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駕駛員搖了搖頭,“你看看這幾個人穿的衣服,難道就沒看出沙漠問題嗎?”


聞言,幾人忍不住一起看去,見這幾個人都是一身戶外裝備,沒看出有什麼不對。

駕駛員不等他們問,直接咬下窗戶,一股寒風立刻灌了進來,凍得幾人同時打了個哆嗦。

“沙漠晚上的氣溫會達到零下十幾度,咱們有車還無所謂,但是徒步的,只能躲在帳篷裏禦寒。現在太陽還沒出來,這幾個人就敢在沙漠裏走,不是死人是什麼!”

幾人同時愣住,沒想到剛進沙漠,居然就遇上了遊魂。

駕駛員雖然時常給大佛寺送水送糧,但其實也是被其他佛寺僱來的,每次去也是放下就走,根本接觸不到其他的事,說白了也就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對於鬼怪自然有恐懼之心。

他本以爲說出那番話,張誠他們就不會再管這事,但沒想到林婉兒還是開口說道:“停車!”

駕駛員立刻皺其了眉頭,勸道:“不能停車啊!萬一真的是……”

張誠笑了笑,“放心吧,有我們在,就算真的是鬼,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正好看看他們到底想幹什麼。”

林婉兒也點了點頭,“對,如果我們不停車,他們就會上後面的車,到時候還不知道會出什麼事,如果真的是冤死的亡魂,那就超度了吧。”

林婉兒服用過三葉幽蓮之後,修爲猛漲,現在距離天師也只有一步之遙,正是需要積攢陰德的時候。

而且超度了他們,不僅能讓後來者少些危險,還能讓這幾隻亡魂去轉世投胎,這在林婉兒看來是一舉三得的好事。 蘇薇兒沒有任何回拒,朝着沙發走去,坐下。

陸少宸坐在他一側,問道:“你想談什麼事?”

蘇薇兒只是坐着,雙手放在雙膝之間,緊握着,似乎在猶豫不決到底要不要開口,

陸少宸自然看出什麼,再次開口道:“你說!”

話落,蘇薇兒心口一緊,沒有去看陸少宸,開口道:“我是拜託你一件事!”

陸少宸看着她,沒有繼續問什麼,只是等着蘇薇兒開口。

半晌,蘇薇兒最終還是說出口,“我是想拜託你幫幫我查查我父親的事件!”

一想到今天父親年邁的模樣卻還要在看守所待着,越想心底越不是滋味,難受。

“我一直懷疑我父親是被郭子珉陷害的,但是我沒有辦法找到證據,更何況郭子珉在風成已經完全掌權,就算是曾經和父親一起奮鬥過的人,現在都站在郭子珉一方。”

利益當道,情分都只是浮雲。

曾經他去找過和父親合夥的公司夥伴,看似平時和父親如此要好的人,但是大難臨頭,卻各自飛,世態炎涼,真的沒有什麼人可以信任了。

“我可以幫你!”陸少宸開口道,話落,蘇薇兒擡眸對視上陸少宸,只聽到他繼續開口:“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早在意料之中的回答,她來找他就想的很清楚,這個男人絕對不會平白無故會幫她。

驟然緊縮目光,“什麼條件?”

陸少宸自然看得出蘇薇兒眼底的緊張抗拒,眼眸一沉,“放心,不是讓你答應嫁給我,只是讓你下個月作爲我的女友參加我奶奶壽宴。”

話落,蘇薇兒一驚,“你奶奶的壽宴!”

“沒錯!下個月一號去京都,爲我奶奶慶生。”

“只有這一個條件!只是你奶奶壽宴的一天扮演你的女朋友!”

“不只是一天,可能到時候會在奶奶家多住幾天,只要奶奶視線範圍之內,那我們都是。”

不知道爲什麼蘇薇兒聽着這話總覺得有些奇怪。

“就是隻是在你奶奶面前扮演就是!”

“就是這個意思!不止是我奶奶,自然還有在其他親人面前。”

如果只是假扮的話,蘇薇兒還可以接受,畢竟求人幫忙了,自然要答應他的條件,至少沒有再說出讓她嫁給他這種無理的要求。

“那也包括你的父母親!”

“他們去環球旅行,所以目前不用擔心和他們見面,奶奶大壽應該不會回來。”

“那好!我答應你!”

話落,陸少宸眼底閃爍而過那不易察覺的狡黠的光芒。

“OK!那你父親的事情,我會幫你查清楚。”

“……”

“謝謝!”

說完,起身,道:“那我先回去,你也早些休息。”

陸少宸跟着起身,“我送你過去!”

蘇薇兒下意識拒絕道:“不用了,你忙你的。”

話落,陸少宸挑聲道:“別忘了你剛剛答應我的事情。”

蘇薇兒疑惑嗯了一聲,眼眸一緊,“我當然知道,但你說的也不是現在。”

“我說的不是現在,但至少還是聯繫配合默契不是,不能到時候讓我奶奶看出我只是在再騙他不是?”說話之間,眼底透着的讓人捉摸不透的狡黠之色。

說着,順手摟着蘇薇兒的腰肢,相當自然的動作,垂眸看着她:“走吧!”

蘇薇兒盯着他,總覺得這個男人不對勁,甚至有些後悔答應他這個假扮女友的條件,但是仔細想象,只是假扮而已並沒有什麼過分的地方。

到最後,陸少宸小心翼翼護着蘇薇兒走路着。

畫愛爲牢 雖然現在能正常行走,但是腳步不能太重,太急,太快,只能緩慢行走。

只是這樣被男人摟着,還是在這寂靜廊道之上,彷彿整個世界都只剩下了兩人一樣,這一刻蘇薇兒心底說不出的緊張。

某種的錯覺怎麼感覺都像是真的情侶之間應該做的事情。

一有整個念頭,蘇薇兒忙的打住自己,千萬別胡思亂想。 今天蘇薇兒好好給寶寶選了一套,揹帶褲,格子的襯衣,揹着可愛的小書包真的是貴族小王子一樣。

陸少宸抱着寶寶下車,蘇薇兒跟在一側。

這看着一家的人的超高顏值可謂賺足了目光,這完全像是在看偶像劇啊,俊男美女,還有這麼可愛萌死人的寶寶,真的讓人羨慕的一對。

陸少宸和蘇薇兒送寶寶到了教室。

老師迎接寶寶進去時,寶寶開始憋着小嘴巴,一臉不情願的樣子,紅紅的眼睛快要哭出來來的一樣,這可憐巴巴的小模樣真的讓蘇薇兒心疼的厲害。

蘇薇兒蹲身,撫着寶寶的小腦袋,“寶寶沒事的!這裏有很多和寶寶一樣大的小朋友,可以陪寶寶玩,寶寶不用怕,等寶寶放學就來接寶寶好不好?”

寶寶就撲在媽咪懷裏,揚起個小腦袋,“那媽咪要早點接寶寶!”

幼兒園老師也在一旁勸道着,這小孩子第一天上幼兒園都是這樣,所以老師們算是很有經驗哄到這寶寶。

這孩子真的太可愛了。

還有這麼帥氣的老公,這麼可愛的寶寶,幼兒園老師心底不禁感嘆羨慕啊,這位媽媽真的是徹徹底底的人生贏家了。

寶寶最後終於願意進教室。

“粑粑,媽咪再見!要早點接寶寶!”

“知道了!進去吧!”

姐妹奪愛 寶寶也是淚眼汪汪。

陸少宸和蘇薇兒站着,直到寶寶進了教室。

突然不知道爲何,這一刻,看到寶寶揹着小書包走進教室,蘇薇兒感覺像是真的在接送自己的孩子一樣的幸福。

驟然的錯覺,她好像真的有丈夫有孩子一樣。

“走吧!”

一旁的男人開口道。

蘇薇兒側眸,擡眸看了一眼陸少宸,這一刻看到這個男人一張溫柔的俊顏,心口突然的一緊,像是被什麼刺激到了一般。

忙的收回視線,低聲道:“走吧!”

轉身離開時。

突然腰肢多了一股力量,蘇薇兒猛地擡眸看向一旁的男人,只見男人勾脣的一笑,“還是扶着你走比較好!”

“這麼多人看着,你鬆開。”

這會兒正是上學期間,來來回回不少小朋友和老師。

“正是這麼多人,萬一你摔倒那你可就不好看了?”

說着,眼眸之間帶着狡黠的目光。

“誰會摔倒了,我又不是不會走路。”

“……”

“那不一定!”

就在這時,只聽到一位小朋友揚聲道:“那位叔叔和阿姨好好看啊!他們好漂亮!”

這會兒兩人的確是足夠醒目的。

聽到這話,蘇薇兒臉頰莫名的一陣的微紅的臉。

“好了!走吧!”

這一次,蘇薇兒倒是沒有想要掙扎什麼,就這樣被男人摟着腰肢朝着校園外走去,一路上那親密無間的樣子,真的像是一對恩愛的夫妻一樣,讓人羨慕。

上車。

陸少宸將蘇薇兒送到了LK。

“三點有人回來接你,倒是直接去學校接寶寶回家,今天我會比較忙。”

聽着,真的像是丈夫在給妻子囑咐什麼。

“我知道!”

答應要早去接寶寶,那肯定得提早去才行。

之後,陸少宸直接離開了LK,蘇薇兒刷卡直接上樓,沒有再去三樓,直接去了林芳的辦公室,現在她的工作情況有變,林芳讓她到了公司直接去她辦公室。

正好上樓的時候好巧不巧的竟然遇到陳敏。

陳敏正走過來,一時之間沒有看到前方的人,一轉身,猛地頓住腳步,看到走過來的蘇薇兒,整個人瞬間一愣。

緩過神來,擡眸一眼,眼底是鄙夷。

直接走過去。

蘇薇兒只是冷冷看了一眼陳敏,只見她直接站在自己面前,頓住腳步。 “這……”駕駛員還是有些不情願。

張誠想了想,直接打了個響指,一朵黑色的火焰憑空出現,不停跳躍。

駕駛員眼睛一瞪,不可置信的說道:“這是……魔術嗎?”

張誠翻了個白眼,無語的說道:“別廢話了,讓你停就停,保你沒事。”

除了駕駛員,這一車都不是普通人,半路居然還有鬼來攔車,對他們來說還真是一件新鮮事。

在所有人的堅持下,駕駛員就算不願意,也只得減慢車速,在那三人旁邊停了下來。

張誠搖下車窗,掃了一眼,發現三人身上果然有淡淡的鬼氣,但還是臉色不變的招呼道。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嗨!哥們,徒步啊?”

“是啊!”一個看上去二十左右的男生朝車裏張望了幾眼,當發現坐滿了人之後,表情微微有點失望。

“朋友,我們跟隊伍走散了,走了好幾天,好不容易纔找到一條公路,你們能幫幫我們嗎?”

張誠回頭,跟車裏人對視了一眼,然後笑道:“不好意思,我們車都坐滿了,要不你等下一輛。”

一聽這話,另外兩人頓時急了,喊道:“別啊!我們等了好久纔等來一輛車,要是你們走了,不知道還要再等多久!實在不行,能不能分一點水和食物給我們,哦!我們不白要,可以給你們錢!”

說完,那個女生立刻掏出一把鈔票,滿臉祈求的遞到了張誠面前,好像生怕他不收。

張誠挑了挑眉毛,瞟了林婉兒一眼。

林婉兒立刻會意,搖下車窗說道:“都是出門在外,說什麼錢啊,這些水和肉乾就給你們了。”

說完,林婉兒直接從後座拿出幾瓶礦泉水和乾糧,遞了出去。

一聽這話,那三人滿臉都是感激,慌忙結果,坐在地上狼吞虎嚥起來。

王大富看得直皺眉,低聲問諶小冰道:“鬼不是沒有實體嗎?怎麼還能吃東西?”

諶小冰看了幾眼,答道:“你再仔細看看。”

王大富聞言又看了一會兒,果然發現了問題。

雖然那三人吃得很快,但是吃了半天,水瓶裏的水一點都沒少,肉乾也還是那般大小。

“鬼吃東西是靠聞的,雖然東西沒少,但是他們卻覺得自己是吃了。”諶小冰皺緊了眉頭,“不過看這幾人的模樣,好像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按常理說,只要肉體一滅,就會自開天知,這三個是怎麼回事?”

張誠此時也看出對方的表現不像是僞裝,心中同樣疑惑,想了想之後也不急着動手,乾脆拉開車門下了車。

“你們是哪兒人?到這兒來幹什麼?”

“哦……”一個男生鼓着腮幫子,含含糊糊的答道:“我們都是武漢大學的,現在不是放暑假了嗎?就在網上找了個驢友團,一起到沙漠來徒步,結果沒想到跟隊伍走散了。”

張誠嘴角一抽,暗想現在都十月份了,放哪門子的暑假。

不過他也不說破,而是背過身,對着林婉兒點了點頭。

林婉兒也打開車門下了車,跟那個女生攀談起來。

“哥們,你女朋友真漂亮啊!”一個男生拍了拍肚子,對着張誠笑道:“對了,還沒問你怎麼稱呼?”

“我姓張。”

“原來是張哥。”說話的年輕人笑了笑,將另外兩人也叫了過來,介紹道:“我叫秦達,他們是向華茂和柳晴晴,還好今天遇到了你們,要不可就慘了。”

聽到秦達這番話,另外兩人也是滿臉笑意,連連道謝。

張誠擺了擺手,沒有多說,車裏的人更是表情詭異,一聲不吭。

此時最緊張的,還是那個駕駛員,在這麼近的距離看,那三個年輕人都是一臉煞白,腳步虛浮,絕對不是活人。

但讓他沒想到的是,張誠跟林婉兒居然還敢下車跟對方聊天,這在他看來簡直就是自己作死。

他之所以接下這活,就是因爲掙的錢多。

但是錢再多,他也沒想把命搭上,只希望張誠跟林婉兒趕緊回來,離開這個地方。

說着說着,向華茂突然從懷裏掏出一盒煙,遞到張誠面前,說道:“張哥,相遇就是緣分,抽一顆吧!”

“嗯……”張誠也不拒絕,點點頭就接了過來。

林婉兒皺眉走過來,嗔怪道:“什麼時候抽上煙了?”

張誠呵呵一笑,壓低聲音說道:“我現在這情況,你還怕我得肺癌怎麼的?”

“那也不能抽!”林婉兒眼睛一瞪,剛想伸手去搶,卻發現張誠手中的香菸憑空消失了。

“他們都是鬼,身上怎麼可能會有實體的東西,這些都是他們用意念想象出來的。”張誠搓了搓手指,接着問道:“這三人身上沒有戾氣,應該不是攔路害人的惡鬼。但是不知道爲什麼,他們死後居然沒開天知,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死了。”

林婉兒也是微微皺眉,說道:“我剛纔問過那個柳晴晴了,她說他們三個是2013年進來的,看來已經死了5年了。”

林婉兒早已不是以前那個什麼都不懂的老師了,跟了張誠這麼久,也見識過不少鬼怪,基本的常識還是知道的。

人死之後,自開天知,瞬間就明白了三界六道、輪迴之理,本應該第一時間去陰司報道,結果這三人的魂魄卻在沙漠裏遊蕩了5年,而且居然還沒被陰差抓去,這就有點詭異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