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高長老激動的點了點頭:“不只是第一,而且是超級第一,現在衆閣派中已經因爲這些靈花靈草培養出了天尊高手,咱們衆閣派一個門派的實力就能抵得上其他門派之和了。”


聽到這裏,秦巖十分驚訝,他們走的時候可是將所有的天尊弟子以及絕大部分天師弟子都帶走了。想不到短短兩年時間衆閣派居然又培養出了天尊弟子。

可想而知,衆閣派現在是多麼的興旺發達。

“其他門派有沒有培養出天尊弟子?”

“別說天尊弟子了,天師後期弟子都沒有。”

秦巖想了想也對,想培養出一個天師弟子,沒有十幾年根本不可能,這還是需要有天賦的人,現在纔過去兩年,自然不可能培養出天尊弟子了。

“高長老,我們明天走可以嗎?”秦岩心中掛念着大世界,他想早點進入大世界。

這次回衆閣派完成了高長老的心願,高長老立即非常爽快的答應了:“掌教,我們明天一早就走吧,可不能耽誤了你的千年大計。”

秦巖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巖他們從衆閣派出發,經過七八個小時的長途跋涉,來到了秦嶺之巔。

就在秦巖他們臨走的時候,耿瑤瑤和夏雪尼都在悄悄的暗自抹眼淚,她們心裏面知道秦巖這一走有可能就再也見不到了。

秦巖不知道爲什麼在臨走的時候,也無限傷感起來,特別是看到耿瑤瑤和夏雪尼悲傷無助的樣子。

耿家國不想讓這悲傷的氣氛繼續下去,他拍了拍秦巖的肩膀對秦巖說:“走吧!千里送君終須一別。” 農家好女 秦巖也知道這個道理,但是人非聖賢,誰能無情。

在這種情況下,他肯定非常的傷感、難過。

“瑤瑤,雪尼,你們一定要好好的修煉,我們去大世界見。”秦巖說罷,飛身而起直入雲霄,鑽進了通往邪靈世界的通道。

高長老嘆了口氣,跟着秦巖也飛入了通道中,緊接着是慕容雪菡。

看到秦巖走了,夏雪尼和耿瑤瑤同時在心中暗暗下定決心,她們一定要好好的修煉,早日達到天尊巔峯去大世界和秦巖會合。

進入邪靈世界,秦巖長長嘆了口氣,轉過頭向通道中望去。

他明明知道無法看到耿瑤瑤和夏雪尼,但是依舊想看到她們的身影。

“掌教,我們走吧!”高長老拍了拍秦巖的肩膀。

秦巖揚起頭看着天空,長長吐出一口氣,大聲的說:“我們走!”

說罷,秦巖帶着高長老和慕容雪菡接連穿過殭屍世界、妖族世界以及鬼類世界,直接來到了大世界通道外。

秦巖不準備再去看其他人,因爲他知道那樣只會令彼此傷心。

站到大世界通道下面,慕容雪菡突然對秦巖說:“主人,你自己走吧!我去修煉了。”

不等秦巖說話,慕容雪菡轉過身走了。

在慕容雪菡轉過身的那一刻,她的眼淚潸然而下。她的眼睛在瞬間一片模糊。

秦巖原本想叫住慕容雪菡和她說句話,不過秦巖最終還是忍住了,他即便叫住了慕容雪菡,也無法帶慕容雪菡走,還不如就這樣分開。

“掌教,我也走了。你自己多保重!”高長老也不想看到秦巖離開時的樣子。

秦巖張開嘴想說什麼,但是最終沒有說出來。

他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了。

高長老在心中嘆了口氣,轉過身毅然決然的走了。

偌大的山頭上只剩下了秦巖一個人,寒風襲來,秦巖感受到一陣涼意。

這涼意是來自秦岩心中的涼意。

再見了!各位!希望我們在大世家見。

秦巖轉過身雙腳點地,整個人就像火箭一樣爆射而出,眨眼間消失在原地,進入了大世界的通道中。

通道里面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秦巖散發出魂力,想感受一下身邊都有什麼,但是他居然無法感受到。

突然,“嗖”的一聲,秦巖感覺到一陣眩暈,然後他眼前一亮,出現在一條街道里。

街道里冷冷清清,什麼人都沒有。

秦巖好奇的在心裏想:這是哪了?怎麼連一個人都沒有。

就在這時,街頭的另一邊走出來兩個人,這兩個人一個拿着錘,一個拿着鑼,拿錘的打了個哈欠,有些憤憤不平的說:“該死的,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心驚肉跳的?”

拿鑼的笑着說:“那是因爲你老婆給你帶綠帽子了吧!”

“滾粗!你老婆纔給你帶綠帽子呢!”拿錘的狠狠地瞪了一眼拿鑼的。

緊接着拿錘的看到站在街邊的秦巖,他睜大了眼睛,用手中的錘子指着秦巖說:“你看你看,這裏居然還有人,這小子瘋了吧!居然敢在將軍的禁令期間上街。走,我們把他抓起來。”

不等拿鑼的說話,拿錘的就氣勢洶洶的向秦巖衝去。

拿鑼的翹起嘴角露出一抹邪笑,他也趕快向秦巖走去。

秦巖看到這兩個人走來,又聽到他們的話,覺得今天恐怕遇到麻煩了。

“喂,小子,你叫什麼名字?家住哪裏?居然敢在姚將軍的禁令期間出來。我看你是……”拿錘的指着秦巖的鼻子大聲叫起來。

當他的話說到一半的時候,拿鑼的走過來,打斷他的話:“老劉,你等一等。”

拿錘的轉過頭問:“怎麼了?”

拿鑼的趴在拿錘的耳邊,壓低聲音說:“老劉,咱們最近手頭不是缺錢嗎?我們何不……”

說到這裏,拿鑼的向秦巖努了努嘴。

聽到拿鑼的話,再看到拿鑼的動作,拿錘的立即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了。

拿錘的轉過頭看了一眼四周,發現沒有人後立即嘿嘿的賊笑起來:“你說可行嗎?這種事如果讓別人知道,咱們倆的腦袋絕對保不住。”

暗戀成婚:帝少寵妻百分百 “這裏根本沒有其他人,我覺得可行。”拿鑼的嘿嘿奸笑起來,樣子十分猥瑣。

“行,那咱們就幹吧!”拿錘的咬了咬牙,似乎下了極大的決心。

拿鑼的大搖大擺的走到秦巖面前,背抄着雙手趾高氣揚的說:“小子,你應該知道今天是姚將軍的禁令日,你在大街上溜達,觸犯了姚將軍的禁令,我今天網開一面,給你行個方便,你覺得如何?”

聽到對方的話,秦巖笑了,這不就是勒索嗎?

秦巖打量了一眼兩人,發現他們兩個只擁有天尊初期的實力,根本不是自己的對手。

“你們想要什麼?”秦巖冷冷的問。

“你有什麼?”拿鑼的眼中閃過貪婪的神色,似乎準備狠狠的敲秦巖一筆,而且必須讓秦巖大出血。

秦巖伸手一招,他的面前立即閃現出上百件法器。

這些法器最次的也是天師級別使用的。

看到這麼多法器,無論是拿錘的,還是拿鑼的,他們兩個人都矇住了。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這麼有料。

“兩位,你們選一件吧!”秦巖面無表情的說。

拿錘的將錘夾到腋下,搓了搓雙手,激動無比的伸出手,準備拿他看中的一件法器。

但是就在拿錘的伸出手的時候,拿鑼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老劉,着什麼急啊!這位小兄弟拿出這麼多法器,那肯定是讓咱們多挑幾件,你只拿一件是不是太虧了?”

剛纔秦巖說的清清楚楚,讓他們每人選一件,可是現在拿鑼的居然說出這種話,拿鑼的顯然是想黑秦巖一把。

聽到拿鑼的話,拿錘的愣怔了一下,不過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他摸了摸下巴,對秦巖說:“小子,我們這麼做可是冒了很大風險,和你要三五件法器,你應該不會心疼吧!”

“老劉,三五件法器夠給兄弟們分嗎? 霸道總裁欺上門,前夫拜拜 咱們那裏那麼多人,小兄弟今天的死可是犯了姚將軍的大忌。”說罷,拿鑼的對拿錘的眨了眨眼睛。 看到拿鑼的眼神,拿錘的恍然大悟,他知道拿錘的這是讓他狠狠地黑一把秦巖。

“對啊,咱們那麼多人,你拿三五件,我拿三五件,撐死了才十件東西,怎麼可能夠給兄弟們分。我估摸着至少也要拿二三十件。”拿錘的摸着下巴說,同時觀察着秦巖的表情。

拿鑼的比拿錘的膽子大多了,他根本不滿足於二三十件:“老劉,二三十件也不夠啊,咱們至少也要拿他個百八十件。”

聽到拿鑼的話,拿錘的呆住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同事這麼貪心,居然想拿一百多件法器,他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而且秦巖拿出的法器正好是一百件左右。

不過說實話,如果真的能從秦巖手中敲詐下來一百件法器,那絕對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情。

這些法器每一件對他們來說都是珍品,隨便拿一件都夠他們吃喝一輩子了。

秦巖聽到拿鑼的話,不由在心中冷笑起來,他也沒有想到拿鑼的這麼貪心。

“兩位大哥,你們這樣做真的好嗎?”秦巖面無表情的說。

“兄弟,我們這可是在用命幫你啊,如果上面的人發現我們在徇私枉法,你知道嗎,我們的腦袋絕對會被咔嚓掉。”拿鑼的恬不知恥的說。

其實實際情況根本沒有拿鑼的說的那麼嚴重。

如果秦巖被抓住了,充其量被鞭打一頓,而他們即便被發現貪贓枉法,最多也就罰幾個小錢。

他們之所以敢這麼對秦巖,那是因爲他們發現秦巖是個外鄉人。

看到秦巖依舊面無表情,拿鑼的生氣的說:“怎麼?你不相信我們的話?既然這樣,那你就跟我走一趟吧!”

拿錘的立即幫腔道:“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知好歹,我們這可是在幫你啊,這樣吧,我們退一步,你也退一步,你就拿出來五十件法器吧!”

秦巖瞟了他們兩人一眼,不屑一顧的說:“和我要好處可以,但是每人只能給一件,否則的話你們連一件都沒有。”

“哎呦!你小子還挺硬氣,你信不信我把你押到大牢去?”拿鑼的氣憤無比,指着秦巖破口大罵起來。

“我時間很趕,我再問你們一句,你們要不要,不要我就走了。”秦巖冷冷的說。

“嗎的,給臉不要臉,我讓你……”拿鑼的同樣冷笑起來,他拿起手中的鑼向秦巖當頭拍下。

原來這個鑼也是一件法器,不過只是一件低級法器,向秦巖拍去的時候立即綻放出一片光華。

對於這種低級法器,秦巖根本不屑一顧,更何況這個低級法器還有由一個天尊初期的人施展的,那就更對秦巖造不成威脅了。

即便打到秦巖的身上,也就像在撓癢癢。

秦巖伸出食指和中指,一把夾住了對方的鑼,然後兩個指頭輕輕一扭,就將整面鑼給折彎了。

看到這一幕,拿鑼的驚呆了,拿錘的也驚呆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這麼厲害,居然可以這麼輕易的就折彎他們手中的法器。

他們突然發現自己碰上了硬茬子。

“我現在可以走了嗎?”秦巖語氣平淡的問,同時眯起眼睛向這兩人望去。

這兩人嚇得向後退了兩步,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秦巖伸手一招,地上面的所有法器全部被秦巖收走了。

秦巖之前原本一人送給他們一件法器,畢竟這是在大世界,他想結交兩個人瞭解一下大世界的規則,卻沒有想到碰到了兩個貪得無厭的傢伙。

看到秦巖走了,拿鑼的和拿錘的對視了一眼,然後一個舉起了鑼,一個掄起了錘。

“噹”的一聲,錘敲在了鑼上,爆發出驚天動地的聲音。

聽到這聲音後,秦巖暗叫不妙,轉過頭向他們望去。

拿鑼的嘿嘿冷笑起來:“小子,你完了,我們已經通知了巡邏隊,他們很快就會趕來。”

拿鑼的話音剛落,遠處的街道就響起了整齊的腳步聲。

腳步聲很沉很重,一聽就知道是很多人在奔跑,而且隨着腳步聲越來越近,秦巖知道他們這是在往自己這裏趕。

“我放你們一馬,你們卻陷害我,這可是你們自己在找死,怨不得我。”

說罷,秦巖身形一閃,立即來到了這兩個人的身邊。

他伸出雙手,將兩人高高舉起,然後“砰”的一聲摔在地上。

拿鑼的和拿錘的當即被摔的七葷八素,連站都站不起來。

秦巖走上前伸出雙手,按在他們的頭頂上開始對他們搜魂,準備讀取有關這個世界的信息。

就在這時,一根長矛從遠處就像利箭一樣向秦巖飈射而來,同時一道厲聲大喝從遠處響起:“住手!”

秦巖沒有理會說話的人,伸出腳將長矛踢到了半空中,然後繼續對拿鑼的和拿錘的搜魂。

不一會兒,他們兩人的記憶全部進入了秦巖的腦海裏。

我就是大牌 與此同時,一個領隊模樣的人從遠處飛馳而來,輕飄飄的落在了秦巖的不遠處。

一隊士兵從街角飛跑過來,向秦巖衝去。

“小子,你居然敢不聽我的話,我弄死你!”領隊看到秦巖打傷了拿鑼的和拿錘的,立即大喝一聲,揮掌向秦巖拍去。

這個領隊的實力要比拿鑼的和拿錘的高一些,達到了天尊中期。

不過他的實力在秦巖看來,同樣不值一提。

秦巖輕輕一揮手,就像拍一隻蒼蠅一樣,將他打的倒飛出去。

“砰”的一聲,領隊的身體撞破一堵牆,落進了一戶人家裏。

這戶人家的男主人和女主人是新婚夫妻,他們正在試圖創造人類,當領隊掉到他們牀上後,男主人和女主人同時大聲尖叫起來,嚇得向一邊躲去。

女主人往後退了兩步才發現,自己曝光了。她趕快拉起被子蓋住了身體,驚駭的看着領隊。

領隊尷尬無比,他接連說了好幾個對不起,然後轉過身向房間外衝去。

不過他剛剛衝出去,又被秦巖就像打乒乓球似的一巴掌給抽了進來。

原本女主人放下了戒備,但是當她看到領隊去而復返,再次大聲尖叫起來。 街道上趕來的士兵們將秦巖裏三圈外三圈的圍起來,但是他們卻都嚇壞了。他們不敢隨意的向秦巖發起攻擊。

因爲他們眼睜睜的看到他們的領隊就像乒乓球似的從房間裏衝出來被秦巖打了回去,再衝出來再被秦巖打了回去。

如此三番五次後,領隊被打的失去了理智,他在房間裏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王八蛋,我要殺了你!”

說罷,領隊雙腳點地,就像火箭一樣彈射出去,不過他不是從牆壁上飛出去的,而是撞破了房頂從房頂上飛出去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