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餘光瞥了一眼,葉靈繼續往城外去。


「你要出城?」星業成主動搭話。

「你不是走了嗎?」葉靈停下,雙手交叉問道。

「不……不是,我……」星業成又開始支吾。

「你可以不說。」她也不是很在乎,一餐飯而已,還不至於讓她翻臉。

「這位姑娘……」

葉靈目光一凝,這人怎麼看出來的?

「姑娘別誤會,我沒有惡意。」星業成連擺雙手。

「你怎麼看出來我是女的?」葉靈盯著他問。

星業成皺眉,「很難嗎?仔細一點看就能發現了。雖然姑娘年紀尚小,但是男女還是比較容易區分的。」

葉靈看看自己全身的裝扮,很容易嗎?那跟牧雲卿回來時,和那些小廝混了幾天,他們都沒有發現……是沒發現還是沒揭穿自己?

想想有些后怕,要是他們發起獸性來的話,她簡直是把自己送羊入虎口呀。

看來以後做事還是得再小心點。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萬一真出了什麼事,她豈不是一切都白費了?

葉靈細問了是哪些細節,星業成說了幾處,果然是沒的隱藏好。

既然知道了,她也不隱瞞,因為看星業成的表情,似乎她承認自己是女的,反而讓他更放鬆。

他難道忘了,昨晚就是這個比他個子小又是個女的,用一招就把他打趴了嗎?

顯然他是忘了。

「這位姑娘……你怎麼稱呼?」星業成一副自來熟的樣子,還意識想要保護她一般,走個路都護著的樣子。

葉靈盯著人看了一會,紅唇輕啟:「我叫星靈。」

「星靈?!」

星業成的激動代表著有眉目了。

「你知道些什麼?」葉靈壓下有些激動的心緒,一臉平靜的問。

「你真的是星靈?」

「是。」

星業成一副感嘆的樣子,可就是久久不說出什麼信息來。

葉靈看得有點生氣了,瞪他。

星業成才開口:「我不認識星靈。不過聽說過。」

葉靈示意他說說看。

然後,星業成就把自己聽到的都講給葉靈聽。

葉靈的父母果然是星氏一族的重要人物,不過不是族長,而是族長所信賴的祭星主事人的女兒,她之所以一直不在父母身邊,是因為母親很早就去世了,而父親因為是祭星大主事,所以將她寄養在親戚家,就是最開始的老夫婦家。

但是後來,轉輾到了桅姨手裡,由桅姨親自照顧她,至於原因,星業成並不知內情,就是老夫婦家,也是聽父母提起過而已。

不過星氏一族的事,星業成還是有所經歷的。

三年前的那場戰爭,是兩個族群之間的爭奪,畢竟贏的一方在星雲國就可以稱霸了,所以雙方都是拼盡了全力。

而祭星是星氏一族的大事,並且祭星大主事非常得星氏族長的心,在爭奪前,現今在主城那邊獨大的蘇家派人找到了大主事的女兒,也就是她,希望以此要脅大主事在爭鬥中做手腳。於是星靈就被關在了塔里,封了所有出口,防止她逃跑。

最後星氏一族並未出叛徒,但還是力不能勝,被蘇家所滅。

而當初不願參與爭鬥的一小部分人就借著做生意的由頭,搬到了如此的星月國城外,還霸佔了別人的地為業,成了新的星氏村。

「哦,原來叫星氏村呀?」

「這是我們自己安的名字,因為外人很少靠近,所以並沒有太多人知道。」

葉靈表示點頭,之前打聽的時候的確沒人提過這個名字。

「所以,當星氏一族戰敗后,所有人都沒了嗎?」這麼慘烈的嗎?不留一點活口?這就是這裡的戰爭嗎?

完全的斬草除根?

「聽說還有一小部分人逃掉了,但是在哪裡,沒人知道,因為也沒有人來找過我們村。」星業成說起這段歷史也是一番感觸。

「那,有大主事的消息嗎?」葉靈聽到有人逃走,還是存了些僥倖,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英勇不怕死的。

若是大主事苟且偷生,也不是什麼不得了的事。

不想死,就想辦法活,並不是錯的事。

「我也不知道……要不,你到村裡問下阿伯?」星業成一說回村,連身體都條件反射地退縮。

「是來這之後的新族長嗎?」葉靈盡量把整件事串起來。

「他也不說自己是族長,因為現在我們什麼都沒有,沒家沒國,族不族的,阿伯想找個祭星主事,一直沒有找到。」

星業成知道的不算少,講起來之後就順暢很多了,還順便把自己的故事給講了。

那個小翠並不是在煙花之地認識的,而是在外面遊玩,然後恰巧遇上了星業成,一來二去熟悉了,後來知道了小翠的身份,星業成有過退縮,但是小翠一在他面前落淚,他就受不了,嚷著要給小翠贖身,弄得人盡皆知,自然也瞞不過村裡的長輩。

本來星業成也算得上是書香門第出生,所以長輩們還指望著他能做出什麼來,誰知道是這樣一場事,自然是遭長輩們極力反對的。

星業成一氣之下「離家出走」了。

於是公子一般的人知道吃飯是要付錢的,贖小翠的錢也成為天文數字,對於離開家門的星業成來說,簡直就是巨款。

可即使是巨款,星業成倒是沒有放棄,昨天被守衛打出來,是因為偷偷進去找小翠,卻又光明正大的要帶人走。

怎麼可能讓你帶走?就算是養的小雞都不可能如此隨便不是?

葉靈歪頭看著邊說邊嘆息的星業成,不知道他是感嘆自己還是可憐家族所遭遇的境況。 葉靈基本確定,這位星業成同學大概是少跟筋,想事情只想一面,自己認為對的就拚命執著,要是生在讀書的年代,這種韌勁倒是可以換來好成績,至於其它,估計也未必會太理想。

活在思想複雜的社會,少根筋的人雖然有執著的快樂,但也會有不被理解的痛苦,若非有人扶助,必定不會是一條容易走的路。

這樣一想,葉靈對著他嘆了口氣。

「怎麼了?」星業成一臉迷茫,他說錯什麼了嗎?

「你要是想救小翠,就要好好攢錢。」救贖不是不可以,但你自己要先有資本。不然人家會白送你么?那種不拚命加價都是仁慈。

「錢?我跟小翠的感情,怎能用俗物來……」

「哦。」

既然錢俗,那你們自己解決吧,她才不想關心。

星業成欲言又止,但看葉靈不想搭話的樣子,又猶猶豫豫的跟在葉靈後面。

「你跟村長熟嗎?」既然不稱族長,叫村長應該對吧。

「你說尤伯嗎?」

還能有誰?

「村裡現在剩下的人家不多,我們本來還有一些人,但是他們不願意住在城外,所以到別的地方去了,尤伯是不想我們星氏一族太分散,以後就沒有自己的血脈了……」

葉靈表示理解,在某些地方,不管是哪個年代,都有為了保全血脈之類的事而禁止外人進入村子的事情。

血脈傳承的重要性,或許不是一般人能懂的。

她也是不太懂。

葉靈沒有追問。

「但是,你卻想跟小翠在一起?」以此看來,會遭到長輩的反對也不是沒有原因的,作為後代,自然是要遵守長輩認為對的事情。

「沒有愛,兩個陌生人要如何相對?」星業成似乎是想說服她一般。

「我沒有反對或認同。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好就行。」葉靈看著越來越近的村子,突然停了腳步。

「你……」星業成疑惑的看她:「怎麼了?」

「你是說我是之前祭星大主事的女兒,那村裡的人對祭星大主事的態度怎麼樣?」

「應該,還好吧?」

葉靈沉默了一會,最後又邁開了腳步。

進了村裡,因為有星業成的原故,吸引了全村的目光。

一個外來人,一個不要家的人。

星業成本想帶她到他家裡去,可是半路就被請到了村長家。

星業成傲傲桀桀的打了個招呼。

葉靈自然也被審視。

她若無其事的站著,也跟著打了個招呼。

最終,是星業成被一頓猛訓,完全沒有顧忌她這個外來人。

訓完后,星業成倒是忽然認了錯,讓葉靈都覺得錯愕,怎麼也沒想到他是回來認錯的。

不過想想似乎又想得通,他都已經淪落到要去「搶劫」為生,不回來也無處可去。

而村長,看樣子訓完之後,應該還是會允許他回來的。

葉靈眨眨眼,沒想到這星業成也不算笨得無葯可治那種。

外面的世界並不是那麼容易就立足,各校的因素都要去考慮,有時候就是某一個點,就會讓你在那個地方待不下去也不是什麼怪事。

「尤伯,她是大主事的女兒。」最後,星業成直接了當的介紹她。

「什麼?!」尤伯十分震驚!「你叫什麼?!」

「我叫星靈。」葉靈仔細看著人的表情,除了震驚,並無危險在裡面,她倒是放了點心。

「星…靈…?」尤伯呢喃著,又把她上下左右看了一遍。

「你從哪來?」

葉靈聽到這個問題,有點猶豫,她不確定自己的境況是每個星族人都知道的。

可是除了真實情況,她似乎也無法編出一套足以取信於人的背景來,這樣的話,還不如實說。

葉靈娓娓道來的時候,還一邊觀察著兩人的情緒變化。

星業成已經顯露出一副為她難過,極為可憐的表情。

但尤伯就有點平靜。

等她說完,星業成一拍她的肩膀:「星靈妹妹你放心,只要你待在村裡一天,哥就照顧你一天,絕不會讓你再經歷那些難過的事了。」

葉靈看了看人,說實話,經歷是原主的,她有的只是記憶,而她過來的這段時間,也說不上十分的貧苦,還算是在她的承受範圍之內,倒沒有星業成說的那麼凄涼。

「還好,我現在活得還可以。」

「可是,可憐的靈妹妹,你在塔里的三年啊,是怎麼過的,一個人孤苦伶丁,無依無靠,連門都沒有呀,是怎麼活下來的?白天怎麼過?黑夜怎麼辦?孤獨嗎?害怕嗎?難受嗎?生病了怎麼辦?天哪,想想那種日子就渾身難受,可是靈妹妹卻待了三年,三年呀,一千多個日子,你是怎麼過來的?靈妹妹呀……」

星業成越說越凄慘,最後把他自己渲染得滿身悲傷。

一旁的尤伯看不過去了:「星靈,你對你的父母還有印象嗎?」

葉靈徑自搖頭。

「在我的印象中,我從小便不在父母身邊長大,到有記憶的時候,已經是桅姨照顧我的那段日子,那時候,我是沒有見過我的父母的,後來關進了塔里,更沒有見過任何人。」

「你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也沒有見過他們?」尤伯犀利的眼神直直相望。

葉靈鎮靜的點頭,事實是這樣的。

「那你怎麼知道你是大主事的女兒?」尤伯繼續追問。

「確切來說,我並不知道。」葉靈眨眨眼,然後指了指星業成:「是他說的。」

尤伯看向星業成,星業成馬上接話:「尤伯,你沒聽過星靈妹妹的事嗎?說大主事有個妻子,還生了個女兒,但是妻子早逝,留下一個女兒送到了親戚家收養……」

「你我並無實據。」尤伯倒沒有說信還是不信。

「尤伯,我只是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並不會對你們造成什麼損害,如果你們有消息,可以告知我的話,實在是萬分感激。現在星氏一族的處境,也幾乎沒有存留多少,所以……」

葉靈給了他一個自我體會的神情,有些話不用明說,也知道星族人多一個是一個,當然,如果因為沒有實據不肯承認她,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現在叫她能拿什麼證據證明自己的身份?人家還有個玉佩手鐲什麼的,她簡直是一乾二淨的人。 ……

櫻花玉熱情的回應著林逸,整個空氣當中都是一片幸福之色。

櫻花玉躺在林逸的懷抱當中,攬著林逸的虎腰,嘴角掛著一絲笑容。

當然了,櫻花玉自己是幸福了,可是櫻花玉沒有想過,如果讓櫻花清影知道她和林逸在一起了會是什麼反應,本身櫻花清影對林逸也沒有什麼好印象。

夜晚,林若煙、月霓裳、美姬子和櫻子等女人都回來了,櫻花玉挺勤快的,已經把飯做好了,眾人就開始吃飯。

倒是林逸,坐在沙發上面,翹著二郎腿,看著電視。

林若煙不解道:「林逸,你不吃飯嗎?」

「不吃,我吃過了。」林逸擺了擺手。

林若煙點了點頭,剛拿起筷子,無意間瞥了櫻花玉一眼,就看到櫻花玉偷偷的一直在看林逸,當下也是有些納悶,難不成林逸這傢伙又和櫻花玉發生了什麼?

無奈的搖了搖頭,想這些幹嘛,反正林逸身邊有那麼多女人了,也不差這一個,只要林逸把她林若煙放在第一位就行了,至於別的,林若煙是真的不敢要求了。

當然了,要說林若煙不吃醋那是不可能,哪有自己男人在外面有女人了不吃醋?只不過林若煙也知道,林逸就這樣一個人,管得太多了,反倒讓林逸有些不舒服,兩個人的關係可能也就走到了盡頭,既然愛他,那就包容他吧。

吃完了飯,眾女人就回去了,把空間留給了林逸和林若煙兩個人。

林若煙坐在了林逸的身邊:「林逸,你最近有沒有事情?」

「沒有,」林逸道:「怎麼了,需要我幫你什麼嗎?」

「也不是,以前我總想著讓你干點什麼,可是現在我覺得我不該太束縛你了,」林若煙聳了聳肩:「不過你是不是也應該想著干點什麼,這樣閑著也不是事,你說呢?」

林逸點了點頭:「我知道,若煙,這些我心中都有數。」

林若煙點了點頭,笑了笑,轉身離開,回房間去了。

林若煙這個模樣讓林逸的心裡頭痒痒的,和林若煙相識相愛到現在了,林逸除了摟摟抱抱親個小嘴之外,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當然了,如果林逸用強,林若煙肯定不會反抗,只是林逸不想這樣,一定要找到一個好機會,給林若煙一個驚喜,然後讓林若煙投懷送抱。

林逸是這樣想的,至於林若煙是怎麼想的那就不知道了。

又是一天,陽光明媚,有些慵懶的灑在大地上。

喬伊斯此刻正走在藍氏城的大街上,環視著四周,眼神當中儘是銳利。

「喬伊斯,這就是你說的藍氏城?」一旁一名男子問道。

喬伊斯點了點頭:「沒錯,刀鋒就在這裡,尼克先生,你有把握能幹掉刀鋒嗎?」

「沒有,」尼克搖了搖頭:「再者,我這一次來這裡的目的並不是幹掉刀鋒,而是和刀鋒和好!」

「和好?」喬伊斯瞪大了眼睛,表情當中儘是不可置信:「尼克先生,你沒有開玩笑?」

「沒有,」尼克冷笑道:「喬伊斯,你讓家主很生氣,在那樣大好的情況下,居然沒有幹掉刀鋒,反倒是讓我們損失慘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