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魏三十八一直盯著兩個人,由於光線很暗,他只看到兩團黑影越靠越近……


他默默拿起手機,可是夜拍模式下,也是烏黑一團,我去這破手機,是不是該換了,這麼不清晰。

傅歡靠得近些,陳妄也就聽清了。

「恭喜拿了第一。」

陳妄偏頭看了她一眼,此時滿腦子都是方才她站在廊下嬌羞的模樣,他攥緊手中的杯子,往她那邊又湊近少許……

距離已經足以讓兩人呼吸糾纏起來,傅歡看著他,睫毛輕輕顫動,然後就看到他越靠越近了……

他的手忽然搭在了傅歡肩上,很輕,不至於用力抓疼她,只是一碰,她身子已經僵了。

然後……兩人臉頰輕輕碰了下。

「謝謝!」

黑暗中,他聲音透著幾許啞然。

傅歡好似被人抓住了小心臟,怔愣的點頭,若非此時光線太暗,怕是所有人都能看到她害羞的模樣。

「我們那裡是這麼表示感謝的。」陳妄解釋。

貼面……

她知道國外有個所謂的貼面禮,可是這個方式,用在什麼場合她卻不知,一般不是見面打招呼的時候,難不成表示感謝也能用?

西方流行貼面禮,各個國家習俗方式也不同,傅歡自然不可能什麼都能了解透徹,況且此時心底小鹿亂撞。

分開后,傅歡好似還能感覺到他的呼吸,爬上了自己的臉!

喝了酒,有點重。

有點熱。

這就是個感謝方式?

她不知道,也不敢問。

陳妄已經抓著杯子,又喝了幾口牛奶。

這酒當真不是個好東西……

------題外話------

貼面禮是什麼,是怎麼用的,我不知道,我也不敢問?

某人套路太多,你說這話虧不虧心!

你要不要臉!

陳妄:醉了,不記得了。

我:…… 傅歡還紅著臉,有人喊陳妄去喝酒,他便又去了別處,她拿起手機,查了一下某國貼面禮適用場合,只是網上回答也紛繁複雜,沒一個準確答案。

約莫九點半,陳妄說要送人回去,就帶著傅歡出去了,此時大家才注意到角落蹲著的兔子。

可人都要走了,此時調侃也遲了。

而且陳妄動作快,傅歡位置又在門口,在眾人起鬨聲中,兩人火速得離開了包廂。

此時屋內的人多少都喝了酒,陳妄也被灌了不少,自己無法開車,只能找了個代駕。

「我自己打車回去也行。」京城治安還是很好的,傅歡瞧著包廂氣氛也挺好,「要不你回去和他們繼續玩吧。」

「送你。」陳妄堅持。

若不是今晚傅歡在,他壓根也不會留這麼久,稍微意思一下就準備離開。

會所門口代駕很多,他們找了個約莫四十歲的老師傅,上車后,陳妄話照舊不多,許是喝了點酒,一直闔眼養神,直至車子快到雲錦首府,他才睜了眼。

傅歡則看看身側的人,玩玩手機,和段一諾發著信息,說自己見到了大神的父母。

段一諾正敷著面膜,直接回了一句:【不要太嘚瑟,藏好你的尾巴。】

小女生之間的心思,有時不用挑明大家也清楚,傅歡對陳妄怕不是單純追星那種喜歡。

段一諾雖然嘴巴大,這種事也不會到處亂傳。

尤其她爸還是傅沉,保不齊本來沒什麼事,在他家就能掀起巨浪,段一諾就被父親教育,這個三叔很可怕,要躲著!更不會和他說什麼了。

「二位,到了。」司機知道這不是最終目的地,只是送后側的小姑娘回家,待會兒還要開去一個酒店,也就沒下車。

「那我先走了。」 飛刀戰神在都市 傅歡看著陳妄,手指著外面,示意他自己到家了。

「還有五分鐘。」

傅歡下意識看了眼腕錶,借著微弱的光線,她瞧著此時是九點五十五分,距離傅沉十點的確還差幾分鐘。

「呵呵……我下車抽根煙!」司機也是過來人,覺著兩人是情侶,估計想親熱一下,立刻推門下去,給兩人騰地方。

兩人在車裡,也沒說什麼話,尬聊了兩句,車廂就陷入了死寂,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已經逼近十點,傅歡抿了抿嘴,「那我先回去了,謝謝你送我回來。」

「嗯。」

其實想說的話挺多,陳妄覺著時機不太對,加上喝了酒,也覺著多說兩句,怕自己又衝動了,其實和她多待會兒心底就舒服了。

重生男神寵妻忙 「那……」傅歡手指抓著包上的兔子,使勁蹂躪了幾下它的屁股,解開安全帶的時候,忽然就朝著陳妄撲了過去……

那個代駕站在外面,認真抽煙,偶爾瞥一眼車子,車模貼著,看不真切,只是車子忽然晃了下,他手一抖,差點被煙燙了手。

陳妄意識非常清醒,只是喝了酒,身體反應有些遲鈍,尤其是傅歡湊過來的時候,他略微蹙眉,呼吸深長。

可后側也沒什麼退路,身子未動,就看著她越靠越近……

直至她靠過來,在他臉上輕輕碰了下。

臉頰輕觸,稍縱即逝。

「謝謝。」

她聲音像是蘸著糖,絲絲甜甜往他耳朵裡面鑽,她眼睛天真單純,笑起來眼梢有點彎。

陳妄深了瞳孔,啞了嗓子,卻不知該說什麼。

「那我先走了,再見,你回去注意安全。」傅歡跳下車還和代駕師傅打了招呼,許是外面有點冷,小跑著鑽進大宅,進了屋,還搓了搓手臂。

身上涼呼呼,就是心底熱烘烘的。

陳妄想著方才的貼面,忽然笑出聲,學得倒是挺快。

回到酒店的時候,陳妄父母已經睡了,他簡單沖了澡,坐到桌上,從一側包內翻出一個文件袋,裡面是他比賽時穿的衣服一類,還有文件袋裝的棋譜,這棋譜最下面則壓著他製作的傅家關係圖。

這種絕密東西,自然是要隨身攜帶。

他與傅沉和宋風晚吃了飯。

他盯著自己對宋風晚的評價,將【魔鬼】兩個字圈出來,接觸下來,她人真的是溫婉和善,可能是藏得好,思量片刻,他又在後面加了一句。

【重點觀察對象。】

反而是傅沉的名字,他正眼沒瞧。

此時手機震動兩下,有條微信。

傅歡:【你到酒店了嗎?】

陳妄撥了個電話過去,聊了兩句之後,就叮囑她早點休息。

「我知道,你也早點睡。」傅歡手中還在抓扯著那個兔子,捏著它的兔耳朵在指尖繞圈。

「那個貼面禮……」

「嗯?」傅歡想起那個,還忍不住心悸。

「親近的人才可以做。」陳妄想著,她以後若是對誰表示感謝都那樣,還得了?怕是個小傻子。

傅歡怎麼可能真的傻,這種親昵的舉動,怎麼可能對誰都做,她咬了咬唇,忽然說了句。

「那……按照這個說法,對你來說,我是親近的人?」

陳妄還在弄著傅家的關係圖,準備將傅漁和懷生兩人勾連起來,聽了她這話,指尖一抖,這姻緣線被他畫得有些歪七扭八。

「早點睡。」說完陳妄掛了電話。

傅歡看著被掛斷的電話,低低笑出聲。

他不會是……

害羞了吧!

這麼不禁撩?

傅歡本來也不是什麼純白的小兔子,她和傅漁都有點像傅妧,平素直接膽大,今日陳妄往前一步,她自然也放開了些……

*

傅歡今晚心情不錯,拿了個習題冊,做了兩篇英語閱讀,聽著外面有車聲,拉開窗帘看了眼,居然是自家大哥。

看起來好像醉得不輕,傅歡下樓時,京家人已經將他扶進了屋。

「這是喝了多少酒?」傅歡蹙眉,隔著一段距離都能聞到他身上的酒味。

「我們扶他回房。」

「好,你們慢點。」

傅歡跟在他們後面,看傅欽原腳步虛浮,特別擔心他掉下來,還伸手在他腰后虛虛託了下。

傅欽原今晚計劃是,下午陪京寒川釣魚,晚上陪某大佬喝酒,喝得晚些,喝醉了,理所當然能在京家住下。

然後京寒川說話了:

「你都喝醉了,肯定沒法開車回去,要不……」

他當時心裡一喜,可京寒川卻直言,「要不我找人送你回去!」

唔?

和自己想的有點不一樣啊。

「住我們家也挺不方便的,而且你不回去,你爸肯定擔心。」

他爸擔心他?認真的?

京寒川壓根沒打算留他在家過夜,無論喝沒喝醉,都要把他扔出去。

傅歡送京家人出去,才沖了杯檸檬水送上去給他,本以為他肯定躺下睡著了,卻不曾想,他直挺挺坐在床上,眼睛染了紅血絲,好像要吃了誰一般。

傅欽原在想,他要是想和京星遙親近些,京城怕是待不下去了。

必須把人拐出去。

京寒川得知傅欽原已經被送到家,也就安心睡覺,此時他壓根不知道,某人正在醞釀大計。

傅歡剛把杯子放下,走出房間,就看到傅沉出現在門口。

「爸。」

「你哥回來了?」

「嗯。」

傅沉在門口就聞到了酒味,進屋看了兩眼,「還以為你今晚不回來了,又被送回來了?」

傅歡低頭悶笑,他爸這話太戳心了!

「前面水花撲棱得倒是挺大,還搞公開示愛,最近怎麼沒動靜了?後勁不足?」傅沉輕哂,「你和懷生一起長大的,多學學,那才是干大事的。」

傅欽原前面鬧得動靜的確大,可懷生是不聲不響,卻把該乾的事兒都辦了,這就是速度和效率。

「咋咋呼呼的沒用,雷聲大雨點小!」

傅歡縮著腦袋,趕緊鑽進了屋裡,她爸簡直是魔鬼,居然還在刺激他哥,這要是真出了點事,你怎麼和六叔交代啊。

老大,放馬過來 ------題外話------

三更結束~

大神怕是不知道,小兔子真的雖然長得白,可真的不傻,也不單純【捂臉】,完了,被反撩了吧。

三爺這種魔鬼,你再刺激下去,真的會出事的。

傅欽原:……

六爺:我家隨時歡迎你。

*

我忽然想起一首歌:我家大門常打開,開放懷抱等你~ 圍棋比賽之後,陳家人請傅沉一家吃了飯,宋風晚原想著請他們來家裡做客,不曾想他們家搭乘隔日航班出國回了家,陳妄在京城集訓這麼久,是該回家看一下。

機場休息室內,中年男人走馬觀花式的翻完一本雜誌,偏頭看向窗外時,今日京城起了霧,能見度非常堵,他們航班為此還延誤了一個小時。

「你不是和段氏簽了合同?現在跟我們回去,那邊沒事了?」男人抬頭看著對面的人。

陳妄眯著眼,拿著一頁紙,在研究棋譜,「有事。」

「那你還跟我們回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