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騾車裡傳出蘇老太太罵罵咧咧的聲音,只是今時不同往日,她也只敢自己低聲咒罵,卻不敢高聲吆喝!


外面的幾個人怎樣解決糾紛,喜兒不知。 暖婚入骨:顧先生的契約寶貝 她也不想知道!這會兒,院子里的新人已經跪拜了長輩,在親友的祝福下緩緩朝大門走去。

擔心再出變故,喜兒就想去門外盯著,也省得擾了姐姐的好日子,可卻被謝姑姑一把攔住,沖她搖了搖頭,「放心吧,那幾個都身經百戰這點兒小事,難不住他們!」

說完又將喜兒細細打量,心裡感嘆,小小姐這模樣,簡直就是拓印出來的,看到她就像看到了那人。

「嬤嬤?」喜兒被她看的渾身不自在,總覺得謝姑姑是通過自己在追思某人,這也讓他想起了蘇大人,不知這是否與爹爹的身世有關?

「不論怎樣說,你總是女兒家,有些事情能不親自出面,就不出面!那些破落戶,哪裡用你來懲治!我那邊給你訓出了幾個得用的,敢明兒給你送過來,有什麼事兒就讓他們去做!」

喜兒紅唇微啟,還有一些蒙圈,雖說外祖母提過此事,可全被娘推卻了,這真送來人,……

可能看出了她的想法,謝姑姑輕拍她手臂,「放心吧,這事你娘知道!等你哥哥明年高中,你們門庭就換了,到時候不過幾個奴僕,有何當不得!」

見外祖家考慮的周詳,喜兒也只笑笑點頭,看到姐姐上了花轎,眼睛里不自覺蓄滿了淚水。

等花轎離去,看熱鬧的人,參加婚宴的人全都跟著離去。鬧事的幾人,還真沒影響到婚禮,也讓喜兒提著的心放下了,等將來哥哥高中,定要培養幾個自己的親信!

按照北鄉村的規矩,娘家爹娘長輩是不能去婚宴的,可卻能讓直系的嬸子大娘去,這重任自然交到了李氏和小李氏身上,平輩兒裡頭,穆家表兄全都去了,這點讓三郎和喜兒羨慕不已,他們這小舅子和小姨子是不興過去的。

看幾個小傢伙垂頭大腦的,木氏心下覺得好笑,「快別這樣了,一會兒去廚屋裡幫忙,咱還得招待,親一班幫忙的人呢!」

有了任務,誰也沒有偷懶,歡快的忙活去了!木氏見孩子們都走了,這會兒臉色才陰沉下來,叫來穆家管事兒的,問清剛剛發生的事兒,冷哼一聲,「賊心不死!」

那管事兒的都是穆家的老人,自然知道這姑奶奶在穆家的地位,見她臉色不愉,忙說道:「這會兒那邊也鬧騰起來了!咱們的人在外頭守著,今兒個,必然不讓人出了那個院子!」

木氏臉色稍緩,微微頷首,「讓人盯著點,有什麼消息回來稟告!」

管事兒的應是,木氏這才轉身回了上房屋裡,陪親戚說話。

蘇琪兒的婚事沒有收到絲毫影響,可蘇家老宅的人卻鬧騰開來!

這次回來,蘇老太太本就不樂意,若不是為了寶兒,她哪裡會回著窮山僻壤!誰知還是在蘇老三那裡吃了閉門羹,這下本就不順的心情,如今又被王魏氏鬧騰一番,心裡所有的怒火全都噴薄而出!

「你這不要臉的小蹄子,是勾搭了哪家的漢子!這肚子怎麼也有4個月了吧!嘖嘖嘖,還真是沒看出來,你們王家的姑娘還真是個lang蹄子啊!」

王氏母女臉色青一陣白一陣,沒想到這蘇老太太現在說話,是越來越狠毒了!

可此時她母女二人不能退縮,否則就是萬劫不復!王魏氏一邊哭一邊拍著大腿,「你們蘇家就是欺負人!我好好的女兒被你們糟蹋了,竟然還說這些話!」

見蘇老太太和蘇文麗不為所動,王魏氏一把衝動魏蘇老爺子跟前,用手指著他的臉,嘴裡還罵咧道:「你個不要臉的老東西!敢做就不敢當!看不住自己的褲腰帶,霍霍我家女兒!這叫她今後可如何做人呢!」

一句話石破驚天,讓蘇老太太變了臉色!怎麼也沒想到這件事情跟蘇老爺子還有關!

蘇文麗臉上尷尬,自己爹的花邊新聞,還是跟弟妹有關,這叫她的臉往哪裡放啊?這事兒要是鬧騰開了,別說是蘇家,就是她這出嫁女,也得被人嘲笑!早知她就不跟來了,如今是進退兩難!

問題的中心人物蘇老爺子,卻垂頭巴腦,一句話也不說。這讓哭鬧的王魏氏更是氣不過,伸手間,指甲狠狠朝他臉上挖去。

「你這潑婦!」蘇老爺子怒不可遏,摸著臉上的傷,瞪著眼睛。

溺愛成癮 只是看到王魏氏那張羅剎臉,立馬尷尬的不知說什麼好!眼神複雜的看著自己兒媳,心裡嘆息,他也沒想到會有如此結果啊!這事兒若傳出去了,他這老臉是真沒辦法見人了!晚節不保,晚節不保啊! 屋裡一時尷尬,蘇文麗見自己爹垂頭耷腦,沒了往日的威風,心裡竟隱隱有些高興。

她爹從年輕時就是能裝的,看似好說話,實際上心眼最多!遇事都讓她娘出頭,自己躲在幕後指揮。如今倒好了,被人發現這等醜事,若不是事關自己家,她如何也不會管的!

「親家嬸子說的這是什麼話!我爹怎麼可能跟四弟妹發生什麼!你這是糊塗了吧!」

見蘇家人打算賴,王魏氏也不是好惹的,「這事兒究竟怎樣,這老東西心裡清楚的很!我女兒也是證人,就是蘇老四,他心裡也是明鏡兒的!怎麼,你們蘇家這是打算賴賬!真不行,我就去衙門口告你們**良家婦女!到時他們父子二人被判處什麼,可就不是你們說的算了!」

誰知一直沉默的蘇老太太,此時猛地一拍桌子,「你去告!趕緊去告!我就等著官家判他們重刑!你鬧騰,今天這出不就是為財嘛?我告訴你,我就是把這田地全都給老三,也不會給你們留一毛!」

蘇文麗在心底為老娘喝彩,這種話也只有她娘能說得出來,沒見她爹的臉色都黑如鍋底了嗎?

誰都沒注意牆角處的蘇老四,他雖說低垂著頭,可眼睛里的興奮卻是讓人無法忽視的!這會兒聽到蘇老太太的話,整個人的臉扭曲一片,猙獰可怖!

他費盡心機,就是想卧者著家裡的經濟命脈,可沒想到老太太一回來,就想出這樣狠毒的招,是他始料未及的!

「娘啊,你念在我爹是初犯,就原諒他吧!」蘇老四低垂著頭,在地上快速爬到蘇老太太腳邊,抱住她的腿就痛哭出聲!

蘇老太雖說不洗這個兒子,可畢竟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看他如此凄慘,心下也略微不舍。 文娛幕后大佬 看向一直沒說話的蘇王氏,冷哼一聲,「這不守婦道的婦人要她作甚!趕明把他們這姦夫**送進大牢,娘再給你娶一房!」

這話算是把蘇老四摘了出來,剩下的蘇老爺子跟蘇王氏臉色大變,齊齊瞪著蘇老太太。

「你倒是心狠!怎麼?這麼急的讓我去死,是想跟你那姦夫好生過日子呢吧?我可告訴你,你若不仁,我便不易,咱們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我倒要看看鹿死誰手!」

就見蘇老太太身體一僵,滿臉的慌張,可隨即就很快鎮定下來,「你說這話就是無賴!我清清白白一生,你就是說破大天去,也沒人信!」

原本已絕望的王魏氏,聽出了蘇老太太的外強中乾,她眸光一亮想起當初木氏威脅蘇老太的事兒,心裡就有了猜測。

「真的假的?這有什麼不好變的?!不是能滴血認親嗎?是不是親的,到公堂上一過,保管清楚明白!老姐姐也放心,相信官老爺會還你個清清白白的!」

他不說還好,他一說蘇老太太的臉色是越來越黑,蘇文麗此時也看出了端倪,心裡說不出的滋味。要不是想借著老五的東風,她哪裡會摻和這些破事!如今被這事絆著,幫誰都沒道理,更何況這兩邊都有難以啟齒的事兒!

蘇老四見形式不對,立馬眼珠一轉,抱頭痛哭,「娘就別追究這事了,我這一輩子就這樣了,能留個后也是好的!也省的拖累了娘!」

原本還心顫的蘇老太太,聽到了蘇老四的話,就如同打了雞血一樣,想起寶兒如今可是威風的緊,對於他來說,這應該不過是件小事!

「你若告,我就陪你,我倒要看看,最後是誰落的沒臉,被關押起來!」說完還意有所指地盯著蘇王氏的肚子,心裡如同吃了蒼蠅一般噁心,這麼個枯樹皮子,這見蹄子也能吃下去!

蘇王氏此時六神無主,這件事不論怎樣鬧,最終都是她吃虧,摸著已經顯懷的肚子,心裡有幾分不舍!作為一個女人,若是沒兒子傍身,到了晚年如何凄苦不說,就是連個摔盆打幡的都沒有!蘇老四已是那樣,她也不可能再找一家嫁了,這肚子里的孩子若留在蘇家,也是名正言順的,有蘇老爺子在這,蘇老四就得認賬!她就不信,將來沒個后,他就不心慌!

被蘇王氏這樣盯著,蘇老師,辛教不好,這婆娘也是個歹毒的,該不會又想了什麼暈招對付他吧!果然,當他聽了蘇王氏的話后,簡直氣得七竅生煙!什麼叫為他考慮?什麼叫借種生子?他雖說受了傷,可他還是個男人,這頭頂的草原一片青了,他如何忍得了?

「你這個賤人,我就是沒人養老送終,也不要你生的這個妖孽!想讓我咽下這口氣,門都沒有!」

蘇老爺子聽了他的話,呵呵呵的冷笑出聲,「別以為你做下的那些手腳,我不清楚,有些東西我可都留著呢!」

蘇老四一臉不可置信,他做的如此隱蔽,這老頭子怎麼可能知道?蘇王氏這會兒也恍然大悟,想起那幾日蘇老四的殷勤,立馬咒罵道:「你這個喪良心的,竟然敢算計我們,我說你那幾日那麼殷勤,讓我好好照顧上房,你竟然打的這個主意!好好好,你可真好!這孩子,我一定要生下來,而且非讓他叫你爹!」

蘇老四隻覺得頭暈眼花,想不到這臭婆娘如此的狠毒,一口氣憋在胸口,讓他不住的咳嗽!

看到有轉折,蘇文麗看向蘇老太太,見他耷拉個眼皮子,也不說話,就她知道默認了這件事兒。

「既然有了決斷,那就不再耽誤了,我跟娘還得往縣城趕呢!」

蘇文麗這會兒只想快快離開這裡,今後都不再回到這烏煙瘴氣的地方,可蘇老四哪會讓她如願。

「大姐著急什麼?今天三哥家的大丫頭成親,大姐不是來送禮的?這新人的面還沒見著你,這回去了怎麼跟人家交代啊!」

不陰不陽的話,讓蘇文麗臉上尷尬,「老四說的這是啥話,我就是著急家裡那攤事,還有咱娘不是想寶兒了嘛!」

「哼,你的心思別當我不知道,家裡有好處你常常回來,家裡頭落寞了,你就再也不上門!你可真是咱爹的好閨女!」

這話說的蘇文麗臉一陣青一陣白,蘇老爺子是壓根不搭理他,只對著蘇老太太說:「你就在家裡住上一晚,趕明再回去吧,有些事我也得向你交代交代!」 蘇老太太立馬就想反駁,可全被蘇老爺子的凌厲眼神嚇了回去!

「咱們夫妻倆一輩子,這分開這麼久,還不得好好說說話!大丫頭要回去就回去吧!你娘今兒個晚上就留這兒了!」

蘇文麗是巴不得離開這個地方,可也知道老太太在老五心裡的地位,於是結結巴巴地說道:「沒,沒事兒,要是娘留,留在這裡,那我也留下吧!」

蘇老爺子連眼神都沒給她一個,就對著王魏氏道:「親家也先回去吧,家裡的事情有我在,必不會出亂子!」

王魏氏有些彷徨,看向了自己女兒,她原打算借蘇老三家的氣勢,讓蘇家老宅的人低頭,給她女兒田地做補償,就算是單立女戶,也有個依靠!可誰知這中間一波三折,一時間她還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娘,你先回去吧!等明兒個我再去找你!」

看女兒說的堅決,王魏氏只好無奈的嘆聲氣,落寞地朝院門口走去。

她心裡也清楚,這事兒掖著藏著,將著孩子算到蘇老四頭上是最好的選擇,就算大傢伙猜疑,可有些事情是心照不宣,只要蘇老四不說什麼,其他人也只是背後議論。只是這樣一來,他們家可就撈不住一丁點的好處了!

「既然外頭人走了,那咱就把醜話說清!我的東西誰也甭惦記!別以為我老了,不中用了,呵呵呵,對付你們那點小心思,我還是手到擒來!記住了!我的手段可都沒用完呢!」

幾人中蘇老太太臉色最難看,這老東西的手段,她也知道一二,都是陰損的招,噁心人!可為了寶兒,她還是咬牙忍了!

蘇文麗這會兒有點後悔,早知道她也走了!這會兒留下被老頭子威脅,她這心裡總是怯怯的,對老頭子的懼怕從骨子裡往外冒!

「爹,我們沒有想著讓您的東西!」蘇文麗乾澀的說道。

蘇老爺子卻不為所動冷哼一聲,

「別以為你做下的事兒,就能住瞞住所有人!就算是老五他有些本事,可女人就是女人,你想要掌管張家,也得看他們是不是心甘口服!就憑著自己娘家弟弟,小心以後不得善終!」

惡毒的話讓蘇文麗渾身僵硬,沒想到老頭子竟然說出這樣詛咒。 激情似火,腹黑顧少強索歡 想起小時父親對自己的喜愛,這會兒只覺委屈得緊!

「滾!!別在我跟前兒哭喪,我還沒死呢!」看到蘇文麗臉上的淚水,才平復了自己的脾氣,

「今兒晚上你就睡在老五那間,那被你娘收拾得好,也省得再收拾!」

說完就擺出一副送客的架勢,蘇文麗看看母親,見她耷拉著眼皮沒有說話,也沒阻攔,只能悻悻的出了房門。

蘇老四則是掩蓋住心裡的不滿,還抱有一絲的僥倖。可蘇王氏卻已腳步輕快的離開了上房屋裡,對她來說,只要有個孩子傍身,又是蘇老四名下的,那就夠了!等老頭子老了,百年後,再怎麼樣也會有他一份!她和兒子只要有了田地,誰也不靠!

躊躇不前的蘇老四,終於還是轉頭對蘇老爺子說道:「爹,就算這事我有錯,可後來您可是自個願意的!」

本想著以此為要挾,跟老頭子談談,可沒想到老頭子態度堅決。「哼,你都把肉送到我嘴邊兒了,我哪有不吃的!你自己願意當烏龜王八蛋,這會兒又想立貞潔牌坊!還真不愧是你娘的親兒子啊!」

蘇老四被他說的臉青一陣白一陣,燒的臉耳朵發紅,臉卻發白!看著這父子倆唇槍舌戰,蘇老太太從始至終都沒有開口,在她心裡,自己心疼的也只有蘇文寶。

蘇老四憤憤的摔門帘子出屋,裡面就只剩下老兩口。直到這時,蘇老太才覺得渾身不自在,想要坐些,可卻被蘇老爺子一把抓住手腕。

「想不到這才幾個月,你就長本事了!我當初給你說的話,看來你沒放在心上!」蘇老太太剛想反駁,可看到蘇老爺子那陰惻惻的眼神,話到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別以為你那奸生子如今過得好,就想騎到我的頭上?我蘇浩盛是一家之主,就是我死了那也是我說的算!」

猛的鬆開蘇老太太的手腕,嘴角掛起一抹陰曆的笑,

「就算你生了這幾個孩子,可要都不是我親生的,我豈不是便宜了你們!老天也幫我,那王氏肚子里懷著的,一定是我的!」

一聽他這樣說,老太太立馬慌了神,辯解道:「我真沒做啥對不起你的事!我跟那人也就是見上一面,真沒有做啥!這幾個孩子可都是你親生的!」

可不論她怎樣說,蘇老頭卻都掛著陰惻的笑,這讓蘇老太太終於暗道不好。有時候人就是這樣,尤其是老人,不懷疑則已,一懷疑就全盤否定!

之前又出了蘇老太太鬧和離的事兒,兩人之間的那點感情早就煙消雲散,這會兒事情鬧開,讓蘇老太太心裡發慌!

「你不是想知道,我藏著的那些東西是什麼!?」一聽這,老太太就來了精神,她嫁給這人,生了兩個兒子后,才知道這男人手裡有東西。而且不是蘇浩昌送回來的那些銀子。

當初就是因為知道他手裡有東西,卻不拿來就寶兒,蘇老太太才十分生氣!

看魚兒上鉤,蘇老爺子的嘴角露出個諷刺的笑,「明兒個你就去找老三,告訴他你跟著老五過的不好,要回到村子里,可又不想跟著我住了,要跟著他!你是他的親娘,他怎麼也會看在生養之恩上收留你的!」

蘇老太太張張嘴,想要反駁他。說自己跟寶兒在縣城日子的別提有多自在了,不但有丫鬟伺候,一日三餐更有專人照顧,如今寶兒又找了個得力的岳家,她哪裡願意回到這窮山僻壤?

可看到蘇老頭那陰惻惻的眼神,想到他那不按套路出牌的陰招,還是委婉的說道:「當初鬧的那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哪裡還會任務當娘啊?我要是去了,指不定就被他打出門了!」

「這我不管,我就讓你住到他家裡去!最好能攪和的他沒好日子過!讓人都知道他是個不孝子!」

聽老頭子那咬牙切齒的話,蘇老太太心裡暗道,這老三和他不來往,又是哪裡得罪了這怪老頭? 看著老太婆許久不應聲,蘇老爺子斜睨她一眼,「你要是想讓你的寶兒安生過日子,風風光光的娶門媳婦,就按我說的辦!否則全天下都知道他是奸生子!你看哪戶人家會將女兒嫁給他!」

蘇老太太渾身一個激靈,驚恐的盯著蘇老頭,若說是別的兒子,她有十足十的信心,可只有這老五,於是牙一咬就狠聲說道:「我若按你說的做,你又當怎樣?」

「按我說的做,他就還是我蘇浩盛的兒子!還是蘇家宗祠的子孫!」

蘇老太太渾身一顫,雖說兒子在外風光無限,可若是被發現是那不光彩的身份,跟蘇家沒有任何關係,那他如今的岳家,想必也不會高看他一眼!

想起兒子對她分析的事兒,以及兒子要讓她交好老三一家,她這心裡就是五味雜陳!曾經她最看不上的人,如今卻要自己去巴結!而這老頭子又讓自己去他家攪和!

「行,我答應你!但你也要答應我,你手裡那些東西,得有我寶兒一大份!」

蘇老頭也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只是陰惻惻的將蘇老太太上下打量,「你倒是自信!行,只要你把他們家攪的雞犬不寧!我就將13的東西留給老五!」

事情拍板兒釘釘,蘇老太太才如釋重負,重重地呼出口氣,「那今兒晚上,我跟大丫頭湊合一晚,明兒個一早就去老三家!」

誰知蘇老爺子卻將她攔下,眸光中別有深意的將她上下打量,「你我可是實打實的夫妻,回來了不住一個屋,你這想去哪裡?」

蘇老太太只覺得渾身汗毛豎立,可她就如同被蛇盯著的青蛙,一動也不敢動。

而回到自個屋子的蘇老四,心裡那個憋屈,看著炕上的王氏,心裡那個惱恨,怎麼也沒想到這婆娘竟然如此坦然。

「呸,你這個賤蹄子!還不給我從上面滾下來!省得髒了我的炕頭!」

他惡狠狠的聲音,王氏只是抬眸斜睨了他一眼,就將手放在了自己肚子上,

「我還真要謝謝你呢!讓我肚子里懷上了種,今後也有了指望,你放心,將來我也必讓孩子叫你聲爹,為你養老送終!」

蘇老四氣的臉紅脖子粗,一句賤人在嘴裡不停的重複著,王氏卻只是冷眼看著,

「現在後悔了?晚了!我還從沒見過自己甘願當王八的男人!哦,我忘了,你現在哪裡還能稱得上是個男人!」說完就一拍桌子成,呵呵呵的直笑,只是那眼角的酸楚又有哪個能看到!

她心裡也悔啊!

當初若不信了蘇老四的鬼話,就算是嫁給個老光棍,也比這強啊,可事已至此,她只能厚顏活著,螻蟻尚且偷生,更何況她心裡也有了指望!

被她一通的貶低,蘇老四眼含凶光,上手就想去扭打王氏,王氏也不是個蘘槎,從背後拿出一把尖刀,同樣狠戾的盯著蘇老四。

「來呀!我到要看看,是你的拳頭硬,還是我的刀尖!今兒個就是跟你拼了!大不了就是一條性命!這陰陽路上,有肚裡的孩子做伴,我也不孤單!」

可能真是被王氏眼中的絕望和決絕嚇到了,蘇老四竟一個踉蹌,從炕沿兒滑落在地,摔了一跤!

看到他這沒成色的樣子,王氏就冷哼一聲,把尖刀拍在了炕桌上,「滾!從今以後別進我的屋子!」

蘇老四心裡有氣,可又不想真的和王氏對著干!若是王氏肚子里的孩子有個差池,那老東西必不能放過自己!

想到此,只能窩窩囊囊的抱起炕邊兒的鋪蓋捲兒,去了別的屋子。心裡卻暗狠狠道,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他有的是機會收拾他們!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王氏如同被抽幹了力氣一般,癱坐在炕上,她這是造了什麼孽啊,怎麼就要受這種苦?

而喜兒家,第二日一早,木氏就焦急的在屋內走來走去,穆老夫人見她如此,只是好笑的輕嘆一聲。曾幾何時,他也有過如此的心情,只可惜最終沒有實現。

「我的兒啊,你坐下來歇會兒,那邊還沒傳信兒過來呢,可不能著慌啊!」

木氏停下腳步,不好意思的看著娘親。下眼瞼的烏青一片,讓人一看就知他昨晚沒睡好!「你看看你,多大的人了,還不會照顧自己!」

說著,就拿過丫鬟手裡的一個瓷瓶小心打開,暈了一些塗抹在她的眼下。

一股清涼的感覺瀰漫在眼睛周邊,也讓木氏精神一陣。

「好了,這一會兒就看不出青黑了,這東西你拿著,哪不舒服抹這些,能提神呢!」

木氏本不想收,可見母親一臉的期盼,還是笑盈盈的接了下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