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雷伊的一隻手還掛在他腰間,感受到動靜他試探性地問一句,「怎麼了?」


「嗯……?你醒著?」

「呃,你不是夢遊?」

在昏暗的夜色里,他倆看著對方,笑了。

「你傷口怎麼樣,疼么?」雷伊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好。

「嗯?」他搖搖頭。

雷伊輕輕撫了一下他的頭髮,還是濕淋淋的。他的手往上輕輕摸著了他的頭盔,試著摘下。

布萊克感受到他的動作,便依了,自己輕輕摘下來,一頭黑髮在無星之夜被晚風吹開。

「怎麼了,雷伊。」


雷伊突然一挪身子,與布萊克面對面坐。

「……怎麼了。」

然後他突然湊近布萊克,和他貼了額頭。

布萊克一愣。

「你發燒了。我剛才能感覺到你身上很涼,只是不大確定。現在我肯定以及一定,你傷口發炎很厲害。」雷伊和他貼著額頭,雙手小心翼翼地扶著他的頸根,肩膀上。

布萊克抬起手輕輕握住他的手腕,想說什麼,沒有說。

然後雷伊與布萊克分開,他挪挪身子坐回布萊克旁邊,「……我還是不怎麼有力氣。——布萊克,你還靠我身上吧。」

布萊克一怔,沒有動。

「布萊克,我可比你大了快一千歲。你對我來說也就是個孩子。」雷伊揣測著他心裡想得什麼。

他的一雙藍眸掃了一眼被夜魔之球微弱的光映紫了臉頰的雷伊。

雷伊也注意到,那夜魔之球,沒什麼光采了。

布萊克沒說什麼,戴好頭盔,靠在石頭上。



雷伊一手過他後背,半拉半抱地讓他過來靠著自己,「我知道你傷得重,別動別說話了,睡吧,我守夜。」

「……倒是你,被那什麼東西泡了幾天……」布萊克有些虛弱,他靠在雷伊身上,雙眸不由自主地合上,又強打精神睜著,努力保持清醒。

「那是在抽我能量。導電用的未知液體。我精元現在運轉很流暢,很快就能恢復。倒是你。」雷伊有些心疼地看著說話聲音越來越小的布萊克,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他趕快睡。

布萊克緩緩地閉上眼睛,想到身旁有全聯最值得信任的精靈在,緊繃幾天的神經略略放鬆了下來。

「燒成這樣,不要命了。」他嘆了口氣,微微抱緊了布萊克,握住他一隻手,感受著一點一滴微弱的體溫變化,「……你這下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可就不玩兒了啊……」


「嘁……不會。」布萊克微微動了動胳膊,似乎試著把手從雷伊手中抽出來。

雷伊卻只是握得更緊了些,「好,我不說話了,你趕快睡吧。」

布萊克的手很涼。他也的確因為發燒而感到很冷。雷伊的溫度,一點點一點點,溫暖著他。

……

布萊克的手微微動了一下。

雷伊立馬睜開了雙眼,緊張地環視了一下四周,然後看向他。

周圍沒什麼東西,布萊克好像沒醒。

「醒著沒。」雷伊的聲音很輕,他把握著多大的音量是在沒醒的時候不會吵醒,醒著的時候能夠聽見。

布萊克沒有睜眼,「嗯。」

「你睡得好么。」雷伊握了握他的手,還是冰冰的。

「嗯。」

「你說話啊,你這樣我很害怕的。」雷伊捏了捏他的臉。

布萊克抬手把雷伊推開,「我沒事。」

「沒事?你自己都不信。說,還燒著沒有。」雷伊的語氣特別嚴肅。

「真沒事。」布萊克依舊沒有睜眼。

陽光沒有透過那巨石,只將一片陰影倒在他們周圍。冷冷的。

雷伊皺起眉,「睜眼看著我,布萊克。」

布萊克有些不耐煩地睜開眼睛,「怎麼了。」

雷伊盯著他看了幾秒,然後站起了身,向他伸出手,「你們的事情我知道了。我打算先去找找賽爾號。我們現在的身體狀況不可能把他們找回來。」

布萊克點頭不語,伸手握住雷伊的手,起身。

「你手怎麼這麼冷。」雷伊不滿地皺起眉。

布萊克沒說話。

雷伊搖了搖頭,轉身邁開第一步,「飛船什麼的會有一種很獨特的磁場,你可以幫我感受感受。」

布萊克沒說話,他抬起手輕輕扶在頭上,下一秒,閉上眼睛就要栽。

雷伊轉過身來一個箭步過去扶著布萊克坐在地上——千萬不能頭先著地,雷伊讓他靠在自己肩上,「別嚇我啊!」

布萊克輕咳一聲,沒說話。

雷伊一下子摘了他的頭盔置於一邊,抬起手捂在他額上,眉頭越皺越緊,「有沒有搞錯,比昨晚上嚴重多了!」

布萊克微眯著眼睛,看著焦急不安的雷伊。

雷伊眼疾手快地解開包紮布,看著血淋淋的傷口,心裡咯噔一下。

布萊克有些難受地喘著氣,輕輕握住了雷伊一隻手。


雷伊有點發懵,他握了握布萊克的手以示安慰,然後皺眉思考該怎麼辦。

傷口有些污血,發炎。

「……忍著。」雷伊微微抱緊他,俯身,憋氣忍著,自己吸污血。一口一口,凝結成血的友情。

……重新包紮好,找些乾巴巴的枯草,放在口中嚼著。

這破星球的水,不敢喝。

雷伊背起布萊克,「說話,布萊克。」

「嗯。」他很虛弱地應了一聲,貼著雷伊的臉火燒火燒的。

巨石星今日一改那陰森森的鬼天氣,燥熱難耐。倆精靈都出了一身的汗,雷伊放慢腳步,走得更穩一些,「布萊克,你可不能在我背著你的時候偷懶睡覺。」

「嗯。」他渾身沒力氣,說話也沒了那種犀利的冷氣,軟綿綿的。

「千萬別睡過去,就快找到賽爾號了。」雷伊試圖安慰著,心裡卻沒底。

「騙自己。」他試著笑笑,卻一下子被喉中的血嗆住,輕咳中甜腥的味道被雷伊發現,他不安地扭扭脖子,和布萊克的頭蹭了蹭,「再堅持一下,真的快找到了。」

布萊克嘴裡溢著血,最後滴、滑落於雷伊肩上。

他長長地吐一口氣,「醒著沒,布萊克。」

「……」

「醒著么?」雷伊試探性地又問了一句。

沒人回答了。

他心裡一緊,「布萊克?!」

「……」

「布……布萊克?」

「……醒著……」

「呼……」

「你的關心……像裝得一樣……」布萊克的頭猛一沉,把雷伊嚇一大跳。

「別嚇我,我以隊長的身份命令你,布萊克你給我撐住……」

……

直到那艙門,終於緩緩打開。 ……

「你醒了,布萊克。」

他費力地坐直身子,打量著四周,「賽爾號……?」

「這裡是醫務室,我是茜茜。」她友好地解釋著。

布萊克天生對機器人的反感使他無視剛才那幾句,「雷伊呢。」

「還在昏迷。」

昏迷?

炮灰嫡女的厚黑日常

是昏迷。呼吸算是均勻,肉眼能看出胸口起伏。

「他的精元里幾乎什麼都沒有了。」

「精元……什麼都沒有?」

「嗯,海盜貌似抽走了他很多能量,而且,他是背著你回來的,剛進了艙門就跌倒在地……」

布萊克一懵,反應不過來了。

雷伊背著他回來的,他沒事雷伊倒昏過去了?!

停停停……布萊克腦子裡回過著雷伊說過的一句句話。

「那是在抽我能量。導電用的未知液體。我精元現在運轉很流暢,很快就能恢復。倒是你。」

……布萊克反覆反覆地斟酌著這句話。

也就是說雷伊趁著他發燒迷糊把他騙了。

「那……那他什麼時候會醒?」

「他的精元運轉不出差錯的話,按照他的恢復能力,一個月之內醒不過來就是植物精靈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