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顧栩盯着楊暖暖,我不是不信任你,我只是想確定一下而已。


此時不管來者有多麼的不善,就算是老鬼王專門到這裏,我也不會害怕,更不會落荒而逃。

因爲我顧栩有了你楊暖暖的血,這世界上再也沒有人能取走我的性命。

除了我之外沒有人能讓我從這個世界消失!

顧栩有恃無恐,因爲他現在是一個驕傲的成功者,所有事情發展的順序都和顧栩之前預測的一模一樣。

他認定了楊暖暖不會親眼看着自己從這個世界消失!

所以在不久之前,在嚴錫發動致命一擊的時候,顧栩明明可以輕鬆的躲開那一招,可他沒有。

顧栩在嚴錫動手的時候,卸下了下半身所有的防護力。

顧栩用自己能不能繼續存在於這個世界去賭,他賭楊暖暖在看到他性命垂危之際一定會用她的血救他。

顧栩贏了,楊暖暖果然毫不吝嗇的將自己的血灌給顧栩喝。

顧栩的有恃無恐是因爲在現在這種局勢下,無人可傷他一絲一毫。

而顧栩卻忘記了自己的真實的能力,以及忘記了楊暖暖現在還只是楊暖暖而已。

若來者真的爲了幫嚴錫而來,若來者真的爲了取他和楊暖暖性命而來,顧栩有能力可以從敵人手中毫髮無傷的全身而退。

而顧栩卻沒有保護楊暖暖全身而退的能力!

楊暖暖看着顧栩說:“你要是想去檢查嚴錫的生死你就去吧,我先走,等你檢查過之後,再來和我會合吧。

這裏是你的大本營,我相信以你的能力想在這裏確定我的方位一定不費吹灰之力。”

楊暖暖說着從顧栩到底手中奪過偃月劍,這把劍能給楊暖暖安全感和勇氣,也是楊暖暖現在唯一防身的武器,楊暖暖不可能把偃月劍假手他人的。

楊暖暖揹着一揹包食物,右手握着偃月劍,隨便找一個入口就跑開了。

顧栩看着楊暖暖離開的支身離開的背影,他又回頭看了一眼還在流黑血的嚴錫。

顧栩臉色突變,他呼吸一緊。

也不知道顧栩想起了什麼,他立馬拔腿朝楊暖暖追了過去。

楊暖暖才跑了不足一分鐘,顧栩就追了上來。

顧栩現在的體力恢復的很好,他和楊暖暖並肩朝前跑。

楊暖暖一邊跑一邊看着顧栩,她的臉上揚起了一抹燦爛的微笑。

楊暖暖認爲顧栩是相信她,所以在她離開之後的一分鐘之內就追了上來。

只有顧栩知道自己是爲什麼這麼着急的追上楊暖暖。

楊暖暖笑着說:“顧栩我真的非常開心,因爲你願意相信我。”

顧栩扭頭看了一眼笑容燦爛的楊暖暖,他只看了一眼,便迅速的移開了自己的視線。

顧栩的臉頰滾燙,他不敢直視楊暖暖純粹乾淨的眼神。 楊暖暖和顧栩並肩朝前跑,這棟大別墅的地下環境極其大,各種道路縱橫交錯。

楊暖暖本能的選擇相比之下最爲平坦寬敞的路口鑽進去。

每條側開、歪開、斜開的小路上都有燈光照明,而且燈光明亮璀璨。

頭頂有白熾燈照明,身側有顧栩,楊暖暖一路朝前跑,完全不分方向。

跑了大概有半個小時,楊暖暖的面前再次出現了大小不一的七條岔路,楊暖暖停下腳步,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給力! 楊暖暖看着前方的岔路口道:“這裏會不會是迷宮,爲什麼我們跑了這麼久,除了岔路,還是岔路。我不行了,再找不到正路,我會累死的。”

顧栩看着楊暖暖沉默不語,他眼神閃爍,似乎正在心裏悄悄地算計着什麼事情呢。

楊暖暖歇了一會,她呼吸的節奏恢復了正常。

楊暖暖看着七個岔路口,她用了一個最直接的辦法,選擇應該鑽進哪個入口。

“小公雞,點到誰,我,就,選,誰。”楊暖暖伸手點着岔路口。

顧栩突然拉起楊暖暖的手:“跟我走,我知道出口在哪。”

楊暖暖擡眼盯着面色沉靜的顧栩,我早就知道你知道出口在哪了。

楊暖暖雖然不知道爲什麼顧栩一直不吭聲,但是直接告訴楊暖暖,顧栩始終對楊暖暖有所保留。

楊暖暖想了想道:“我早就知道這裏是你的大本營了。”

顧栩心裏一沉,他努力的不讓自己心中的詫異表現在臉上。

楊暖暖繼續說:“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清水鎮在以前應該是一個很繁榮的水路小鎮。

而顧栩你家曾經在上海灘叱吒風雲,是個大富之家。”

顧栩點了點頭道:“你說的沒錯,可這能說明什麼事情呢?”

楊暖暖說:“既然是商人,做生意當然要運送貨物了,清水鎮背靠大山,面朝運河,鳥語花香,草木旺盛,是一個閒暇靜心安神的好地點。”

顧栩不想再讓楊暖暖繼續猜下去了,雖然楊暖暖說的並不全對,但聽着她的敘述,總能讓顧栩想起一些並不美好的回憶。

顧栩道:“你猜的沒錯,這裏確實曾經是我的家,不過早在三十年前我就把這棟別墅賣了,現在我們在這裏都是不速之客。”

楊暖暖盯着顧栩,似乎在判斷顧栩說的話是真是假。

三十年前顧栩就把這棟別墅賣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在楊暖暖進來之前,爲什麼清水鎮的鎮長告訴她這棟別墅中關了許多書孤魂野鬼。

而將那些孤魂野鬼關在別墅中的人,就是顧栩。

楊暖暖說:“我在進來之前,去了一趟鎮長家,鎮長告訴我說你在這棟別墅裏關了許多孤魂野鬼……”

楊暖暖的話還沒說完,顧栩的臉色就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楊暖暖看到顧栩臉色變得慘白,她主動解釋道:“顧栩你別誤會,人也好鬼也好,只要不爲亂人間,這個世界就是屬於我們的,屬於你我他的。”

顧栩吸了一口氣道:“我沒有誤會。”

楊暖暖道:“其實我懷疑我被清水鎮的鎮長欺騙了,從我進來到現在爲止,我什麼都沒看到,或許這裏根本就沒有鬼。”

顧栩看着楊暖暖靜靜地說:“你沒有被騙,我確實在這裏囚禁了很多很多的孤魂野鬼,數目多到你想象不到。”

“啊?”楊暖暖嘴微張,她奇怪的看着顧栩。

這裏明明什麼都沒有啊。

楊暖暖時看不出這棟別墅中數目龐大的孤魂野鬼究竟藏在什麼地方。

顧栩道:“你不用害怕,也不用驚訝,那些鬼是自願鑽進這座囚籠的,至於它們現在在哪,抱歉,我答應了這棟別墅的買主,我必須替他保密。”

楊暖暖不再說話,她默默地盯着顧栩不言。

這棟別墅的買主會是誰呢?

爲什麼像顧栩這樣的人會願意幫助一個人,去收集囚禁一羣孤魂野鬼呢?

那個神祕的買主囚禁這些鬼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那些被關在這棟別墅中的小鬼們,現在又在何處呢?

顧栩拉着楊暖暖的手往前走。

顧栩一邊走一邊道:“我現在就帶你出去,正好我想讓你看點東西。”

楊暖暖警惕地問:“你想讓我看什麼?”

顧栩你不會是想帶我去看看那些小鬼們嗎,我不會看的,我告訴你!

顧栩回頭看着楊暖暖道:“我讓你看看我的人生,我是指我活着時的人生。”

楊暖暖想起之前顧栩塞給她的那張1928年的報紙,報紙上的上海灘首富之子顧栩死於1928年。

顧栩說了他好像是在22歲那年死的,那麼反推過去,顧栩生活的年代應該是1906年,民國初年。

關於1906年發生了什麼大事,楊暖暖是真的不知道,一件都不知道。

那個年代對楊暖暖來說實在是太遙遠了。

而且民國的正統歷史在電視劇中也不經常看見,現在以楊暖暖的知識量,她對民國的瞭解一無所知。

相反的楊暖暖對於清朝的歷史很熟悉,因爲最近這幾年清穿的電視劇超級無敵火。

每一部關於清朝的影視作品,楊暖暖都一集不落的追完了。

顧悠悠穿着紅裙子,白色的高跟鞋,她噠噠噠的沿着環形樓梯跑下來。

顧悠悠的身後恨着八個手拿着彎刀,一點生命跡象都沒有的紙人。

這些紙人既是顧悠悠的武器,也是顧悠悠的保鏢。

畢竟顧悠悠身爲冥界老鬼王的唯一女兒,她的安全,沒有人敢忽視。

“啊!!”顧悠悠一看到那滿地黑血,以及還在繼續流血的嚴錫,她失控的淒厲慘叫。

顧悠悠噠噠噠的跑到嚴錫的身邊,她撲通一下跪在嚴錫的身邊。

“誰做的?”顧悠悠將嚴錫抱在懷裏,她怒氣衝衝的高聲質問。

沒人會回答顧悠悠的,這裏除了她和嚴錫,就只有八個不會說話,沒有心緒的紙人罷了。

顧悠悠擡頭命令紙人:“你們去追,用你們的狗鼻子給我找出傷害我父親的兇手,找到之後立馬殺死,要五馬分屍!”

紙人沒說話,顧悠悠的話音剛落,他們便紛紛低下頭,在地上尋找着行兇者的氣味。

紙人們低着頭,像只狗一樣到處亂嗅,動作看起來很搞笑,但這種情況下,幾乎沒人能笑的出來。 “爸,爸,你不能有事,你不是纔剛剛找到我嗎,你怎麼能就這樣離開我呢?”顧悠悠脫下高跟鞋,她坐在黑血中。

顧悠悠把嚴錫的頭抱在自己的懷裏,她低頭盯着面色慘白的嚴錫。

八個紙人在顧悠悠的身側走來走去,它們正認真的尋找着到底是誰傷害了嚴錫。

帝都,天已經快亮了。

金俊揹着“楊暖暖”一路從沿海的別墅區,來到帝都。

穿書反派:打打怪,撩撩漢 晨曦尚未到達,繁華的帝都街頭,難得的清靜,人煙寂寥。

“楊暖暖”臉上帶着嬌羞的笑意,她的雙手緊緊地的摟住了金俊的脖子。

東廠有位爺 這樣充滿少女感的笑容,是不可能出現在楊暖暖的臉上的。

“楊暖暖”才被阿king製造出來不到三個月,這三個月的時間,她哪裏都沒去過。

“楊暖暖”一直呆在阿king的莊園中,在懵懂不知世事的時候,她曾經在自己不自覺的情況下偷偷的跑出去過一次。

那一次她走到了玳瑁衚衕,曾被一個出租車司機看到過。

後來這個出租車司機,又碰巧遇到了楊暖暖,司機還問過楊暖暖是不是有個孿生姐妹。

因爲沒出過阿king的莊園,她只見到過阿king那麼一個男人。

阿king的相貌生的立體,五官深邃,眼眸湛藍,像阿king這樣的男人本來就是人間極品。

這個假的楊暖暖,很自然的就愛上了阿king。

昨夜“楊暖暖”溜出來,見到容貌傾城,美的就像妖精一樣的金俊着實覺得驚豔。

因爲金俊,讓“楊暖暖”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比主人還要英俊的男人。

既然這樣的話,“楊暖暖”幹嗎要在阿king這一棵大樹上吊死呢?

“楊暖暖”又不是沒有選擇,非阿king不可。

阿king對這個“楊暖暖”的態度很冷漠,之前冷漠,在得知楊暖暖本尊沒死之後,他更是一次又一次的想要回了這個假貨。

現在“楊暖暖”多了一種選擇,她自然的就把阿king拋在腦後了。

金俊揹着“楊暖暖”跑了一路,他大氣都沒喘一下。

到了市區,金俊的心安了,他不用在擔心有什麼髒東西追過來了。

金俊揹着“楊暖暖”在街頭漫步,金俊並不否認,他很喜歡楊暖暖依賴自己的感覺。

金俊雖然相貌生的雌雄難辨,經常被男人吐槽成像女人。

但是金俊的骨子裏絕對是個24K純爺們。

金俊走着走着說:“楊暖暖,我現在才知道,原來你是屬於穿衣有肉,實則輕飄飄的體質啊。”

“楊暖暖”嬌羞一笑,她嬌-滴滴地問:“這樣,不好嗎?”

金俊腳步一停,他表情微變。

我現在背的這個女人真的是楊暖暖嗎?金俊開始懷疑。

金俊道:“現在我們已經到了市中心,這裏沒有危險,不如你下來自己走吧。”

“楊暖暖”點頭,柔聲道:“好。”

金俊把“楊暖暖”放下來,他走到“楊暖暖”的面前直勾勾地盯着她。

沒錯呀,這就是楊暖暖啊,難道楊暖暖突然變了性子,從無敵小強女漢子,變成了嬌-滴滴的小公主?

我靠,這變化會不會太大了呀,楊暖暖是受了什麼刺激嗎?

“楊暖暖”看着金俊疑惑地問:“你幹嗎這樣盯着我看,我臉上又沒有開花。”

“楊暖暖”嘴上雖然這樣說,但是她的心裏早就樂開了花。

她在心底一個勁的喊,我長的這麼漂亮,看吧看吧,不堪如此美麗的我,你又怎麼會愛上我呢?

金俊確定了她就是楊暖暖之後,他問:“現在天剛亮,我帶你去吃點東西,然後我會送你回家。”

“楊暖暖”乖巧地點頭答應:“好。”

金俊深深地看了一眼“楊暖暖”,十秒鐘之前金俊還敢確定眼前的這個女生就是楊暖暖,可是她一說話,表情一變化,金俊的心裏就打起了大大的問號。

這個女人真的是楊暖暖嗎??????

紙人在顧悠悠的身邊一圈一圈的遊走,突然八個紙人都停了下來。

它們圍成一圈,圈圈的正中間是一滴很小很小的血跡。

那是楊暖暖血。

千億總裁,我們不復婚 紙人緩慢地擡頭,它們互相看了一眼,動作看起來就像是在無聲的交流一般。

紙人們終於確定了方向,它們握緊了手中的彎腰,整齊有序的朝一個方向正步走過去。

紙人們現在確定了楊暖暖就是兇手,它們要去斬殺楊暖暖!

楊暖暖在逃跑的時候手上的傷口都沒有包紮過,在她奔跑的過程中,有幾滴血落地土地上。

這些血滴,給了紙人一個找尋行兇者的味道。

紙人雖然沒有大腦,但是這裏除了嚴錫之外,剩餘的就只有楊暖暖的氣味。

楊暖暖不是兇手,誰是呢?

顧栩帶着楊暖暖一路鑽洞爬牆,從好多個岔路口經過。

楊暖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但是她的眼前終於出現了一個蜿蜒朝上的樓梯。

這個樓梯的階梯也是漢白玉材質的,但是這個樓梯很粗糙,而且規模也很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