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面對隊友的死亡,吳辰早就已經能夠做到心如止水,最多爲其默哀一分鐘已經算是夠情誼了吧?


但這一次,吳辰希望他的隊長能夠挺過來,這個在地獄手冊中甚至還算不上老手的傢伙,卻給予着他從來沒有過的信心,這個傢伙……可能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他有多麼強大。

“住手混蛋,不許再畫下去了,我會殺了你,真的殺了你!”蘇瑾半邊臉扭曲無比,左眼更是徹底變成了破碎的玻璃球一樣。

“閉嘴吧!我的隊員可沒有那麼容易被脅迫。”蘇瑾另外半張臉則完好無損,而且此時還嘲諷了災禍惡魔一句。

“不,凡人……爲什麼會這樣,爲什麼你能困住我這個高等惡魔,爲什麼你的靈魂如同神靈一般?爲什麼?這到底是爲什麼?”災禍惡魔歇斯底里一般的狂吼,沒有辦法接受自己居然被一名凡人給拘禁了,而且還不是席爾瓦那樣脆弱的監禁,他感覺自己很有可能無法逃脫出去了。

蘇瑾不理會災禍惡魔的怒吼,此時他身上的符號已經越來越多,終於他那扭曲猙獰的半張臉緩緩恢復,幾秒鐘之後徹底正常穩定了下來。

吳辰用詢問的眼神看了看蘇瑾,蘇瑾感受了一下後點了點頭道“沒問題了,他的力量完全被壓制了下去,再加上我的精神力,已經出不來了。”

得到蘇瑾這樣的迴應,大家才長出一口氣,吳辰皺着眉頭道“還有一個問題,你這次事件恐怕只能光着膀子了,不然這些血字符號一旦被抹掉,你知道的。”

蘇瑾點了點頭,對他來說光着身子也沒有問題,他現在的身體素質,就算關到冷凍庫裏也能睡的安然自若,溫度對他來說意義不大。

吳辰此時笑道“當然,正好給幾個女孩子發發福利嘛,這是你作爲隊長應盡的職責。”

蘇瑾一愣,隨後尷尬的笑了笑,而幾個女孩子倒都饒有興致的看向蘇瑾,包括博雅也一樣,完全沒有想要回避目光的意思。

蘇瑾現在的身材確實沒畫說,肌肉線條清楚,卻又不會讓人覺得很突兀,暴力,每一條線條都好像由頂級的畫家繪製的一樣,讓人感到舒服,充滿力量與美感。

不過被幾個女孩子這樣盯着看,蘇瑾反倒有些不自在了,怎麼自己一個大老爺們,反倒有被人調戲了的感覺呢?

“隊長,你一開始就準備這樣做了?”花野真衣略帶責備的問道,蘇瑾的方法確實成功了,但同時也太危險了,一旦他的身體被災禍惡魔控制,那麼不光是剔骨刀小隊,他本身也將面臨着死亡。

蘇瑾知道自己的辦法有些冒險了,他只能道歉道“抱歉,一開始沒準備這樣的,但我發現他的精神力量並不算強大,就算是沒有辦法控制他,我想我也能將他驅逐出去的。”

花野真衣聽他這樣說,才微微點了點頭,算是原諒他的冒失了,對於蘇瑾整個剔骨刀小隊,不管是活着的還是死去的,都抱着一種非常信任的心態,即使是極其冒險的事情,雖然花野真衣會責備,但同時也會支持,只是她希望蘇瑾下一次能夠與他們商量一下。

“下一次請務必與我商量之後,再冒險!”花野真衣很鄭重的說道,其他人也點頭表示支持。

蘇瑾立即道“當然,這一次事發突然,所以就自作主張了。”

但迴應他的卻是大家的白眼,幹這種冒險的事情他可不是第一次了,小隊其他人不指望他下次真的能夠與大家商量,只求他不要玩這麼大了。

這件事情告一段落,司徒燼詢問蘇瑾道“任務要求是驅逐城市裏所有的怪物,你現在把他給困住,應該不算數吧?”

“應該不算,不過也不是麼有解決的辦法,等到事件快結束的時候,我直接離開莫城就是了。”蘇瑾道。

衆人想想也是,被這件事情一折騰,距離黎明也不遠了,大家便決定不休息了,而是坐在一起等待天明。

“變形怪我們已經殺掉了三隻,只是不知道莫城裏是不是還有其他的變形怪。”花野真衣苦惱的說道。

衆人都點頭,這次事件的難點其實並不在戰鬥,反倒是確定莫城中到底有多少怪物,如果時間到了,結果卻有怪物被遺落,那樂子可就大了。

“應該是有確定怪物數量的手段,只是我們暫時還不知道而已。”吳辰很確定的說道,這種清理類型的事件他也有經驗,雖然說地獄手冊的事件千變萬化,危機重重,但有一點是不會變的,那就是無論怎麼樣,一個事件也不會一點生機都不給宿主留下,只是要看宿主有沒有洞悉生機的能力了。

“那個,請問……這個是怪物的數量麼?”馬欣雨怯生生的拿着自己的地獄手冊,只見在她的地獄手冊上,標註着一連串的文字與數字,其中就有變形怪的名字,而在變形怪名字的後面是一個10%2f7的數字顯示。

“這……!”剔骨刀小隊的幾人都楞了,大家似乎完全沒有想到他們覺得會隱藏的很深的大寫,就在地獄手冊上。

蘇瑾立即翻看了自己的地獄手冊,結果上面並沒有記載,他拍了拍腦袋道“是地獄手冊對新手的優待,沒有想到這一次居然是這個,這樣說的話……這是爲了讓我們對新手予以保護麼?”

地獄手冊在對待新手的時候是有所保護的,那就是手冊給予新手的提示,而且對於大部分老手或者資深者來說,對這提示都看的很重,這樣一來新手便會得到一定的方便,不過也有對此絲毫不在意,甚至主動屠戮新手的,其想法和原因就各有不同了。

“既然如此的話,司徒,他們的安全就拜託你了,你現在就是新手村村長了。”蘇瑾拍了拍司徒燼的肩膀道。

司徒燼白了蘇瑾一眼道“什麼叫新手村村長,你這是把我當保姆了?”

“沒辦法啊!誰叫你的靈能那麼適合保命,你簡直就是天生的保姆,我不用你的話用誰?不然大家舉手表決,同意司徒當新手村村長的巨獸。”蘇瑾說道。

吳辰,花野真衣和博雅都毫不猶豫的舉手,三名新人見狀也跟着舉起了手,司徒燼最終放佛認命的嘆了口氣,正如蘇瑾所說,他這個影子靈能太適合保命了,不但適合保自己的命,也適合保別人的啊!

“可以讓我再看看麼?”蘇瑾對馬欣雨說道。

馬欣雨立即將地獄手冊放到了蘇瑾的眼前,蘇瑾看了一遍,變形怪十個,吸血鬼五個,狼人一個,食人魔二十,女巫三個,惡魔兩個,整體數量倒是不多。

“以後清理一個就檢查一遍,確認清理成功。”蘇瑾對幾人說道,這些黑暗生物應該都有自己保命的手段,就比如之前的變形怪,想要確定他們確實是被清理了,那地獄手冊絕對是最好,最準確的辦法,這也是蘇瑾在看了所有怪物的數量後,依舊要保護新人的原因。

衆人點頭表示明白,反正天還沒亮,蘇瑾幾人便聊天一樣的傳授幾名新人關於地獄手冊的知識,反正博雅現在也是一個新人,多聽一聽對他們有好處,當然地獄手冊的事件可不是光聽別人的經驗就能安穩度過的,他們能夠活多久,最重要的還是他們自己能力。

“靈能,擁有靈能便能夠被稱作資深者,成爲資深者後你們活下去的可能性也會更高,不過現在地獄手冊對靈能的限制很大,但有總比沒有好。”吳辰作爲衆人中的老大哥,自然最有資格擔任講師。

“當然,相比靈能,最重要的還是你們的決斷力,在面對危險時的冷靜思考能力,總的來說,腦子比靈能更重要,靈能只是輔助,腦子纔是你們活下去的基本。”

“而地獄手冊事件的類型也多樣變化,特別是在一次大事件後,種類連我也不能確定有哪些,我只能將我所遇到過的事件告訴你們。”吳辰將自己所遇到過的事件進行了一次總結,蘇瑾忽然發現,吳辰的這次講課不但對新人們來說意義很大,就算對剔骨刀小隊的其他人也頗有裨益。

“所有類型中,靈異類最爲恐怖,靈異類中擁有厲鬼,這類事件最大的特點就是死亡往往來的毫無徵兆,有可能一個動作做錯了你都會死,但同樣的,靈異類事件一旦找到生路,那麼活下去的概率就會大大增加。” 黎明在吳辰的教誨聲中到來,蘇瑾相信這些新人有吳辰爲他們講解的這一次經歷,只要運氣不是太差,在接下來事件中活下去的概率肯定不會太低,當然了,正如吳辰說的,真正能夠讓你活下去的是自己的頭腦。

天空灑向莫城,一夜間似乎完全死寂的莫城又活了過來,城市的居民們經過一夜的休息,不但沒有精神飽滿的樣子,反倒顯得疲憊不堪,這是因爲他們生活在巨大的壓力與恐懼中才造成的。

蘇瑾再次帶着花野真衣與吳辰外出,只不過這次帶上了一個新人康澤,他們需要康澤的地獄手冊來確定是否真的完成了清除,而司徒燼依舊做着他新手村村長的工作,在教堂中負責保護博雅幾人。

雖然已經是白天了,但蘇瑾幾人依舊不敢大意,某些黑暗生物雖然討厭陽光,但也有不受限制的,比如狼人,還有食人魔和變形怪,巫婆三種黑暗生物,所以即使是大白天,也必須要小心才行。

對於光着膀子,渾身繪製了大量血色符號的蘇瑾,城市裏的人都很好奇,不過當人們知道這是光明神派來的驅魔師之後,眼中的神色立即就從好奇變成了尊敬,對於他們來說,驅魔師的行爲即使看起來古怪,那也一定是有原因的。

四人一行直接去了城主府,城主得知驅魔師們到來,立即迎接了出來,將四人恭恭敬敬的迎入城主府中,並且設宴進行了招待。

蘇瑾三人還無所謂,沒有一個人進食,康澤卻是餓壞了,宴會上一副餓死鬼投胎的樣子,不過這也提醒了蘇瑾三人,恐怕馬欣雨他們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裏去。

“城主大人,能不能讓人帶一些食物去教堂,我的同伴們還沒有進食。”蘇瑾對正一臉笑容恭維着他的城主說道。

“哦,當然當然,是我疏忽了,我這就派人送食物過去。”城主一臉歉意,然後叫來一名僕人,吩咐了下去。

蘇瑾則轉身對花野真衣道“真衣你陪城主的人回去吧!另外……小心一點。”

花野真衣掃了眼蘇瑾別有深意的眼神,立即微微點了點頭,兩人早就已經默契十足,有些話不說出來,也能夠領會。

城主恭維完蘇瑾,又去恭維吳辰,此時康澤端着一盤子食物走了過來,對蘇瑾問道“蘇先生,你多少也吃一點吧!”

蘇瑾怪異的看了康澤一眼,然後壞笑道“康先生,這次事件裏可還有沒有消滅的變形怪,你就不怕變形怪變成了城主的樣子,在食物裏下毒?”

“啊!?”康澤嚇得臉色馬上就白了,立即將手指塞進嘴裏,想將食物都給扣出來。

蘇瑾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低聲道“放心吧!來了四個人,只有你一個進食的,如果我是變形怪的話,肯定不會下毒了,不然打草驚蛇,他們也不好過。”

康澤雖然聽蘇瑾這樣說,但還是將手中的餐盤放到了一邊,再也不砰一下了,並且老老實實的跟在蘇瑾的身邊。

吳辰和城主聊了一會,然後走到蘇瑾的身邊來,他道“怎麼樣,這裏有黑暗生物麼?”

“我估計肯定是有的,只不過想排查出來的話,就需要城主的配合了。”蘇瑾笑了笑,吳辰點頭表示明白,然後又去找城主。

“城主大人,我們有些話想要對大家宣佈,能不能請你將城主府裏所有的人都聚集在這裏,我是說……所有的人。”吳辰對城主說道。

城主立即點頭,然後吩咐僕人將城主府裏的人都聚集過來,就連園丁都必須到場,沒過多長時間,宴會大廳裏便站滿了人。

蘇瑾走到大門口,將宴會大廳的出口擋住,然後吳辰便大聲道“諸位,莫城之中現在已經被黑暗生物入侵,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是黑暗生物僞裝的,爲了保證城主府的安全,現在我們將對大家進行一下測試,希望大家配合。”

說罷,吳辰手中出現一根水晶,這是吳辰在這一次事件中選取的道具,這件道具沒有任何的攻擊作用,但是對黑暗屬性的力量卻非常敏感,之前他和蘇瑾商量了一番,才下決心在這次事件中消耗自己的道具份額,將其召喚了出來。

在場的人面面相覷,很多人眼中露出驚恐的表情,和身邊的人立即拉開距離,生怕對方就是黑暗生物,所以也沒有人拒絕測試。

吳辰笑着對城主道“城主大人,爲了給大家做一個表彰,就請您先吧!”

“那是當然。”城主毫不猶豫的點頭接受,吳辰將水晶放在了城主的手臂上,幾秒鐘之後水晶毫無變化,吳辰立即點了點頭,然後向城主表示了感謝。

既然城主都測試過了,其他人自然就更沒有理由拒絕,吳辰開始爲每個人進行測試,結果一番測試下來,城主府裏所有的人都沒有問題,這讓蘇瑾三人感覺很意外。

蘇瑾琢磨了一下,難道是吳辰的道具沒用?如果真是那樣的話……自己就只有給所有人都補一槍了。

蘇瑾掃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忽然眼神一閃,他向城主問道“城主大人,您沒有結婚麼?”

“哈哈,尊貴的大人說笑了,我都這個年齡了,怎麼可能沒有娶妻。”城主笑道。

蘇瑾好奇的道“既然如此的話,在場的人中似乎沒有人像是您的妻子。”蘇瑾又掃了一眼在場的人,雖然也有一些女性,但穿着顯然是下人一類的,絕對不可能是一城之主的妻子。

城主聽蘇瑾這樣一說,也掃了一眼在場的人,他疑惑的向一名僕人問道“怎麼回事?夫人呢?”

“稟告城主,夫人她身體有一些不舒服,所以……所以就在房間裏休息了。”那名女僕低着頭說道。

蘇瑾和吳辰交流了一個眼神,吳辰立即道“城主大人,爲了您的安全,也爲了莫城的安全,是否……?”

“我這就讓她過來。”城主說道。

蘇瑾卻道“不必了,既然城主夫人身體不適,就讓我們過去吧!反正就在城主府內,幾步路的事情而已。”

寵妻成癮:老公,別動! “既然如此,就多謝三位大人體諒了。”城主向蘇瑾三人道謝,然後便帶着三人向自己妻子的房間走去。

等到他們到達房間外的時候,城主向房間內喊道“艾林達,三位驅魔師大人聽說你身體不舒服,所以來看你了。”

“多謝三位大人的好意,不過艾林達實在是不舒服,能不能等我身體好些了,然後再向幾位大人賠罪,今天……就算了吧!”房間裏傳來女人的聲音,聽起來似乎真的很虛弱。

蘇瑾卻直接閃身而出,直接將大門撞開,而在他撞開大門之後,所有人都楞了,因爲房間里根本沒有人,只有一枚漂浮在半空中的水晶球而已。

“女巫!”蘇瑾毫不猶豫的說道。

“已經跑了。”吳辰也皺眉,對方非常謹慎,似乎先一步察覺到了蘇瑾等人的動態,然後在他們到來之前就已經逃走。

“跑不遠!”蘇瑾非常肯定,即使這個女巫真的先一步覺察了他們的動向,但這麼短的時間肯定跑不遠,甚至根本就沒有跑,而是躲在了什麼地方。

想到這裏,蘇瑾直接拔槍,一槍打在了漂浮的水晶球上。

“啊!”在水晶球爆開的一瞬間,城主府的一角傳來一聲慘叫,原來這水晶球與女巫還是有聯繫的,她雖然將水晶球留下,傳播自己的聲音拖延時間,但水晶球被毀,她依舊會受到傷害。

蘇瑾辨明聲音傳來的方向,身體立即如同一道電光一樣直接飛射出去,這期間城主等人還沒有從城主夫人居然是一名女巫的事情中反應過來。

蘇瑾速度奇快,只是幾個眨眼的時間他便找到了那名女巫,女巫似乎也很驚訝蘇瑾居然來的這麼快,她臉上露出一絲驚恐之色,不過驚恐之色一閃即逝,只見她忽然拋出一把粉紅色的粉末。

粉紅色的粉末在空中爆開,化作一縷縷火光燃燒,隔絕了蘇瑾和她之間的道路,但蘇瑾絲毫不在意這些火焰,他拔出白燼,神聖屬性的子彈好無阻礙的穿越火焰,準確的擊中女巫的身體。

女巫一臉不敢置信,然後緩緩倒在了地上,空中的火焰燃燒了一會,便熄滅了,此時吳辰帶着城主等人也趕到,看到倒在地上已經死去的女人,城主很明顯楞了楞,他嘆了口氣,不知道是悲傷還是憤怒。

蘇瑾則對康澤道“康先生,看一下你的地獄手冊,確定女巫是不是已經被清除了。”

康澤點頭,立即打開自己的地獄手冊,他看到女巫的數字後已經變成了3%2f2,這表示眼前的女巫確實已經被清除了。

紅包萬歲 “沒問題,已經被清除了。”康澤將地獄手冊給蘇瑾看了一眼道。

蘇瑾點了點頭,但就在這個時候,女巫的屍體忽然站了起來,猛然撲向蘇瑾,將蘇瑾死死抱住,然後轟的一聲炸開了。 女巫的屍體忽然彈起抱住了蘇瑾,就在大家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猛的爆開,其威力之大超乎想象。

一片血肉炸開,紅色的血漿像雨水一樣撒了城主府的人一頭一臉,連吳辰也沒有躲過去,不過他也不在乎,他的眼神在蘇瑾身上。

蘇瑾站立不動,彷彿是受了傷一樣,吳辰眼神中閃爍出一絲不好的味道,他倒是不擔心蘇瑾受傷,這樣的爆炸還傷不到蘇瑾,他擔心的是這次爆炸影響到蘇瑾腦袋裏關着的惡魔。

片刻後蘇瑾動了,他隨手扯掉身上粘附着的女巫屍體,那女巫屍體撲上來的時候抱的很緊,炸開後居然手腳還死死黏住蘇瑾,跟八爪魚一樣。

清理了一下身體上的殘肢碎肉,蘇瑾對吳辰道“恐怕還要麻煩你一下,這些東西都花掉了。”說着蘇瑾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符號,被那女巫一弄,很多地方都已經看不清了。

吳辰長出一口氣,他立即向城主要了幾塊布,將蘇瑾身上被血污沾染的地方清理了一下,然後也不需要別人獻血了,直接把女巫的鮮血歸攏一下,便在蘇瑾身上再次繪製了那些符號。

蘇瑾感受了一下,確定沒有問題,剛纔他自己也嚇了一跳,要是因爲女巫將身上限制災禍惡魔的符號破壞,那樂子可就大了,好在剛纔只有胸前的一片被弄花,倒是沒有太大的影響。

處理完蘇瑾的事情,吳辰對城主道“城主大人,你這個夫人是女巫的事情,你一點都不知道麼?”

“這……實話不瞞兩位大人,我這個夫人迎娶不過一個月的時間,實在不知道她居然是一個女巫啊!”城主一臉慌張,作爲一城之主,結果居然迎娶了一個女巫,這件事情如果傳揚出去的話,他這個城主也就不要乾了。

“城主大人,你當初迎娶夫人的時候,她是不是有姐妹,亦或者同性友人之類的?”蘇瑾問道。

城主連想都沒有想,立即點頭道“大人說的沒錯,我在迎娶她的時候,她確實有兩個姐姐,爲了安置她們,我特意在城北建造了一座房子,大人您的意思是……!”

“物以類聚,人以羣分!” 安好,總裁大人! 蘇瑾笑了笑,這下子倒是好找,總共三個女巫,已經幹掉了一個,剩下的兩個現在也有了線索。

“別廢話了,既然有線索,現在就過去吧!”吳辰摩拳擦掌。

城主立即道“我這就派一名護衛給兩位大人帶路。”

“可以,找一名認識那兩個女人的。”蘇瑾說道,他擔心另外兩名女巫已經得到消息,一旦她們逃走,自己想在人羣裏找出來就不容易,當然如果她們願意直接滾出莫城,自己倒是也不介意,但是就怕她們沒這麼安分的離開。

城主很快就找到了一名附和蘇瑾標準的護衛,然後又送了馬給他們使用,這倒是讓蘇瑾很滿意。

莫城之中,馬蹄踏地有力,疾馳在青石板上,蘇瑾的馬術不行,只能和吳辰同騎一匹,反倒是康澤居然馬術不錯,這讓吳辰很是不滿,一路上不停的bb,說之前讓蘇瑾回去送飯就好了,自己帶着花野真衣那樣的美女,不比帶着蘇瑾這個光膀子的大老爺們好。

對此蘇瑾只能保持沉默,他怕吳辰惹吳辰不高興了,會被他扔下,自己到時候就只能徒步追馬了,雖然這毫無問題,但一個光膀子追馬的男人,畫面實在不太好看。

兩匹快馬很快來到城北的一間新房處,那騎士翻身下馬,對三人恭敬的施禮,幫助吳辰和康澤牽住馬。

“三位大人,就是這裏了。”騎士恭敬的說道。

“多謝了,你在這裏等着吧!”吳辰對騎士說道,此時蘇瑾已經率先一步走向大門,只見蘇瑾隨手一推,就把從裏面插上的院子大門給推開了,背後的木削斷成兩截。

“從裏面削上的,所以裏面應該有人。”蘇瑾對吳辰說道。

吳辰將手中的水晶扔進院子,那水晶立即散發出微弱的光芒,兩人眼神一對,蘇瑾率先衝入院子,他的耳朵輕輕一抖,便將院子裏的聲音聽的一清二楚。

“不要進來!”蘇瑾忽然爆喝一聲,硬是止住了吳辰的腳步。

吳辰沒有猶豫,他轉身就跑,逃離了新房的範圍,因爲他看見蘇瑾的眼神掃過院子的每一個角落,那是他視野的死角,但是他從蘇瑾的眼睛裏看見一道道反射的身影,在這院子中居然已經有人在埋伏了。

蘇瑾見吳辰轉身逃開,這才長出一口氣,丁級事件裏的怪物,除了災禍惡魔之外,其他的根本威脅不到他,只要吳辰他們不陷進來,自己便不用擔心什麼。

“驅魔人……來到莫城,這是一個愚蠢的選擇。”一名高大的男人走了出來,他雙眼微眯,手中拿着一根巨大的骨棒。

蘇瑾掃了眼院子裏的人,口中喃喃道“1%2c2%2c3%2c4……加上女人一共二十二,你們是……食人魔。”

“早就聽說驅魔人擁有能夠看透我們的能力,不過你沒有看透這個圈套,可惜跑掉幾個,不過沒關係,一個一個的殺……比較有意思!”男人咧了咧嘴,牙齒間露出紅白的血肉殘渣,似乎他剛剛進食完畢。

“貓捉老鼠麼?但你們似乎把貓和老鼠的位置搞反了。”蘇瑾活動了下脖子,他對現在的情況很滿意,能夠一次性滅掉食人魔和女巫,簡直再完美不過了。

兩名美豔的女人倚靠在食人魔的身旁,她們眼中流露出一股仇恨,其中一人慫恿道“親愛的,這世上什麼樣的人你大概都品嚐過,但是驅魔師的血肉,應該會很不一樣吧?”

“那是當然,這恐怕是我們最爲期待的一餐了!”食人魔怪笑,他低吼一聲“兄弟們,給我上!”

“吼!”一羣食人魔低吼着從院子的角落衝了出來,他們眼中充滿了對血肉的渴望,特別是面對一名驅魔人的時候,這種渴望簡直要燃燒起來了。

蘇瑾也動了,他直接迎上一個食人魔,那食人魔身上的衣服已經被血染紅,顯然他的進餐禮儀做的不是太好,不過這樣也好,反正就算是乾淨的,馬上也會被鮮血浸染。

噗!

一聲脆響,蘇瑾的手臂如同一根長矛一樣直接刺穿了食人魔的身體,然後又快速的縮了回去,他身上只有雙臂沒有符號,所以攻殺起來只要注意身體就好了。

頃刻間,蘇瑾如同在院落中跳動的死亡天使,一個個食人魔轟然倒地,他們的體型相對普通人類來說要大的多,但在蘇瑾的面前卻毫無還手之力,就好像是巨大的布娃娃一樣,被蘇瑾徒手刺穿心臟。

食人魔首領萬萬沒有想到,一個驅魔師居然肆意屠殺自己的同伴,他怒吼一聲也衝向了蘇瑾,兩名女巫見勢不對,立即拿出水晶球,只見她們捧着水晶球喃喃自語,不多會功夫,水晶球裏便射出紅色的光芒,食人魔被紅色的光芒籠罩之後,立即狂性大發,戰鬥力又提高了一個水準。

但很可惜,對於人類來說,一隻螞蟻的戰鬥水平即使挺高到屎殼郎的地步,依舊還是不堪一擊的,所以蘇瑾的屠殺絲毫沒有變慢,反倒因爲食人魔們狂暴之後連躲閃都不躲閃,讓他的速度還提高了一點。

食人魔首領揮舞着手中的骨棒,虎虎生風的砸向蘇瑾的腦袋,蘇瑾擡手一抓將其攔住,然後就見他的手掌微微一顫,骨棒立即碎裂成了粉末,這是一種寸勁的使用方法。

“殺!”蘇瑾的手在震碎骨棒之後,立即向着食人魔首領的腦袋探去,食人魔首領感受到了危險,他將兩名族人抓起砸向蘇瑾,想要拖延蘇瑾的速度,但那兩個食人魔還沒有砸到蘇瑾,便被他隨手一揮甩了出去。

咔哧!

蘇瑾的手抓住了食人魔的腦袋,食人魔感覺自己彷彿落入了魔神之手,他驚恐無比,剛想說話求饒,但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感覺自己的腦袋好像氣球一樣爆開了。

食人魔的首領在這次事件中最多也就是個精英怪,按照以前姜離對事件等級的劃分,他最多也就是頂級特種兵,兵王的水平,只要宿主們不大意,殺死他問題並不大。

二十名食人魔,在蘇瑾的手中連三分鐘都沒有支撐住,而蘇瑾覺得自己還要感謝一下兩名女巫,如果不是她們用了什麼古怪的咒語,讓這些食人魔發狂一樣的殺上來,連逃走都不會的話,那自己想要殺光他們,恐怕還要多用一些時間。

兩名女巫見狀已經嚇的腿都軟了,驅魔人中什麼時候有這樣一個魔神了,那個是一個族羣的食人魔,就算是遇上正規的教廷小隊也能戰勝,現在居然被一個人屠殺了。

“他……他身上的符號,那是禁魔之文,他身上寄宿着什麼東西?”一名女巫居然認得蘇瑾身上的符號,她嚇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雙腿間居然一股溫熱流了出來。

蘇瑾看了兩人一眼,他將腰間的白燼掏了出來,隨手兩槍打過去。

啪啪……!

大門打開,蘇瑾走了出來,而同時他的身上兩名女巫也跟了出來,剛纔蘇瑾居然沒有殺掉她們。 吳辰和康澤見蘇瑾領了兩個女人出來,馬上就猜到這兩個應該就是女巫了,不過他們對蘇瑾爲什麼沒有殺了她們,反倒將她們帶出來感到很奇怪。

“什麼情況?”吳辰問道。

蘇瑾知道吳辰的意思,他解釋道“本來想殺掉她們的,不過她們說能夠替我們找到其他黑暗生物的所在,所以就先留着了。”

吳辰和康澤恍然大悟,現在他們最困難的就是尋找那些黑暗生物,如果這兩個女巫能夠幫上忙的話,那倒是簡單了不少。

“剛纔是二十個食人魔,康先生你看一下,是不是確實解決掉了。”蘇瑾對康澤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