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駭人聽聞。


這是他們心頭浮現出來的最直觀的感受了。

衝擊涅槃劫的手段,可謂是十分的多樣。

有法陣高手,靠著強悍的法陣抵抗天雷,自身絲毫不受影響。

也有使用兵刃武器的高手,靠著絕強的手段和品質上乘的兵刃,衝破雷劫。

亦有符籙奇門之法的高手,靠著一些玄妙的手段化解涅槃劫的威能,平安渡劫。

但他們的所見所聞中,卻是從未出現過任何一個人,能夠像葉天這般,靠著靈魂屏障抵擋雷劫,然後使用空間坍塌直接將那雷雲給生撕了去!

這哪裡是來渡劫的……

這完全就是來羞辱涅槃劫的吧!

「呵呵,好了好了,都散了吧,葉天閣下破劫也『辛苦』了,還剩下兩日,且讓葉天閣下好好休息一下吧,完后四方閣會開始之時,你們這些小輩,可都要好好變現啊,我四方閣的顏面,可是要靠你們來支撐了!」

好片刻,眾人方才是從萬般驚駭之中醒過神來,接受了這個讓人頗有些難以接受的現實,莫文君作為東道主,也是率先擺了擺手,招呼了一聲,示意眾人散去。

只是他那「辛苦」二字,聽在眾人的耳朵里,總是感覺哪裡有點怪怪的……

「對了前輩,你還沒告訴我,這四方閣會,究竟是要如何進行?事如否有什麼規則之類的,還要請前輩好好與我講講啊。」

葉天忽然想起這一茬來,最近光顧著突破修為去了,這四方閣會答應了要參加,但到了此刻他都還不知道這四方閣會到底是要幹什麼,到時候去鬧了笑話,那可就是打著瀟湘閣的名號丟人現眼了!

「不準用空間之力!」

莫文君,張太爺和碧霖仙姑,幾乎是第一時間便將這第一個規矩給拋了出來,話音出口,三位老前輩似乎也是有些詫異這等同步率一樣,相互看了看,而後便是朗聲大笑了起來。

「唉,我總算是體會到你們二位曾經吵著嚷著不讓悅心那丫頭使用空間之力的感受了,不行,今年的四方閣會,絕對不許使用空間之力,不然這些小輩們還打個屁!」

莫文君搖頭苦笑道,曾幾何時,張太爺和碧霖仙姑,都是會極力的阻止莫悅心使用空間之力,因為他們很清楚,莫悅心一旦使用空間之力,那他們兩閣的小輩根本就沒得玩兒了。

而這一次,莫文君終於是切身體會到了這樣的感受,他也清楚的感覺到了,要是葉天使用空間之力,別說其他的小輩了,莫悅心在他手中,絕對也是三招走不過就要被擊潰的!

「哼!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這就是報應!」

張太爺和碧霖仙姑異口同聲的冷笑道。

瞧得這三位前輩鬥嘴的模樣,葉天也是頗感到幾分好笑。不能用空間之力,這倒是個十分明智的決定了,不然,葉天現在可是有著絕度的把握,靠著自己對空間之力的掌握程度,這些個小輩,抬抬手,便能全部給清掃了去! 自己跟周氏的關係好?難道阿離是在跟自己裝糊塗?自己什麼時候跟周氏的關係好了?

「阿離,這話可不是這麼說的,我跟你三嫂雖然是妯娌,但是。。。」

宋離就這麼看著馬氏,似乎在等馬氏說完下一句話,可是馬氏突然意識到了不對,後面的話自然也就沒有說出來了。

「怎麼?難道二嫂是想說自己跟三嫂的關係不好?」宋離問。

馬氏沒想到宋離居然會在這個地方給自己挖了一個坑,等自己去跳。

「沒有,我跟你三嫂的關係好的很,怎麼會關係不好?」馬氏強顏歡笑。

宋離笑眯眯的點點頭,「我就知道二嫂跟大嫂的關係肯定很好,要不然二嫂也不會同意幫三嫂幹活兒了,是不是?」

馬氏錯愕,自己什麼時候同意幫周氏幹活兒了。還沒等馬氏反應過來,就直接被宋離拖進廚房了。

「二嫂,你就幫忙燒火吧,咱們早飯隨便弄點兒什麼吃,中午的時候咱們包包子。」宋離狀似不經意的說了一句。

包包子?難道是阿離知道什麼了?所以才會跟自己說這話?要不然怎麼會突然跟自己這麼說?

馬氏臉上的乾笑很明顯。

「吃包子好,我就喜歡吃包子。」

「是吧,原來二嫂喜歡吃包子啊,那二嫂你喜歡吃什麼餡兒的包子?」

馬氏總算是明白了,原來阿離是知道了他們昨天在家裡包包子吃,所以今天才會在自己面前說這些話。

「什麼餡兒的我都喜歡。」 亂世 昨天的包子又不是進了自己一個人的肚子,自己當然不會承擔所有的責任了。

「是嗎?」宋離若有所思的看了馬氏一眼。

馬氏因為心虛根本就不敢看宋離的眼睛。

「二嫂,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好好的突然就臉紅了?」二嫂這麼厚臉皮的人居然還會臉紅,也實在是出乎宋離的意料。

「沒有,就是天氣太熱了,所以我這臉有些發燙。」馬氏是真害怕宋離會當著所有人的面說自己在家吃獨食。雖然當時家裡在的人不少,可是畢竟包包子的事情是她自己攛掇的。

「阿離,二嫂錯了,二嫂以後再也不這麼幹了。」被宋離這麼盯著,馬氏就覺得渾身不自在。

宋離一挑眉,「是嗎?二嫂錯了,真是難得。」

宋離這樣的語氣讓馬氏更是拿不準宋離到底想要怎麼做。

「阿離,我真的是知道錯了,你不要跟爹娘說好不好?」馬氏嘴上說著討好的話,心裡卻在埋怨,要是分家了。自己還至於為了一口包子在小姑子面前這麼討好嗎?

宋離也知道自己不應該為了一口包子就這麼咄咄逼人,只是馬氏的這個態度實在是讓自己不喜歡,所以才會在沒有人的時候提醒二嫂一句。

「二嫂,你要是真想吃什麼,你直接跟爹娘說,爹娘不會不讓你吃的。 雙向暗戀 只是你這麼做,要是被爹娘知道了豈不是寒了他們的心?」宋離正色道。

馬氏不住的往灶里添柴,就是為了不被宋離看出來自己有多緊張。

「阿離,我是真的知道錯了,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好不好?」

宋離當然也不至於為了一口包子就為難馬氏,「二嫂,這件事情我不會跟爹娘說的,只要你今後不這麼做就行了。」

馬氏大喜,只要宋離不跟公婆說,那就行了。

「我保證今後一定不會再這麼偷偷摸摸的了。」

「二嫂答應我的話,自己可要記得。」

馬氏被宋離這麼一番敲打,還有什麼不知道的?更何況宋離能這麼快就知道消息,肯定是家裡有人告訴宋離了,要不然她怎麼可能會這麼快就知道消息了?

馬氏可不敢跟宋離賭,這個家裡宋離說話那可是要比自己管用的多了。

「二嫂也不用擔心,我說不會跟爹娘說就肯定是不會跟爹娘說的,二嫂你只管放心就是了。」宋離看出馬氏的心裡還有一些猶豫。

馬氏乾笑了一聲,「阿離說的話,我自然是相信的。」

因為中午準備要吃包子,所以宋離準備早早的把面和好,就等到中午的時候面發酵好了,就能包包子了。

宋家的人口多,宋離用麵粉的時候可是捨得,一股腦的到了七八斤的麵粉進去。

「等回去去地里弄些菜回來剁餡兒,這二嫂能幹吧!」宋離問。

馬氏沖著宋離一笑,「這活兒,我肯定能幹好。」

「那好,那這剁餡兒的活計我可就交給二嫂你了。」

馬氏為了將功折罪,干起活兒來格外的賣力。

「阿離,二弟妹。感情你們這都弄上了。」陳氏一進廚房就看見臉上還沾了麵粉的宋離正在使勁的揉搓這麵糰。

「大嫂來了。」宋離沖陳氏一笑。「咱們今天中午吃包子。」

陳氏當然記得昨天晚上阿離跟自己說的今天中午要吃包子的事情,只是怎麼二弟妹居然也來這裡幫忙了?昨天晚上二弟妹不是還跟老二吵架了嗎?

「我來吧,這揉面也是有技巧的,你這樣就是力氣再大,麵糰也是揉不好的,要是揉不好到時候蒸出來的包子就會有死面,吃起來就不蓬鬆了。」陳氏做麵食是一把好手,自然也知道這麵糰怎麼怎麼揉才會好。

宋離把位置讓出來給陳氏。

「那我去地里弄些菜回來,早上咱們吃青菜麵條。」麵條的面很簡單,就是麵糰揉好了之後,擀成薄薄的麵餅,然後在用菜刀切成一條一條的直接下鍋就好了。

不過要想做出來的麵條有勁道,最好是和面的時候在裡面添一些油進去,這樣麵條就會增加彈力,吃起來的口感也會格外的不一樣。當然因為油實在是太珍貴了,所以很少會有人在做麵條的時候去添些油進去。

再者說了,這能吃上白面做的麵條的人家本來也不多,更不要說還要添些油進去了。

宋離用手蘸了些油,又從陳氏正在揉搓的面盆裡面掏出一大塊。

「這個做麵條肯定好吃。」宋離道。只是這樣一來自己就沒有時間能去地里摘菜了。

馬氏這會兒倒是眼力見十足,洗了洗手。道:「還是我去吧!」 「好了好了,都不要鬧了,好好的給葉天閣下講講規則,我們幾個老輩在這裡插科打諢的,成何體統。」

鬧了片刻,張太爺率先有些看不下去了,朗笑著擺了擺手道。

莫文君老前輩這才點了點頭,旋即清了清嗓子,將目光轉向了葉天:「葉天閣下,這四方閣會呢,也算不上是什麼特別特殊的集會了,說起來就只是一場年輕小輩之間的比試,以淘汰賽的機制,讓小輩們能夠有一個公平競爭的舞台,最終會決出一個名次來。」

「名次?」

葉天眉毛一掀,表情略微的有些古怪。

「對,名次,這四方閣會,吸引來的可不僅僅是附庸於四方閣的勢力,還有不少高手之後,亦或是天賦異稟的民間小輩高手會參與到其中,這些外來之人若是能夠奪得名次的話,是能夠成為四方閣的附屬,甚至是直接進入四方閣學習的,對他們來說,這是個展現自己的舞台,而對於我們來說,這也是個招賢納士的機會了。」

聽得這般解釋,葉天心中方才算是瞭然了幾分。

不就是選秀么。

「那這個淘汰賽,是有多少人參與呢?」

葉天努了努下巴問道。

除了在場的這些三閣後人之外,肯定是還有著不少人會參與到其中的,不然就他們幾個有什麼好打的?他就厚著臉皮要個第一,然後給莫悅心安個第二,剩下張賢張墨兄弟兩個讓著點女孩子,給人碧婉清丫頭安個第三,兄弟倆分一分四五兩名,前五這不就已經定下了么……

「這次參與四方閣會的小年輕可不少啊,葉天閣下,你可要做好了思想準備嘍。」

莫文君忽然神神秘秘的一笑,道,「此次四方閣會,我雲棲閣以及附屬之中,一共有一百三十六人參與,二位呢?」

「瑤光閣二百一十五人。」

「飛鵬閣一百五十一人。」

張太爺和碧霖仙姑相互看了一眼,旋即便是先後開口道。

「還不止這些,還有不少來自於民間,並不屬於我們三閣的小輩們,還有……」

「好了前輩,足夠了!」

葉天連忙擺了擺手,這一來就是幾百號人,還不讓他用空間之力,這怎麼打?還要加班瀟湘閣的高手,用靈魂能量控制玉龍絲和求道菩提,而不是動用刀法和陰陽籙,這得打到什麼時候去了?

別給我刷黑科技啦 怕不是唯有來上一發靈魂震蕩,震死一個算一個吧!

「哈哈……葉天閣下,你也別著急,說不定絕大部分人都用不著你動手呢。」

莫文君當即便是一陣朗笑,「閣下今日突破的盛況,我想近兩日的時間便會傳遍人群之中了,到時候閣下只需一瀟湘閣大師兄的身份出面便是,你今日這突破之舉,穩坐個一號種子毫無問題,我估計啊,起碼也是要到了八強對抗的時候才會有閣下動手的機會,那些小輩不敢隨便招惹你的。」

聽罷了這話,葉天方才算是鬆了一口氣……

要真是這樣就最好不過了,不然光是這個龐大的數量,就足夠把他活活累死了去……

畢竟,這些前來參加四方閣會的小輩們,大都是一些有志之士,以及有心與四方閣交好的人,葉天總也不能對他們痛下殺手,一場場的打,還要手下有分寸,這未免就有點強人所難了。

「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我就是瀟湘閣的大師兄了唄?」

葉天聳了聳肩無奈笑道。

「不錯,從現在起,閣下的身份就是瀟湘閣的大師兄了,此次最好是閣下一人出手,我們呢,會將月音那孩子安排給閣下做個搭檔,軒兒和笙兒兩位姑娘最好是不要參與其中,他們的手段不是很好頂替瀟湘閣的人,至於澗雲那孩子……閣下你也知道那孩子的情況,對於一些不知情的人而言,多少也會有些尷尬。」

莫文君拍了拍葉天的肩膀,一邊說著,便是一邊將一身瀟湘閣的袍服遞道了葉天的手中,只是在言及蕭澗雲的時候,葉天也是明顯的發現,這在場的三位老輩強者臉上都是有著幾分悵然之色。

「明白了,此事交給我便是,這第一的位置,看來我是不得不爭奪一番了。」

接過衣袍,葉天當即便是爽朗一笑回應道。

無論是出於對蕭澗雲的幫助,還是出於對這些老輩強者的承諾,亦或是為了今後對抗鬼宗考慮,這四方閣會,都是他立威揚名最好的舞台,在這裡站上了舞台的頂峰,足以讓他擁有很多很多的東西。

但同時,也要背負上很多。

「好了,葉天閣下,你們且休息幾日吧,過了這兩日,四方閣會正式開幕的時候可還要你出面,去代表瀟湘閣露個臉呢。」

簡單的交代了一聲,幾位前輩高手方才是散去,林軒兒和粱笙在解決好了林軒兒突破之事後,也是找上了葉天,幾人這才是去往了老早就給他們安排好的居所歇息。

……

轉眼,四方閣會的日子便是已經到了。

在葉天休息的這幾日,大抵也是去逛了逛那專門為了四方閣會而建築起來的會場,著實也是頗為的壯觀。

為了召開這四方閣會,雲棲閣直接是在雲棲仙湖的湖面之上生生的早出了一座新的島嶼出來,在上面建造起了一座佔地面積頗大的決鬥場,其中赫然便是有著一座長寬百米的巨大擂台,加上足以容納數萬人的坐席,可謂是規模十分可觀了。

葉天也是頗為的感覺到有些無奈,先前一次登擂台,是在那縹緲樓的時候,那可是將不少殺手一道中的高手們給玩兒壞了,這次有上擂台,也不知道究竟是會遇上點什麼事情了……

清晨時分,太陽還沒有從東方升起,雲棲仙湖之上尚且都還帶著幾分薄幕之色,那碩大的決鬥場之中,便是已經座無虛席了。

大量的圍觀之人早早就已經等在了這裡,更有甚者直接是提前一天就在這裡過夜等候了,為的,就是能夠親眼目睹這些足以被稱之為天之驕子的年輕一輩,究竟是何等的風采。

說起來莫文君老前輩也是頗有商業頭腦了,這決鬥場,居然是需要買票入內的,一些內場視野最好的位置,甚至是能夠買到上萬玄幣的天價,但即便如此,門票也是迅速被一搶而空,可是讓得莫文君老前輩好好的賺了一筆。

……

「哇,好多人啊!」

會場之中,沈月音跟在葉天的身後,忍不住的有些驚詫,東看看、西看看,這樣的場面對於她而言,當真也是十分的新鮮了。

這沈月音,便是葉天那日救下的少女,其本身是那青空尊者沈相陽的女兒,雖然是從雲棲閣學習鍛造之法,但卻並不算是雲棲閣的門人,索性是被發配給了葉天,讓他帶著沈月音參加這四方閣會,幾位老輩強者美名其曰,是讓葉天帶著她長長見識,多些歷練,實際上葉天心中很是清楚這些長輩們的想法。

無非就是讓他不顯得那麼形單影隻罷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代表瀟湘閣出戰,自然是要符合瀟湘閣的特色,瀟湘閣的強者歷來都是以音律,靈魂修為還有法陣手段著稱的,總不能胡來,搞些什麼太乙刀法,陰陽湮滅之類的出來,林軒兒和粱笙幫不了什麼忙,唯獨這沈月音的靈魂修為,能夠算是一個幫手了……

聊勝於無嘛……

進入會場之中,潮水般的音浪瞬間便是將他們吞沒了去,此時此刻,已經是有不少來自各方的小輩高手們進入和會場之中,只是,當得葉天和沈月音進入會場的時候,依舊是引起了無數目光的注意。 宋離看了馬氏一眼,「那二嫂多弄一點豌豆顛兒回來,娘喜歡吃。」

「行。」

宋有成在屋內猶豫了半天才決定出門看看,結果等自己出去的時候,馬氏早已經不見身影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