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面前的人,不像是夏松岩師徒,面前的人很識時務。


果然,她才如此想,那人陸開口了,「鳳道友,岐山的人先驚擾了鳳道友,實屬抱歉,我們找過來,也是求一個真相,既然知道了,那我們也不多留了,告辭,後會有期!」

說完,乾脆利落的帶人就走。

走之前,還隱晦的看了皇甫謐一眼,那一眼裏,帶着必殺之意。

皇甫謐:「……」

岐山派的人來得快,去得也快!

不過,他們卻沒有離開!

如果永樂城的人預測的一樣,他們去永樂城的城主府要說法了。

當然,這些奚淺不關心。

她正和穆清璃三人走向永樂城最大的銷金窟——角斗場!

岐山派的人找過來,看到的人很多,但因為奚淺的那一句我姓鳳傳音的,所以大家都沒聽到。

看到岐山派突然離去,息事寧人,他們都覺得不可思議。

岐山派可是出了名的難纏。

所有人驚訝的看着四人離開,特別是皇甫謐幾人的眼神,很複雜。

足以容納幾萬人的角斗場!一進乳就人聲鼎沸,十分嘈雜。

奚淺趕緊用靈力豎起一個屏障,耳邊才清凈許多。

角斗場的規矩簡單粗暴,就是憑財力坐的,離中心圓台最近的,一般都需要攜帶上億極品靈石!

奚淺幾人不想太過出風頭,一開始就被人盯上,所以她們選擇了一個中間靠前的位置。

就這個位置,也是需要擁有五千萬極品靈石的。

注意,是每人五千萬!

夜衾寒心夏唏噓,如果不是分了那幾個人的靈石,他都坐不到這裏。

按理說他是少主,享受的資源肯定很多。

但他不僅要自己修練,還要培養手底下的人。

對了,還有一筆開支!

就是養那些美人,那些美人可是很費靈石。

現在的夜衾寒,已經開始後悔了!

「想什麼呢?眉頭皺得跟個二傻子似的。」樓嫣雪坐在夜衾寒的身邊。

不經意的磚頭,就看到他臉上的表情。

「沒什麼,就是感嘆自己很窮!」夜衾寒回過神來。

剛好,這話被後面的人聽到!

「道友,你坐在我前面都說自己窮,那我豈不是更挫?」

「不帶你們這樣人身攻擊的哈,我更窮!」

「哈哈哈,那我還不是!」

「別說了,我都沒提!」

「你們都閉嘴吧,你們都在我前面,我說什麼了沒?」

「最後的人說話了嗎?」

一排一排的話傳過來,夜衾寒嘴角不停的抽搐。

奚淺和穆清璃也聽到這好笑的話,有些忍俊不禁。

你看,來對賭大會的,大部分都是我行我素,瀟灑豪爽的冒險者和傭兵,再就是散修!

像是岐山派的那種,還是很少的。

偽裝身份來見世面的,也只佔一小部分!

「我錯了各位道友,我閉嘴!」看話還有往後傳的趨勢,夜衾寒趕緊來嘍。

他抱拳搞怪,大家哈哈大笑起來!

「道友,等下悠着點,別明天沒機會坐這裏了!」還有人開玩笑。

對賭大會每次持續的時間都不一定。

有長有短!

。 正要往下跳的宋德勝,聽到這個聲音后,身子頓時一停。

他眼裡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轉過頭一看,發現門口的宋芊后,整個人都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芊芊,你,你是人是鬼啊?」

宋德勝嘴唇哆嗦著,兩行清淚從臉上流了下來。

「爺爺,我回來了。」宋芊看到宋德勝這副樣子,她也忍不住鼻子一酸,哭著說道。

說完后,宋芊就跑過來,抱住了宋德勝。

宋德勝整個人都陷入了獃滯,他怔怔的看著眼前的宋芊,一時間竟然說不出什麼話了。

「爺爺,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讓您擔驚受怕了。」宋芊低著頭說道。

「你,你不是死了嗎?」宋德勝看著宋芊,很不知所措的說道。

宋芊搖了搖頭,擦了擦臉上的眼淚。

她搖了搖頭,說道:「沒有,我沒有死。」

一時間,宋德勝還在陷入在一個巨大的反差中,沒有反應過來。

過了好一會兒,宋德勝才接受了,自己孫女沒有死的事實。

「芊芊,你終於回來了。」

宋德勝喜極而泣,緊緊的抱著宋芊。

「嗯,回來了。」宋芊點了點頭。

「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宋德勝用衣袖抹了抹臉上的濁淚。

這個時候,宋德勝緊張的整理了一下儀錶。

他非常慈祥的對宋芊說道:「芊芊,你還沒有吃晚飯吧?」

「是呀,我跟胡天都還沒有吃晚飯。」宋芊笑著說道。

宋德勝趕緊對門口的保姆說道:「快,去做飯。」

「好的,老爺。」

門口的保姆高興的點了點頭,然後去做飯了。

因為這個保姆是新來的,她以前沒有見過宋芊。

她只知道,宋德勝前段時間痛喪孫女,所以一直很悲痛。

今天她看到宋芊回來了,心裡也感覺非常驚訝。

但她看到宋德勝的孫女回來了,也是打心底為這個老頭高興。

其實保姆給宋德勝做好了晚飯的,但是她知道,這種時刻必須加菜的。

等保姆去做飯後,宋德勝才發現門口的胡天。

胡天笑著對宋德勝說道:「宋爺爺。」

「哼。」宋德勝瞥了胡天一眼,沒有說話。

見宋德勝還生自己的氣,胡天笑著說道:「宋爺爺,我把芊芊給您帶回來了。」

「別以為這樣,我就會原諒你。」宋德勝冷冷的說道。

這個時候,宋芊拉了拉宋德勝的衣袖。

她小聲的說道:「爺爺,你就原諒胡天吧,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宋德勝雖然不知道,胡天是怎麼救活宋芊的,但是他心裡還有氣的。

這口氣憋在心裡很久了,一時間還消散不了。

看著眼前的宋芊,宋德勝心裡對胡天的恨意,變成了一種難以言述的東西,可以說是又恨又感激。

胡天也笑著看著宋德勝,希望他能原諒自己。

「你還站在門口乾什麼,不知道走嗎?要我孫女跟我團聚一下不行嗎?」宋德勝有些生氣的說道。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好的,宋爺爺,你跟芊芊好好團聚,我過兩天再來。」

說完后,胡天對宋芊使了一個眼神,然後離開了宋家。

雖然宋德勝沒有明確說原諒自己,但是胡天也知道,他心裡的氣消了一大半。

也是啊,自己把宋芊活生生的帶到了他面前,他就算再生自己的氣,也生不起來了的。

胡天也不想留下來打擾他們的相聚,於是自己去市裡找了個飯店吃飯了。

吃完飯後,胡天找了一個酒店,然後準備休息了。

胡天洗了個澡,然後躺沙發上給自己點了一支煙。

這個時候,胡天又給李小燕撥了幾個電話,發現都是無法接通。

看著窗外繁華的夜色,胡天的心情隱隱有些不安。

他不知道,李小燕究竟出了什麼事。

但聯繫不上她,胡天心裡有些沒底。

胡天在心裡默默的給李小燕祈禱,希望她能沒事。

就在這個時候,胡天放在茶几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胡天拿起來一看,發現竟然是劉瑩打過來的。

「幹嘛?」胡天接通了電話,面無表情的說道。

電話那頭的劉瑩笑著說道:「胡天,你現在在哪裡呀?」

「我在哪裡,還需要向你彙報嗎?」胡天說道。

「你別這麼冷酷嘛,很容易打擊人的。」劉瑩笑著說道。

「你打我電話做什麼?」胡天問道。

「哎呀,沒事就不能找你聊聊天嗎?」

劉瑩笑嘻嘻的說道:「你是不是在老家呀?」

「沒有,我沒有在老家。」胡天淡淡的說道。

「那你在哪裡呀?」劉瑩問道。

「我在山南市。」胡天說道。

「山南市不就是你老家嘛,你等著啊,我馬上就過來了。」劉瑩笑著說道。

「你是不是搞錯了,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你來找我不合適吧?」胡天驚訝的說道。

電話那頭的劉瑩不以為意的說道:「這有什麼的呀,我還是你的未婚妻呢。」

「你別亂說啊,我可沒有承認那門婚事。」胡天搖了搖頭說道。

「哎呀,你醒醒吧,你喜歡的宋芊已經死了,你還是乖乖跟我在一起吧,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劉瑩說道。

聽到劉瑩這麼說,胡天有些生氣了。

「你說錯了,宋芊沒有死,她現在活的好好的。」胡天冷冷的說道。

「胡天,你是不是喝酒了,怎麼睜著眼睛說瞎話呀,人死不能復生,你還是早點走出來吧。」劉瑩笑著說道。

這個時候,胡天不想再跟她說話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