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零剎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道:“它一旦服下這玩意,自身實力會暴漲,雖然飲鴆止渴副作用很大,甚至重傷之下十有八九會冥滅,但道行能暫時暴漲到千年。”


我頓時頭皮發麻,千年道行完全可以碾壓自己了。

這東西我第一次見,但之前卻也見過類似的東西,趕屍門的人有時就會備上一顆,服下去實力立刻暴走,雖然持續時間不長而且副作用很強,但實力增福相當的恐怖。

這是專門用來拼命,或者說完全就是同歸於盡的東西。

我步伐不由遲疑了一下,自己如果往前逼,牛統領肯定會服下去,因爲不服它一樣死,但如果不往前,這仇就報不了了。

牛統領見我遲疑,以爲我怕了,冷笑着咬牙切齒道:“看清楚了吧,你敢逼我,我就和你同歸於盡!”

我心裏天人交戰,並不是怕了,而是感覺有些沒必要,自己的實力在快速增長,時間越往後,有的是機會殺它,犯不着冒險。但一想,零剎也在附近,雖然它的實力已經比我弱了,但總能幫上點忙。

於是,我沒猶豫,直接朝牛統領逼去。

“你,站住!我吃了,我吃了!”牛統領臉色大變,立刻威脅我。

“今天橫豎你必死!”我低喝一聲,立刻加速。

牛統領頓時面如死灰,下一刻,它眼珠子頓時紅了,嘶吼:“好,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我要將你碎屍萬段,戳骨揚灰,魂滅!”

說完它一口將血丹吞金肚子裏。

下一瞬間。

“嗡!”

一股無比狂暴的其實猛的從牛統領身上爆發,就像是突然爆發的火山一樣,恐怖的氣息甚至吹的我直接窒息了。

我心頭猛跳,好強!這已經快趕上弱一點的地府閻君了!

“快跑,拖過它暴走的時間!”零剎立刻提醒我。

獨傢俬寵:高冷BOSS迷糊妻 我沒二話,轉身就逃!

……

(本章完) “嗷……吼……”

緊接着,牛統領喉嚨便發出了一聲類似於野獸痛嚎的聲音,聽的讓人渾身起雞皮。

聲音無比的壓抑,痛苦,暴虐;只想殺戮,只有沐浴足夠生靈鮮血才能緩解那種痛苦。

我甚至感受到了一股屍山血海的冷冽!

回頭看了一眼,我心臟猛抽,只見牛統領全身衣甲盡碎,露出全身爆炸一般結實的肌肉;那些肌肉血氣直冒,泛黑泛紅,身體好像要被撐爆了一樣,溝壑縱橫,一條條蛇形的紅線怒凸而出,看起來就像火山熔岩蔓延在身上一樣,分外妖異。

此外,它的眸光如同兩個車大燈,泛着血紅色的光,盯着我,內含無盡的殺意和瘋狂。

“受死!!”

牛統領大吼,下一刻便消失在原地。

我心臟一下跳到嗓子眼,想也沒想立刻跳了開去。

“轟!”下一刻,一雙如同岩漿澆築成的雙腳便踩在了自己之前的位置,地上一個深坑。

千鈞一髮,險之又險!

我後脊背發涼,好快的速度!

我瘋狂的逃竄,法力洶涌而出,有多快跑多快!

牛統領嘶吼一聲,大跨步朝我追來,速度比我快很多,絕對有千年道行的水準。

沒幾下它就追到我後面,怒吼一聲一腳踩了下來。

“你大爺!”

我只得再次一躍,竄出去之後立刻拐彎,鑽入了旁邊的一片石林中。石林雖然不能阻擋暴走的牛統領,但卻能稍稍延滯它,這一點雖然不太夠,卻很關鍵。

“死!”

“死!”

“給我去死!”

牛統領徹底瘋掉了,怒喝連連,用拳頭砸,用腳踩、掃,石頭在它面前就如同豆腐一樣,紛紛爆碎化爲粉末。

我用盡吃奶的力氣狂奔狂饒,一點餘力都沒有留下。

就這麼僵持了大概有一分鐘。

牛統領爆吼一聲,猛的以拳擊地。

“轟隆”一聲巨響,地表猛的塌陷下去一大塊,我觸不及防腳下一個趄趔,雖然沒摔倒,但速度卻不免慢了一拍。

但就是這一拍!

牛統領趁機一腿橫掃過來,勢大力窮,見我全身籠罩,逃無可逃;閃避已然不及,我只能用龍牙刀一頂。

“嘭!”

下一刻,我感覺自己就好像被告訴行駛的火車頭給撞了,身體成了一顆炮彈狠狠的砸向遠方。

落地之後摔的七葷八素,腦袋一陣陣暈黑;等我剛剛清醒過來了一點,牛統領又已經逼到了近前,一腳就朝我踢過來。

我根本無法閃避,一咬牙,龍牙刀狠狠的斬向提來的腿。

沒有任何意外我再次橫飛出去,喉嚨一甜,一口血便噴了出來,雙手和胛骨劇痛,骨頭裂了。

更加令我吃驚的,那一刀斬出去雖然沒使夠法力,但龍牙刀也夠鋒利了,加上踢來的力量不小,卻只嵌進去不到半尺。

這是什麼!

金剛不壞之身!

連龍牙刀都砍不進去筋骨內,最多傷點皮肉。

我再次橫摔在地上,忍着劇痛一掌擊地,借力橫着移了數丈出去,然後起身就逃。

只差分毫,牛統領的大腳就踩在我之前的位置。

要命的時候,一直等待機會的零剎終於出手了,閃電般出現,兩團黑煙猛的打向牛統領的兩隻眼睛,又閃電般消失。

牛統領猝不及防被阻隔了一瞬,雖然沒能傷到它,卻爲我爭取到了無比寶貴的兩秒逃跑時間。

這是零剎僅能做的,牛統領暴走而且刀槍不入,零剎也沒有好辦法,一個不慎自己還會吃

大虧。

我抓緊時間狂奔,衝向遠方。

牛統領怒吼連連,也狂追不止。

這一下,兩分鐘就過去了!

跑着跑着我發現,牛統領狂暴的氣勢竟然弱下去了一兩分,速度也下去了。

而且它氣息衰落的速度還有加快的趨勢。

我大喜,這是血魂丹巔峯時效過了,再有半分鐘,牛統領就無力迴天了。

“嗷!吼!”牛統領也感受到了危機,嘶吼着加速,但無濟於事,只稍稍靠近我攻擊了一下,被我躲開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牛統領的速度就和我差不多持平。

說時遲那時快,它忽然轉身就跑。

我眼皮一跳,這混蛋看滅我沒希望,便打算逃了!

落在我手裏鐵定死,如果能逃脫,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儘管血魂丹厲害,生機渺茫。

我沒二話轉身就追!

可讓我猛然一驚的是,自己剛追出去不到三十步,牛統領居然很有心機的回踩一腳,險之又險的差點中招。

我狼狽的躲避在一旁,冷汗都下來了。

這牛頭,居然玩欲擒故縱!

嬌妻來襲:總裁前夫請放手 好險!

差點大意了!

“嗷吼!”

牛統領一擊再次空了,只能仰天長嘯,轉身再次逃。

我繼續追,卻不敢追的太近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牛統領的速度越來越慢,血色漸漸暗淡,就像一塊燒紅的鐵放在空氣中,冷卻了。

身體也緩緩乾枯,佝僂,膨脹的四肢癟了下去,速度一降再降,最後只剩下次目級別的速度了,身體也撐不住恢復了原狀。

“小春趕緊動手,酆都城馬上要到了,小心馬面殺出來。”零剎及時提醒我。

我猛然急速,一閃就堵在了牛統領面前,橫刀攔截。

“別殺我,我知道很多祕密,別殺我我告訴你!”牛統領面無力迴天,如死灰,驚懼的喊道。

“好啊,說來聽聽!”

我冷笑,腳步卻不停,一步步走向它;這個混蛋實在沒必要留了,今天不管什麼情況必殺它。

“我知道那口棺材在哪!”牛統領驚叫。

我眼皮一跳,本能的停住了。

牛統領見此,立刻加料:“那口和鬼陵裏面一模一樣的棺材,在東海撈起來的。”

我眉頭一跳,是靈棺!

“說!”我知道它是在拖延時間,但靈棺的消息,讓我不得不遲疑,因爲太重要了。

“小春別上當,它在拖延時間,馬面從酆都城衝出來了!”零剎驚聲提醒。

我暗恨,一咬牙閃電般衝向它。

牛統領將手裏半截長矛狠狠的甩向我,拐彎就逃,大吼:“馬弟,救我!”

長矛阻擋了我一瞬,被它跑出去二十餘步。

這時候酆都城的方面一聲炸吼:“牛哥!”赫然是馬面的聲音。

我怕狂追數十步,一躍而起,龍牙刀斬向牛統領,這時候眼角的餘光已經看到了馬面狂衝而來的身影。

牛統領被血魂丹透支到了極點,驚駭欲絕,無力迴天:“馬弟,救……”

“噗!”最後一個“我”字還沒出口,它的頭顱便飛了出去,飆起來三丈高,眼神帶着無盡的不甘和憤恨。

等頭顱落地,便和身體一起緩緩化爲灰氣開始消散。

鬼差的魂體雖然已經凝實,但本質還是魂體,一旦冥滅立刻便會消散,除非是附身了魔殼、靈屍之類的肉體。

“你受傷了,快走。”零剎又提醒我。

我沒二話轉身就跑,能衝多快衝多快

,不一會兒就消失在酆都城外昏沉沉的曠野。

後方馬面怒吼聲連連,但它的速度根本不比我快,加上肯定在牛統領“屍體”旁邊停留了,不一會兒就甩的沒了蹤跡。

很快我們就回到了之前下來的地方,賀家陰民早就已經逃了。

不過沒關係,時辰沒過加上零剎就是鬼,一樣可以帶我出去。

之前要賀家人同行不過是爲了迷惑牛統領,否則都不需要它們來。

零剎帶我出了冥府,經過水庫回到陽間。

之後我們立刻遠遁,遠離了水庫才停下來。之所以跑,只是不想和馬面衝突而已,並不是怕它。

而是它和牛頭對待鬼王殿的態度有區別,還沒到除它的時候;至於傷勢,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不影響。

“事情還算順利,看來地府的叛亂勢力有誠意,這是好事。”零剎道。

我點頭,動手之前其實心一直懸着,深怕會是陷阱,畢竟是各方角力,一旦出現什麼問題,自己弄不好會萬劫難復。幸運的是沒出什麼問題,不光除掉了牛統領,還驗證了地府叛亂勢力的誠意,這是一個很好徵兆。

如果能拉開地府的叛亂勢力,這對鬼王殿就是個沉重的打擊;它們再想對地府爲所欲爲,就沒了內應。

接着我找到車,驅車回重慶。

牛頭算半個鬼王殿的人,它被幹掉,得防着點鬼王殿會不會有什麼反應,早走爲好。爲了安全,我沒有直接朝重慶的方向開,而是朝相反的方向準備繞一個大圈子回去。

如果鬼王殿猜到是我,又知道我很大可能會回重慶,自己傻不拉幾往重慶趕,弄不好一頭直接撞人家懷裏去;不得不防。

一路相安無事,繞路很久,第二天中午我纔回到重慶。零剎是鬼,所以在雞鳴的時候就離開,回半步多去了。

我把手機開機給苗苗打電話,苗苗聽到我的聲音大鬆了一口氣,道:“阿春,幹掉了牛統領說明局勢向好;但你也要小心,牛統領能這麼賣命,肯定是得到鬼王殿授意和許可的,如果鬼王殿等不及集體出動,你會相當危險,所以這段時間乾脆離開重慶去外面,儘量少露面;避避風頭。”

我沉吟了一下,覺的苗苗說的很有道理。

鬼王殿如果傾巢出動,單憑玉王肯定是扛不住了,而且還可能因爲我害了它,半步多倒是能去,但那裏無法修煉不能長呆。

自己有紅玉牌在,而且確實驗證過,鬼王殿無法追蹤到我,那自己藏跡於茫茫人海是最安全的。

想到這我乾脆掉頭出重慶,衝北方上高速去了,一邊給胖子他們打電話,讓他們把碧落谷的人都撤走,免得出什麼意外。

兩天後奇門論壇沸騰起來。

一個大大的紅字帖子被頂在了最高的位置,標題:地府四大統領之一的牛統領冥滅被殺。

我看了一下,帖子明顯是透過情報系統知道了結果,但過程卻不知道,所以各種各樣的說法都有。

有說地府內訌被殺的,有說被鬼王殿暗殺的……不一而足,什麼樣的都有。

讓我吃驚的是,大部分人竟然都認爲是鬼王殿暗殺的。

這透露出一個事實,很多奇門之人對如今圍繞四大天庭舊部署之間的矛盾和衝突,只知道個大概。

更無語的是,居然絕大多數人都認爲牛統領代表正義,代表地府的統治秩序。

看的我一陣無語!

不過想想,自己曾經還不是一樣麼,只是慢慢的接觸到核心,才明白其中的彎彎繞繞。

放下手機,我有一種很強烈的直覺,牛統領被我除掉,一定會引發某種反應。

……

(本章完) 牛統領被幹掉引發的風波在持續,各大論壇議論個不停,最擔心的是引發地府動盪。

就連我其實也在密切關注,要不是遠離了山神廟,真想找夜遊神出來問一問。

我無處可去,便去了周建兵早在一年前就安排好的修煉屋,每日沐浴紫氣修煉,一點點的提升實力。

時間一天天過,牛統領的事漸漸平息下來,就這麼過去了,既沒有宣佈新的統領人選,也沒有張貼要給牛統領報仇的行陰令。

兩個月後,這件事就這麼沉寂了下去。

我的道行也一點點緩慢的爬到了八百六十年道行,九百年道行遙遙可望。

這一日我正在聚精會神的修煉,東方射來的紫氣一遇到我的身體,就如同被漩渦吸引的水流一樣,緩緩沒入,消失的無影無蹤。

如果開啓法眼就會發現,附近所有的紫氣都扭曲了,全部朝我聚攏而來。

良久,等東方的紫光緩緩消失,太陽漸漸冒出山頭的時候,我終於睜開的眼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