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顏幽幽搖頭。


「不是毒,這水是百年人蔘水。」

呼!

廳內人一聽,皆各個鬆了口氣。

人蔘水,大補之物,是好東西啊,怎麼如此面色。

這時跟在桑翎身邊的管家道。

「這參水是大夫人吩咐身邊的芙蕖送過來的,三公子重傷,大夫人憂心忡忡,便從庫房尋了根百年人蔘熬了水,給三公子補補身體。」

顏幽幽扶額,把碗放到桌子上,心裏默默罵了一句,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畢竟,那大夫人是桑翎的妻子,城主府的當家主母,三公子桑田的親生母親。

看來是她多慮了,正所謂病急亂投醫,好心辦壞事。

「三公子身受重傷,傷口感染,又剛剛經歷大手術,這人蔘水的確是好東西的,但是以三公子現在的身體,虛不受補,只會適得其反,還是告訴大夫人,不要再給三公子準備這些大補之物了。」

老頭兒坐在一旁,替顏幽幽解釋,眾人也明白了顏幽幽為何會如此氣急。

「我三弟現在怎麼樣了?」

桑朱頂着黑眼圈,已經在外跑了一天一夜,原本風度翩翩的公子哥,現如今也面容憔悴了很多。

「還算及時,命保住了。」

顏幽幽略有疲憊的坐到椅子上,翻出一粒藥丸,吞入腹中。

她得讓自己時刻保持清醒,今夜勢必不能入睡了。

顏幽幽揉了揉眉角,又開口道。

「傷口感染,高熱昏迷,命能保住,已是萬幸,所以三公子何時能醒來還不好說。」

對面,什方逸臨盯着她心力交瘁的模樣,握緊的雙拳真想把圍在她身邊的那幾人拍走。

他們難道看不出來,她累壞了嗎?

他眯着眼,磨著牙,心裏盤算著一件他不得不面對的事情。

圍着的一圈人,聽到顏幽幽這一句話,也終於安下了心。

只要能保住命就好。

桑朱站在顏幽幽面前,他又何嘗不知道顏幽幽的身心俱疲。

。 李桑桑捧著小紅本站在田埂上。

她哥是家裡的壯勞力,幹活速度質量那是沒話說,現在卻被這兩個託了後腿。

李桑桑小脾氣上來了,但因魏嵐許諾送她肥皂的事,她沒有直接對魏嵐叫囂,而是看向魏嵐身邊的姜麗華,「我說知青同志,拖勞動人民後腿的事可是干不得的呢,這活兒你要是干不好就騰出來,隊里多少莊稼把式等著呢。」

「你!」姜麗華氣急,要不是有魏嵐拉住,她已經衝上去了。

「桑棗兒,怎麼說話的!」李建黨一臉尷尬,看看身邊兩位知青,轉頭怒視李桑桑。

「我哪裡說錯了?要不是咱爹擔心她們天天拿一兩個工分怕餓死,這活兒可落不到她們身上。」李桑桑「哼」的一聲,在小本本上面划拉三下,合上本子斜睨了李建黨一眼,道:「下工了家去,一會兒吃飯我可不來叫你!」

說完一溜煙跑了。

附近田裡的莊稼把式看到,紛紛樂呵呵調侃:「喲,建黨啊,你連自己個兒的妹子都鎮不住,以後你爹給你取了媳婦兒,你能鎮住不能?」

李建黨臉色黑紅黑紅,訥訥說不出話。

氣氛有點尷尬,魏嵐扯動嘴角:「快下工了,咱們動作快點,下午還能輕省一點。」

三人繼續割麥子,姜麗華湊近魏嵐身邊,「李桑桑說那話你就不生氣?」

經過剛才那條蛇的事情,姜麗華心裡有陰影,每彎腰割麥子之前,都要用鐮刀在周邊麥梗上拍兩下,如果有蛇,就盼著能把它們驚走。

魏嵐聽了好笑:「生氣有什麼用,人家說的都對,不是嗎?」

姜麗華被噎了一下,雖然事實如此,可被這麼大剌剌說出來,或多或少讓她面子裡子過不去。

自尊心作祟。

魏嵐大制能猜到姜麗華心中所想,嘆道:「行了,咱們努力努力,至少要讓別人看到咱們也在進步。」

到那時候,即使她們速度追不上莊稼把式,起碼是用心努力過的,不是混日子,旁人也不好多說。

姜麗華抿唇點點頭,一步三試的割著麥子。

中午下工,李建黨扛著鋤頭,手裡提著那條死透的蛇往回走,沿路遇到的人無一不投來羨慕的眼神。

「建黨啊,今兒你家又要加餐了啊!」

「喲,建黨,運氣這麼好啊!」

這年頭沾葷腥的時候少,那蛇身有兩指粗,煮了怎麼也有二斤肉吧!?最主要的,還是白得來的。

土地婆蛇是毒蛇,可跟山上的野雞兔子不一樣,這蛇有毒,一般時候不好抓,但但凡逮著了,那就是誰逮著算誰的。

「啊,是。」李建黨胡亂敷衍兩句,趕緊加快腳步回家。

臨近家門口,剛好和記完工分回來的李桑桑撞上。

李桑桑見他手裡那條蛇,頗為差異:「咋,沒獻殷勤給旁個啊?」

說罷,眼神在李建黨身上環視一圈,抱著胳膊率先進了屋,「要我說也是,你就是個木頭腦袋,也不想想人家能看上你嗎?倒貼上去,憑白讓隊上的人家看笑話。」

。 把竿子都準備好以後,李方就帶走兩人往野塘方向走去。

「大家看見了嗎,這次我不單單是帶了釣竿來釣龍蝦,我還帶了地籠。在去釣龍蝦的野塘的路上我們會經過個幾個小的野塘和水溝,我會把這幾個地籠放下去,這樣我們回來的時候還可以收一波地籠,看看到時候會有什麼樣的收穫。」

幾個地籠都放的比較隱蔽,雖然村裏人看見了一般不會拿,但是就怕外面來的遊客看見了拿走。李方把地籠投入野塘和水溝以後,就拿草把線蓋起來,留下一個記號。

三人來到有龍蝦的野塘,池塘裏面有很多水草,所以小龍蝦有很好的棲息環境。李方帶着倆人轉了一圈,找到一個好位置,隨後他就開始教他們如何釣龍蝦。

其實這和釣魚有點像,就是沒有魚鈎,只要將掛着豬肝的線沉入水中,然後靜靜地等候着看着點竹漂做的浮標就可以了。小龍蝦自己就過來了,等夾住了豬肝拖動了竹漂,慢慢地提上來就可以了,拿網在下面一接,龍蝦妥妥的就上來了,跑都跑不掉。

李方給倆人做了示範,很快就釣上來一隻,小龍蝦。而且李方釣上來的小龍蝦個頭還挺大的,秦銘看的眼睛都瞪大了,對於倆個從來沒有釣過小龍蝦的人來說新奇的不得了。

之後倆人有樣學樣的開始試着釣起了小龍蝦。不過畢竟倆人都是第一次,沒有李方那麼有經驗,不可能一下子就釣上來。

「這是什麼小龍蝦啊,是不是你養的啊,怎麼你都上鈎幾隻了,我們一個都沒上來。」

李方也不清楚為什麼,今天釣龍戲感覺比以往都要簡單,甚至都不用網子兜底,直接就能提上來直接整到桶里。但是卻是很清楚秦銘和楚樂沒釣上龍蝦的原因,就是倆人太急了,剛一咬就提線了,龍蝦鉗子都沒夾緊,這那能提的上來。

「這倆人怎麼看起來不聰明的樣子,方子都釣上來好多隻了,他們倆個一隻都還沒上來。」

「這倆兄弟是主播請來的逗比吧,專門負責搞笑的那種。」

李方看看彈幕,看看倆人,憋著笑。秦銘和楚樂也看見直播間的觀眾發的了,人變得更不好了。

「你們倆別急,一定要耐著性子,等小龍蝦在拖一會,夾緊了你們在慢慢的拉上來。這裏方子在教大家一個技巧,其實釣龍蝦和釣魚有點像的,在小龍蝦用力往下拖的時候,我們可以適當的放鬆,等向下拖的里消失了我們在提上來,這時候的小龍蝦是抓的最緊的時候。」

在李方的提示下,秦銘和楚樂終於成功的提起了小龍蝦,然後用網子成功兜底,放入桶里。

從釣到第一隻小龍蝦開始,秦銘和楚樂的興緻就再次被點燃了,三人開始認真的釣起了小龍蝦。李方和直播間的觀眾互動,卻一點都沒有妨礙到釣蝦,李方確定了他之所以這次釣蝦比以前感覺容易應該是剛學的打獵技能的效果,技能讓李方的釣蝦變得更容易了。

「主播,你這些龍蝦看着可以啊,個頭挺大的,你賣嗎,這東西能郵寄嗎。」

「龍蝦應該郵寄不了,而且今天釣的這些估計也就夠我們吃的,應該是沒有多餘的了。不過過幾天我可能會去租個野塘或者是田開始養殖小龍蝦,到時候喜歡吃小龍蝦的朋友們可以過來我這邊吃小龍蝦,我請客。」

「方子,你這是真準備在家發展了啊,不會魔都了嗎?」

「嗯,我不準備回去了,我要在村裏當個農民,種種果樹、蔬菜,養養魚養養蝦。沒事開開直播,和直播間的朋友們互動交流。反正就先在村裏獃著了,暫時不出去了。」

「行,你自己決定就好。不過你會養魚養蝦種蔬菜嗎。」秦銘疑惑的問到。

「這有什麼不會的,等下回家你們去嘗嘗我家種的桃形李,保證你能吃好幾個。」其實李方之所以敢這麼自信完全是因為有系統的存在,之前的化肥已經給了李方太大的驚喜了,等到系統里買的種子都種出來了,看看效果,李方才能做好下一步的打算。不過養小龍蝦是李方早上抽獎抽到了龍蝦種和龍蝦養殖技術以後做的決定。

通過對龍蝦養殖技術手冊了解,李方清楚的知道系統出品的小龍蝦和普通小龍蝦的區別。系統給的龍蝦苗,生長速度快,不易生病,繁殖速度快,如果把飼料跟上,一畝龍蝦苗很快就能繁殖成兩畝三畝,到時李方就可以出售賺錢了。

不過接下去的當務之急還是採摘水果,系統還有一個直播採摘水果的任務呢,到時還有直播獎勵。這幾次任務下來給的獎勵,都是非常實用且有效的,所以李方是不會放棄任務的。

三人從中午釣到傍晚,釣了滿滿一桶,估計能有個七八斤左右。直播間的觀眾也看的過癮,各種小禮物也是陸陸續續的一直在送著。

「直播間的朋友們,我們今天釣小龍蝦是要結束了,不過最早來的朋友們不知道記不記得我一開始放的地籠。現在我們準備往回走了,回去的路上我們會把地籠都收上來看一下出沒出貨。」李方清楚地籠這東西一般都要過夜才能有最大的收益,不過為了直播間的效果,只能現在去收一波了,今天的直播任務還沒完成呢。現在直播間人數才4000多,還差1000多觀眾。估計只有爆網才能吸引到人來觀看。

「直播間的朋友們,好了,我們來到第一個地籠了,大家在收地籠的時候一定要注意,有的時候可能會誤入毒蛇的。以前方子遇到過一次一條毒蛇誤入地籠裏面,還把裏面的東西都吃完了,被放出來的時候整個身子都是圓滾滾的。要是遇到這種飽食過的毒蛇還好一些,吃飽了的毒蛇行動不便,攻擊性小一些。要是遇到那種餓著的毒蛇,一不小心很有可能會傷到人。所以在收地籠的時候一定要先看仔細了在收。」

李方說完找到地籠的線把地籠拉了上來。李方搖了搖,臉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裏面是空的,啥也沒有。不過李方也不氣餒,把釣龍蝦的豬肝放進地籠,繼續放回水中,準備明天再來收。

來到下一個地方,是個小野塘,拉着地籠李方就開心的笑了,有重量,而且還不輕。

打開地籠一頭的蓋子,李方使勁搖晃了幾下。2條拇指粗細的黃鱔就從地籠里滑落到水桶里。

「嚯,這黃鱔可以啊,個頭還不小,又大又肥的。方子,你晚上給燒個紅燒的吧。」

「行,晚上就紅燒黃鱔,這野黃鱔勁還不小。走,下一個。」

又接連收了兩個,都沒有什麼東西。不過最後一個地籠給了李方三人大大的驚喜。

這地籠在李方放下去之前,把釣龍蝦切剩下的豬肝放在了裏面。也不知道是不是豬肝實在是太吸引黃鱔了,這地籠剛拉出水面瞬間,整個籠子全在抖動,裏面四條大黃鱔遊動。。 「你想替他出頭?」吳克勁扭了扭脖子,雙手握拳,咔嚓作響。

巨人隋扛鼎緩慢上前,憨厚笑道:「對。我要帶他走。」

端莊美女生怕吳克勁犯倔,立刻上前兩步朝着眼前的巨人說道:「你可以帶他走。」

隋扛鼎苦惱說道:「可是他被人打成這個樣子,如果我不收點利息回來,會被老大罵死的。這樣吧,你讓我揍一頓如何?」

吳克勁冷笑道:「好啊,來。」

經過最初的震驚之後,吳克勁的心裏已經平靜下來,他不是沒有和大個子打過,以前遇到過幾個大塊頭,還不是照樣被吳少爺掀翻在地?

雖然隋扛鼎這個大塊頭,未免有些太大了點。

端莊美女還想再勸,然而隋扛鼎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

聽到吳克勁讓他來之後,隋扛鼎呵呵一笑,點了點頭,隨後猛的往前跨出一步。

吳克勁知道對方要動手,立刻緊盯着對方動作,身子微彎,兩手在身前擺出防禦的架勢。

隋扛鼎和吳克勁之間還有一小段距離,然而,所有人只看到隋扛鼎跨出一步,一眨眼,就看見一個巨大的身影已經逼近吳克勁身前!

隋扛鼎就像一堵厚實的城牆,他身後的人,完全看不到吳克勁的身影,但是看那架勢,都知道吳克勁即將遭受沒頂之災。

說來話長,隋扛鼎逼近吳克勁之後,伸出巨大的手掌,毫無花俏,就那麼直接突破吳克勁竭力防禦的雙手,猶如燒紅的刀子切豆腐,輕易突破防禦,卡住了吳克勁的脖子,隨後將他往半空中提起來。

一招,僅僅只有一招!

原本威風八面,打遍全場無敵手的吳克勁,就被隋扛鼎像只小雞一樣提了起來,毫無反抗之力。

取得壓倒性優勢之後,卡著別人脖子舉到空中,是雪狼特種大隊所有男人的一個惡趣味,做出這個「好」榜樣的自然是葉寒。其他幾個兄弟有樣學樣,都比較拿手。

唯獨只有小四隋扛鼎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因為他這個大塊頭用出這一招,給人視覺上的震撼力,無與倫比。其他人都沒有這樣的威風霸道,單單這個動作就能讓看到的人感覺窒息。

吳克勁的臉色憋得通紅,眼看進氣多,出氣少。他奮力的兩腿亂踢,然而隋扛鼎根本沒有動,姿勢和神態都沒有變化,彷彿吳克勁踢到的是別人。

全場所有人都震驚了,看着那洪荒巨獸一般龐大雄魁的身軀,看着那鋼錠一般散發着光澤的強勁肌肉,久久說不出一句話來。

王鵬在李麗莎的攙扶下,艱難的起身,咽下一口吐沫,道:「好!」除了一個好字,他找不出其他詞語來表達自己的心情。

詹子海等人呆若木雞。

吳少爺的同伴也個個瞪大了雙眼,端莊美女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其他的同伴也是如此。只有那個壯實的年輕男人將手機交給別人,脫去了外面的襯衣,露出一件白色背心。

這個男人看似沉穩儒雅,卻是一個退役的特種兵,回家之後在家裏的資助下,這幾年已經成為一個上市公司的老總,平日裏西裝革履,然而當他脫下襯衣之後,渾身強勁結實的肌肉都在提醒其他人,這是一個武力強大的男人。

實際上,他是一個敢徒手與深山老林中的老虎玩命的猛男。

「朋友,夠了。」壯實男人活動了一下手腳,沉聲說道。

「你想要弄死王鵬。」隋扛鼎沒有理會旁人,他只是看着吳克勁,他的臉上依然帶着憨憨的笑容,說道:「那作為回報,我也應該弄死你,這樣才算公平。」

雖然他的笑,一如既往的憨傻痴獃,然而所有人都從這笑容里,察覺到令他們不寒而慄的氣息。

嗜血,殘忍,而恐怖!

壯實男人臉色大變,一聲低吼,猶如閃電般衝到隋扛鼎身側!

隋扛鼎腳下不動,右手依然提着吳克勁不動,只是當這個壯實男人的拳頭打向他的身體之時,隋扛鼎的左肩微微往後,往下一沉。

不是閃避。

沉下去不過一寸距離,隋扛鼎的肩膀瞬間反彈,與壯實男人的拳頭碰個正著。只聽得咔嚓一聲,壯實男人的整條胳膊折斷,這還沒完,隋扛鼎的肩膀順勢往前一送,撞在壯實男人身上。

就像被疾馳而來的火車頭撞個正著,壯實男人當場被撞得散了架,急速往後拋跌,最終狠狠砸在跑步機上!只聽得嘩啦一聲巨響,價值數萬的跑步機立刻飈出一竄電火花,和這壯實男人一起當場報廢。

吳克勁的幾個美女同伴,全都哭了起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