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魂飛魄散對我來說是我最好的解脫,所以你們不需要爲我難過。”陶瑩的下半身和手臂已經完全消失,可是她卻在安慰我們不要爲她難過!


雖然她剛纔想殺我,可我現在卻一點都不怨她。我們都不希望她真的魂飛魄散,看着她慢慢消散的魂魄,我們只能乾着急,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一陣風吹過,終於把陶瑩最後的一點魂魄也吹走了!

崔子建頹喪的癱坐在地上,雙手扯着頭髮,自責道:“如果我沒有主動上前的話,她就不會被我的桃木劍傷到,也不會魂飛魄散。都是我,都是我害了她……”

其實最應該自責的人不是崔子建,而是我!如果崔子建不是因爲救我,也不會傷害到她。而且她也是因爲我的關係纔會變成厲鬼,纔會讓事情發展成現在這樣!

重生資本狂人 “你們都坐在地上幹嘛?” 天眼大贏家 身後突然有聲音傳來,我和崔子建同時回頭去看。

“師父,你怎麼現在纔來!”崔子建叫道。

我這才發現,來人正是?菲和崔子建的師父。

“這裏怨氣好重,是不是有厲鬼出沒?”道長一邊撫着下巴的鬍鬚,一邊問道。

突然,他看到了漂浮在半空的可兒。正要從懷裏拿出靈符的時候被拉住了。

“陳天然,你把我拉住幹嘛?”道長不解道。

可兒看到道長時,也嚇得趕緊躲到了我身後,一雙漂亮的大眼驚恐的看着道長!

“道長別誤會,她是我的朋友,你可不能把她收了。”我把可兒護在身後,說道。

道長皺了皺眉頭,不悅道:“陳天然,她是鬼不是人,你怎麼和鬼成了朋友?”

我撓了撓頭,說:“這事說來話長,過後再跟你們解釋吧!”

道長對我擺了擺手,“行了,我並不想知道你和她的事,你也用不着跟我解釋了。我現在最想知道的是,你知不知道?菲在哪裏?” 在確定道長真的不會傷害可兒後,我終於放下了心來。

“你們這次出來是來找龍菲的嗎?”我問道。

說實話,回來之後發現龍菲和師父都不在村裏,我還以爲龍菲回去道觀了。現在看到道長和崔子建在找她。想必她是沒有回去的!

“算是吧。”崔子建回答的時候,表情看起來有些閃躲。

“其實我也不知道龍菲現在在哪裏!”我老實回答道。

在偏執傅少身邊盡情撒野 崔子建似乎不相信,語氣激動道:“她不是一直都和你在一起的嗎,你怎麼會不知道!”

我一怔,“崔子建,你怎麼知道龍菲一直都跟我在一起?”

“我……我猜的。”崔子建臉上表情看起來很不自然。

我皺了皺眉頭,越來越好奇當初龍菲爲什麼要偷偷離開道觀了。

“當初龍菲給我們留了一張紙條,說是要下山來找你。所以我們當然會以爲她是和你在一起。”一旁的道長說道。

“前幾天我們的確很在一起。不過後來出了點事情,所以我也還沒有找到她。”我看到道長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趕忙補充道,“不過我想她既然沒有回去道觀,現在應該還是和我師父在一起吧!”

“你師父?”道長驚訝道。“你是從什麼時候拜了師父的?”

我笑了笑,說:“就在和道長分開之後沒多久。”

道長只是哦了一聲,便轉頭對崔子建說道:“我們走吧。我想龍菲那丫頭應該還在這裏。”

崔子建點點頭,眼看他們師徒就要走,我急忙叫道:“道長,讓我和你們一起去找吧!”

道長面露難色,眼睛瞟了一眼可兒,“那這女鬼呢,你打算讓她繼續跟着你一起走嗎?”

“當……當然!”

“那你還是不要和我們一起走吧,要是讓同道人看到我竟然任由一個女鬼跟着,怕是會有損我的名聲!”

眼前的道長突然讓我覺得很陌生,以前他給我的感覺是一位德高望重且友好的道長,怎麼纔多久沒見,他說話都變成了這麼刻薄!

“天然……”可兒輕聲喚我,一臉擔心的模樣。

我回頭看她,安慰她道:“你放心,我不會丟下你的。”估投叨號。

可兒聽我這麼說,臉上的表情一下子轉憂爲喜。

道長嘆了口氣,“真是作孽啊,人怎麼可能和鬼在一起,陳天然,你真是讓我太失望了!”說罷便招呼崔子建一起離開這裏。

看着他們離去的背影,我沒有追上去。因爲我堅信,就算我沒有跟他們在一起,我也一樣可以找到龍菲和師父的!

“我們也走吧!”待到他們走遠,我對可兒說道。

“我們去哪?是要去找龍菲小姐嗎?”可兒問道。

“恩,”我點頭道,“不止是找龍菲,還要找到師父。”

可兒眉頭微蹙,隨即又笑道:“那你跟我走吧,我帶你去找他們!”

我心裏一陣驚喜,“可兒,你說你知道他們在哪?”

可兒點點頭,“恩,我可以感應得到他們現在的位置。”

“那還等什麼,我們走吧!”說着我就要往巷子外面走去。

“天然你等等。”可兒叫住了我。

“怎麼了嗎?”我疑惑道。

“不用走回頭路,只要沿着巷子一直往前走就行了!”

我聽可兒說的,沿着巷子一直往前走去。開始我還以爲要走很久才能走出巷子的,沒想到不用五分鐘,我便走出了巷子。

走出了巷子,眼前出現了一條分叉路。如果往左走的話,前面則有明亮的路燈,往右走的話,則是一片黑暗。

“可兒,我們現在該往哪裏走?”我回頭問可兒道。

“往這邊走!”可兒指了指右邊的路說道。

雖然右邊的路看起來很陰森恐怖,不過我相信可兒她是不會騙我的。

我沒有問她原因,毫不猶豫的往右邊走去。

剛開始,路兩邊還有稀稀落落的民房,而且腳下踩的還是水泥路。可沒有走多遠,腳下的水泥路沒有了,眼前則是一片空曠的荒地,荒地裏長滿的雜草,藉着天上的月光,隱約還能看到雜草中一個個若隱若現的小土堆!

“可兒,前面已經沒路了,我們還要繼續往前走嗎?”我回頭問可兒道。

“要,”可兒很乾脆的回答道,“要想找到他們,必須要從這裏經過。如果走的順利的話,你不用到中午,就能找到他們了。”

“要到中午才能到?”我以爲是自己聽錯了。可兒點頭,“這已經是最快的了,因爲他們現在在的地方,並不是那麼容易找到!”

“可兒,你能不能告訴我,師父和龍菲他們到這種地方來做什麼?”

雖然我覺得我不應該懷疑可兒的話的,可我心裏覺得疑惑,不明白師父和龍菲來這種地方做什麼?

“我只知道他們現在的位置,並不知道他們爲什麼會在那裏。”可兒抿了抿下脣,語氣有些低落道,“天然,你是不是覺得我是在騙你?”

“可兒對不起,我並沒有懷疑你,只是心裏覺得有些奇怪而已。”我急忙解釋道。

“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騙你!”可兒一副要哭的表情。

“乖,我相信你!”我像是哄小孩一樣哄她道。

聽我這麼說,可兒臉上才重獲笑容。

可兒告訴我只要跟着她走就行了,所以當她走到雜草中時,我也緊跟了上去。

這裏的草都很高,讓我忽然想起當時第一次遇到陶瑩的地方,心情不免有些低落。

“可兒,這裏怎麼有這麼多墳墓?”我停止腳步,驚訝道。

拋情棄愛:總裁,請負責 先前看到的那些小土堆,原來並不是土堆,而是土墳!

我記得柳林鎮墳場並不是在這裏,怎麼這裏會有這麼多土墳?

“別擔心,這些都是空墳而已。”可兒安慰道。

“你的意思是說這些墳墓都是空的,裏面沒有埋人嗎?”我對可兒說的空墳並不怎麼理解。

可兒笑了笑,說:“不是這樣的,這些墳墓裏面其實都有埋人。說它們是空墳,是因爲這些墓中埋的人都已經去投胎了,墓中留下的只是他們的遺骸,所以才被稱爲空墳!”

聽了可兒的解釋後,我這才明白什麼叫空墳,也不禁爲剛纔自己的問話覺得好笑!

既然都是空墳,那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可兒,上次你消失後我有去你家找過你,還見到了你父母!”在沉默了一會兒後,我對可兒說道。

可兒沒有回頭,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我知道!”

看到她的反應似乎有些冷淡,我摸了摸鼻子,猶豫着要不要繼續問她當時不告而別的原因。

“天然,我爸媽死了!”

就在我猶豫之際,可兒突然說道。

“啊?怎麼會……”可兒的話讓我感到震驚。我以爲是我剛纔的話讓她想起了傷心往事,趕忙道歉道,“對不起,我並不知道……”

“你想知道他們是怎麼死的嗎?”可兒繼續淡淡道。

她的語氣很冷淡,似乎對她父母的意外並不覺得傷心。

“你現在是不是覺得我很冷漠?”她沒有等到我的回答,突然轉身問我道。

“可兒,如果你覺得心裏難過,千萬不要壓抑自己!”

“你以爲我會難過?”可兒突然提高了語氣,眼裏冰冷的看着我。

她從沒有用這樣的眼神看過我,這樣的她,看起來和剛纔的陶瑩很相似,讓我覺得陌生的同時還有點害怕!

“我不會難過的,因爲他們是被我殺死的!”可兒面無表情,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冰冷地說出這一句話讓我覺得驚悚的話語! “可兒,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說什麼?”我往後退了幾步,搖頭道。

“我沒有騙你,他們真的是我殺的!”可兒微微低着頭。語氣低沉道。

“可是……他們終究是你的父母。你怎麼忍心?”我始終無法相信,一向溫柔可人的可兒會對她父母下毒手!

“陳天然你錯了,他們根本不是我父母,他們是魔鬼!”

“可兒你冷靜一點!”我擔心她的憤怒會增加她的怨氣,會像陶瑩一樣變成厲鬼。

“你放心,我現在很冷靜,而且我很清楚我在說什麼!”

我哪裏放心得下,雖然她說她很冷靜。可我看她模樣。卻一點都不像是冷靜的樣子。

“你既然已經去過我家,應該又看到那女人在提到我時一臉嫌棄的模樣吧!”可兒突然問我道。

我點了點頭。當初我去她家時,她媽媽在提起她時情緒確實很激動,而且說的話也挺難聽的。

“我想你當時一定有覺得疑惑,不明白爲什麼一個母親在提到自己死去的女兒還會這麼激動吧?”可兒像是看穿了我心思。說出了剛纔我心想在想的話。

不過我很快就明白了,因爲可兒本來就能讀懂人心裏想的事情。

“我相信我表哥一定有跟你說過我是出意外死的吧?”可兒又繼續問道。

還沒等我回答,她又自顧說道:“他們對外一直說我是去旅遊出意外死的。可是誰能想到,我卻是被自己親生母親給害死的!”

可兒說的每句話都讓我感到震驚,她沒有給我說話的機會,繼續說道:“在我很小的時候,她就經常看我不順眼。在外面的時候她時常會表現出一個好媽媽的樣子,對我百般寵愛。可是一旦回到家裏,關上了房門,我便成了她泄憤的玩偶。她經常會用繩子把我綁到椅子上打,因爲擔心我會喊叫,她便用膠紙封住了我嘴巴,不讓外人聽到我的慘叫!”

可兒說得風淡雲輕,我卻聽得毛骨悚然。

“她很聰明,從來不會打我的臉。這樣一來就不會有人知道她虐待我,她一樣可以在外人面前扮演她好媽媽的形象。”

“那你爸爸呢,她打你的時候,他都不管嗎?”我問道。

可兒冷笑一聲,說:“爸爸?沒錯我被打的時候,他都只是站在一旁看着。他不但不能阻止,有時還幫着那女人來綁我。”

“世間怎麼會有這樣的父母!”聽了可兒的講述,我早已氣得咬牙切?。

醫妃天下:王爺,請自重 “天然你又錯了,你們根本就只是惡魔,怎麼會是父母。”可兒聽了我的話後,糾正我道。

“他們這麼虐待你,你怎麼不逃呢?”

“逃?我是有逃過。可我還沒逃到門口,就又被她抓回去了,每次只要我反抗她,換來的只是她更瘋狂的毒打。所以在逃了幾次都被她抓回來之後,我便再也沒有想過要逃跑了”

“後來我長大了,我才知道她爲什麼會這麼怨恨我!”可兒目光凝視前方,喃喃說道。

“當初她剛生下我時就想把我溺死,不過被奶奶發現了。奶奶怕她還想殺死我,便把我抱回去自己帶着,在我兩歲那邊,奶奶死了。我便被她接回了家裏,從此,我每天都活在她的折磨中。說來也好笑,她恨我的原因竟然是擔心我會跟她搶走爸爸的愛。”

“我起初也覺得她這個理由很荒謬,可我長大才發現,原來她的擔心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可兒說到這裏時突然停頓了下來,看着我道:“天就快亮了,你還是繼續趕路吧,我就把送你到這裏了。”

我一楞,“可兒,難道你不我一起走嗎?”

可兒搖搖頭,“你忘了,我現在只是一縷魂魄,所以必須要在天亮前躲起來,不然清晨的陽光會讓我魂飛魄散的!”

“那你還會來找我嗎?”我擔心她這一走,我又找不到她了。

“你放心,我的故事才說到了一半,所以我還會再來找你,因爲我還要把下一半的故事講給你聽!”

其實她說到這裏,我已經大概能知道後面發生的事情了,身體下一半故事她講不講都已經沒有關係了。

如果不是她自己說出來,有人誰會知道在她身上竟然還發生過這樣讓人心疼的事情。

在得知了她的遭遇後,更加激起了我想要保護她的慾望。所以我並不希望她離開,害怕她再也不回來了……

“去吧天然,龍菲小姐現在一定也很需要你!”可兒對我微笑道。

“可兒你答應我,一定要來找我知道嗎?”

可兒只是淺淺一笑,沒有說話,她這樣讓我更加擔心她會一去不復返。

遠處傳來雞鳴的聲音,可兒的身影也逐漸消失在這片墳地中!

東邊漸白,月亮也已經西落,白天和黑夜正在交替中,新的一天又要開始了!

忽然覺得?子有些發酸了,我用手揉了揉?子,深吸了口氣,繼續朝前走去。估投估弟。

在太陽升起之前,我終於走出了這片荒地。可我並沒有覺得高興,因爲眼前根本沒有路,如果要繼續走的話,只能翻過眼前這座山!

難怪可兒說我最快也要到中午才能找到龍菲和師父他們,看來她早就幫我把爬山的時間也算了進去。

我沒有遲疑,開始了翻山越嶺的征途。

好在這山並不高,我用了不到三小時就爬到了山頂。當我站在山頂往下看時,眼前看到的景象再次讓我覺得意外。

放眼望去,山的這邊還是茫茫荒野,根本沒有人住的痕跡,我不禁懷疑是不是自己走錯了路!

可是可兒不可能騙我,她說只要我一直往前走,便可以找到龍菲和師父了……

我擡手擦拭了下額頭上的汗水,烈日當空,我覺得此時我身體裏面的水分正在快速流失,只怕還沒找到師父,我就已經因爲脫水而昏迷在這荒無人煙的山上了!

“師父,你真的覺得我們沒有走錯路嗎?”

左邊方向突然傳來了說話聲,把我嚇了一跳,沒想到這地方除了我之外,竟然還有別人!

“不會走錯的,而且我能感覺到我們離你師妹已經越來越近了。”

天!竟然是道長和崔子建!

驚訝的同時,我也在好奇他們是怎麼找到這裏的?

“師父,你說師妹她來這種地方做什麼?”崔子建問道。

“我想她應該不是自己來這裏,而是被人帶到這裏來的。”道長說道。

“陳天然說師妹和他師父在一起,會不會她是被陳天然師父帶來這裏的?”

“或許有這個可能,不管對方是怎麼目的,我們都應該趕快找到你師妹纔是!”

他們怎麼可以懷疑是我師父把龍菲帶走的!

本來我是不打算讓他們發現我也在這裏的,可聽到他們懷疑我師父,心裏氣不過,衝出去說道:“我不允許你們懷疑我師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