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顧寒琛總算是承認了他的醫術。


「那是當然了,不過你突然誇我幹什麼?」在他的記憶里,顧寒琛一直都是一副冷冰冰欠揍的樣子,從來都沒有誇過他,這還是第一次。

「……」

一陣漫長的沉默。

到了紅綠燈路口時,他停下了車。

在等紅燈的期間,目光沉沉,聲音像冰川一樣冷硬開口,「剛懷孕不久的女人,會在什麼情況下悄無聲息的流產,而且不會對她身體造成太大的傷害?」

「……」

伯尼心頭一震,臉上有些詫異,「你突然問這個幹什麼?誰懷孕了?」

伯尼的眉頭都緊皺了起來,臉色也不像之前那樣弔兒郎當了。

「……」

然而,顧寒琛並沒有回應他。

伯尼有些忐忑,「你告訴我實話,到底怎麼回事?」

「……」

綠燈亮了起來,顧寒琛繼續開車。

他冷著一張臉,沒有再回答伯尼的問題,本來凝固的臉色到後來變得舒緩了些,可是依然冰冷。

伯尼的疑問,顧寒琛一直沒有給他解答,後來只是警告他,不要將今天的對話告訴任何人。

伯尼心裡突然有些后怕,他隱隱覺得他指的人是童阮阮吧。

伯尼接到了電話,有事要去辦,於是半路上,他下了顧寒琛的車,攔了一輛計程車離開了。

顧寒琛開車去了慕氏集團。

……

「董事長,顧先生來了。」助理來到董事長辦公室,向慕凱岩彙報。

慕凱岩摘下了眼鏡,抬起頭,淡淡一笑,「請他進來吧。」

助理隨後退下。

很快,顧寒琛走了進來,他西裝筆挺,氣宇軒昂。

慕凱岩站了起來,「顧先生,歡迎。」

他伸出手指了一下沙發,「請坐吧。」

顧寒琛來到沙發上坐下,慕凱岩隨後也坐了上去,秘書端了兩杯咖啡走了進來,放在二人面前,隨後退下,將門帶上。 慕凱岩開口,「顧先生,這是合約,你看一下吧,如果沒有什麼問題我們就可以簽約了。」

之前兩個人約見面的時候,談的非常的順利,今天來只是簽約。

合約簽完之後,顧寒琛就會為慕氏集團工作,慕凱岩對他的能力是十分滿意的,要不然也不會想要簽下他,很多集團也想要的。

顧寒琛睨了一眼茶几上的文件,他並未拿起來看,而是淡淡一笑,視線落在慕凱岩身上,「慕事長,這份合約我相信自然不會有什麼問題,只是在簽約之前我希望加上兩個附加條件。」

「……」

慕凱岩微微昂首,眸子里閃過一絲疑惑,「什麼條件?」

之前不是談的好好的嗎?怎麼又要突然加條件?

如果他提出什麼過分的條件,那他自然是不會答應的。

「你放心,這兩個條件,沒什麼難度。」

「顧先生,你說吧。」

「是關於慕淵臨的。」

慕凱岩眸子一冷。

慕淵臨現在還在醫院裡,這件事情被他壓了下去,顧寒琛自然是不知道的,怎麼現在提到他了?

「關於他哪方面?你說說看。」慕凱岩風雲不驚的問。

顧寒琛慢悠悠道,「慕董事長應該知道他跟童阮阮的婚約,我相信你對他的妻子也是不滿意的吧?」

童阮阮?

慕凱岩似乎明白了些什麼,他問,「你認識童阮阮?」

「沒錯,我認識她,她是我很好的朋友,我也知道她嫁給慕淵臨並不幸福,還遭受了很多傷害。」

慕凱岩雙手放於大腿,倚靠在沙發上,冷冷的問,「所以,你想說什麼?」

顧寒琛回答,「我的第一個條件,是要慕淵臨簽字跟她離婚。」

「……」

慕凱岩挑了挑眉,「關於這個,你放心,我對這個兒媳婦了也不是特別滿意,他們如果能離婚我自然高興。」

「慕董事長這麼說,那我就放心了,我的第二個條件稍微有點難度,不知道慕總才會不會答應。」

「你說來聽聽。」

顧寒琛目光沉了沉,冷冷的說道,「我的第二個條件是,他必須要向童阮阮道歉,承認他不算男人。」

「……」

瞬間,慕凱岩的臉色陰沉了下來,「你說什麼?」

這個顧寒琛是瘋了嗎?居然這麼大膽敢在他面前說出這樣的話!

慕凱岩的態度,顧寒琛意料之中,他淡淡一笑,不慌不忙,「慕董事長是在乎你自己的兒子嗎?或者你覺得,他對童阮阮做的一切,是一個男人該有的行為?」

慕凱岩扯了扯嘴角,陰冷一笑,「顧先生,我給你一次機會,剛剛的話我可以當做沒聽到,如果你再說下去,我們的合作就談不成了。」華秀中文

顧寒琛依然是從容不迫的模樣,似乎一點也不在意這合作能不能談成。

「這份合約能讓我簽下去的唯一的理由,就是你答應我剛剛兩個條件。」

「……」

慕凱岩被惹惱,他站了起來,威嚴的面色覆上一層怒火,「顧寒琛,你有能力,我給你面子,可是你居然這麼不識抬舉。我實話告訴你,論能力你比不上我兒子,我請你來的原因你自己恐怕也知道,既然你這麼不識好歹,那麼這合作我們也不必再談了!」

慕凱岩將文件從茶几上拿了起來,扔在了他的辦公桌上,準備待會讓助理拿去銷毀。

合作的事情就當從來沒有發生過。

慕氏集團不缺一個顧寒琛,這個傢伙還真拿自己當回事了是嗎?

顧寒琛眉梢間掠過一抹優雅的笑意,他也站了起來,攏了攏西裝,冰冷的氣質優雅又疏離,「慕董事長,你剛剛說你請我來的原因我自己也知道,你恐怕想錯了,我還真是不太明白你為什麼要請我來。慕氏集團現在如日中天,根本就不需要任何顧問指導,你的兒子慕淵臨那麼有能力,他能夠將集團越做越大。只是最近慕氏集團好像有些萎靡不振,也不知道慕總去哪裡了,我怎麼聽有些消息說他不見了?」

慕凱岩心頭一震,眉心間綳得緊緊的,眼底燃起了一團火苗,「胡說八道,顧寒琛,你現在還有離開的機會,如果你再激怒我,我饒不了你,別忘了這裡是慕氏集團,沒人能在這裡放肆!」

慕凱岩好歹也活了半輩子,縱橫商場,威嚴是有的,面對顧寒琛咄咄逼人的問題,他也顯得很鎮定。

顧寒琛走上前,眼底多了一份探究的意味,「別生氣,合作既然談不成,也不要傷了彼此的和氣,我提的條件既然你不能接受那就算了,我也不會為難。」

他嘴角噙著一絲諷刺的笑容,轉身要離開。

可是,剛走幾步,忽然又想到什麼,轉過頭說道,「我自然不相信外面那些小道消息,關於慕總的那些傳言肯定是假的,不過你作為他的父親,應該知道他在哪裡,還是儘快讓他回來,要不然慕氏集團的股票可真穩不住了。」

顧寒琛自然是知道慕氏集團的狀況,個個野心勃勃。

如果沒有一個能夠剋制住那些高層或者股東的權威領導人,公司必然會成為一盤散沙,互相抱團,到時候內部會紊亂,各自佔山為王,這樣下去會對慕氏集團極為不利。

而慕淵臨掌權以來得罪了不少人,他手段雷厲風行,不給人留退路,所以樹敵頗多。

很多人都恨死了慕氏集團,可是因為有慕淵臨在,所以慕氏集團誰也無法撼動。

如果慕淵臨不在,外面很多敵對公司很可能會趁著這次機會向慕氏集團發起攻擊。

外面那些人,他們都怕慕淵臨,可如果慕淵臨一旦不在,那麼沒一個能打的。

慕凱岩瞳孔中散發著鋒利的惱意,「滾出去,別再讓我看到你!」

顧寒琛眉眼間一片冰涼,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嘲諷,便離開了辦公室。

……

風門。

顧寒琛將支票扔在桌上,高大的身子往後靠去,雙手隨意的搭在扶手上,黑眸之中儘是冷意。

對面坐著一個戴著黑色面具的男人,一身黑衣,氣勢非凡,那雙黑色的眼睛,狡黠又明亮,透著陣陣讓人無法忽視的凌冽。

都市最強狂婿 風烈瞥了一眼桌上的支票,上面的數字清晰可見,他勾起唇,兩片唇瓣如筆畫勾勒出的絕美弧度,一張一合,淡淡開口,「顧先生真是出手闊綽,這一次你想讓我們幫你做什麼?」

顧寒琛冰冷的眼底劃過一絲詭譎,透著最深沉的寒意,低沉的開口道,「這些錢,買慕淵臨的消息,我要知道他現在在哪裡。」

風烈淡然的眸子閃過一絲明了,「如果你知道了他的消息,你想做什麼?」

「風門主,我出錢,你們辦事,至於原因,你們就沒有追問的資格了吧。」顧寒琛面無表情,眸子里不帶任何溫度,語調里透著一絲警告。

風烈不緊不慢,也沒生氣,「當然,我們不會問僱主的原因,你想知道慕淵臨的消息,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 現在?

顧寒琛的眸子里閃過一絲詫異,「你們還挺快的,早就知道我要來問了嗎?」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風門,尤其是眼前這個男人的確是深不可測,

「顧先生,我們對你的動機沒有任何興趣,也不會提前猜測什麼,只是我們風門一向會得到最新的消息,那些大人物的秘密都掌握在我們手裡,包括慕淵臨,他現在在哪裡,我們都知道,等有人出錢買他的消息,我們自然會透露。」

顧寒琛說道,「那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他的消息了。」

風烈微眯著眸子,漆黑的視線內斂又透著渾厚的霸道,深沉的開口道,「車禍、醫院、昏迷。」

「……」

風烈說完這六個字之後,便安靜了下來,沒有再多言。

顧寒琛恍然大悟,嘴角忽然揚起一抹邪肆又得意的笑容,「果然跟我猜的一樣,我就知道慕凱岩在隱瞞什麼。」

風烈冷幽幽的說,「你已經知道他的消息,還有什麼別的要問的嗎?」

「不必了,這就是我唯一想知道的。」顧寒琛站了起來,英俊的五官附上一層冰冷,「多謝。」

他轉身離開。

風烈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

酒店包廂。

在場的有八個人,不過女人只有兩個,男人有六個。

他們都是商界數一數二的大人物,此時所有人的視線全都落在了坐在主位上,年輕又充滿強悍氣場的男人。

在場的人全都是聰明人,一眼便看出他並非池中之物,雖然不知道他的背景,可是卻都知道他的名字叫顧寒琛,最近在商界之中很出名的顧問。

哪個公司要出問題,只要能花大價錢把他請過去,他隨便指點一二,那麼必然會扭轉乾坤。

可是他卻從不願意在任何一家公司多逗留,最多只是呆幾天就走了,即便是再想雇他,那也要先排隊,他不幫任何一家公司長期做事。

有能力有才華的人都是任性的,顧寒琛也如此,即便他如此任性,但依然是很多家公司的搶手人物,很多大老闆排著隊想要預約他,讓他幫忙指點。

明明在場有這麼多人,可是卻安靜得就像沒人似的。

顧寒琛目光冰冷,半晌沒有說話,搞得大家都很壓抑,他有一股莫名的氣場,即便在場的人都是縱橫商場很多年的聰明人物,卻也不得不被顧寒琛這股氣場給壓制下去。

安靜了許久。

顧寒琛緩緩開口,「各位,關於慕氏集團總裁慕淵臨的事情,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到一點消息。」

「……」

眾人聽完之後,面面相覷,其中一人開口,「顧先生,現在媒體都喜歡亂傳謠言,誰知道是真的假的,不知道你今天找我們來意欲何為?」

桌上的菜早就已經上齊,可是卻沒有人動筷。

顧寒琛拿起了一旁的筷子,夾菜吃了起來,他不慌不忙。

眾人見狀,也開始吃了起來。

有人開口,「顧先生,不知道你最近有沒有空來我們公司看看。」

有人趁機想要挖角的,畢竟顧寒琛的能力有目共睹,在場的誰要能把他給挖過去,那麼一定能將所有人都給比下去。

一個人開了口,其他人自然也是不甘示弱的,雖然在場大家都坐在一起吃飯,可是商場上哪有永遠的朋友,說不定明天就會變成敵人了。好中文吧

眼前就有一個人才,是搶手資源,他們自然是要努力一把了。

「顧先生,不知道你剛剛為什麼提到慕淵臨?聽說慕氏集團的董事長有意招攬你過去。」

顧寒琛放下手頭的筷子,抬起頭,淡淡一笑,「各位,據我所知,大家都是吃過慕淵臨的虧。」

「……」

此話一出,眾人安靜。

過了片刻,有人開口,「顧先生,商場如戰場,有輸有贏很正常。」

「正常?」顧寒琛似乎聽到了什麼笑話似的,揚起一絲譏誚的笑容,「你們在慕淵臨面前毫無還手之力,確定有輸有贏嗎?」

「……」

他輕飄飄的話,卻透著一股諷刺,也揭露了一個真相,他們加起來都打不過慕淵臨一個。

所有的人都不說話了,氣氛被一股尷尬所籠罩。

其中一人說,「你忽然提到這個幹什麼?到底有什麼目的?大家都是成年人,就不用拐彎抹角。」

「當然,我也不想拐彎抹角。」顧寒琛放下了筷子,他的身子坐得筆直,氣宇軒昂,「慕淵臨是你們的噩夢,只要有他在,你們的公司就會被一直壓一頭,在很多商戰競爭中,你們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他甚至不用親自出馬,隨便指派個中層,他在後面指導兩句,就把你們打的落花流水。」

說到這,他頓了頓,看了一眼眾人的鐵青臉色,隨後又接著說,「我知道我這麼說,你們可能會不高興,不過這是事實。」

另一個人說,「慕淵臨對我們來說的確是敵人,可是也不得不承認他那個傢伙是厲害,雖然年輕,可是手段卻狠。」

「就是,他做事是毫無底線的,現在掌握經濟,一句話就能讓金融界震動,沒人敢跟他對著來。」

「現在很多公司都依附於他。」

桌前的人都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顧寒琛輕輕的點點頭,「你們說的沒錯,他的確是厲害,可是再厲害的人他也只是一個人,只要是人就有弱點,不可能一帆風順,現在到了你們大家報仇的時候了。」

「……」

眾人一聽,有些驚訝,「顧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慕淵臨之前一直在打壓你們,手段雷厲風行,在商場樹敵很多,你們只不過是其中的幾個而已,也不是他得罪過的最厲害的人。今天,之所以請你們過來,就是希望你們能夠團結起來,對付慕氏。」

雖然眼前的這些人都比不上慕淵臨,可是慕淵臨現在不在,如果他們全都聯合起來,又有他指導,也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

顧寒琛正是抓住了這一點,他們並不是最厲害的,但是又都對慕淵臨有怨氣,公司急需發展要突破瓶頸,所以找他們是最適合的。

不過他們也不是傻子,不可能顧寒琛一說,就舉雙手贊成。

有人提出疑問,「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聽說慕董事長要雇傭你,你現在來找我們,說要聯手一起打壓慕氏集團,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顧寒琛從容不迫的整理著自己的西裝袖口,面對眾人的質問,他深沉而霸道,「很簡單,我要吞掉慕氏集團。」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