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鬱子夜不是收買了小涵身邊的人,就是一直在派人跟蹤,所以才能抓拍到小涵在化妝間休息的照片。


這一次計劃,他預謀已久。

他們謀劃了很長時間反擊,他準備的時間絕對只多不少。

他們之前還用了很多精力去對付季國良,而這些時間鬱子夜也在籌謀自己的事。他們有消耗,可他在那段時間卻只有積累。

就算是做了計劃,但沒到最後,誰又能斷定誰輸誰贏呢?

顏愛蘿的手忍不住抖起來,深吸一口氣,才忍住了再試圖去殺了他的衝動,問道:“你到底想要什麼?我們手裏的一切,還是我們的命?”

鬱子夜笑着看她,又上下左右的看了看,很好奇的問:“那些人跟你沒什麼血緣關係,認識的時間也不算長,你們感情就這麼好嗎?

剛纔你拿着刀子架在我脖子上都沒害怕,鎮定自若的讓我都驚歎。可怎麼一看到這些照片,就開始害怕了呢?”

他是真的不明白,人與人之間爲什麼要產生這麼濃厚的感情。

顏愛蘿之前經歷過一場大劫,因此還失去了最愛的媽媽,可事情過去後,她怎麼沒有怨恨整個世界?

她爲什麼沒有瘋狂的報復那些在她失意的時候害了她的人?這世道如此不公,她該因此沉、淪,向整個世界報復纔對。

鬱子夜是這麼想的,也覺得顏愛蘿的性情就該這樣轉變,可是出乎意料的,她沒有變。

她變得比以前更會熱愛別人,她有了更多喜歡和熱愛的人跟事物,變得比以前還要快樂。

海賊之我真的長生不老

鬱子夜想不明白,但是顏愛蘿不會給他解答。

在出事後,她遇到了很多的人,他們給了她幫助,也讓她沒有失去愛的能力。

她一直覺得很慶幸。

但是這些話一旦說出來,只會讓鬱子夜更加癲狂。

她只是搖搖頭:“他們都幫過我。”

鬱子夜想了想,神情還是疑惑,但也沒有抓住這個問題深究。

他只是笑着說:“你該學會利用,我會教你,從別人那裏奪取,會是更快樂的事。”

說來說去,他還是沒說到底想要什麼。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具體想要什麼。

他就是真的想要先體驗體驗鬱子宸的生活,再說其他的事。

“只要你聽話,乖乖配合我,我保證不傷害你,也不動你在乎的人。”

顏愛蘿還是追問他想做什麼,但他已經沒了耐心,冷着臉不說話,只看着她。

這人陰晴不定的,顏愛蘿不敢再問。

他手裏捏着那麼多人的命,不能冒險。

“好,但是你……”

“沒有但是。”

鬱子夜說着話,伸手把她的手機給搶過來,塞在了自己的口袋裏:“以後我跟你在一起,你這手機就用不着了。”

這是要把她放在身邊監視着,還不許她跟其他人聯繫,更不許走露風聲。

顏愛蘿雖然怕了他的手段,但也不可能什麼都由着他,總得爲自己爭取點權益,試探着問:“那我跟人聯繫怎麼辦?我想上網怎麼辦?”

鬱子夜笑了笑:“那就別聯繫,也別上網。你要是覺得無聊,可以跟我聊天,你想聊什麼我都陪着你。”

誰要你陪着?

顏愛蘿冷眼看他,對他收走手機的行爲很不滿。

鬱子夜接着笑道:“那要不然,我把你眼睛打瞎了,你看不了手機,就不無聊了。”


把人眼睛打瞎這麼恐怖的事在他說起來很輕描淡寫,但這一點也不是開玩笑,他絕對做的出來。

顏愛蘿轉頭做出害怕的樣子,不敢再看他,但是想了想,又說:“那你給我個平板,把網絡斷掉,在上面放上電子書跟電視劇,我不想太無聊。”

只要先要來了電子設備,總有機會連上網絡發出消息的。不管怎麼樣,總得試試。她可不想什麼都掌握在別人手裏,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

這一點也不過分,倒是可以。

鬱子夜想了想,又伸手在她胳膊上拍了拍:“行。我這麼喜歡你,也不想看見你不高興。”

他雖然只拍了拍她的胳膊,卻讓她覺得自己跟被毒蛇咬了一樣,渾身都難受極了。

這個男人真的瘋了,還有毒。

顏愛蘿真希望他有一天把自己毒死了纔好。 不管顏愛蘿再問什麼,鬱子夜都統統不回答了。她沒辦法,只能按照他說的做。

他要她今晚就出院,跟他回去。

顏愛蘿不想他跟家人接觸太多,就說讓他留在醫院陪着自己好了。

鬱子夜也沒反對,還伸手想調戲她:“你就這麼想我?”

顏愛蘿只冷冷看着他:“你要是敢動我,我很可能會不顧鬱子宸跟其他人的性命,先殺了你再說。季志霄脖子上的傷,到現在都還有疤呢。”

她在帝都人家的地盤上,連季志霄都敢捅,還怕多捅一個鬱子夜嗎?


鬱子夜也是知道這件事,更能想到她當時的彪悍程度,不禁笑了笑:“行,反正我本來也沒打算怎麼碰你。”

他妥協了之後,顏愛蘿又出去,跟顏志豪說了說。

而鬱子夜直接留在病房裏,也沒出來,但在裏面也能聽見他們在外面說的話。

顏志豪聽說女婿今晚也要留下,有些意外,不禁着急的問:“小蘿,是不是你的病情又加重了?”

他還以爲女兒身體有什麼問題不跟自己說,所以很擔心。

顏愛蘿笑道:“不是的,是公司最近接了個大工程,需要處理的事情很多。子宸想在這邊加班,把事情處理好。這段時間公司的事都是我在管,很多東西他還不如我熟悉呢。”

其實公司裏的事鬱子宸都知道,根本不用特意再問她。但是顏志豪不知道,聽見這話也就信了。

顏慎行卻是看了看病房門,小心翼翼的說:“可是,媽媽,他……”

他是個假爸爸啊,又不是真的。

顏愛蘿彎下腰,把他往一邊帶了帶,小聲說:“慎行,你發現的那件事是我們倆的小祕密,這件事在媽媽同意之前,你不可以跟任何人說。可以嗎?”

顏慎行很喜歡跟媽媽保有祕密,但這件事很奇怪,他皺着眉,沒第一時間答應下來。

顏愛蘿又哄道:“這是我跟爸爸在做的一個遊戲,不能被別人知道。等遊戲結束的時候,才能公開。你可以幫媽媽保密嗎?”

原來是遊戲嗎?

小傢伙想了想,雖然總覺得這件事哪裏怪怪的,但他畢竟是孩子,心思單純想不了那麼多。

“好吧,我答應你。”他伸出小手指跟媽媽勾了勾,算是答應下來。

而他的嘴很嚴實,一旦答應的事情就絕對會做到。尤其是答應媽媽的事,一定會完成。

手指勾好,他就決定不再糾結裏面那個人是真爸爸還是假爸爸的問題了。

不過,有件事他還是爲難。

“媽媽,那個人比爸爸還討厭,我不喜歡他。”他小聲說着,又怕媽媽爲難。

顏愛蘿倒是很欣慰他能不喜歡鬱子夜,而且也不打算讓鬱子夜再有單獨跟自己家人接觸的機會。

她小聲說:“媽媽也不喜歡他。你記得,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的話,保護好自己,知道嗎?”

她不想在不知道的時候兒子也被帶走了,所以很慎重的囑咐着。

顏慎行很嚴肅的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他已經是個男子漢了,可以保護好自己。等長大了,他還能保護好媽媽。

等他們都走了,季雲還是站在門口,往屋裏看了看,說:“我找個地方睡覺,明天早上再過來。”

他沒看出來裏面的人是假的,顏愛蘿想跟他說,但也怕他被鬱子夜滅口,只好把話收回去。

“好,你先去休息吧。你的眼睛受了傷,也得多休息。”

“知道了。”

季雲走了,顏愛蘿又安排了保鏢們的輪值,自己才進了病房。

鬱子夜正坐在一邊,拿着手機在看着什麼。

顏愛蘿走過去一看,發現他看得竟然是自己的手機。

裏面有些隱私的東西,怎麼能隨便給人看?

我的夫君有點壞 手機給我,我自己摔了扔馬桶裏。”

就是把手機毀了,也不能讓鬱子夜窺探她的隱私,想想就覺得噁心。

鬱子夜倒是也沒反對,把手機給了她,接着就好整以暇坐在那裏。這是等着她自己把手機砸了呢。

顏愛蘿把手機往地上一扔,拿了個板凳砸上去。這手機很結實,砸了一下竟然沒壞。

這是鬱子宸給她特意定製的,結實又好用,兩人一人一個,是情侶款。

顏愛蘿看看鬱子夜,對方還在看好戲一樣等着她繼續砸。她只好拿着板凳又砸了兩回,終於把手機砸壞了。

然後,把渣渣撿起來,全都拿到衛生間去扔掉。

她住的病房裏有衛生間,但是距離近了難免氣味難聞,所以她也很少用。沒想到這次用,竟然是拿來衝手機。


鬱子夜也沒跟着她,就是坐在病房裏笑。他喜歡這種所有事都在自己掌控中的感覺。

而顏愛蘿把那堆東西全都扔進馬桶裏,按下了沖水鍵。隨着嘩啦啦的聲響,所有的東西都被衝進了下水道。

但是與此同時,遠在海上的鬱子宸猛然感到身上的追蹤器發出了警報聲。

那個追蹤器是追蹤顏愛蘿手機的,但並不僅僅是追蹤手機的位置。如果她的手機出現問題,追蹤器也會報警。

現在追蹤器響了,肯定是顏愛蘿的手機壞了或者是被人破壞了裏面的設備。

設備徹底斷電前,就會給他發來警告信號。但也僅僅只能發信號,最後的定位位置也會在手機最後出現的地點。

再想追蹤她,就沒辦法做到了。

小蘿出事了?

鬱子宸又掙扎了一番,還是沒能鬆開身上的繩子。但是這時候,他的腦子倒是清醒了不少。

正想再做些什麼的時候,突然就感覺船身劇烈的晃動了一下。

接着,過了一會船才歸於平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