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飛速的將身上的休閑外套脫了下來,一下子套在了她的身上!寒著臉看著她!


「不要做讓我看不起你的事情,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人!」

「我不是這樣的人!那你告訴我,我應該是怎樣的人!蕭閻雲,你到底有沒有心,能不能感受到我對你的感情!我……」

「我只愛溪兒一個!一生一世來生來世,生生世世都只愛她一個!」

蕭閻雲目光堅定的看著眼前的陳玉一字一句的說到:「從我見到她的那一刻開始,我就知道我這一輩子都已經淪陷了!再也回不了頭!所以……陳玉,不要再做傻事!」

「為什麼!」

用盡了平生最大的力氣吼出了這樣一句話,用盡了一生的驕傲開換取一個理由!

她只是想要一個自己能夠瀟洒放手的理由!那個他寧願看著她一下一下在他的傷口上撒鹽卻依舊要笑著面對的女人到底有哪裡好?

堅強能幹……這些她都不輸,為什麼他滿心滿眼都是那個虛偽的女人!

她以為蕭閻雲至少會說出兩三種理由來說服自己,讓自己意識到跟她之間的差距!卻不想……

蕭閻雲突然嘆了一聲氣,有些惆悵的望天!

「是啊!我也想要知道她到底哪裡好了!性格能力還是容貌……明明每一樣都是那樣的普通。卻還是讓我放不下!我想我怕是已經著魔了!」

「你……」

陳玉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蕭閻雲!

她最怕的就是這種,最恨的也是這種!

只要你說出理由或者是幾點,我總是會想辦法讓自己比她更優秀!可是你現在竟然說她什麼都不好,卻沉淪了一顆心……

「你要我怎麼辦?你要我怎麼辦?我放不下你!放不下!」

我曾經也試過用工作麻痹自己,不去想你,不去關注你!

可是沒到一個場合還是會忍不住下意識的去尋找你的影子!這樣……你叫我怎麼忘記! 「叮鈴鈴。」

剛好是梁景銳打來的電話,詢問邱氏集團這邊的具體情況,喬語將方才的事情通通告知梁景銳,電話那邊並沒有任何驚訝的態度。

「難怪,方才我動用人脈,發現邱氏集團的股份中早已經沒了邱涵的股份,也就是說,邱氏集團任何的決定她都沒有任何的權利干涉,想要知道到底怎麼回事,看來只能從她的身上找原因了。」

梁景銳眉頭緊皺,如今只能依靠喬語與邱涵的姐妹交情詢問家族企業內部的變動,才能將事情弄清楚。

這邊剛剛掛斷梁景銳的電話,喬語便沒有耽擱的撥通邱涵的電話,時隔好一會電話這才被接聽,聽筒那邊傳來邱涵略微疲憊的嗓音。

「喬語,打電話過來有什麼事情嗎?」

「邱邱涵,我方才來邱氏找你,才發現你已經離職,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喬語直接開門見山的詢問,也不想浪費時間多費口舌,梁氏項目那邊還在等著流動資金才可以進展呢。

梁景銳既然想這件事情交給她來負責,那她就不能讓梁景銳失望啊。

這話一出,聽筒那邊有片刻的沉默,許久,邱涵這才開口,「這件事情說來話長,我們還是見面聊一聊吧,還是上次那家咖啡廳等你。」

約定了見面地點,喬語也沒有必要在邱氏大廈多耽誤時間,驅車前往咖啡廳。剛進門遠遠地就瞧見坐在角落位置的邱涵,臉色憔悴,哪裡還有上一次見面的容光煥發。

看來,邱涵這段時間可能經歷了太多的事情吧。

「喬語你來了,快坐吧。」

「謝謝,不過我真的很好奇,邱氏集團內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會讓你這個繼承人推出股份?」

喬語有些心急,恨不得趕緊知道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邱涵之所以退出邱氏丟掉股份並不是出於本意,邱父年輕時養在外面的私生子剛剛被認會,出於對自家兒子的重視,邱父直接讓邱明去公司上班,學習如何管理公司。

「可這些,和你離開邱氏有什麼關係?」

類似邱氏這種家族企業著實讓喬語疑惑的有些摸不著頭腦,就算是邱父要改變公司繼承人,大可以直接提拔,和邱涵的職位又有什麼關係?

「邱明可能是擔心我會和他賺爭奪梁氏集團股份,所以想要提前剷除我,我在邱氏已經沒有任何的股份。」

邱涵這話一出,喬語大概已經了解目前邱氏大概的情況。這種家族競爭最為激烈。抬眼看去,邱涵臉上的表情有些沉重,想必也因為突如其來的哥哥惹了不少煩心事。

「對了,你今天找我來是有什麼事情嗎?」

邱涵試圖轉移話題,強顏歡笑咧了咧嘴角詢問。

「如果我說,我可以幫助你重新回到邱氏,你想要合作嗎?」

喬語突如其來的話讓邱涵微微一愣。她自然是想要重新回到公司,畢竟那是她一直以來努力奮鬥的職場,可……喬語一個外人如何能夠掌握公司的人事調動?

「你為什麼要幫我,喬語,實際上我們並沒有認識多久不是嗎?況且這件事情非常棘手,不是簡單幾句話就可以扭轉局面的。」

他是我的終身之託 邱涵考究的目光不斷在喬語身上打量,良久,這才說出內心的疑惑。

邱明所做的計劃幾乎是完美無缺,在項目上動手腳致使進展出現問題,並且挑唆公司董事剝奪她的職位,迫使她丟掉公司股份。

這一環套一環的計劃足以證明,邱明並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人物,她真的擔心喬語是否可以應對。

權衡利弊,邱涵甚至是有些感動,能夠交到喬語這麼仗義的人,為了朋友可以兩肋插刀,望著對方的眼神中夾雜著感激。

「你可別感動,我完全是為了我自己著想。你可能不清楚,你離開邱氏之後,你們公司和梁氏集團的項目合作就被直接取消,目前梁氏面臨資金虧損。我幫了你就是在幫我自己。」

喬語趕忙擺手,撇了撇嘴假裝和喬語不熟的模樣,刀子嘴豆腐心。

項目合作取消?邱涵瞪大了眼睛有些難以置信,她根本就沒有收到任何的通知說要取消,好歹也是她一點點跟進的項目,好歹也要稍微打個招呼才行啊。

「好,如果你幫我奪回自己的股份,這份項目合作案,一定會繼續進行,我說話算話。」

這一次見面是值得的,之前喬語目前可以肯定的是,項目的結束並不是因為否認梁氏,否認梁景銳的能力,而是那個剛剛接管公司的邱明,單純想要給邱涵一個下馬威罷了。

梁景銳在圈子裡摸爬滾打,這幾年好歹也積累下不少的人脈關係,更何況,邱氏集團那位少爺向來也不是什麼低調的主,想要調查他的行蹤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此刻,喬語帶上假髮稍微喬裝打扮,站在本市最大的娛樂會所門口,聽說邱明今晚將會出現在這裡,這次的行事作風如此隱秘,想必是做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私家偵探那邊給出的消息指出,邱明和這家會所背後的老闆非常熟悉,甚至可以說是每日登門的常客,想要尋找邱明背後隱藏的秘密,不如來這裡試試看。

「小姐,請出示您的會員卡。」

喬語換了種嫵媚的姿態,踩著八厘米高跟鞋跨步走進會所,腳步剛剛邁進就被門外的侍者禮貌性攔下。

侍者探究的眼神上下打量著喬語,但凡是平日出現在這裡的常客,他都能夠輕鬆的辨認出,但攢錢這位小姐,彷彿是頭一次來。

「喏。」

喬語佯裝淡定的從手提包中拿出貴賓卡遞給侍者,大大方方接收對方的考量。這家會所的經營方式是會員制,沒有這張卡根本連踏進會所的機會都沒有。 太后宅鬥用菜刀 幸好喬語有提前準備,否則可就露餡了。

貴賓卡在機器上叮的一聲,信息驗證成功,侍者恭敬點頭,「小姐,裡面請。」

這家會所共分為三層,一層屬於公共區域,二層是包廂,喬語摸索著穿過長長的走廊,緊接著就被震耳欲聾的dj聲震撼到。

能夠出現在這裡的人,身份自然是非富即貴,以至於不少想要嫁入豪門的女人會擠破頭的想要往裡鑽。

她的目的,是不引人注意偷偷潛入三樓。如果私家偵探的消息沒有任何誤差的話,三樓走廊最盡頭的房間,應當是屬於邱明的私人區域,那裡或許會找到什麼線索。

「這位小姐看著有些面生,大概是第一次過來吧,如果不嫌棄的話,我請你去吧台喝酒吧。」

喬語這身性感短裙將身材凸顯的淋漓盡致,以至於吸引了在場不少男人的透目光。這不,眼下就有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上前搭訕。

一副金色框架眼鏡,修身正裝,看起來宛如斯文敗類,此刻的他正光明正大的拉扯住喬語的手臂試圖搭訕。

「不好意思,我是過來找人的。」

喬語禮貌性點頭拒絕,內心有些心虛,若是梁景銳在場,方才那個男人的手臂只怕已經被直接扭骨折吧。

男人一聽,原來是個有主的,便點了點頭轉而去尋找其他的目標。

為了掩人耳目,喬語最開始只是在一樓找了個吧台的位置坐下,狡黠的眼神不斷瞥見那邊樓梯口。大概是因為會所的私密性很好,現場並沒有出現什麼巡邏的安保人員。

果真是天助我也,這簡直就是下手的非常時機!

在一樓吧台稍作片刻,喬語便將目標直接鎖定三樓。到目前為止並沒有人發現她的行蹤,看來梁景銳之前都是嚇唬她的吧。

大概因為根本沒有人會想到過來三樓,整個走廊上並沒有任何安保措施,喬語輕而易舉的便到到達最盡頭的房間,微微扭動門鎖,啪嗒一聲,木門從外面被打開。

一切都太過於輕而易舉,喬語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可具體又說不出什麼。

房間的裝修風格和會所其他包廂並沒有什麼差別,只書架上的保險柜極為顯眼。想必裡面裝著邱明非常重要的東西。

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屏幕調至最亮,微弱的屏幕光只能照亮腳下的一點點位置。喬語放輕腳步,生怕一個不注意觸碰到什麼易碎物品。

可喬語卻忽略了一點,保險箱沒有密碼根本沒有辦法打開,對於開鎖這種技術活,她根本就是一竅不通啊。

無奈,喬語只好轉移目標,不斷翻找抽屜中的文件。

奇怪,這裡怎麼會有邱父的資料調查文件?還有照片中這個與邱明親密擁抱的女人是誰?

喬語目不轉睛的盯著手中的文件檔案袋微微一愣,這裡面的文件如果不是對邱明非常重要,恐怕也不會放在這裡藏著。

漆黑的房間里,喬語小心翼翼的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拍攝文件內容,想要帶回去給邱涵好好調查,卻不想閃光燈剛剛閃爍,隱隱約約就聽到身後傳來的腳步聲。

還沒等喬語試圖起身躲避,只覺後腦勺一陣疼痛,突如其來的棒子直接打暈在地,沒了任何的意識。 「時間不早了!回去吧!」

「回去!回哪裡去?」

陳玉受不了那樣溫柔的蕭閻雲,她寧願他在知道自己這一點小心思的時候,殘忍的推開自己!

那樣自己就不會有其它的念想,就可以下決心忘記他!可是……

「回你自己的家!關起門來宣洩自己的悲傷!你知道你沒有權利將所有的情緒都表露出來!你的那些粉絲會心痛,那些黑子會加倍的攻擊你,那些……」

「真TMD操蛋!」

「額……」一貫的女神突然罵人,而且還是這樣的話,真是讓人有點錯愕!

陳玉梳理了一下自己臉上的情緒,將身上的外套還給蕭閻雲的那一刻,抬起頭,又是那個驕傲的國際巨星!

「幹什麼這麼看著我!嚇著你了?不就是罵人嘛!你以為就你們家那位寶貝在控制不住的時候會脫口而出?那只是我們平時比她更有忍耐力而已!」

「呵呵……」

蕭閻雲有些尷尬的一笑,忍不住轉開視線看向一旁的墊子,剛才他還跟他們家那位喜歡說粗話的傢伙互相投食呢!如今……

「怎麼了?又傷心了!」

陳玉冷冷的一笑,像是要故意刺激他一樣!特別大聲的說到:「我陳玉也就看上你這麼一個男人,我可是對誰都是一心一意的呢!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好了!小玉!不要再說這種話了!聽起來一點都不好笑!剛才……就當是我們在排戲好了,你我都忘記了吧!」

蕭閻雲無奈的一笑,轉身去收拾東西去了!

她是自己進入這個圈子之後結交的第一個好朋友。不管因為什麼原因,他都希望不要影響兩人的友誼!

「阿雲!你知不知道有些時候你真的很自私!」蕭閻雲前進的腳步突然一頓。然後又若無其事的慢慢的往前面走!

是啊!沒有人是不自私的!他也不能免俗!

「阿雲……」

陳玉深情的呼喚終於讓他停下了腳步,卻依舊不敢轉身!好像面對著她,就是對溪兒的一種背叛!

「如果……我是說如果……有一天她不再回來了,你會試著接受我嗎?」

「不會!」

不會有這樣的如果!就算是她真的要離開,那也要帶著我的命一起離開!

陳玉真的不知道該說他有情還是無情了!這種時候難道就不應該說一句好話,讓我的心不至於痛得那麼厲害,痛到麻木嗎?

「送我回去吧!我沒開車過來!我也不想等他們過來接我!我只想著……能夠跟你多待一分鐘,明天以後,我將是自己的,我的心也只能有我一個人!」

蕭閻雲默默的看了陳玉許久,看著她就那樣光芒萬丈的站在那裡,嘴角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讓人不忍心拒絕!

車上的時候,陳玉終究還是忍不住問到:「關於她裝失憶的事情,你打算怎麼拆穿她!」

這一刻,她終於不用再裝出一個對夏熏溪好,要跟她和平相處的樣子了!那可是搶走她最心愛人的強敵!

蕭閻雲沉默了許久,好像將心中的情緒全部都壓下去了之後,才淡淡的一笑,有些淡然的看著前方!

「我也希望她是在裝失憶!」

那樣,至少我心痛的時候,她看得出來!心中也會有所感覺!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總是一臉茫然!讓他忍不住想要罵人!

「你是說……她真的失憶了!」

陳玉有些嗤之以鼻,忍不住冷笑到:「怎麼可能!你以為是演電視呢!」

「是藥物!一年前她中毒了!一種連韓風寧都沒有辦法解的毒,那個時候為了讓她安心留在那個人的身邊解毒,我們給她注射了一種藥劑會讓她失憶!只是……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解藥!」

所以說,即便是夏熏溪真的做了什麼對不起自己的事情,他也不會怪她!

從將那一支藥劑注射進夏熏溪身體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已經想到了種種可能!

不!應該說是在那個男人提出要帶她離開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已經想到了!

他也是男人,怎麼會不知道一個男人的想法!

如果他不是欣賞溪兒的話,又怎麼會大費周章的想要將她從身邊帶走,報仇最好的方式不就是看到自己最愛的人在身邊慢慢的死去,還無力回天的絕望嗎?

重生之養弟記 「是你親手注射的還是韓風寧逼著你答應的!」

蕭閻雲淡淡的看了一眼有些緊張的陳玉一眼,苦澀的一笑:「是我求他的!」

就是因為太了解,知道她會做出怎樣的事情到時候鬧的兩敗俱傷,才會在那天晚上跟韓風寧這樣要求!

「阿雲……」有千言萬語堵在心口,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重生之醫仙駕到 他當時到底是用什麼樣的心態來做出這樣艱難的決定的!

蕭閻雲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故作輕鬆的看著陳玉淡笑到:「不要這樣愁眉苦臉的,我現在不是很好嗎?我相信,竟然我能讓她愛上我第一次,我就可以讓她愛上我第二次甚至是第三次……她的愛最後只能是我一個人的!」

「我不知道她到底有什麼好,值得你這樣做!但是……」

陳玉突然爽快的一笑,像是之前的事情沒有發生過一樣!依舊可以跟他好好的開玩笑,說著毫不顧忌的話!

「要不要我幫你刺激刺激她一下!其實這樣說不定會有另外的收穫!雖然說你很了解她吧!但是她畢竟是女人,有些惡習是少不了的!女人啊……虛榮心攀比心可不是隱藏就可以不被發現的!」

「說的這麼有經驗!好像你經歷過很多一樣!」蕭閻雲有些不置可否的搖了搖頭!

他可不想去刺激夏熏溪。她現在本來就失憶了!要是再一刺激,也不知道會不會讓她體內的毒素髮生影響!

「說到底你還是捨不得她吃一點苦!但是你這樣只會便宜了那個男人!你知道她現在對那個男人看上去很有好感的樣子!這可是非常危險的!女人最喜歡的還是那個陪著她一起度過難關的人!」

「我說過了!不管用什麼辦法我都會將她搶回來,只是在還沒有確定她身上的毒已經全部解了的情況下,我是不會冒險的!」

我在等,等韓風寧成功的那一天! 「少爺,這個女人打算怎麼處理?要不要直接解決掉?」

一個長相有些凶神惡煞的男人隨手將棍棒丟在地上,轉頭朝著那邊角落裡低頭詢問,言語中夾雜些許恭敬。

良久,黑暗的角落中這才緩緩走出一位身著休閑西裝的男人,嘴角微微咧開弧度,目光注視著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喬語。

還真是有意思,邱涵這是指派一個女人來調查他的背景嗎?果真是不自量力。既然如此,那他就陪這些小丫頭好好的玩玩兒。

「不用,先把她綁在這裡,三樓的走廊派人守著,不允許任何人靠近。」

男人下達命令,抬手若有所思的在下巴胡茬處不斷摸索。

沒錯,這個男人就是剛剛被邱家在外相認的大少爺邱明。實際上在喬語剛剛潛入三樓時就已經觸碰到紅外線警報,邱明這邊收到有人闖入三樓的消息,只是他沒有立刻處理。

他想要靜觀其變,區區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能夠掀起什麼大浪。

手下弟兄下手非常迅速,利用麻繩三下五除二的便將喬語結結實實的綁在椅子上,隨即從一旁的保險柜下層取出一根針筒直接注射進喬語的靜脈中。

「人醒了通知我。」

「是。」

手下點頭,分配了幾個男人在房間里守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