思宇向埃迪卡拉索要的人手,之間這些人走向車隊後面,等到押后的柏樹與席偉兩人走過身邊,然後幾人相繼發動能力向著四周攻擊,一時間街道兩邊的建築大面積崩塌。

其中那個念力能力者林昌宇,發動能力將所有人打下來的建築殘骸托起,然後向著街道中間不斷彙集,很快就築起了一道三四米高的圍牆。

身後魏剛等人吃驚的看著這一幕,尤其是程輝,眼睛都瞪圓了,看了幾眼就向這車隊那邊看去,因為那裡面還有人在,心中不禁好奇剩下的人都是什麼實力,他們不會是個全隊進化者吧。

這樣的配置,也太嚇人了。

布置好圍牆后,一行人就全部上車,然後由魏剛在前面帶路,秦思宇等人跟在他的身後,一行繼續向著東南駛去,而對於目的地,雙方默契的誰也沒有提起。

路上秦思宇示意幾人又做了一些其它布置,然後在約莫一個小時后,他們來到了一片工業區附近。

離得很遠的時候,秦思宇就感應到了那邊的一處聚集點,然後魏剛小隊在聚集點附近做的一些暗哨也被秦思宇發現了。

離得近了,魏剛將車門打開,然後探出半個身子站起來,對著前方的一處路口揮了揮手。

見狀那處本來被幾輛廢舊汽車堵住的路口,突然冒出了幾個人影,然後只見那些人拿出一些纜繩,接著就是一陣發動機的聲音,那幾輛堵路的汽車就被拖開了。

等秦思宇坐著車經過那道路口時,看見的就是幾雙好奇並探詢的眼神,而等他們開過,立刻又是一陣發動機響聲,然後那幾輛車又被移回了原味,同時還有人拿著掃把在那邊掩蓋痕迹。

等車隊終於停下時,秦思宇終於邁步走下了車,同時另一邊的劉勝也走了下來,此時魏剛也帶著自己的人下了車。

他們住的地方,是一間水泥結構的廠房,而此時在拿到大鐵門處,已經出現了一些聽見聲音跑來的倖存者,其中大部分都是婦孺,只有少數的幾個成年男人。

看見秦思宇身邊的那道身影,魏剛的眼睛跳了一下,但卻將自己的震驚壓了下來,畢竟已經有秦思宇這碗老酒打底,再看見一位三級進化者,他心中也只是更高興。

但他是高興,他留在聚集地裡面的隊員們,卻都已經驚恐不安,唯恐是什麼禍事上門,一個個眼神驚疑不定,甚至已經有人已經打算開溜了。

『秦隊長,這裡就是我們的安全窩,先進裡面坐吧,老劉收拾一下招待貴客!』魏剛一面對著秦思宇說道,一面又招呼大門裡面的那些人。

聽見魏剛的話,那些本已經開始四處游弋的眼神停了下來,然後懷疑重新出現在他們的眼神里,但卻安靜了許多。

『哎呀,我說咋今天左眼一直跳個不停,還以為是老魏今天在外面要發財,原來是貴客要到啊,來來來秦隊長裡面坐!』

聽見老魏的叫喊,一個四十上下的男人走了出來,臉上洋溢著滿滿的熱情,但卻在走過來時,向著已經轉過來的魏剛隱晦的去了一個眼神,而且他的身體也在暗暗緊繃著。

長久的搭檔下來,使得魏剛一個眼神就明白了老劉的心思,然後也微微點了下頭。

見狀老劉才放鬆了下來,然後由眼睛開始,慢慢的散發到了整張臉,將那張臉笑成了菊花。

逐漸成為神豪 要不是場合不允許,他都想開懷大笑幾聲,因為在一瞬間他已經想明白了魏剛的心思,而對於這件事,他舉雙手雙腳贊成。

畢竟能被他帶回來的隊伍,魏剛肯定是經過考慮的,要不然他哪怕是死,也不會帶陌生人回來。

看見隊伍的兩位首領都是對對方表示歡迎,剩下的那些人臉上也露出了笑容,而這時魏剛帶出去的那些人,也已經開始將車上的東西向下搬,看見這麼多的物資,那些人笑的更開心了。

廠房裡面很大,除了一個專門整理出來供眾人打地鋪休息的場地外,在另外一邊還堆放了許多的雜物,鍋碗瓢盆什麼都有。

留下席偉柏樹等人在外面,秦思宇與劉勝跟著魏剛以及老劉進到了唯一的一個房子裡面,然後在老劉招呼外面幾個女人倒水的間隙,秦思宇開門見山的開始向魏剛打聽消息。

『魏叔,看你這樣子也算是在這一片比較熟悉了,小子我你也知道,剛剛回來這一片地方,所以現在我需要向你打聽一些東西。當然我也不會白問的,事後我會給與你們一些報酬用來答謝!』秦思宇操著一口流利的鄉音問道。

『哎,說什麼報酬不報酬的,這些也太見外了,你給了我們這麼多糧食,要是沒有你們幫忙,今天我們可能早就失手了!』魏剛裝作生氣的回道。

『怎麼回事老魏?』一邊老劉適時地給魏剛遞了一句。

魏剛心裡滿意老搭檔的反應,然後就將秦思宇他們幫助自己的事說了出來,聽聞后老劉也生氣了,看著秦思宇義正言辭道;『秦隊長,說這些話就見外了,一點消息要什麼報酬,你就說你想知道哪些方面的,老魏如果不知道,這不還有老漢我嗎!』

『那行,我就在這先謝謝兩位了,但一碼事歸一碼事,也算是我們的一點心意,畢竟搜集物資我們還是比你們方便許多!』

看著面前兩人唱雙簧,秦思宇心底暗笑,暗道這就是關中人的狡獪,但他臉上卻並沒有露出不豫之色,反而坦誠的看著兩人。

『哎呀,先說事吧,哪些都是虛的!』老劉催促道。

旁邊劉勝正襟危坐的坐在那裡,看著秦思宇與面前這兩人演戲,心裡其實已經笑開了花,尤其是老劉與魏剛臉上的表情與語氣,更是使他心裡不斷嘀咕,但卻一直保持著臉上神色不動。

『是這樣的叔,你也看見了我們既然已經回來,而且這世界已經變成了這樣,不管怎樣我們總要安身立命的,所以我想知道一些長安城周邊的勢力都有哪些,還有就是這些勢力都怎麼樣?』 第四百四十五章曹操到

秦思宇這話,可以說問的相當霸道,他沒有問哪片地區現在危險度比較少,因為這基本上都是像魏剛他們這樣的小隊伍的生存空間。他也沒有問哪些是已經有主的,表示了自己根本就不在乎那些。

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我打算搶一塊地盤出來!

而且之所以這樣問,關鍵是秦思宇想聽聽,像魏剛他們這樣處於底層的倖存者隊伍的聲音,看看他們對於哪些進化者勢力都是什麼看法,帶有什麼樣的色彩。

魏剛與老劉聽明白了秦思宇的意思,兩人互相看了看,然後老劉對著魏剛點了點頭,示意由他來說。

『要說長安城周邊的實力,我肯定給你說不全,畢竟我們一直生活的也就是城南這一片地方,而且這一片地方在城南也只是不到十分之一大,所以我就說一些自己確定知道的,以及一些我打聽來的消息!』魏剛看著秦思宇道。

『可以叔,你先說來聽一下!』秦思宇點頭。

『要說城南這一塊的倖存者隊伍,那絕對繞不過去莽街的張黑虎,他可以算得上是我們城南這邊的最強者了。

而他的黑虎幫,也控制著我們城南這邊,也就是除了三環以外,藍縣以東以及茂包高速以西的這一大片區域,在這一片區域里,按照他們的說法倖存者隊伍起碼有五十多支。而我們就是其中一隻,每月定時給他們交與保護費!』

說到保護費時,魏剛特意看了一眼秦思宇,但秦思宇臉上的神情根本就沒有絲毫變化,他不敢過多試探,很快就略過這裡。

『再就是安縣那邊,那邊也有一個倖存者勢力,但他們並沒有三級進化者,僅有的也只是三四位二級頂峰的進化者,而張黑虎也一直覬覦著那邊!

他們之前也爆發過幾次爭鬥,但都因為雙方參與的人員少,沒有什麼太大的傷亡,唯一的一次據說雙方的強者全都出動了,可以說得上是當時最大的事件了,但具體的結果如果我們不知道,只知道張黑虎吃了大虧,然後再都沒有向那邊伸過手!』

『他吃了什麼虧?』劉勝在一邊突然問道。

『安縣那邊之前有幾家軍工廠,而且那附近還有配套的駐軍!』秦思宇回憶了一下,然後告訴劉勝。

聽見這些,劉勝心中一動,明白秦思宇肯定早就盯上這些了,然後又恢復之前的樣子,正襟危坐的坐在那裡。

『對,那邊是有一部分駐軍,但現在那邊話事的是一個叫做翁鶴毅的男人,簡直就是我們所有人都希望的首領!』

說這句話時,秦思宇發現,魏剛的眼中竟然有一抹亮光閃過,心中不禁對這個人名記住了一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