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高小秋也實在一次偶然才遇到了王楚楚,大名鼎鼎的藥師一族居然淪落到去中藥房當銷售員的程度了。


當然!

這也和王家不善於經營有關,其實現在的中藥也不是完全的沒落,信的人雖然少,但是並不是完全沒有,在強大的人口基數下,其實相信中醫的人也是蠻多的。

一棵樹快速的變成了一節一節的木頭,只有下了一個巨大的樹冠擋住了洞口。

樂天拿過一些濕的木頭,堆成了一個小堆。

雖然現在是盛夏,但是在這樣的暴雨之下,溫度也在快速的降低,幾個女人都在打哆嗦了,萬一生病又是一個大麻煩。

樂天從防水包里取出幾張黃紙,他咬破手指,在黃紙上快速的畫了一個符!

幾個女人都直勾勾的看著樂天。

「龍吸水!」

樂天低喝一聲,他對著這堆木頭吸了一口氣。

有眼力好的人就看到那些木頭居然在快速的變得乾燥。

王楚楚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她一開始只是認為樂天是一個耍點障眼法的小人物,沒想到這樣的手段樂天隨手拈來,這已經是巫術中比較厲害的手段了。

「噗……」

樂天扭過頭,一口水噴了出去。

幾個女人都對樂天的嘴巴非常好奇,趙敏甚至將手裡的手電筒對準了樂天的嘴巴,頗有掰開好好看一看的意思。

樂天對著那張黃紙吹了口氣,木頭就開始燃燒了。

王楚楚有點不相信的將手伸出去。

「呀!」

她被火燒了一下,這火是真的火。

「你幹嘛?」樂天莫名其妙的看著王楚楚。

「這不是障眼法……」王楚楚肯定的說道。

「你廢話!你還真的把我當成江湖騙子了?我是一個巫師……我用的都是真正的巫術手段,可不是那種利用化學藥品和障眼法走天下的騙子。」樂天哼了一聲。 原本活潑亂動的蠱,卻在此刻一動不動,顯得安謐異常。金寧慢慢的開了放置鬼蠱的竹盒蓋,躺在最中間位置的蠱母早已氣絕身亡。

金寧的臉陡然變得鐵青,一把將放置蠱母的桌子拍成了碎片。

外面的人聽到了金寧的動靜,嚇了一跳,猛地跪在了地上。

看着眼前的鬼母,金寧眼底一片心疼,着可是她花了好大的代價纔將其養起來。爲了尋找惡鬼,金寧甚至不惜花大價錢買通了人,來收買別人的命,甚至對那個人極盡凌辱。這一切,都是來自於金寧的授意。也正是如此,她纔能有一個怨氣很大的惡鬼,才能將她放置在蠱上面養着。

但是這樣並不是一個辦法,所以她纔將目標瞄準了秦瑤,她的生辰來作爲鬼蠱的養料最合適不過。原本只要蠱母只要撐過幾天,就可以讓惡鬼復活,但是沒有想到秦瑤居然這麼有能耐,居然請到了高人,解除了她身上的蠱。

而這個鬼蠱有一個最大的弊端,一旦她的子蠱撕掉,她的蠱母也難逃一劫。爲了要保護好蠱,她特意派出小二和阿羅來保護秦瑤,可他們到底是怎麼辦事的!

那些收下收到了金寧的口令,將小二和阿羅帶了過來。

他們跪在金寧面前,金寧猛地打了小二和阿羅一個耳光。

金寧狠厲的目光讓小二想問原因的話還沒有問出口,就已經識相的閉上了嘴。

“讓你們看住秦瑤,怎麼會讓她脫離了你們的視線!現在——你們看看!”金寧冷冷的將已經死掉的蠱母扔在他們面前,心裏依舊是止不住的憤怒。

明明只要幾天,只要幾天,她的鬼蠱就可以成功了,可是現在卻讓她沒有辦法了。

小二一愣,看着地上死掉的蠱母,終於明白了金寧生氣的原因。阿羅低着頭看着地上的蠱母,眉頭緊緊的擰了起來:“屬下看管不嚴,願受掌門責罰。只不過這個來的過於蹊蹺,這個鬼蠱是我金蠶族的祕術,外人不可能會這種解除的方法。更何況當日我和小二已經和秦瑤撕破臉皮,準備將她帶到金蠶族內。可是沒有想到最後她的命到是挺硬的,居然會被人救走。”

金寧的手指有節奏的敲着桌子,已經漸漸開始冷靜了一下,目光散發着睿智的光芒。剛剛她確實是太生氣,忘了讓自己冷靜下來好好的想想,現在經過阿羅這麼一番提醒……金寧的雙眼一眯,族內有人背叛金蠶族,讓她查出來一定不會放過他。

阿羅重重的在地上磕了個頭,“阿羅願意將功折罪,一定將那個人找出來!”

金寧輕哼一聲,點了點頭。她要讓那個人生不如死!

我回到住處以後,發現玲玲並不在家,原本高興的心情瞬間沉寂了許多。

看着身上已經漸漸開始恢復原樣,也不知道那些要害我的人知道了這件事,也不知道會怎麼樣子的動怒。一想到祁陽離開時和我說的,雖然我現在的魂魄有些殘損,但是已經被他動過手術,一般不會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惹上我。 有了火,溫度快速的恢復了。

蘇紫萱毫不避諱的將衣服脫了下來,身後只穿著一個內衣,濕衣服穿在身上難受極了。

樂天弄了一個木架子,示意女人可以將衣服掛上去,他自己也是光著膀子。

韓妮妮和小助理對視了一眼,也將衣服脫了,趙敏眨了眨眼,看了看王楚楚,王楚楚的臉上帶著決絕的神色,她可不會在陌生人的面前脫衣服!

山海市!

「局長……這個案子我的經驗實在不足,是不是將蘇隊喊回來?」

警局副隊長王帥看著局長大人。

局長看著自己的副隊長,論起破案,這個王副隊長比起蘇紫萱是差了許多,可是他也萬萬沒想到,蘇紫萱剛剛走了幾天,就出了這樣的案子。

「好吧!」他點點頭說道。

局長拿起電話打了出去。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不在服務區……」

局長愣了一下,他看了看電話,掛上之後又重新打了一次。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不在服務區!」

局長微微皺眉,蘇紫萱這是去哪了?

他想了想,又打了韓妮妮的電話。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不在服務區……」

局長有點不太妙的感覺。

他又打了小助理的電話。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不在服務區……」

三個人的電話都不在服務區?這幾個人都去哪了?一起請的假,有很大的幾率是去了一個地方,以現在的信號覆蓋率,就算在大山裡也該有信號好吧?

局長再次拿起電話,他想打樂天的電話,可是想了半天,卻發現自己根本沒記樂天的電話,那個傢伙每次來自的辦公室就是和自己吵架,他根本就沒機會留樂天的電話。

「樂天的電話是多少?」他看著王副隊長。

「樂天顧問……我也不知道,我平時和樂天顧問的接觸比較少。」王副隊長回答。

「馬上出去問。」局長說道。

王副隊長問了一圈,最後在實驗室找到了李光明和顧小冷,這才問到了樂天的電話。

「王副隊長……是不是出什麼事了?」顧小冷好奇地問。

李光明也看著王副隊長,他其實對外勤的事興趣不大。

「出了一個案子,一個孩子失蹤了!」王副隊長皺眉回答。

李光明微微一愣。

「失蹤案?那也沒有必要出動樂天顧問吧?」他奇怪地問道。

顧小冷也跟著點點頭。

「樂天哥可是特別顧問,非大案要案你就不要去找他了。」

「這個孩子的身份不簡單啊。」王副隊長沉聲說道。

「不會是哪位領導的孩子吧?」李光明一愣。

王副隊長點點頭。

李光明倒吸了一口冷氣,那這件事可是嚴重了,極有可能涉及的不單單是簡單的綁架,還有後續的威脅和勒索。

「那你趕緊去忙吧。」他馬上說道。

王副隊長急急忙忙的離開了,他將要到的號碼給了局長,局長打了電話。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不在服務區……」

雖然在預料之內,可是局長依舊是非常的失望。

「這些人到底都去哪了?」他簡直是無語了。

電話剛剛掛上,卻又響了,局長看了一眼,急忙接起電話。

「是!我知道……三天之內保證破案,將被害人找回!」局長嚴肅地說道。

王副隊長看著局長,壓力來了……

「是!我知道,您放心!」局長點點頭,繼續對著電話下保證。

慎重的掛上了電話。

他看著面前的王副隊長。

「王隊……我只給你三天時間,三天時間如果不能將人找出來,你直接辭職吧!」他慢慢的說道。

王副隊長臉色一變,他一直負責的是警局對外的形象工作,比如做個採訪啊,開個記者會之類的事宜,破案……他幾乎參與的很少。

「警隊的資源你可以隨便調用,我只有一點,生要見人死要見屍,三天之內必須跟給我答覆!」局長已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

「是!」

關鍵時刻,王副隊長也很清楚,自己是決不能掉鏈子的,局長說讓自己引咎辭職那只是醜話說在前面罷了,他很清楚局長不會這麼做。

大量的警察出動,王副隊長帶著外勤組的人來到了失蹤女孩的家。

「您好,我是市警局的王帥!」他看著面前的人說道。

面前是一對神色憔悴的男女,兩個人看到警察來了,急忙讓他們進來。

王副隊長看著他們,即使再怎麼身居高位,也是為人父母……孩子丟了一樣著急。

「兩位……我就不和兩位客氣了,孩子在丟失之前有什麼異常嗎?」他直接直入主題。

男人看了看女人。

「孩子早上上學是我去送的,沒有任何異常……」女人開口說道。

這個女人的名字王副隊長清楚得很,她是一位教育行業有很大地位的女子,名字叫張淑蘭。

而她的老公的地位比她還要高!

「放學的時候是誰去接的?」王副隊長繼續問。

「我去的,可是沒有接到人……我去學校的裡面問過了,老師說孩子在下午還在!因為老師下午去開會的原因,並沒有注意到孩子在放學後去了哪裡。」孩子的父親說道。

他叫白海!

提起他的名字在山海市的教育界幾乎無人不知,他在推動整個山海市的教育改革起到了極大的作用。

「後來呢?」王副隊長繼續追問。

「後來……我在學校找了兩個多小時,保安也陪著找人,可是找遍了整個學校,也沒找到人!一直到現在……學校也在幫忙調查,可是依舊沒有結果。」白海的臉上掛著滿滿的擔憂。

王副隊長點點頭。

其實這樣的筆錄自己早就見過了,第一次來的警察記錄了一模一樣的回答。

「我們可以看看孩子的房間嗎?」他問道。

「可以。」張淑蘭點點頭。

王副隊長被帶著來到一個房間,房間里整整齊齊,看起來孩子被教育的很好。

「孩子幾歲了?」他隨口問道。

「十三歲!上七年級了,平時這個孩子很老實的,學習成績也很好……」當媽的說起孩子眼淚就出來了。 王副隊長看了她一眼。

「有一件事我還是要問一問,兩位都是教育界的名人,不知道兩位有沒有仇人?」

這一次張淑蘭沒說話。

「王隊長……實話說,我們這樣的人,每天來求我們辦事的是有不少,可是我們是絕對有原則的,不能辦的事一概不辦,這麼多年下來了,如果是對我們的處事原則有意見的,還不早就動手了?」白海沉聲說道。

王副隊長想了想,既然這一對夫妻的行事準則已經成了固定的了,那麼來找他們辦事的人應該知道自己會得到的待遇,他看了一眼這一對夫妻,說實話……他還真的從沒聽說過他們有什麼負面新聞。

「孩子會不會離家出走?」他問。

「不會的,小景那麼乖,怎麼會離家出走?」張淑蘭馬上否認。

王副隊長充分的發揮了自己的智商,他首先要將所有的可能性都挖出來。

「也許……你們看到的孩子乖的那一面只是假象?真相可能是孩子非常叛逆?」他反問。

「我知道王隊長你的意思,但是我們的孩子絕對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我每個周都會和孩子很認真的談一次心,孩子有什麼煩惱也會對我們暢所欲言,我們兩個對孩子的成績其實要求不高,所以離家出走幾乎不太可能。」白海搖搖頭。

「那……會不會是因為早戀的問題?」王副隊長算是徹底將自己的思維放飛了。

白海一愣。

「這個問題……」他說到一半就沒有說了。

「應該不會!」倒是當媽的,蠻肯定的說了一句。

王副隊長點點頭。

「兩位不要誤會,我只是分析一下所有的可能性……孩子走的時候身上帶了多少錢?」他繼續查看孩子的房間。

孩子的房間格局很簡單,除了一張床以外,在床的一側放了一張學習桌,另一側擺放了一台手提電腦。

在牆上掛了一些粉粉的娃娃和一些明星照,除此之外好像也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東西。

不過王副隊長還是看出了一些什麼,事實證明……一個人只要肯放飛自我,他的想法一定會變得很多。

「孩子追星嗎?」他問。

這個問題還真的是問倒了這一對父母。

「這個……小景平時到真的會買一些奇怪的照片回來,不過那上面好像也不是明星……」張淑蘭想了一下回答。

「那些照片還有嗎?」王副隊長詢問。

張淑蘭急忙找了一下,她驚訝的發現在女兒原本擺放照片的地方,那些照片都不見了。

「不在了。」她搖搖頭。

王副隊長點了點頭,這是一個很大的發現,他馬上記了下來。

「在您的印象里……那些照片是什麼樣子的?」他問。

白海跟本沒發現自己的女兒有這些照片,他只能看著自己的妻子。

張淑蘭想了想。

「是一些背影都是黑白的照片,乍一看上去有點嚇人,不過仔細看上去,那些照片上都是一些打扮奇怪的少女!」她說道。

王副隊長想了想,他有點百思不得其解,現在的小姑娘在想些什麼……他這個老男人可真的是不清楚。

「錢還在!」張淑蘭提醒道。

王副隊長點點頭。

「現在還不能排除孩子是被綁架,但是也極有可能是孩子自己去了什麼地方,或者走失!我們警方會加大排查力度,對學校周邊的監控進行調取研判……兩位請放心。」他嚴肅地說道。

「多謝了!」白海點點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