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顧躍華更納悶:“怎麼了這是?”


陳翠月:“我沒事,就是躺躺。”

顧躍華喔了聲,過去看看沒大事,不像發燒,也就沒管了,很快顧舜華帶倆孩子過來,看到了,自然也納悶,問了一番,還是說沒事,便忙起來。

這個時候排骨已經燉好了,掀開鍋後,排骨的香味隨着熱氣飄散開,可真香啊!

顧舜華:“爸,拿兩塊給佟奶奶吧。”

顧全福點頭:“行,送過去吧。”

佟奶奶人不錯,當時運動時候,顧全福差點出事,那時候佟奶奶自己也是遭罪,不過還是幫着遮掩了遮掩,因爲這個,顧全福記佟奶奶一個恩。

顧舜華心裡挺高興的,她小時候最喜歡端着碗給佟奶奶送吃的了,也許小小的她就已經明白,這是一件“落好兒”的事兒。

而且佟奶奶是老派人,有些老講究,每次端了碗送好吃的,那碗都不會空着回,總會塞給她一些好吃的。

這樣回來後,她把好吃的給哥哥弟弟一分,大家也都高興。

現在的顧舜華,自然沒了小時候那點小孩兒的心思,不過給佟奶奶送排骨,依然是一趟美差。

她取了幾塊排骨,端給了佟奶奶屋裡,佟奶奶正給老貓兒喂水,見到她,笑呵呵地讓她坐下,口中笑着道:“我這老骨頭真是有口服了,你爸那手藝絕了!”

她說着話的時候,旁邊老貓兒搖着尾巴伸着小舌頭舔水。

顧舜華的目光便落在了貓喝水的碗上了,那是一隻半新不舊的碗,上面沾了陳年的飯痂,從顧舜華的記憶裡,這隻貓一直都在用這隻碗喝水。

那本書裡後來提到了,這碗竟然是古董,據說還是當初皇宮裡用過的,能值不少錢,在那本書裡,陳璐看到了碗,認出來了,便給了佟奶奶一些錢,要買那碗,佟奶奶不願意賣。

誰知道後來,佟奶奶遇到了事兒,着急用錢,到底是把那隻碗賣給了陳璐。

佟奶奶遇到了什麼事,書裡沒細說,不過顧舜華卻記得那個賣碗的價格,是一百四十塊錢。

陳璐轉頭就把這隻碗賣給了港商,賣了一萬三。

一萬三,在現如今看,那簡直是不敢想象的一筆錢了!

她想提醒佟奶奶把這瓷碗收起來,不過想想,佟奶奶是知道的吧,知道這瓷碗值錢。

她是王府裡格格出來的,哪怕是經歷了許多事,手底下藏着一些好東西也是有可能,這碗天天喂貓,估計也是爲了這個,怕人看出來。

自己提醒了,倒是多此一舉。

倒不如自己好好過日子,把自己日子過好了,到時候佟奶奶遇到什麼事,自己才能幫襯一把,不讓陳璐趁人之危,沾了佟奶奶這個大便宜。

想着間,便和佟奶奶說了幾句閒話,說起自己的打算來,佟奶奶自然是贊成:“別管好的賴的,先有個活兒幹。”

顧舜華便提起讓佟奶奶幫照應着,佟奶奶自然沒二話。

回來的時候,佟奶奶給顧舜華碗裡放了栗子羹:“這還是你潘爺上次給我帶回來的,快拿着吧!”

顧舜華知道佟奶奶的性子,也沒客氣,只是笑着說:“潘爺一直顧着您,對您可真好!”

要說潘爺,也是有些來歷的,以前他家老爺子據說是皇宮裡造辦處的硯工,後來清朝玩了完,便流落到了琉璃廠的筆莊裡,做些修繕鐫刻的買賣,潘爺自然承繼了他爸的手藝,現如今在筆莊裡當硯工,日子也算過得滋潤。

不過這位打小兒性子倔,也一股子大爺勁兒,沒人能管得了,到現在大幾十歲的人了,也沒結婚,光桿一個,不上班時候就拎着鳥籠子溜鳥兒,去安門廣場打打拳,日子過得滋潤。

因他當年可是能打的主兒,之前大雜院遇到事兒,都是他出頭,日子久了,人人都喊他一聲爺兒,那就是大雜院沒頭銜兒的官。

可這潘爺,對佟奶奶一向照料,過去那會兒,也有人傳過,男未婚女未嫁的,可大家傳來傳去,當事人沒個動靜,這事兒也就沒人提了。

如今顧舜華這麼一說,佟奶奶笑罵道:“瞧你那嘴,仔細我不讓你進門!”

顧舜華忙笑着求饒,端了栗子羹回去了,這栗子羹也是老北京特產了,是栗子粉加了紅棗粉還有藕粉做成的,吃起來綿軟香糯,口齒邊隱隱有着栗子的清香。

顧舜華拿回來放在一邊,先給顧躍華和孩子分着吃了幾個,家裡也就開飯了。

顧全福燉出來的排骨酥爛,吃起來那骨肉都彷彿要化在口中了,兩個孩子吃得腮幫子都鼓着:“好吃,好吃!”

顧舜華忍不住看看她媽:“媽,你也起來吃吧。”

陳翠月嘆了口氣,終於還是爬起來:“我這人沒福氣啊,好不容易家裡有排骨,我竟然腦殼疼。”

不過嘴上這麼說,到底還是吃了,畢竟那味兒確實香!

吃過飯,顧舜華又和兩孩子說了說,把他們帶過來佟奶奶這邊,這才戴上帽子出門去。

先去了房管所,和房管所提了自己的困難:“我現在回了首都,帶着兩個孩子擠在孃家,根本沒法住。”

房管所一聽,也是頭疼:“這個我們暫時沒辦法解決,大批迴來的知青,都沒房子住呢,我們就算想幫你們解決,可去哪裡變出來房子?”

顧舜華其實也沒指望房管所給自己分房子,想那種美事就是做夢了,不過她是另有打算的。

於是她道:“我一個人帶着兩個孩子住在院子裡的窩棚裡,前幾天下大雪,凍得腳趾頭都要凍掉了,同志,就算不分房子,您看能幫我解決下眼下的困難嗎?”

房管所同志聽得皺眉:“您孃家不能住?”

顧舜華:“孃家一個哥哥,哥哥娶了嫂子馬上也要回來,弟弟也得相親結婚了,家裡就十二平。”

她一說家裡的情況,房管所同志就明白了,這就是現實情況。

當初下鄉那麼多知青,呼啦啦走了,呼啦啦又回來了,走的時候還是十幾歲的小年輕,回來的時候二十幾歲,恰好要結婚了,一下子工作需求住房需求都來了,但哪能安置那麼多?所以就得擠啊,一家十幾口三代擠在一間小平房裡是常有的事。

房管所同志只好說:“同志,現在就是這情況,您也努力克服下困難。”

顧舜華聽了,眼圈便紅了:“同志,我自己克服下困難沒什麼,可我孩子才兩歲多,讓他們整天凍着,我沒辦法克服啊!我每天睡覺都給孩子蓋三層被子,但他們還是喊冷。”

房管所同志是個老爺們,四十多歲,老派人,看到女人紅眼圈,也有些沒招了:“那怎麼辦?”

顧舜華想了想,便說:“同志,您看這樣行不,我們家那窩棚,實在是沒法住人,太冷了,冷得人難受,再這麼下去,我怕凍死人,這萬一我回城凍死了,傳出去,上面也得說咱房管所工作不利是吧?”

房管所同志嚇到了:“同志,您可別亂說,有什麼困難咱慢慢商量,別說死不死的。”

顧舜華:“行,那咱不說那話,我是想着,您這邊能不能批准我在院子裡蓋個房子,不用多大,六七平就行,夠我們娘幾個住,我就滿足了。”

房管所同志:“蓋房子?這事可不是那麼簡單,材料哪來,地兒哪來?蓋房子是上下嘴皮一碰說出來的嗎?”

顧舜華卻早已想明白了:“房子材料的事,我自己來想辦法,不需要您這裡出什麼力,只需要您點頭讓我們蓋,別到時候我們蓋了您要拆了,那我們就知足了。”

她提出這個,其實是有想法的。

因爲在這個年代,大家還是可以自己搭建擴充房子的,沒辦法,家裡人口多住不下,你能把人給掛牆上嗎?只能是往外悄沒聲兒地擴,擴了,上面不說,大傢伙就這麼住着。

再過一些年,那些私搭亂建的,其實上面也都變相承認了,等到以後拆遷,還能給一些補償。

顧舜華當然不指望多少年後的補償,她現在就想着,舍了臉面,拼盡一切,在這大雜院裡扒拉出一間房給孩子,好歹擁有一個屬於自己遮風擋雨的地兒。

哪怕再小,好歹頭頂有片屬於自己的瓦,孩子有個安生立民的地方,有一個家。

任競年將來再是飛黃騰達,他變了性子變了心,他再有錢,自己和孩子不必非扒着他過日子。

房管所的同志一聽,忙說:“我們不至於幹那種缺德事,不過您可得想好了,院子裡那麼多戶人家,您要蓋房,別人家不樂意,吵起來,到時候我們就難辦了。”

顧舜華聽這話裡意思,知道差不多成了,便笑着說:“同志,要不這樣吧,我去寫一個申請,申請在我們大院裡蓋一間房,大小肯定不超過八平,我寫好了後,讓我們大院裡每戶人家給我簽字,如果大傢伙都簽字,您這裡就給我蓋個章,同意讓我蓋,至於我怎麼蓋,是我自己個兒的事。”

房管所同志想了想,又進去和裡屋商量了商量,最後出來說:“您要蓋房子,只要院子裡同意,我們肯定管不着,但要我們蓋章,沒這個先例,這可不行。”

顧舜華無奈,房管所同志也不是吃素的,警惕性高着呢,到底是沒被她給繞進去,畢竟蓋章了,性質就不一樣了。

她只好說:“那這樣吧,到時候我請大院裡都給我簽名了,拿過來給您過過眼,您覺得沒問題,我們就蓋,也不用蓋章了,可以嗎?”

房管所同志連連點頭:“那咱肯定沒得說!”

顧舜華聽這話,算是徹底放心了,她的房子有着落了。 伸手一招,四周空間逐漸消失。

小火趴在遠處,打了一個響鼻,識趣的鑽入山脈深處,去尋找獵物了。

「柳大哥,你要做什麼。」

周圍景象全部消失,地面上出現一層柔軟的被褥,柳無邪大手一抓,四女不受控制,直接被他摟在懷裡。

「圓房!」

柳無邪說完,五人身上的衣服,憑空消失。

「啊!」

陳若煙跟簡杏兒還是第一次,嚇得瑟瑟發抖。

不論她們怎麼掙扎,豈能逃得出柳無邪手掌心。

所有的思念,化為甘泉的流水。

「柳大哥,你弄疼我了!」

陳若煙狠狠的抓住柳無邪的後背,疼的渾身直哆嗦。

整個空間,蕩漾著幸福的光澤,像是水紋一般,不斷的朝四周波動。

伴隨著陣陣嬌.喘聲,充斥他們的大腦。

「疼,好疼!」

簡杏兒咬緊牙關,強忍著下.體傳來的疼痛,突然咬住柳無邪的肩膀。

一個接著一個,柳無邪的肉身強悍無比。

「我受不了了,快換一個吧。」

慕容儀繳械投降,身體完全是酥軟狀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柳無邪不知疲倦,一年多的等待,化為無盡的柔情。

柳無邪參悟了陰陽之力,陰陽之氣穿梭於她們身體之中。

四女的修為,不斷攀升,從柳無邪身體裡面反哺回來大量的精氣。

這就是雙修的好處,從她們的體內,柳無邪感受到純陰之氣。

太荒世界陰陽魚開始運轉,陰陽兩種力量糾纏的速度越來越快。

眨眼間的功夫,四女修為從天玄五重,直奔天玄八重。

這種突破速度,四女完全處於震驚狀態。

一直到日落時分,五人精疲力盡的躺在地面上。

四女依偎在柳無邪懷裡,回想起剛才的一幕,每個人感覺臉頰發燙。

她們從未想過,四女一起圓房。

經過這次事情之後,每個人的關係,更加的親密。

這一年多時間,四女每天都在一起,早已不分彼此了,只是沒說出來而已。

柳無邪豈能看不出來,她們看到自己的那一刻,心裡的那種迫切。

「柳大哥,只有三天時間,你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我們就不耽誤你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