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驚天的氣勢鎖定了四周時空,龍珠恐怖力量讓他心神顫慄,刑天竭力移動身體想要躲避過這絕殺的一擊,無奈巨大的骸骨身軀卻無法移動半分,彷彿陷入了泥沙之中一般。


危機關頭,刑天全身骸骨驟然爆發出一層漆黑的妖芒,穿透靜止的時空,身體頓時橫移後退。

但還是遲了,「嘭」火光衝天炸吐……

「啊——」刑天痛吼著朝後飛騰,從喉骨中發出一聲痛吼,擎天柱般巨大的左臂被光束轟的粉碎。

「嗷吼……」隨後,一隻巨大龍爪猛地又從雲端拍出,向刑天兜頭抓下!

刑天縱聲狂吼,一股詭異的氣息從頸腔內噴出,一口先天祖巫之氣,化成一股黑芒芒的氣浪,排山倒海般的射向九爪神龍。

同時,單臂舞動,戚天大斧氣勢恢弘,橫空橫掃,以開天裂地之勢,奔雷呼嘯直劈九爪神龍而去。

先天之氣似一道黑色霹靂對上了那隻抓過來的巨大龍爪,轟!九爪神龍那隻鋼鐵鑄成般的龍爪整個被轟的炸裂!

刑天動用了祖巫終極之力,他要讓歷史重演,再現常羊山一幕。

下一瞬,又傳來一聲「噗……咔嚓!」的巨響,似金屬斷裂!

強悍的斧氣帶著寒光結結實實地劈進了巨大的龍軀中間!

這般驚人的威力遠遠超越了神通的範疇,強悍的斧氣寒光差點將九爪神龍攔腰斷開。

“嗷吼……哇……”九爪神龍一塊塊磨盤大小鱗甲從高空墜落,從傷口處井噴般的射出了滿天血雨。

血氣不足,九爪神龍的力量開始變得薄弱,它重重地空中撞向遠處的高山,高聳入雲的山峰急劇龜裂,轟隆迭暴倒塌,盪起無盡的塵煙。

龍血化成可怕的血雨滿天漂灑,青銅巨鼎也變的血淋淋,血水順著巨鼎往內滲透、往下流淌。

韓星隨即就猛地一下跳了起來,激靈靈的打了個寒顫……瞳孔之中露出忌憚之色。

這刑天也太兇殘了,才幾下而已,就將九爪神龍重創,強勢超出自己的想象,只怕要收服他絕非易事,恐怕要大費周折!

韓星正想之際,突然發現空氣之中混元靈氣猛地多了起來,而且特別的精純。

這麼濃郁的天地靈氣那來的?

血雨!

韓星瞪大了眼晴,九爪神龍激射的血雨有如液體靈氣一般,熱騰騰的隨著自己的呼吸,化作一條條小龍,向著自己的鼻孔迅猛的衝過來。

打在臉上的血雨越來越多,沖的他口鼻皆窒,幾乎窒息。

龍血入體讓他瞬間將激斗萬古石妖、收服青銅天棺所受的內傷恢復得差不多了,而且修為居然還有精進。

我靠,龍血堪比仙藥!

可惜了……韓星望著滿天灑落的血雨心疼的大叫!

這可是好東西……

傳說龍遇河撒尿,魚喝了成龍,尿尚且如此,若這血人喝了呢?

肯定能得龍之傳承,造就一個絕世妖孽,橫掃九天十地不在話下!

若是用其入葯煉丹,人服之可脫胎換骨,功效逆天!

等等好處……一句話,用處大的很啊!

韓星一點也不擔心九爪神龍會死,鼎靈己經是靈魂體了還能死那去?大不了在青銅鼎中重新來過,再塑肉身!

他現在擔心自己會死,是樂死的!因為實在是走了狗屎運,發大了!

這些龍血乃九爪神龍賴以肉身重生的精華,平日里你就是問它要一滴它都會跟你拚命,其珍貴成程不亞於仙液,今次卻盡數灑落。

若自己把它全收起來,每晚像喝大補酒一樣,來上那麼一點點,修為還不像火山噴發般的往上竄啊?豈不就終生受益?

對,全都收掇起來,一點也不能浪費!

他想問別人有沒有容器借來用用,卻見所有人被驚天的打鬥嚇的全都貓膩了起來,連個人影都找不到。

情迷冷情總裁 情急之下,突然想起潛水前曾準備了幾個換氣囊還沒用上,這下派上用場了。

連忙從身上拿出幾個豬尿泡做的換氣袋,灌滿真龍之血,將口封住收了起來。

用豬尿泡裝至寶龍血,若是被修真大能們知道,肯定要氣的吐血而死!

你就最差也得找個玉瓶裝裝吧……

青銅鼎在吸收了神龍血精后,受龍血牽引,鼎口猛然翻騰起來,一個倒轉,將剩下的漫天血雨及遠處的九爪神龍吸了進去。

鼎靈歸位。

就在青銅鼎吞下鼎靈讓其歸位的瞬間,無頭骷髏刑天完全癲狂了,他仰天一聲咆哮,氣勢一陣暴漲,一股凶煞之氣轟然散發,橫掃而出。

戚天斧再次被他威猛霸冽的單臂掄起,轟向青銅鼎……

他的另一隻骨腳也沒閑著,遮天蓋地的向下方狠狠踏去!

盛怒之下,他要大開殺戒,擊碎青銅鼎,隨便將此地所有生物屠盡!

這隻骨腳如山嶽般出現在了眾人頭上,速度之快,已經超過人的反應極限,數百名避無可避的修士發出刺耳慘叫,被硬生生踏入了地下,化為肉泥消失不見了。

可憐這些人沒等到仙人傳承降臨,倒等來了這要命的臨天一腳!

再來一腳只怕所有人都得死!

韓星大凜,情勢危急,只能暴露自己的實力,冒險而為了。

韓星心念一動,心神催動之下,燒火棍從眉心陡然衝出,伸手向前一指,神光大盛,瞬間膨脹三丈……三十丈……三百丈……三千丈,如同一根擎天大柱,橫在刑天的下方,將餘下人護住。

刑天猝不及防,幾乎就被燒火棍精純靈氣掀翻,頓時驚疑不定:「這是怎麼回事?」他茫然的收回了從空中踏下的巨腳,再也無法踏將下去!

因為從燒火棍中傳來一道氣息,讓他瞬間如同被雷轟電掣一般,愣在空中,像山一樣戳立著,一動不動!

這道氣息,讓他驟然想起一件東西—他丟失了千萬年遍尋不著的頭顱!

這是一道讓他這執念深重,殘魂寧可被歲月磨滅也不入輪迴,要尋找的氣息!

這是一道讓他期盼了千萬年的氣息!

虛無中,刑天神音如雷,一聲「還我頭來!」徹底將這天地淹沒! 趁刑天神智混亂時機,韓星將青銅巨的禁制全部放開!

「祭!」

鏗鏘一聲響,青銅巨鼎飛起,陡然發出了宏亮的大道之音,好似萬物復甦,混沌之氣大盛。

我的寵物是BOSS 霎時間,一股洪荒、古老的氣息降臨而來,似乎要把整個世界都吞噬轉化為洪荒。

青銅鼎不斷暴漲,化成山嶽一般,還沒等刑天緩過神站起身形,突然,一股驚天動地的毀滅之氣浩蕩落下,向刑天摧枯拉朽般的撞了過去。

如同共工怒觸不周山,刑天綿延小山般的骨軀轟然一聲倒地不起,被青銅鼎鎮壓成了一地碎骨。

刑天的靈魂何其強悍,一陣黑煙驟起,元神從碎骨中遁出,他要重組骨身!

「吼…」龍嘯九天十地,九爪神龍的虛影自鼎壁飛出,龍爪巨張,只一抓就將刑天元神及碎骨撕扯吸進了鼎內。

「還我頭來……」刑天的聲音在鼎內再次響起。

進了我的鼎,就是我的菜!

韓星生怕失去了收復刑天的機會,神識化為自家身影,身形一縱,似一道流光也進入了鼎中。

鼎內高有萬丈,寬約千餘丈,空間很大,銹跡斑斑的刻圖布滿鼎壁上。只是被銹跡掩蓋,己是面目全非,有些畫面己很難看出其中內容。

依稀可見一些荒古蠻獸形刻輪廓,雖是輪廓可在鐵畫銀鉤之中荒古蠻獸在神韻上極其傳神,獸威依然讓人震撼。

另一些圖案則是一些刀槍劍戟之類的上古神兵,黃綠之光忽隱忽現,像是具有靈性,帶著滔天的殺氣。

眾多上古先民、無名神氏也都惟妙惟肖的雕刻在上面。

只有巨鼎內壁左側似有一幅銅刻的圖案較新,像是新刻入上去的。

韓星仔細觀看,卻是刑天在銅刻裡面揮斧咆哮,只是已化做了圖刻壁畫,其舉斧裂天的形象栩栩若生,呼之若出。

「難道這些圖案上的事物都是被青銅鼎吞噬進來鑲刻上了不成?」

「不會把我也變成嵌刻壁畫了吧?這太可怕了!」想到刑天被吞噬進來變成壁畫刻圖的情景,韓星有些不寒而慄,他大叫一聲,身子突然像打擺子似的抽了兩抽。

「嗡嗡…」青銅鼎內猛然一陣嗡鳴抖動,震的鼎壁銹跡刷刷粉落……

突然壁畫刻圖中的刑天動了,他瘋狂的凝聚魂識,似畫中活人一般,一拳一拳向外狠狠砸去,似要砸穿圖刻上烙印的法陣重出。

轟!一道驚天魔氣,從鼎內深處爆發,九爪神龍又浮現了出來。

它雖然凌厲無比,但被刑天所傷的龍體卻近乎透明,空具龍威,卻不能攻擊。

九爪神龍傷的太重,只能憑神識感知:刑天魂識雖然被封,但依然可怕而不屈,似乎竭力想要掙扎擺脫圖刻封印。

陡然間,九爪神龍怒目如輪,忍痛揚起一隻龍爪,掌心間流轉著一枚符文,神輝灑落,啪的打在了銅刻之上。

這是大神級元神對決術,九爪神龍以它的龍魂聚集成符,藉助銅刻寶具要徹底鎮壓刑天的魂識。

符文打入荒古銅刻之中,頓時發出璀璨的光芒,依稀可見在滾滾翻騰的雲霞中,一條虛影黃龍弓身卷舞,隨著雷聲狂奏,巨尾接連不斷地甩動,猛烈抽向刑天的元神。

刑天元神被封在裡面,想要竭力掙扎擺脫,卻根本無能為力。

只是荒古巫祖怎能輕易被困死?

過不了片刻,裡面又傳來刑天排山倒海般的陣陣狂嘯……

咔嚓!

刑天以魂力驅動,那柄狂暴無比、勢可毀天滅地的戚天斧赫然將荒古銅刻劈開了一道裂縫。

嘩!

刑天的元神竟沖了出來!

九爪神龍身上的神輝一下子暗淡了下來……

韓星知道它重傷之下己無力幫助自己收服刑天了。

不管怎麼說,九爪神龍也是青銅鼎的器靈,自己跟班,該救還得救啊!只是打亂了老子細水長流喝龍血,增修為的計劃!

韓星聚起一道精神力,從外面攝進一袋豬尿泡裝的龍血,雙手連續打出一道道精神符印,將龍血化成千絲萬縷神經般的血色靈絲,啪啪連拍,打入到了九爪神龍的體內!

頃刻間,九爪神龍那透明般的巨大龍頭,被萬道血絲靈光充斥,又徹底激活了………

滋滋滋……絲絲縷縷的龍氣蒸騰,九爪神龍的透明巨目倏地燦亮起兩團火焰般的靈芒,一眨一眨,向韓星傳遞來感激的意念信息,隨後消失於鼎內,慢慢恢復真身去了。

但就是這一點點耽擱,噼里啪啦……霎時間重出的刑天元神與一堆白骨溶合,頓時,又重組再生!

韓星看的目瞪口呆,他知道,刑天乃巫體戰祖,與一般的巫族強者大不相同,但是卻不曾想這麼震撼。

丫的,反天了,沒聽說我的地盤我作主這句話嗎?

況且看我的殺手鐧!

「咄,刑天,看我怎麼收了你!」韓星心念一動,雙眉一揚,叱喝一聲,唰!眉天神戟中的器靈倏地從燒火棍中破空飛出。

器靈被霧靄籠罩,驀然,從翻騰的霧靄黑煙中漂浮出一個巨大的頭頂蓋骨,化成了一骷髏頭,骷髏頭眼眶中那對碧綠眸了,射出二道紅光,剎時間定格在刑天的無頭骷髏體上。

一經接觸,骷髏頭驚喜的的上下齶骨一張一合,鏗鏘作響:「啊……這是我的……」

他分明看到了這分離千萬年的軀體在等待自己回歸,看到那熟悉的身軀,它喜極而泣……發出了驚天地而泣鬼神的一聲嚎叫:「我終於等到了這一天!

無頭的刑天骨骸也感受到了自己的頭顱就懸在上方,他樂的手舞足倒,從腹胸中不斷叫道:「頭來……」身形暴起要迎合上去!

就在屍、首作勢若撲合一之際,韓星催動了封印之法,骷髏頭一動不動的被定在空中,只聽神識中傳來一聲大喝:「你乃刑天六陽之首,統領軀幹,我要你收了它,為我所用!」

韓星與這塊頭蓋骨化成的器靈己滴血為主,對主人的臣服乃器靈本能!

器靈連聲應承,隨即聲音沙啞沉聲道:「刑天,你我同為祖巫遺骨,只是原神一分為二,現在吾主幫我尋到你,若你我溶合,成為一個完整元神,重新祭煉,定能重現往日輝煌!」

刑天怒吼:「什麼?你我乃祖巫元神,何等的至尊,怎能拜這螻蟻般的小小修士為主?你且稍等,待吾將其滅了,你我合體,打破青銅鼎,再歸荒古世界!」一股殺機倏地在他身周氤氳浮動。

韓星臉色陰沉,深深吸了一口氣,突然噴了出來:「橫你媽呀,你信不信我把你這塊破頭蓋骨敲碎挫成骨灰,讓它消散在天地間?讓你『還我頭來』的嚎叫聲再響個千萬年?」

話不多,卻充滿了威脅,語氣中的森嚴氣度,無形中散發了出去,刑天被懾的渾身一顫,如雷轟頂,竟然一下子呆住!

聖者降臨 做為大巫焉能不知頭蓋骨己化為器靈與韓星血脈相溶,已成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結合。

只怕眼前這隻螻蟻指揮自己的頭顱比指使他自已的還靈!

滅了韓星就與滅了自己一般!拒絕他,將淪入萬劫不復之境!

刑天再也不想失去頭顱,千萬年的折磨他受夠了!

便在此時,頭蓋骨器靈又言道:「吾主乃荒古血脈,天下第一強橫之體,具有諸多神氏神格附體……那一個也不比你弱,而且青銅鼎也認其為主,想那鼎內的神秘物質能讓九爪神龍白骨重生……」

「等等……等等,容我想想……」無頭刑天聽到這句「……白骨重生……」話時,再度怔住了……他激動的渾身都得哆嗦了起來,就差一點把骨架都抖散了!

往昔無盡歲月之中,自己被青銅棺鎮在地下,屍骨不全,過得生不如死。要不是為了尋找頭,甚至都想自己了結了自己!

驟然聽到青銅鼎可以讓白骨重生,頓時連呼吸都急促了起來,心中的那點狂傲頓時消失。

他沉默良久,終於咬牙道:「若能白骨重生,我願奉他為主,與頭合體后,成為器靈,主持你這屠天神戟!」

從零開始 韓星沉沉說道:「刑天,這是你選擇……好,我就與你約定,等吾修為達到戰神級,就解了你器靈的禁制!」

刑天大喜,以他帝級大巫之能,只要有時間,縱然用氣吹,也能把這小子吹成戰神!

韓星心念一動,又喚出九爪神龍,道:「爾等昔日舊主己逝,吾為新主,往日冤讎不可再提,自今日起,刑天合體后化成的器靈仍叫『神棍』,而你九爪神龍改名為『小蟲』,這樣叫起來順口,也放便!」

我倒!

話音剛落,九爪神龍與刑天齊齊仰面噴出一口鮮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