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雷橫眉頭一挑,而後“微笑”的看向齊楓,拱手道:


“恭喜齊兄,貴宗真是培養了一個好徒弟啊~”

“客氣客氣~”


齊楓也拱拱手,嘴上雖然這麼說,但他那成竹在胸的神色,彷彿這鬥劍臺第一,就是他滅劍宗的!

“踏~”

就在這時,衆目睽睽下,蒙衝的腳掌剛踏上去半步,只聽見“嗡”的一聲,鬥劍臺上,頓時劍氣呼嘯,一股無形的劍氣怒吼。

“嗡~~”

一聲通天徹底的劍吟響起,而後衆人只見,蒙衝的身體快速後退,而地面上,一道深不見底的劍痕,觸目驚心。


“這~~”衆人臉色當即大變。

“呵呵~”

一道聲音傳入衆人耳中,衆人循聲望去,只見不知何時,白宇的身影出現在了鬥劍臺第一層臺階上。

在他的身體四周,一股股無形劍氣呼嘯,但儘管如此,劍氣卻沒有對白宇造成任何傷害,相反的,白宇的衣衫鼓盪,如同一個白帆,拖着他的身體向更高處走去。

“清風劍決,佩服佩服!”

齊楓一眼就瞧出了白宇的武技,當即冷哼道。

“喂,你行不行,不行不要去送死!”

而就在這時,一道尖銳的聲音引起了衆人的不悅,只見緩過神來的蒙衝見楚辰也在緩慢向鬥劍臺走去,勃然大怒道:

“楚辰,你給小爺停下來,你們鬥劍宗何德何能,也配和我們平起平坐…”

鬥劍宗方向,看到此種情形,蕭雅剛要阻止,在她身旁孫半城對他搖了搖頭,制止了她。

Wωω¸ ттκan¸ C○

“說你呢,你竟然還走……”

見楚辰仍舊往前走,沒有聽他的話,蒙衝更是一股怒火涌上心頭,此刻他大手一揮,蠻橫道:

“楚辰,你死了沒關係,但你丟的可是鬥劍宗的臉,你聽見沒有……”

說完這話,見楚辰還沒反應,仍舊一步步緩慢的向鬥劍臺走去。

蒙衝頓時無名業火涌上心頭,他已經被白宇“羞辱”,此刻又怎麼會再讓楚辰搶先~~

不自覺間,看向楚辰的眼睛,早已經變得森寒冰冷。

終於,蒙衝腳下一跺,道“小畜生好膽!”

他的身體便衝了過去。

“刷!”

人在途中,蒙衝當即伸出手掌,一掌拍出,頓時引起陣陣勁風,滾滾靈力,目標,赫然是楚辰的臉頰……

“楚公子~”蕭雅目光禁閉,不忍直視。

而一旁的青兒,則是內心鄙夷,幸災樂禍,此刻看到楚辰受到欺壓,不知怎的,她的心裏竟然有一絲開心。

“轟隆隆隆~~”

滾滾威壓逼近,眼看那攜帶着巨大力量的一掌就要擊中楚辰時。

突然間,楚辰停住了。而後身形轉動,眼睛冷冷的看向蒙衝,寒聲道:“滾~”

“滾~”

一聲森寒冰冷的字響聲震天,直接讓蒙衝的身體又飛了出去。

欠債還錢,總裁哥哥別過分 ,楚辰的眼中的寒冷,不帶一絲情感;

而他的眼中同樣劍氣呼嘯,凌厲霸道,隱隱和鬥劍臺遙相呼應!

“踏~”

一喝逼退蒙衝之後,楚辰懷着複雜的情緒,擡腳登上了鬥劍臺。

“嗡~”

一股凌厲的劍氣衝擊着楚辰四周,四面八方,各個方向都有劍氣呼嘯~~

“滴水不漏!”

楚辰心念一動,當即利劍出鞘,眨眼間就將楚辰護得周全。


看着眼前的一幕,楚辰頓時驚訝,心裏暗暗道:“看來我果然猜對了……”

原來就在剛纔,一束劍氣將蒙衝逼退的那一瞬間,在楚辰的身體裏,傲劍決同時響起,在楚辰的身體裏,一道劍意也同樣破體而出~~

地面上那道深不見底的劍痕,正是鬥劍臺和楚辰對抗的結果。

不過令楚辰奇怪的是,剛剛那明顯的劍拔弩張,周圍竟然沒有一個人發現,而體內的劍意,卻被鬥劍臺引動,所以纔有了衆人剛剛看到的一幕。

“什麼,他竟然登上了鬥劍臺?”

蕭雅身旁,青兒突然叫道,顯得大驚失色。

而衆人到了現在才明白,楚辰的天賦,同樣可怕。

孫半城看了看蕭雅轉憂爲喜的神色,感慨道:“希望他和我鬥劍宗是友非敵~~”

…………

“呵呵~”

鬥劍臺上,此刻已經登上第二高臺的白宇回頭看了看楚辰,嘴角冷笑,冷冷道:

“看來你比那個廢物強多了,不過也只是比他強罷了!”

“什麼,你在找死!”

場下,聽到白宇在諷刺自己,蒙衝當即怒火中燒。

“錚~~”

回答白宇的,是一聲響徹雲霄的劍吟,這時,在白宇趾高氣揚的神色下,楚辰動了。

“踏~”

輕盈的步伐,在白宇的注視下,楚辰緩緩的擡起了腳步。

“咔嚓~”

楚辰的褲腳,剛一上去,就被凌厲的劍氣劃出一道裂痕,楚辰眉頭微皺,但身體,還是一往無前。

“上不去,上不去!”這是此刻除了鬥劍宗之外所有人的想法。

“轟、轟~”

巨大的鬥劍臺上,一陣劍氣風暴席捲而來,恐怖的紋路快速扭動,而整座鬥劍臺,此刻都是劍氣呼嘯。

“刷刷~”

凌厲的劍氣外溢,鬥劍臺下,當即有一衆小輩受傷,這還是有前輩照撫的結果。

孫半城神情嚴肅,當即開口道:“武侯境以下,速速退去!”


“千山飛雪!”

楚辰身上劍意震盪,果然不出他所料,此刻的鬥劍臺第二層那凌厲的劍氣,直接被他的劍意抵消。

“呵呵,你做不到,並不代表別人做不到~”

楚辰的身影直接登上了第三層,路過白宇,楚辰隨意的掃了一眼白宇,淡淡道。

而就在這時,蒙衝的聲音卻從後方傳來,“哼,小雜種,不要得意的太早!”

只見此時,蒙衝的腳步也踏上了鬥劍臺,頓時劍氣呼嘯~~

“這一次,他會不會登上鬥劍臺呢?”

“重劍訣,給我鎮壓!”

蒙衝大喝一聲,當即衝了上去,而伴隨着他那一聲怒吼,他的上身衣衫,此刻也變得粉碎,露出他那勻稱的肌肉。

齊楓立即仰天大笑,道:“哈哈,衝兒,我就知道你可以的!”

蒙衝見這次成功,當即看向前面的兩道身影,狠狠道:“白宇,楚辰,我要把你們一個個踩在腳下!”

聽了這話,白宇也面色不悅,道:“隨時恭候!”

楚辰依然沒有答話,就在這時,衆人發現,停留了片刻的楚辰——動了!

只見他的身影閃爍,只是一個瞬身,鬥劍臺上當即風雲變色,凌厲霸道的劍氣,不身在其中,根本無法感受到它的厲害!

“該死!”白宇怒罵一聲,立即運轉清風劍訣,來抵抗來自鬥劍臺的壓迫。

鬥劍臺雖強,但三人卻沒有退縮,彷彿是爲了賭氣,三人同時動身。

“踏~”

楚辰的腳步跨上了第四層、白宇的腳步踏上了第三層、蒙衝的腳步則是踩上了第二層……

“沙沙~”

凌烈的劍氣頓時襲來,三人面色嚴峻,同時運轉功法,來抵抗威壓。

十幾個呼吸後,三人的身影動了,只見蒙衝一馬當先,快速的登上了第二層;

在他之後,楚辰也登上了第四層;

而白宇,此刻卻面色慘白,因爲,他沒有登上第三層;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刻,登上第四層的楚辰身體也不好受,如果說他憑藉傲劍決登上前三層輕輕鬆鬆,可這第四層,楚辰明顯的感受到一股壓力。

“是什麼,到底是什麼?”

楚辰百思不得其解,於是心裏一沉,竟直接盤膝坐在了鬥劍臺,在他的周身,緩緩劍氣流淌~~

“臨陣修煉,原來他也是個廢物!”

蒙衝見狀,當即開口嘲笑,不過他用了個“也”字,頓時讓白宇蒼白的臉色變得陰冷。

“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