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駕駛著汽車,韋武便是向著秦霜所說的一個地方開了過去。


逍遙茶館,這是京城比較高檔的一個休閑喝下午茶的地方。

韋武開著車子,帶著秦穆然和秦霜便是徑直來到了這裡。

「小姑,你說慕容長歌在這裡?」

韋武看了下逍遙茶館,看著秦霜道:「小姑,你確定慕容長歌在這裡?」

「怎麼?不相信你姑奶奶我的力量了?不要說一個小小的京城,現在姑奶奶想要找個人,全世界都能夠找到!」

秦霜很是嘚瑟地說道,不過他也不是在吹牛,以秦霜的實力,想要找一個人實在是太容易了。更何況,冥王殿里的人也都聽秦霜的,她要找誰,輕而易舉。

「我相信!小姑你可是全能的!不僅人長得漂亮,也很有實力,很有頭腦,簡直是上天將所有的優點都囊括在了你的身上!」

韋武很恰當地拍了一波秦霜的馬屁。

「舔狗!」

秦穆然很是鄙視地看了眼韋武!

他發現,韋武變了,現在已經變成了個舔狗,而只有自己一直堅守著底線,堅守著原則!

「舔狗怎麼了!只要小姑開心,我願意!」韋武很是光榮地說道。

「小五子,你真的是越來越會說話了!比小然然乖多了!以後在京城誰敢欺負你,跟老娘說,我給你撐腰!」

秦霜對於韋武的話很是受用,一副孺子可教也的樣子說道。

「那謝謝小姑了!你太好了!」

韋武開心地說道。

「嗯!走,現在咱們去找慕容長歌算賬!」

說著,秦霜便是率先向著逍遙茶館走了進去。

流觴曲水,曲徑通幽,涓涓細流橫穿而過,耳邊傳來古箏的聲響,很是休閑。頗有一種古代隱士的樣子。

「幾位,有預訂嗎?」

服務員見秦霜帶著秦穆然和韋武走了進來,立刻恭敬地迎了上來問道。

「沒有,我們找人!」

秦霜直接說道。

「找誰?」

「慕容長歌!」

秦霜回道。

「慕容大少?!」

顯然,服務員知道慕容長歌。

「嗯!我們是他邀請過來的客人,你帶我們過去找他!」

秦霜看著服務員說道。

「好!這邊請。」

服務員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美的美女,秦霜僅僅說了幾句便是答應了,這要是以前,說什麼都不會答應的。

果然,人長得好看,有很多優勢,顯而易見,這就是其中一種。

「嗯!」

秦霜點了點頭,便是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向著逍遙茶館里的一個豪華包廂走了過去。

「慕容大少就在裡面了,諸位裡面請吧!」

服務員對著秦霜恭敬地說道。

「賞你的!」

秦霜從包里拿出一沓鈔票便是給了這名服務員,服務員受寵若驚地接過鈔票,連連感激。

「退下吧!」

秦霜揮一揮手,後者很是識相地便是離開了。

「小然然,看著,老娘給你找回場子!」

秦霜對著秦穆然來了個嫵媚眾生的笑容,隨後,便是推開了包廂的大門! 還帶着那不知道是爲什麼的害羞,一個大男生這麼害羞,也真的是不多見,但,李肅他確確實實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李肅他是一個有原則的人,他不是一個隨便的人,當然,隨便起來就不知道他還是不是人了,不過,也不知道哪一天可以看到李肅他隨便起來,也許,也許隨便起來,他也應該還是人,一個老實的人。

一個人的心中一旦有了一種原則,那麼,他可能會從始至終的遵守這個原則,很明顯,李肅他就是一個這樣的人。

此時,李肅正被薛美美給強吻着,可能是李肅他沒有想到薛美美竟然會這麼做,所以,李肅一時之間懵逼了,不知道該做什麼好,不知道接下來應該做什麼纔好,難道說,就要一直這樣被薛美美給吻着嗎。

那假如薛美美她一直不肯鬆口,那又該怎麼辦纔好,李肅現在是又想到這裏,又想到那裏,一直這樣吻着也不是辦法,不吻也不是辦法,到底該怎麼辦纔好,到底自己該怎麼辦纔好嘛,有沒有人來告訴李肅一下。

估計這個時候,也是沒有人會來告訴李肅一下了,因爲其他人,其他的任務參與者,現在都已經睡着了,要想讓他們來告訴李肅一下,那也是不可能的了,本來,李肅他是因爲有點困,所以上來想要找個休息的地方,可現在好了,現在李肅他覺得一點都不困了,不過也對,在這種情況下,估計只要是個男人,那麼應該也沒有什麼心思。

也沒有什麼心思想繼續睡吧,在這麼緊張、這麼尷尬、這麼“危險”,這麼“恐怖”,這麼害羞的情況下,李肅他怎麼可能睡得着嗎,答案很明顯,李肅他現在根本就不想睡了,而是,他想和薛美美,和薛美美。

其實也沒有什麼啦,就是想要和薛美美好好的溝通一下,看可不可以不要這麼着急,容自己有點兒心理準備。

“不行,美美你不要這樣”,最後李肅終於還是忍不住了,然後從薛美美的魔爪之下逃脫了出來,或者說,死命的掙扎了出來,接着對薛美美說道,不過話又說回來,李肅他又不願意,那麼薛美美這樣強迫李肅。

這樣強迫李肅,始終感覺還是不太好,要是說,李肅他是願意的,那麼薛美美她強吻李肅,還情有可原,當然,如果李肅他是願意的,那麼薛美美這也就不算是強吻了,頂多說是,兩個互相之間喜歡的人親吻而已。

但現在問題是,李肅他不願意啊,那麼,在這種情況下,薛美美她還這麼做的話,那就真的是薛美美她不對了,但,也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薛美美她並不確認李肅他是不願意的,也許,在薛美美的心裏,她是這麼認爲的。

她認爲,只要自己夠主動,再加上自己的身材是這麼的棒,李肅他應該是會從了自己的,然後,到了那個時候,也就不存在什麼願不願意了,並且,薛美美她的心裏還有一個想法,就是,和李肅睡了之後。

到那時候,如果李肅敢不娶自己的話,那麼自己就一定不會放過他,也是,只要李肅和薛美美睡了,那麼之後,薛美美她一定會去找張美華,然後還有可能會說,是李肅主動睡了自己,那麼自己現在就是李肅的人了。

估計到那時候,張美華她一定會勸李肅娶薛美美,可能在聽到李肅說不同意之後,還會用一些什麼重要的東西或者事情來威脅李肅,威脅李肅娶薛美美,其實,從一開始,大家就應該明白,就應該看出。

看出薛美美她是一個這麼,這麼那個的人,並且,有一種強烈的預感,就是李肅如果真的娶了薛美美的話,那麼,估計從此之後,李肅恐怕也不會再有什麼“好日子”過了,因爲,薛美美和李肅二人,二人根本就。

現在說這麼多也沒用,還是要看李肅他到底,在這次任務世界裏,能不能保住他的童子之身,之前我們也講過,童子之身的話,道法會更加的厲害,一旦破了的話,那麼,估計李肅就真的是很難再想鬥得過魔王了。

看到李肅突然一下反應了過來,倒是薛美美她自己這一下沒有反應過來了,因爲,薛美美她自認爲憑自己這一身的寶貝,應該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都愛不釋手了,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李肅他,他竟然不吃自己這一套。

原先的時候,薛美美她只知道李肅可能在大庭廣衆之下有點緊張,所以纔沒有對自己的身體那個,但是,現在大家已經是獨處一室了,那麼,李肅他怎麼說,也是一個男人吧,哪有男人對女人的身體不感興趣的。

而且還是這麼性感的身體,李肅此時的這一舉動,無疑是對薛美美的一種傷害,不過,李肅他越是這樣,薛美美她就越喜歡,越來勁,反正現在門已經鎖了,李肅想出去絕對沒有這麼容易,那麼,接下來。

薛美美她決定再深度的誘惑一下李肅他,倒要看看李肅他到底是不是男人,到底可能忍受到什麼程度,薛美美她對自己的身材,那還是非常自信的,她就不相信,這麼好的身材,難道還迷不住一個男人嗎。

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處男,“肅哥,你忘記你答應過我什麼了,你要是現在不過來的話,那麼我就死在你面前”,說這話的時候,薛美美她是一臉的認真和堅定,彷彿就是在說,你不要後悔,不過來的話,到時候。

到時候你可不要後悔,你真的不要後悔哦,我是真的會死的哦,真的會死在你的面前的哦,由於身邊並沒有利器,所以,薛美美在說完之後,便也沒有像電視劇裏面的那樣,拿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了,不過。

不過,薛美美她此時的眼神倒是非常到位,說到這裏,感覺薛美美她去當女演員倒也可以,演技、長相、身材,倒也是非常的不錯,長相和身材,那基本上可以說是,完美了,整個的一個大美人,但。 逍遙茶館之中,此時慕容長歌正坐在一個竹椅上面,聞著淡淡的檀香,品著香茗,手裡卻是在打著電話。

「李少,你放心,這一次我的人絕對安排妥當,那個秦穆然,想要出來,門都沒有!」

慕容長歌對著電話,有些嘚瑟地說道。

「慕容,不要小看他了,你大哥就是死在他的手中,唐浩也是死在他的手中,他可沒有那麼簡單!」

李浩然聽到慕容長歌這個樣子,有些擔心地說道。

「上一次,要怪就怪慕容獲太蠢了,自己做了件愚蠢的事情!但是這一次,他秦穆然跑不掉了!殺了十幾個人,而且是被武警親眼看到的,想要擺脫這個罪名,那是不可能的!我們並沒有使用什麼手段,是他自己願意動手殺人的,有人逼迫他嗎?」

慕容長歌很是不屑地笑道。

「慕容,這件事我們還需要從長計議的,不過現在應該將他轉移出去,若是他打電話聯繫諸葛輕狂或者韋武的話,恐怕,警察局攔不住!」

李浩然想了想,提點道。

「呵呵!好,那我就讓我的人把他帶走吧!」

慕容長歌說完,便是掛斷了電話。

電話不過剛剛放下,此時,他包廂的大門,卻是被人給推開了!

慕容長歌轉過身去,卻是看到秦霜帶著秦穆然和韋武,殺氣騰騰地走了進來。

「你們這是?」

慕容長歌看到秦霜闖了進來,三個人之中,只認識一個韋武頓時有些懵了。

「慕容長歌,我們找你來討債了!」

韋武一聲冷笑,可是他的話音剛落,脾氣暴躁的秦霜已經走到了慕容長歌的面前。

「你就是慕容長歌?」

秦霜看著慕容長歌問道。

「嗯!我是!你們來我這裡有什麼事?」

慕容長歌第一次看到秦霜也被秦霜那驚世的容貌所震驚了,他自認為見過的女人不少,可是像秦霜這樣的美女,還就真的沒有遇到過。

「美女,我看你挺不錯的,不如坐下來陪我喝杯茶?」

慕容長歌看著秦霜,臉上布滿了調戲的笑容。

當聽到慕容長歌說出這句話以後,秦穆然和韋武兩人不由自主地互相看了一眼,他們知道,慕容長歌完蛋了。

本來秦霜就是來找慕容長歌的麻煩的,可偏偏這個時候,他還不怕死要調戲秦霜,這不是太年輕了是什麼?

一時間,兩個人看著慕容長歌的表情都變得玩味了起來。

「喝茶?呵呵,可以啊!不過,不是好茶,我可不喝的!」

秦霜微微一笑,臉上絲毫看不出她的情緒變化。

「你放心,我這裡可是上好的明前龍井,而且都是牙尖上的,據說這些可都是未經人事的童年採摘,除了龍井茶葉本身的香味,還夾雜著一股特殊的女人芬芳,品一口回味無窮。」

慕容長歌笑了笑,全然忽略了韋武和秦穆然,此時他的眼中只有秦霜。

「哦?還有女人的味道?那倒是很神奇了!」

秦霜冷笑一聲看著慕容長歌說道。

「當然,美女,來試試一杯?」

慕容長歌說著便是在面前的茶具上面,倒了一杯泡好的茶水,遞給秦霜道。

「好啊!」

秦霜臉上露出笑容,隨後結果小茶杯,放在鼻子下面聞了聞。讚歎道:「果然是好茶啊!只可惜,老娘不愛喝!」

話音落下,只見秦霜手中的茶杯已經朝著慕容長歌潑了過去。

「噗!」

雖然說一杯茶水沒有多少,可是卻老老實實都潑在了他的臉上。

慕容長歌沒有想到秦霜會這麼生猛,真的潑了自己,整個人都愣住了。

「媽的!就你這個樣子,還邀請老娘喝茶,小屁孩,你毛長全了沒有!」

秦穆然不屑地將手中的紫砂材質的杯子扔在了地上,拍了拍手道。

「你……瘋女人,給臉不要臉!」

慕容長歌被秦霜這麼一潑,全身都是火氣地看著秦霜,抬起手,就要給秦霜一個巴掌。

「啊!打女人了啊!」

秦霜裝作害怕的樣子,尖叫了一聲,隨後,以極快地速度,一腳橫掃而出。

絕戶撩陰腿!

剛才已經對著黃再興使用過了,但是相比於現在的力道,那真的是太弱了!

秦霜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要你斷子絕孫!

「啊!」

秦霜的纖細長腿全面的覆蓋在了慕容長歌最為脆弱的部分,一剎那,慕容長歌感覺整個世界都拋棄了他。

臉色因為疼痛,漲得通紅,身體彎曲起來,如同熟透的蝦米一般。

這一刻,慕容長歌下半身都沒有知覺了,他感覺世界都顛倒了,眼前只有一片黑暗。

他哪裡會想到秦霜會這麼不按照套路來!

說動手就動手,而且還是來了一招最狠的,直接朝著自己的小兄弟上面招呼,太沒有人性了!不,甚至是一點公德都不講!

「哎呦!慕容大少,你這是怎麼了?」

秦霜一副我不知情的樣子,彎下腰來,看著慕容長歌。

慕容長歌本來就感覺全身都沒有力氣了,此時聽到秦霜這話沒氣的差點昏厥過去。

「瘋女人,敢打本少爺!」

慕容長歌咬著牙,紅著臉看著秦霜,歇斯底里地吼著,剛才秦霜這一腳,他感覺自己的後半生已經完蛋了!

以後,他慕容大少估摸著,很難再碰到女人了!

「什麼?你還敢罵我?呵呵!」

秦霜看著慕容長歌那還算有點英俊的臉龐,沒有一絲的憐惜,纖纖玉手微微抬起。

「啪!」

又是一聲脆響傳來,慕容長歌的臉頰上面多出了一個鮮紅的巴掌印。

「呸!」

這一巴掌,顯然力道不輕,慕容長歌的嘴角都已經滲出絲絲的鮮血。

「你敢打我?!」

慕容長歌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秦霜。

「打你怎麼了!老娘打你都是你的榮幸!別人求著我打,老娘都懶得打,害怕手髒了!今天是看你這個小臉蛋蠻水嫩的,忍不住抽了一巴掌,怎麼,有意見?」

秦霜全然不顧慕容長歌的眼神,很是隨意地說道。

「你!」

慕容長歌聽到秦霜這話后,氣的不知道說什麼了。

就在這個時候,原先被慕容長歌打發出去的保鏢從外面回來,當看到包廂的大門打開,而裡面傳來慕容長歌的歇斯底里的怒吼以後,他們便是感覺大事不妙,匆忙沖了進去,卻是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但,在李肅的心裏,他只認爲陳婷是最好的,是最漂亮的,是最完美的,是自己最想,最喜歡的,也是自己最想守護一輩子的,守護一生的,在李肅的心裏,其他漂亮的女孩子是沒法跟陳婷比的,只因陳婷是獨一無二的。

愛情跟感情這兩樣東西,有時候還真的不好說,也很奇妙,它們好像,或者說,它們總是好像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因素在裏面,李肅小時候,曾經對一個小女孩很好、很溫柔,像一個“大”哥哥對一個小妹妹一樣。

久而久之,那個小女孩就對李肅有了感情,不過那時候,大家都還小,懂的事也不多,但現在重點是在講,人與人之間,是很容易、是很自然、是很不經意就會有感情的,甚至可以說,感情、情它是不分年齡的。

它看重的是那一份關愛、關心以及溫暖,聽到薛美美說又要死在自己的面前,於是,李肅只好暫時的忘記陳婷,或者把薛美美當作是陳婷,也只有這樣,李肅他的內心纔不會有很大的不安,再個就是,李肅他也並非。

他也並非是主動去那個薛美美,而是薛美美主動來那個自己,李肅在心裏想好之後,倒也沒有說話,只是身體還是在向薛美美靠近,向牀邊靠近,不過,李肅還真的怕薛美美她亂來,這可是在任務世界裏啊,要不要。

要不要玩得這麼刺激啊,如果說,做那種事想追求一點刺激的話,想追求更刺激一點的話,那麼,在任務世界裏做是最好不過了,也虧薛美美她想得出,想得出還有這一招,還有這種操作,只可惜,李肅他真的不想。

至少是現在不想,還有就是,他可能也只想和陳婷,不想和其他的女生,這就叫做薛美美有意,而李肅無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