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顧銘苦笑,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有一天變得一無所有。


也不能說一無所說,至少他有著無比強大的記憶。

只是他不知道魔體在這裡會不會和他一樣,存在著記憶。

這個問題,第一世沒有告訴他,他也忘記問了。

撒旦的復仇新娘 「魔體,希望你早日出現!」

顧銘臉上閃過冰冷,繼續趕路。

不過,當顧銘來到南陽城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顧家靜悄悄的,但還是有著幾個忙碌的下人,以及一些晚歸的人。

顧銘沒有理會他們,直接回到房間,倒頭就睡。

這一覺,顧銘睡的並不好。

這一世的記憶不斷的在腦海里閃動。

第二天清晨。

顧銘醒了過來,不過下一刻,他愣住了。

「這裡是哪?」

他睜大著眼睛,仔細地打量著周圍的環境,非常的陌生。

隨即他才想起之前的事情,不由的苦笑。

當他準備下床時,不由的看到了床邊上的一個鏡子,頓時愣住了。

顧銘發現自己的臉變得年輕了,原本成熟穩定的面容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張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的稚嫩臉龐。

「這不是我的上初中時的樣子嗎?還是那麼帥!」

顧銘呵呵一笑。

到得高興的是,他的身高並沒有變化,有著一米八的個頭。

就在他得意之時,忽然,他的腦袋就感受到一股刺痛。

一縷縷記憶,猶如洪水一般湧來。

這種刺痛持續了十幾秒,然而在這十幾秒的時間裡,顧銘痛的直接癱在了地上,渾身抽搐不停。

緊接著,顧銘就感覺自己的腦袋裡多出了很多記憶。

洪荒大陸,滄瀾域,冰武帝國,南陽城,顧家!

這就是他現在所在的地方。

「媽的,第一世如果你不是死了,老子跟你沒完!」

顧銘怒罵,此時冷汗已經打透身上的衣服,此時的顧銘只是個普通人,又怎麼能夠承受的住剛才的痛苦。

顧銘很是無奈,可是為了消滅魔體,他別無選擇。

從地上爬起來后,顧銘重新坐到床邊,開始整理多出來的這段記憶。

記憶之中並沒有太多有用的東西,只知道這是個武者的世界。

這讓顧銘鬱悶了很久。

根本記憶得知,這裡的武者根他所了解的還有著很多不同。

但是很快,顧銘便整理好了情緒。

他的目標有兩個,一是找到混沌鼎的碎片,二是消失魔體。

不過想要消失魔體,首先在找到他。

可是在這個無邊無際的洪荒大陸,想要找一個人的話,無遺是大海撈針。

「算了,還是先恢復實力再說吧。沒有實力,就算是魔體現在出現在眼前,也沒有辦法!」

顧銘嘆了一口氣,盤膝坐在床上,開始修鍊。

他選擇直接修鍊混沌功法,因為混沌功法非常強大,而且這也是他以後融合混沌鼎碎片需要的。

轉眼一天時間過去了,顧銘從修鍊中睜開了眼睛,突然間愣住了。

在他的腦海中,竟然出現了一個新的境界等級。

這個新的境界是混沌功法的境界。

分為初期,中期,後期和大圓滿四個階段,每個階段又分為十層。

而現在的顧銘,已經踏入混沌初期一層,僅僅是踏入,就好像是一個學徒一樣,他只是剛剛接觸到。

「為什麼以前沒有這種情況?」

顧銘緊鎖眉頭,百思不得其解。

「難道這也是第一世的目的嗎?」

顧銘想不出其他的原因,只能將一切推給了第一世。

然而,如果第一世還活著,一定大喊冤枉,他也不知道會出現這種情況。 「銘少爺……」

就在顧銘思索時,院中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接著一個蒼老的身影推門走了進來。

老者進門后,迅速看向顧銘,上下打量了一遍,原本擔憂的目光,瞬間消失。

根據融合的記憶,顧銘認出這個老人,他是顧家的管家,叫顧海。

而這個時代的顧銘,自幼父母雙亡,是由顧海帶大的,關係非常好。

「海伯,有什麼事嗎?」

這是記憶中對顧海的稱呼,顧銘按照之前的叫法,直接叫了出來。

「我剛剛才聽說銘少爺回來,所以就來看看……」

顧海說話的時候,眉頭不由的緊鎖,走到顧銘身邊,仔細的檢查起來,發現顧銘沒有任何傷勢時,終於鬆了一口氣。

「銘少爺,你沒事就好,真的是嚇死我了。前天我收到消息,說是有人要殺你,所以我帶人前去尋找你,可是沒有找到!」

顧海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氣,臉色無比冰冷。

顧銘看的出來,這個顧海是真是的在關心他。

微微一笑,顧銘輕聲說道:「謝謝海伯的關心,我沒事,不過跟著我的那些下人都死了!」

「只要你沒事就好!」

顧海微微一笑,眼中滿是慈愛之色。

顧銘自幼父母雙亡,而顧家老爺子已經閉關近關年了,從未出關,若是顧銘出了什麼事,他怎麼向老爺子交代。

「銘少爺,明天就是咱們顧家武者覺醒儀式了,你千萬不要忘記了!」

顧海提醒了一句。

「我記下了,明天一定準時到!」顧銘點了點頭。

「好,那我去忙了!」

顧海點了點頭,隨即轉身離開。

顧海離開后,顧銘不由的皺起眉頭。

這個世界的武者有兩種,一種是先天武者,另外一種是後天武者。

這裡的先天和後天,指的並不是境界,而是區別。

先天武者指的是從出生那一刻起,就可以修鍊的武者,只要覺醒身體內的武者力量就行了。

而後天武者則是通過後天的努力,不斷的強化身體,從而在體內積攢武者力量,達到覺醒的地步。

然而每個人的武者覺醒,一生之中只有三次機會。

這三次機會,只能在十六到十八歲之間完成,也就是說一年一次,連續三年。

超過十八歲就無法進行武者覺醒了。

也就是說,十八歲前能夠成為真正的武者,那也就成了,過了十八歲,只能成為普通人。

顧銘仔細查看了一下記憶,這裡的武者比地球上的那些武者要強大的很多。

通過學習各種武技,不斷的強大。

而那武者的力量,在顧銘看來,其實就是真氣,只是這裡的叫法不同。

洪荒大陸的武者等級一共有七個等級,每個等級分九品。

武徒、武士、武師、武王、武帝、武聖、武神。

以顧銘現在混沌初期一層的實力,他有信心能夠輕鬆的打敗武徒,就算是武士,他感覺也有一戰的能力。

「前路漫漫呀!」

顧銘嘆了一口氣,「第一世,我發現我上了你的當,你這麼做到底是為了什麼?難道真的僅僅是消滅魔體嗎?」

此時的顧銘,有種被人算計的感覺,直覺告訴他,這件事情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最為重要的是,第一世竟然任何提示也沒有給他。

帶著無奈的情緒,顧銘再一次的閉上眼睛,繼續修鍊。

即來之,則安之。

既然已經來了,顧銘也沒有別的辦法,他只能努力的修鍊,爭取早日找到混沌鼎的碎片,消滅魔體后,離開這裡。

第二天一大早,顧家無比熱鬧。

因為今天是年輕一輩武者覺醒的日子,這種武者覺醒儀式,一年只有一次。

而且,南陽城的另外三大家族,也選擇了在同一天里舉辦。

就連城主府也會免費的給平民武者覺醒,所以熱鬧的不僅僅是顧家,而是整個南陽城。

顧家的武者覺醒儀式地點是練武場,顧銘按照記憶朝著練武場而去。

「銘哥早!」

「銘哥來了!」

「銘哥可是我們顧家的天才,先天武者呀,只要今天武者覺醒,那可就是真正的武者了!」

「哈哈,咱們南陽城的歷史里,還沒有出現過先天武者呢,銘哥可是第一個。」

「銘哥加油!」

一路上,不少年輕的子弟主動跟顧銘打著招呼,可想而知顧銘在顧家的地位如何。

這些人對他如此尊敬,並非他是顧家的嫡系子弟,而是因為他是先天武者。

先天武者比後天武者在覺醒時,有著非常大的優勢,那就是一定會覺醒。

這也才是他們為什麼對顧銘如此尊敬的原因。

一旦顧銘的先天武者覺醒,那麼他就是真正的武者。

這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只要你實力強,就能夠得到尊重。

然而,這些人並不知道,眼前的顧銘早已不是他們眼中熟悉的顧銘了。

聽了周圍人的話,顧銘已經猜出,這個時代的顧銘之所以被殺,一定是有人嫉妒他是先天武者,不想看到他變強。

又或者說是不想看見顧家變強。

那麼這個兇手的範圍就已經明確了,一定是另外三大家族中的一個,又或者是三家都有份。

既然佔用了那個顧銘的身份,總要替人把仇報了吧?

顧銘想到這裡,不由的露出一抹冷笑。

他不知道自己要在這個世界呆多久,在尋找混沌鼎碎片和魔體的過程中,他一定還會有很多敵人。

既然第一世讓他重新成長一回,那就走出一條血路,斬殺所有敵人。

而南陽城就是他的起點。

很快,顧銘來到了顧家練武場。

此時,這裡已經是人山人海,還有不少人陸陸續續的趕來。

顧家雖然不大,但也是南陽城四大家族之一,嫡系和旁系的年輕子弟也有著一百多人,此次武者覺醒的參加者也是不少,差不多有十人。

以往武者覺醒,其實來的人並不多,但是這次不一樣,今年是顧銘的第一次武者覺醒,所以前來觀看的人自然很多。

美不忍睹 「顧銘來了!」

練武場中,一名中年人見到顧銘后,臉上立即浮現笑容,大步走了過來。 「大伯!」

顧銘上前,輕聲叫道,心中卻有種罵人的衝動。

眼前這個人,是顧家老爺子的長子顧城,是現任的顧家家主,是一名四品武師。

「顧銘,今年你已經十六歲了,前面的努力,只是為今天的武者覺醒在做準備,只要武者覺醒,你就可以一路通暢,成為一名真正的武者,就可修鍊家族武技了!」顧城說道。

顧銘微微點頭,臉上並沒有太多的表情變化,更沒有任何的擔心。

聽了顧城的話,身後的幾個顧家族老,不禁在小聲議論。

「顧銘的天賦,是我們顧家最高的一個,也是我們整個南陽城唯一的一個擁有先天武者的人。」

「不錯,只要武者覺醒,我們顧家又多了一名強者!」

「就是不知道能夠覺醒到幾品武徒等級,如果直接越過武徒,達到武士的話,那就最好了。」

幾個族老,對於顧銘的期望非常高。

這時,顧城打量了四周一眼,看見所有前來進行武者覺醒的人到齊后,大聲說道:「人都到齊了,把覺醒石抬上來!」

顧城的聲音落下,就見兩個顧家武者,抬著一塊巨大的石牌,放在了練武場中間。

「終於要開始了,不知道他們十個人能夠通過幾個!」

「別人我不知道,但是顧銘一定會通過的!」

「沒錯,我也相信顧銘一定會通過!」

周圍的人,開始竊竊私語,瞬間整個練武場變得有些嘈雜。

「安靜!」

顧城忽然大喝一聲,瞬間整個練武場安靜下來,可見家主的威信很高。

「今天是我們顧家年輕一輩武者覺醒的日子,凡是年滿十六歲到十八歲的都可以上台。歷年來,我們顧家武者覺醒的等級都沒有超過五品武徒,希望這一次能夠打破這個記錄。」

顧城無比嚴肅的看著眾人。

顧家歷史上,也就只有一個人直接覺醒了五品武徒。

這個記錄不僅僅是顧家的記錄,同時也是整個南陽城的記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