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雲邪眨了眨眼,「那先把解石師父的事解決了吧,我明天就離開,記得對外宣稱,我來這裡,只是來閑逛。」


「好。」

「開採出來的靈石,挑幾塊你喜歡的吧。」

「啊?這不太好吧……」

季子城抽了抽嘴角,王爺這樣大手筆,讓他有些乍舌呢,那些玉石,不管哪一顆擱放在玉石城,價值都不便宜啊,隨便一塊,至少都要上萬銀才能買到啊。

愛算計:席少的捕心計劃 尋常人家,誰花得起這錢買啊。

雲邪聳肩,「行了,我們一行人來你這裡打擾多時,送你幾塊玉石,我還是能送得出手的。莫不是看不起我?」

「怎麼會呢?能為王爺分憂,是子城的福氣。」

季子城會心一笑,算是應承了雲邪的提議。

雲邪揮了揮手,瀟洒的轉身離開,「好了,時候不早,都去忙吧。我累了,就先去補個眠先。」

……

翌日午時,北夜與瀟艷寵都坐在帳蓬里,她們再加一個小蘿蔔頭——白芯。

兩個大人,帶著一個小女孩,坐在雲邪的床榻旁,三雙眼睛直盯著床上熟睡的雲邪。

在睡夢中的雲邪,本來睡得好好,突然覺得周身不自在。

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嚇了一跳,看著面前的三雙眼睛,「你們怎麼在這?」

「等你醒來啊。」

瀟艷寵一本正經的答道,語氣十分自得。

雲邪扯了扯嘴角,這樣的等她醒來,還真是讓她受寵若驚呢。

北夜的臉色相對來說,還算正常,「北夜你呢?你也和艷寵妹妹一樣,專門來等我醒來?」

「正解。」

北夜居然道出了這個真相。

雲邪瞬間整個人不好了,看著面前的二女,「不是!你們等我醒來,要幹什麼啊?」 白芯嘟著小嘴,在一旁插嘴道:「邪姐姐,我能用那些玉石療傷嗎?」

「可以啊。買那麼多玉石回來,就是給你療傷用的啊!」

心有不甘 雲邪點了點頭,表示那些玉石可以隨白芯使用。

白芯怔了一下,「可是,我療傷也只是吸取玉石里的靈氣,失去靈氣的玉石對我來說是沒有用的。」

得!

現在是換成雲邪傻眼了!

她總算是明白,為什麼這瀟艷寵、北夜為什麼要來找自己了。

因為,白芯吸收過的靈氣的玉石,成了最頭疼的去處。

瀟艷寵是想找雲邪,要幾塊玉石,她想找人雕些送壽禮的寶貝,給瀟涵丹君,再過半年,就是瀟涵丹君大壽日子。

現在準備起來,還真是沒有任何不妥地方。

至於北夜,則是提議,讓雲邪在景南郡也弄一家玉石鋪子,專門賣成玉,或是這些開採出來的石料。

好吧,論起生意頭腦。

闊少的不乖前妻 北夜總是比雲邪想得快,她這都讓雲邪開一家玉石鋪子,她認真的想了想這個可行性,還真是絕對沒有任何問題呢。

首先,北夜與白芯是需要玉石靈氣來修鍊聖力,那意味著以後的玉石,肯定是多得不行。

雲邪想到這裡,也就同意北夜的提議,至於鋪子的名字,她直接取名為金玉滿堂。

即做玉石,也做黃金的首飾,這樣也不至於太單一。

金鑲玉,玉器的最佳伴侶。

這些事都說清楚了,雲邪還窩在床榻上,朝她們二女問道:「還有別的事嗎?如果沒有別的事,那我就繼續睡覺了。」

「等等,還有一件事呢!」

瀟艷寵連忙伸手拉了她一把,不讓她睡覺。

雲邪生無可戀的看著她,「艷寵妹妹,你還有什麼問題,不妨一次性直接說出來,好不好?」

「花葬山,是怎麼回事?」

瀟艷寵一本正經的問道。

雲邪兩手一攤,直接裝糊塗,「你問我,我問誰?」

瀟艷寵惱了,「雲邪!不帶你這樣的,你昨晚明明和季子城提及花葬山,怎麼你現在又說不知道?」

雲邪伸手撫額,無可奈何的說道:「姑奶奶,花葬山這個地名,我也只是聽人說了一下。至於別的,真不知道。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等我們回去景南郡后,找千琴姑娘。千琴是儀天國人,花葬山是儀天國的地盤,讓她給咱們說說,你看如何?」

「千琴知道?太好了,等回去后,我讓她給我們說說。」

北夜興奮了,她說完后,與瀟艷寵互相擠眉弄眼,那樣子完全無視雲邪。

盛寵醫妃:穿書娘親種田忙 然後,在雲邪的瞪眼下,二女施施然的牽著白芯的小手,離開了雲邪休息的帳蓬。

帳蓬內,總算是恢復了寧靜。

在這一刻,雲邪長長的呼出一口氣,她在想,自己是不是把她們二女帶野了。

等回去景南郡后,也要看看迦夜是否回來了,也好讓迦夜跟著一趟去儀天國的花葬山。

她可沒有忘記,花葬山的旁邊就是屍海山,當時老莫說那屍海山,說得那樣恐怖,讓人聽得毛骨悚然,她心裡發毛啊! 獨孤隍城。

迦夜居住的迦葉府,他和夜煞、夜殤已經安排好一切,到處掛著紅色的綢布。

為了讓迦葉府變得光亮一些,他們仨個男人,甚至去移植了許多曼陀羅。

紅色的曼陀羅,直接在這裡放出了光亮,照印著這裡的喜慶。

迦夜站在迦葉府的大門,他抬首看著這門匾,臉上帶著沉重,他要找雲邪,和她說自己的身世。

以前獨孤叔叔領著他進了獨孤府,獨孤夫婦和他,都沒有告訴獨孤月遙,為什麼迦夜會被家族轟出來。

一方面是迦葉那個大族裡,長老們自私自利,所以才讓迦葉一族沒落。

雖然迦夜一直以這個名字自稱,可是沒有人知道,他的心底,就算是被家族驅離,他的內心還是覺得自己是迦葉子孫。

做為迦葉子孫,他只讓自己做到本份即可。

至於自己的兒子星耀,他並不需要兒子去承擔這些不該背負的責任。

「父親,你怎麼獃獃的站在這裡?」

星耀從府里走了出來,一抬首,就看到了父親迦夜站在那裡發愣。

迦夜沖兒子莞爾一笑,「我在想,邪邪喜歡什麼樣的定情之物呢?」

「定情物?」

星耀眨巴眨巴大眼,喃喃的數道,「送玉,好老土;送金,更俗氣。至於別的,父親你還是動動腦子吧。」

迦夜的臉色黑了大半,瞪著兒子,「金玉都不行,你覺得還能送什麼?」

「送邪邪喜歡的東西,又能讓她貼身帶著的。你說呢?」

她喜歡的?

貼身可以帶著?

小千法器!

迦夜想到這裡,頓時直接拉著星耀的手,直奔自己的私庫里,四下翻找。

翻找了幾個大木箱子,總算是找到了那東西,是一個寬面的鐲子。

而這個鐲子中間置放著一顆紫色的大寶石,然後垂下幾條流蘇,流蘇的盡頭,是一枚戒指。戒指的形狀,像是翅膀的形狀,顯得十分出色美麗。

看到這東西時,星耀挑了挑眉頭,「這東西不錯嘛。儲存法器?」

「這是小千世界的法器。」

迦夜驕傲的昂了昂首,把這個真相說了出來,驚著了星耀。

小千法器?

這等於是龍萱的龍蛋,裡面就是一個小千世界。

星耀見這東西后,給父親一個大拇指,「就父親這個小千鐲子,母親一定會喜歡的。」

「那是!」

迦夜滿心歡喜,又在這私庫里,搜刮著想送給雲邪的東西,結果左挑扣挑,又是挑出了一大堆。

星耀在這私庫里呆得無聊,見父親如此興頭十足的找東西給母親,不由撫額,「父親,母親是你的夫人,你的私庫就是母親的。你把它們折騰出來,這是要幹什麼啊?以後母親有需要,你讓她來這裡找,不就可以了嗎?」

「對哦,那我就直接把這些東西,都給她裝進這小千鐲子里去!」

最美遇見 想到就做的迦夜,讓星耀直接給他白眼。

這樣的父親,真讓他升不起崇拜之心啊,腦子都退化成兒童智商,要他這個做兒子的,怎麼去崇拜? 獨孤隍城的一切準備妥當,迦夜帶著兒子星耀、夜殤、夜煞離開鬼域,去凡間接他們的夫人。

景南郡。

因為他們的歸來,瞬間變得熱鬧起來。

星耀沒有帶龍萱前來景南郡,那是因為龍萱剛剛出世,她還需要閉關,將龍魂與龍體徹底融合在一起,所以便與黑龍王約好了,等母親和父親大婚過後,要離開鬼域的時候,再去接龍萱與自己離開。

而另一頭,雲邪正準備要離開南域邊城的時候,結果季燁來了,於是又在邊城耽擱了幾天。

在那幾天的時候,雲邪勸服了冉虎,讓他成為季燁的戰騎。

這麼一來,季燁擁有了白虎戰騎,從此不再是孤身一人在嘉慶關奮戰。

所以等雲邪等人回到景南郡的時候,雲邪意外的發現迦夜竟然回來。

一進星耀府大門的時候,兒子星耀就直接衝到了雲邪的面前,直接抱住了她的大腿,「邪邪!」

「星耀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我都回來好多天了。」

「來,讓我抱一下。」

雲邪一舉抱起星耀,這一入手,頓時感覺有些不對勁,「嗯?你怎麼瘦了?」

「沒有吧?」

「那你怎麼變輕了?」

星耀的臉色微僵,直接反問道:「邪邪,你確實不是你的力量變強了?」

力量變強?

呀!

她忘了她離開景南郡后,去南域還有一場際遇,所以讓她現在力量是變強了呢。

經兒子這麼提醒,雲邪尷尬的笑了笑,解釋道:「我忘了這茬了。」

「邪邪,父親有禮物送你呢。」

星耀神秘兮兮的吐露著這句話,讓雲邪愣了一下,「送我禮物?」

「嗯嗯,是手鐲戒指一體鏈哦。」小傢伙直接劇透了。

讓雲邪抽了抽嘴角,手鐲戒指一體鏈那東西,會不會太花哨了?

眸光轉了一下,隨後抱著兒子走進了大堂。

大堂里,白老爺子正在與迦夜、夜殤、夜煞三個人閑聊。

一見到雲邪等人歸來,紛紛起身相迎。

白老爺子知道這都是新婚不久,就分離的三對小夫妻,十分識趣,帶著星耀出去轉悠,把空間留給了他們各自。

夜殤一見到北夜,直接伸手將她拉走了。

而瀟艷寵那邊,卻是反過來的,她自己迫不急待的扯著夜煞離開了。

這麼一來,大堂上就只有雲邪和迦夜二人最淡定了。

雲邪看著迦夜,發現他依舊是那樣俊美,會心一笑,「我聽星耀說,你給我找了一份禮物,是手鐲戒指一體鏈?」

兒子那混蛋!

居然這麼快就把自己給出賣啊。

迦夜心裡暗想,回頭一定要給兒子一個教訓,讓他知道劇透是什麼滋味!

臉上卻一本正經的說道:「別覺得它花哨,它其實是一個小千世界。你一直四周挖草藥,有這個小千鐲子在,你便可以將草藥什麼的,都可以移種在這裡。包括世界的大小,氣候什麼,都由你掌控。」

雲邪聽到這裡,眼前一亮,還真是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驚喜!

迦夜這個時候送她小千鐲子,還真是及時雨! 迦夜從懷裡把那小千鐲子拿了出來,然後遞到了雲邪面前。

雲邪看到了款式后,眼前一亮,直接伸出自己手,「來,你幫我帶上吧。」

迦夜聽到這話,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她這裡喜歡自己送的這份禮物。

果然!

送這份禮物,是明智之選。

迦夜指了指她手上的玉板指,「這個怎麼處理?」

「你之前不是說,這是你的東西嗎?那就送你了。」

雲邪大方無比,直接做主,把這玉板指送給迦夜了。

迦夜抽了抽嘴角,「這東西我很多,你若是用不著,給星耀吧。他現在年歲小,玉板指的可用儲物空間,十分合適他用。」

他的建議,得到了雲邪的贊同。

手上帶好了小千鐲子后,迦夜繼而又說道:「這個小千鐲子,你若不喜歡露於人前,那就將它隱匿,這樣別人就看不到它的存在。」

「我是女兒身的時候,讓它顯示於人前,沒什麼不好。」

雲邪晃了晃自己手,看著手腕上帶著的小千鐲子,甚是喜歡。

迦夜見她歡喜的樣子,突然將她擁在懷中。

把雲邪嚇了一跳,喃喃的問道:「你怎麼了?」

「邪兒,跟我去鬼域,跟我舉行冥婚,可好?」

「冥婚?」

雲邪聽到這個詞的時候,有些訝異。

迦夜抱著她沒有鬆開,在她的耳邊說道:「你跟我冥婚後,咱們的兒子,就有資格繼承以後我的一切。我在鬼域掌管著獨孤隍城,以後是要交給兒子的。」

原來如此。

雲邪認真的思索了一下,「好,我跟你去鬼域冥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