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顧嫣抬頭瞅了眼天空,「現在是申時末,再有一個時辰天就完全黑下來了,你們要在半個時辰後下山,並且向嚴多部落逃竄。」


冉守信點點頭,「世子妃放心,我一定會帶狼群下山來。」

顧嫣搖搖頭,「下山倒好說,就怕狼群不會如我們的意跟著我們走,所以,你最好是偷了狼王的孩子,當然,也得我們運氣夠好,母狼剛剛生完孩子沒多久,狼崽兒還小,不然半大的野狼也不好偷出來。

還有,我會再讓人上山打些獵物,把血和碎肉撒在去往蠻族部落的路上,並且向蠻族部落撤退,你們的速度必須要快,狼群發起瘋來可不是鬧著玩兒的,被它們追上你們的命可就要交待這裡了。」

說完,顧嫣揉了揉額角,「好在從這裡到蠻族部落是一馬平川的平原,中間沒有山路,馬跑起來要比野狼快,不然我也不會想到這個辦法。

還有,如果能偷到狼崽兒,最好先把它包起來,翻上山崗后再露出來,讓它的氣味能傳出去,實在不行就給它放點血,總能引起狼群的注意的。」

冉守信點點頭,回頭挑了二十名御龍衛,騎馬上山,同時顧嫣又挑了六十名御龍衛和暗衛,讓他們上山打獵,半個時辰內能打多少打多少,半個時辰后必須回來。

顧嫣一聲令下,眾人動了起來,為免給他們添麻煩,顧嫣主動向後撤,帶著剩下的二十來人慢慢向來時的路走。

顧嫣沒有著急,像散步一樣坐在馬上閑逛,一邊思索著下一步要怎麼走,一邊注意著周圍的情況。

好在這一路上沒什麼危險,蠻族的領地夠大,人少的可憐,這要是在大魏這一路上都不知道碰到多少人了。

半個時辰后,一群人從山上下來了,先是一名暗衛將手中的獵物割喉放血,剩下的人則是帶著獵物狂奔。

第一個獵物血流的差不多了,第二個接上,然後是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直到十多個獵物的血放的差不多了,然後第一個暗衛又上場了,把放完血后就開始分解的獵物碎肉扔到地上,隔上三五米就扔上一小塊,直到他手裡的碎肉扔完,第二個又接上了。

就這樣,一直追上顧嫣這些人手裡的獵物還沒扔完。

顧嫣見時間差不多了,也開始加快速度,天開始暗下來后,顧嫣的速度又一次加快,直到天完全黑了下來,顧嫣終於聽到身後傳來的狼吼聲。

「嗷~!」

「嗷~!」

「嗷~!」

「嗷~!」

竹馬鑲青梅 「嗷~!」

……。

隨著狼王的吼叫聲,群狼一起發出了悠長的吼叫聲,它們的聲音高亢明亮,但卻聽的人直打哆嗦。

顧嫣停下馬回頭瞅了一眼,眼中交過驚喜。

成功了!冉守信不但把狼群引來了,而且不出意外,他把狼王的孩子給偷出來了。

別問她為什麼會知道,因為她在雞冠嶺里呆了好幾年,後來又在蠻族裡呆了一年多,那幾年她沒少遇到狼群,早已熟知狼群的各種吼叫聲。

就剛剛的這幾聲吼叫聲,她清楚地聽到了它們的怒意。

顧嫣嘴角微挑,不再耽擱,回頭吩咐手拿獵物的幾個御龍衛。

「去蠻族部落,偷偷潛進去,把手上的獵物扔到部落裡面,並且找到我們人的位置,等一下伺機救人。」

四名手拿獵物的御龍衛點點頭,又帶走了十個人,十四個人趁著黑色向蠻族部落摸了過去。

顧嫣不再直行,而是向右側跑去,跑了盞茶的功夫就停了下來,從另一方向上了山崗,站在山崗上看著底下的蠻族部落。

此時的蠻族部落里也聽到了狼吼聲,部落里的人基本全都出來了,密密麻麻地跪了一地,雙手上舉向狼群的方向叩拜。

一名跟隨在顧嫣身邊的御龍衛走到顧嫣邊,皺著眉頭看向底下的蠻族部落,好奇道:「世子妃,這些蠻人在幹什麼?拜月嗎?」

說完,御龍衛還抬頭瞅了眼天空,發現今晚的月亮只是個月芽,並且也不夠亮,這才想起今天是八月二十七,不是圓月。

顧嫣冷笑一聲,不屑地掃了眼底下的蠻族人。

「這些愚民尚未開化,崇拜的東西簡直讓人不忍直視,你們知道嗎?這些蠻族人是以狼為圖騰,相信狼是天神所化,能帶給他們力量,他們居然以被狼吃掉為榮,認為這是一件無尚光榮的事,還為這些被狼吃掉的人的家人養老送終,並且在族中地位崇高,族中之人均不得欺壓這些人,否則將會受到懲罰。

呵呵,既然他們認為這是一件十分的光榮的事,我又這麼善良,又怎會不滿足他們?

他們不是以被狼吃掉為榮嗎?那我就滿足他們,送他們一場造化,只是希望他們別後悔,在死傷大半后仍然認為這是一件十分榮譽的事。」

顧嫣說話的聲音不高不低,聲音卻冷的讓人打寒,不屑鄙夷的表情隱於暗夜之中,但這名御龍衛仍能感覺到顧嫣的冷意。

包括書香和墨香在內,所有人都打了個寒戰,默默地向旁邊移了兩步。

呵呵,天晚了,天氣也涼了起來,明天早起記得多穿衣服,免的得了風寒。

眾人剛剛站定沒多久,遠處的狼吼聲明顯更近了,嚴多部落里的人不但沒有害怕反而興奮起來,拜的更勤了。

顧嫣看著底下的蠻族人眼神越加冰冷,直到去往嚴多部落里扔碎肉的御龍衛和暗衛們回來才稍加緩和。

「辦好了?」

一名御龍衛走到顧嫣身邊輕輕點頭,「辦好了,兩位兄弟的具體位置也查探清楚了,只是裡面守衛森嚴,我們沒敢妄動。」

顧嫣眯起眼睛點點頭,「嗯,下去休息吧,等一會兒興許會有一場惡戰。」

眾人聽后不但沒有害怕,反而興奮起來,一個個臉上均露出躍躍欲試的神態,顯然是想大幹一場。

顧嫣沒理會他們,又過了不久,狼吼聲越來越近之時,馬蹄聲也傳入了眾人的耳中。

顧嫣嘴角挑起一抹微笑,眼睛放大,直直地盯著底下的嚴多部落,捧著肚子的雙手輕輕地撫摸著。

寶寶,娘帶你看場好戲,希望你能喜歡,你要記住,人不可愚昧無知,否則等著你的就是這個下場。

時刻不忘教育孩子的顧嫣內心暗戳戳地想著胎教問題,怕自己兒子生出後會被這群智障帶歪。

突然,一隊快馬從另一邊山崗下沖了下去,他們急速奔逃著,不時地回頭看向身後。

沒有月光的大地上漆黑一片,除了不遠處的嚴多部落里燃著火把和火堆,大地上一點光亮都沒有,內心焦急的騎馬人看著不遠處的點點光亮心生喜悅,可當他看向身後的暗夜時又心生寒意。

騎馬人眼神一縮,漆黑的暗夜裡兩顆光點在閃動,它們相互依靠,距離總是那麼近,後來光點越來越多,讓他想到了螢火蟲,可是顯然這些光點不是螢火蟲,因為他們閃爍著貪婪、憤怒和飢餓。

光點移動的速度非常快,轉眼間就拉近了他們之間的距離。

由於距離太近,這些騎馬人不得不加快速度以免被這些光點追上,於是不再回頭向後看,而是策馬沖著嚴多部落狂奔。

一位祭司跪在嚴多部落道首領身後,他擔憂地抬頭瞅了眼部落外漆黑的暗夜,低聲道:「族長,外面天神來的好像太多了。」

族長沒有停止跪拜,不悅地呵斥道:「胡說什麼?天神能降臨我部落是我嚴多部落無尚的光榮,族裡的牛羊都準備好了嗎?讓天神吃飽喝足了自然會庇佑我族。」

祭司聞言立即回道:「族長請放心,族人早已準備好了,只等族長下令將祭物放出來以供天神享用。

不過,族長,我聽到了馬蹄聲,不是會有人把天神引過來的吧?如果是那樣,天神會享用我們的祭物嗎?」

蠻族祭司在族中地位超然,但這位嚴多部落的祭司卻不一樣,他是從小在嚴多部落里長大,後來才做了祭司,多年來受族長壓迫,性格較為懦弱,膽子也小,他在嚴多部落里地位雖然靠前,但還是聽族長的話,說白了他就是個擺設。

族長冷哼一聲,「放心,不管是不是人為將天神引過來的,於我們嚴多族來說只有利沒有弊,而天神既然能被引來,一定是發怒了,天神發怒可不管那些,引它們前來的人也絕對不好過。」

族長十分的自信,他昂首挺胸跪在最前方,眼中帶著崇拜和嚮往,就跟後世的邪教徒被帶跑偏了一般,對狼有著深深的迷戀。

祭司沒再說話,安心地跪在族長身後。

既然族長說沒事就沒事吧,他就不多管閑事了,雖然應該跪在最前的人是他,但這都是小事兒,他才不會在意。

「嗷~!」

隨著馬蹄聲臨近,野狼群的嚎叫聲也越來越近,跪在最前方的族長抬頭向部落外看去,突然,一騎快馬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中,馬越跑越快,很快進入了部落警範疇內。

族長向後擺了擺手,兩側的弓箭手齊齊射向來人,只那來人身手矯健,幾個翻身就躲過了箭雨。 嚴多部落的族長詫異地看了他一眼,又想擺手讓族人射箭,只是這時再射箭已經來不及了,他們錯過了最佳機會。

隨著第一匹快馬進入嚴多部落蠻族人的眼帘中,他身後的十九匹快馬也出現在眾人眼前,緊接著,還沒等嚴多部落的人反應過來,就見到這些人衝進嚴多部落里,隨手丟下兩個包裹后翻身下馬,向嚴多部落中心區域逃竄。

族長覺得不對勁兒,快步向丟下的包裹跑去,剛打開包裹,還沒等他見到是什麼東西,身後傳來了狼吼聲。

這狼吼聲不只一聲,而是聲聲相連,最後匯聚到一起,聲音大的震耳欲聾,吼叫聲中帶著痛苦、憤怒、瘋狂和無盡的殺意。

族長意識到不對,抱著包裹哆嗦了兩下,只聽「啪嗒」一聲,從包好的一個包裹里掉下一物。

族長一驚,低下頭看去,只見一隻剛出生不過三四天的白色銀狼幼崽掉在了地上,這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這隻銀狼幼崽已經死了,而且死的極其凄慘。

銀狼幼崽身上被利刃划的慘不忍睹,皮肉外翻,鮮血橫流,銀色的毛髮沾的全是血漬,在脖頸下有一條傷口深及見骨,此時還「滴嗒滴嗒」往下淌著血水。

族長頓覺得不好,想要將銀狼幼崽扔掉,還沒等他動,就聽見周圍傳來了吸氣聲。

「嘶~!這是?」

「天啊!這是狼王?」

「沒錯,是狼王,而且還是血統最高貴的銀狼王。」

「天神啊!我居然看到了銀狼王!」

「快看,它過來,它後面還跟著它的追隨者,好大一群啊!」

「這些有上百條狼吧?」

「不止,至少兩百條以上。」

「它們怎麼過來了?最近的狼群離這裡也有一個多時辰的路,那裡還有大量的動物供它們享用,按理說不應該跑出來啊!」

「快看它們憤怒的眼神,我們惹天神發怒了?」

……。

人們的議論聲漸漸大了起來,全都心驚膽戰地看著將他們包圍起來的狼群,此時族長才想到另一個包裹,趕緊打開一看,心裡拔涼拔涼的。

另一隻跟第一隻銀狼幼崽一樣死法的銀狼幼崽安然地躺在包裹中,包裹早已讓血水浸透,仔細一看,那包裹卻是一件衣服,還是他們蠻族人的衣服。

族長疑惑更深,但現在不是他發獃的時候,他的族人正面臨著天神的怒火,他得想辦法將天神的怒火平息下去。

族長將兩隻銀狼幼崽包好,恭敬地放到地上,趕緊讓人把牛羊圈打開,將牛羊全都趕出來,又讓祭司派人去找混進人群中的二十個陌生人,想把他們推出去平息掉天神的怒火。

可是這一切已經來不及了,銀狼王站在高高的山崗上,睨視天下的眼神掃過嚴多部落的蠻族人,眼中的不屑、憤怒、痛苦清楚地傳達到每個人的心間,不由得讓人膽寒不已。

銀狼王高昂著頭顱長吼一聲,「嗷~!」

隨著這聲吼叫,群狼四起而攻之,嚴多部落的蠻族人頓時陷入慌亂之中。

他們是當狼是天神沒錯,也覺得死於狼口是無比榮耀的事,可當他們真正面對死亡時他們也怕啊!

偏執老公霸道寵 反抗是不行的,總不能去和他們崇拜信仰的天神戰鬥吧?不能戰鬥和反抗只能被動挨咬了。

於是嚴多部落陷入了群狼攻伐的戰爭中,人們四散而逃,但跑的再快也沒有憤怒的野狼快,它們四個蹄子跑起來跟飛似的,身子騰空而起落到地面上就是一道爪痕,可見它們的爪子該有多麼的鋒利。

兩百多條野狼沖入嚴多部落肆意撕咬著人群,銀狼王和五條身材高大的野狼就站在原地不動,通紅的雙目睹著這一切,就是濃重的血腥之氣傳來也沒見它們動上半分。

突然,一條灰狼從嚴多部落里跑了回來,它的嘴裡還叼著一個包裹,它跑到銀狼王的面前將包裹放到地上,用爪子將包裹拔開,露出裡面已死去多時的小銀狼。

銀狼王見到自己的孩子趕緊上前嗅了嗅,見它一動不動,又抬起爪子上前扒了兩下,然後是上嘴咬,四個蹄子並用來回翻騰小銀狼,不管它怎麼弄小銀狼就是不動。

銀狼王見小銀狼確實已經死了,氣的怒吼一聲,「嗷嗚~!」

站在不遠處的一個陡坡上,顧嫣聽到這聲吼叫捻了捻手指,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

「狼王下令滅殺了。」

身後眾人一聲不吱地站在原地,就好像沒有聽到顧嫣所說的話,他們心有餘悸地瞅著不遠處的嚴多部落,吞咽了兩下口水,默默地身後移動了半步。

世子妃太兇殘,以後得記住了,得罪誰也不要得罪世子妃,她總是能化腐朽為神奇,明明沒有一絲辦法救人,她卻能想到要利用野狼,關鍵是還讓她成功了,這份心智可非常人能比,要是得罪了她,說不定經后他們會死在一個不起眼兒的小動物手中,哪怕這個小動物無害到可以殺了吃肉,恐怕也能要了他們的命。

說完這句話顧嫣笑的更加歡快,她舉起雙手,腦袋高高昂起,高聲道:「來吧,盡情的殺戮吧!你們不是想報復嗎?那就用你們的牙齒撕碎他們,用你們的利爪將他們分屍,讓他們的血流淌乾淨,讓他們的靈魂得以凈化。

這是饕餮盛宴,這是血與肉的大餐,用他們的身軀為你們的王子報仇,用他們的生命去祭奠你們的王。」

眾人聽到顧嫣瘋狂的叫喊聲又齊齊後退兩步,咽了咽口水看向一直站在顧嫣身邊不曾移動半步的書香和墨香。

你們家主子瘋了,你們還不勸勸?難道你們不怕嗎?

書香和墨香回以一個鄙視的眼神兒。

這算什麼?這就發瘋了?那是你們還沒見過我家主子發瘋,等你們見識到我家發瘋時到底是什麼樣的,你們就知道自己今天見到的根本不值一提,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書香和墨香淡定地一動不動,眾人見狀默默地互視一眼,突然覺得書香和墨香兩個漂亮丫頭和世子妃比也是不相上下,否則見到她的瘋狂就跟沒事兒人一樣?

顧嫣笑的開心,向身後擺擺手,「你們去吧,將人帶出來,順便將冉統領他們也帶出來,至於野狼群,能不動就不動,避著點走。

還有,見到冉統領時告訴他,最好換身衣服,我們去前天早上那條河流處集合。」

眾人明白顧嫣的意思,她怕銀狼王嗅出冉守信的氣味,知道是他抓了它的孩子,如果不想辦法擺脫它們,這群野狼會不死不休地纏著他們,到那時可就糟了。

其他們人領命而去,還是那幾個保護著顧嫣,書香和墨香依然沒動,直直地站在顧嫣身後。

顧嫣最後瞥了嚴多部落一眼,順著狼群直直地看向銀狼王。

而銀狼王好似知道顧嫣的存在,巧好目光正掃向顧嫣。

一人一狼目光巧合地對視上了,目光碰撞,一人一狼均是一愣,隨即一個露出興趣的意味,而另一個則是不屑地撇過頭,眼裡的輕視顯而意見。

顧嫣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轉身上馬。

冉守信將死了的銀狼崽子扔到了地上后立即棄馬竄入蠻族營帳之中,幾個起落就和一眾御龍衛消失在眾人眼前,再加上狼王帶著狼群進攻嚴多部落,慌亂之下失去了這些人的蹤跡。

冉守信一邊跑一邊脫下外袍扔到地上,穿著裡面有些單薄的黑色緊身衣連續竄進一個無人的帳篷后終於安下心來,他從帳篷里找到水簡單將身上清洗一番,然後又在帳篷里找了身蠻族人的衣服穿好,慢慢地放鬆下來。

還好他早有準備,去抓狼崽子前拿了兩件蠻族人的衣服,等他偷狼崽子時沒敢真的靠近,而是用蠻族人的衣服將狼崽子整個蒙上了。

這樣一來就想占染上他的氣味都難,不但因為他沒碰到狼崽子,更因為蠻族人身上的氣味比大魏人重,狼鼻子再好使也輕易聞不出來。

至於虐殺兩隻狼崽子就更好辦了,為了激怒狼王跟著他們,他可沒少往狼崽子身上捅刀子,雖然他也覺得有些殘忍,但與兩個兄弟的命相比,他還是選擇保住兄弟。

冉守信摸了摸下巴,想必這個時候那兩件衣服已經被血水浸透了吧?

「啊!」

「救命啊!」

「不,不要咬我,我還不想死。」

「啊!不!」

「天神啊!請你饒恕我吧!」

「天神,我願意為你奉獻出一……」

「啊!救命啊!阿媽,……」

「別怕孩子,這是好事兒,感謝天神帶走了……,啊!」

……。

躲在帳篷里的冉守信聽到外面的喊叫聲無語凝噎。

卧槽!還有這樣的?簡直震碎了我的三觀啊!

孩子都要被咬死了還讓他別怕,還說是好事兒,更有人甘願被狼吃的。

誒呦!早說啊!他們大魏境內的深山老林里有不少的野狼,你們既然那麼願意被狼吃,全都跟我去大魏啊!我們那有的是野狼。

冉守信搖頭晃腦地暗自腹誹一番,突然定住不動了。

我特么的是怎麼了?我可是御龍衛副統領啊!我不是一直高冷不善言詞的嗎?怎麼還有這一面?

冉守信讓自己的行為弄懵逼了,呆愣愣地站在帳篷門口一動不動。

卧槽!他特么的讓人影響了,不用問,就是跟在顧嫣身後去常州之後的事。

冉守信抱頭蹲在了地上,不敢相信現在自己竟變成了這樣,顧嫣或者說是董天寶等一行人完完全全把他改變了,現在正奔著八卦、腹黑、逗逼的大路一去不復返。

裡面的冉守信鬱悶不已,外面卻是亂成了一鍋粥,也不是知道冉守信走了什麼狗尿運,他呆的這個帳篷居然一直沒人進來,就連野狼都沒進來一隻,讓他有足夠的時間在這裡發獃。

嚴多部落的蠻族人死傷無數,人們叫喊著哭泣著,但仍無法阻止狼群的進攻,狼群像瘋了一樣撕咬著嚴多部落的人,只要上前一步就血濺當場,漸漸地嚴多部落里的人也看出來了,這些野狼發瘋了,再不逃就真的得去伺候天神去了,於是人們跑的更快了,只是兩條腿跑的再快也沒有長著四條腿的野狼跑的快,很快就會被追上,再加上人們是背對著野狼,想要撲倒這些人簡直太簡單了。

這些野狼在銀狼王的指揮下沒有貪婪眼前的美食,而是咬斷脖子后就向下一個目標撲去,並且開始一點點向嚴多部落內部推進。

一個時辰后,冉守信帶著前後來救人的八十名御龍衛和被救出來的兩個兄弟向嚴多部落外逃竄,他們沒有第一時間和顧嫣匯合,而是等到完全確認沒有野狼追來才慢慢向顧嫣說的地點趕去。

到達預定地點后,冉守信讓兩個受傷不輕的兄弟去休息,然後跑到顧嫣身邊說事兒去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