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雲舒挑眉,剛才還答應她要好好休息!


傅南璟看到她來了,叫停了會議,推開了電腦。

「做好了?」

「嗯。」

雲舒將電腦拿開,隨後將湯放了上去:「你嘗嘗。」

傅南璟低頭,看到眼前這一碗湯。

單從賣相來說,還行。

湯色清涼,冬瓜和排骨還保持著原本的形狀。

尤其是冬瓜,燉的微微有些透明,散發著淡淡的香味。

傅南璟拿過小勺子,盛起一口湯,在雲舒期待的眼神中,一飲而盡。

「怎麼樣,好喝嗎?」

雲舒期待的看著傅南璟,一副等待誇獎的模樣。

傅南璟抿了抿湯,眉心一松。

味道出乎意料的好。

冬瓜和肉味相互交纏,融匯於湯中,肉香很濃,冬瓜香味也很好。

除了少了一點點鹽分之外,一切都很好。

傅南璟頷首:「很好喝。」

「真的?」

雲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之前每次做飯都失敗了。

這次,她還是很想成功。

傅南璟點頭,「真的,你可以自己嘗嘗。」

雲舒低頭,喝了一口湯,蹙眉:「好像沒什麼味道。」

「清淡點,適合我這種病人喝——」

「二哥,我看到小嫂子沒在廚房了,你馬上要喝湯了,要不要吃——」

吱呀一聲,房門被推開,秦固拿著一盒胃藥走了進來,看到雲舒還在,下意識將胃藥藏了起來。 只不過一個月賺了四五千塊錢,根本不夠她買幾件衣服的,又要交房租,生活過得苦不堪言,所以到了後面,她就只能買一些假貨了。

她也一直在尋找能夠讓她衣食無憂,願意包養她的男人,只不過那些男人有錢,寧願去包養那些在會所里的年輕小妹妹,像她們這種大學都已經畢業馬上就25的人了,對於那些好色的糟老頭子來說,已經算不小的年紀了,她們根本不願意花太多心思,在她們這種已經錯過了最佳的黃金年紀的女孩子身上花錢了。

她的心裡一直都有一個念念不忘的人,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皇庭的老闆喬夜宸。

這個國內響噹噹的大人物。

她曾經想過各種辦法跟他偶遇,想要吸引他的注意力,可是無奈之下,每次遇到他的時候,他身邊都是有那個思甜在場。

思甜是多麼精明的一個女人,絕對不會讓任何女人,有機會接近她的男人。

所以這些年來,她就只能在遠處偷偷的看著他,卻沒有辦法近距離的跟他說一句話。

今天好不容易來了個機會,她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而在他旁邊站著的女孩子不是別人,正是之前一直暗戀楚恆的那個蘇子沫。

蘇子沫如今已經進入了楚恆的律師事務所。

為了能夠接近楚恆,在上大學的時候,她的確挺刻苦努力的。

原本學的專業並不是法律專業,但是為了以後能夠進到他的公司工作,可以跟他朝夕相處,她就在大學期間自修了法律專業。

蘇子沫是一個智商極其高的女人,很快就攻下了法律專業的學學位。

按照行業的規矩,她要先進律所當助理,然後才有資格考律師牌照。

進入律師事務所之後,她的工作能力很快得到了認可,雖然他很想認楚恆的師傅,但他畢竟是老闆,也從來都不帶新人。

所以無奈之下,她只能跟著律師事務所裡面一個比較聰明的律師。

平時在公司的時候,她沒有刻意的接近楚恆,因為在這個期間,她不想讓楚恆太過多疑。

很怕讓他覺得自己是那種功利心特彆強的女人,也很怕讓他記起她曾經是在皇庭里工作過的。

楚恆知道倒是沒關係,但是如果整個律師事務所的人都知道了,那她的未來可能就會毀於一旦。

萬一楚恆沒有愛上她,沒有跟他在一起,最起碼她還有事業。

可是一旦謠言四起,那麼她的事業也會沒的,到時候人財兩空,可不是她想看到的結果。

當時跟她們一起進入皇庭的服務生沒有幾個。

那些人很多都是讀完初中就出來社會混了,也有很多是半路輟學的,就只有她們兩個是大學生,所以自然會比較聊得來。

別看她們經常會被人瞧不起,她們也會瞧不起那些學歷低的。

甚至覺得那些人沒有資格跟她們做朋友。

後來她們兩個被分到了同一個宿舍里,又有了共同的敵人,那就是路棉心。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在她們兩個身上,把這句話發揮的淋漓盡致。

即便她們兩個現在都不在皇庭工作了,但是依舊和租在一起。

s市的房價堪比黃金,像她們兩個這種剛大學畢業出來的打工族,想要租一套完整的1室1廳,恐怕會很吃力。

紫筆文學屍道人?

幾乎就在那神秘黑袍人聲音落下的瞬間。

場上所有人都是目光猛地一凝,紛紛朝著高空上望去。

「這聲音?」

而此時,將聖子獎勵剛剛得到手的林寒,則是神色猛地一變。

他朝著高空上望去,頓時看到一個熟悉的黑袍人站在那裡。

那黑袍人,林寒永遠也

《龍血神帝尊》第七百一十二章只存在於傳說中的力量 拜耶蘭的港口位於城市東南的海灣,新征服的南方行省成船的小麥和棉花,北境的礦產和西境的牲畜、漁獲每天都通過這個主要的港口進行裝卸,然後在拜耶蘭的市場和工坊里加工成精美的貨物送往各地。

格里菲斯之前已經來過一次這裏,在公共港區見識過堆積成山的貨物和摩肩接踵的旅客,那種奇特的混合氣息讓他不用睜開眼睛就能知道自己到了哪。但是,神秘界的高等學府霍蒙沃茨有自己的小型私港,遠遠地避開了擁堵的貨物和讓人窒息的空氣。

大家都說,人生而平等,但是有的人更平等。

整潔寬敞的堤岸邊,校方已經為客人們搭起了漂亮的葡萄藤涼棚避開酷熱。藍色和綠色的飽滿果實從伸手可及的藤蔓間垂落下來,陰涼處的長桌上已經準備了早午餐,甜甜圈、烤春雞和果汁可以隨意享用。

好些出身平民和下級貴族的男生們把鼓鼓囊囊的行李裝在小車上,大呼小叫地從鋪着紅毯的道路上跑過。悉心打扮的女孩子們倚靠在欄桿上,任由海風吹起她們的長發。

出身名門的新生們此時此刻還在家族的管束之下。他們的僕人擺上桌椅,呈上精緻的茶點。各家的執事帶着無可挑剔的表情,向附近的大家族送上拜訪的名帖。

格里菲斯他筆挺地站在拉莫爾家的涼亭外面,注視着來來往往的學員和僕人們,時不時伸手去按一下腰間,卻發現那裏並沒有掛上佩劍。

「先生,需要託運行李嗎?」

「謝謝,我的行李已有安排。」見習騎士禮貌地回應道,同時循聲看去。

眼角的餘光瞥見一個比孩童高不了多少的小型生物站在他的身邊,用閃閃發光的大眼睛望着他。這個生物長著棕色的皮膚,尖尖的臉和耳朵,大大的門牙和圓溜溜的眼睛……

S!H!I!T!

哥布林!這麼近!我竟然沒有注意到!

格里菲斯驚出一身冷汗,閃電般地抽出藏在靴子裏的匕首同時向後跳了一步。如果不是短小的武器不順手,格里菲斯已經把匕首扎進這頭哥布林的腦袋裏再擰上兩圈。

「先生,先生!」矮小的生物被寒光閃閃的匕首嚇得半死,一屁股跌倒在地,「我是布朗尼1019號,不是哥布林。」

格里菲斯驚慌過後,發現這個小東西確實和哥布林有所不同。它的皮膚是淡淡的棕色,更加光滑細膩,面容看起來也要柔和圓潤,和哥布林給人的那種猥瑣兇殘的感覺完全不同。

「見習騎士的行李會跟隨拉莫爾小姐的行裝一起託運,不用校方勞神,」管家阿什福德微笑着走了過來,向著坐在地上的布朗尼點點頭,又對格里菲斯說道,「在其他人注意到騷動以前,趕快收起你的武器。」

「是的,高貴的先生,告辭了,高貴的先生,」布朗尼急忙從地上爬起來,脫下頭上的帽子向阿什福德和格里菲斯鞠了一躬,飛快地跑開了。

「沒見過布朗尼嗎?好吧,這是我不好,」阿什福德抱歉地向格里菲斯聳聳肩,「我也沒想到你的反應會那麼大。」

「失禮了,阿什福德先生,」格里菲斯收回匕首,向拉莫爾府的管家說道,「我在東方遭遇過哥布林,和它們長得很像。」

「原來如此~我也沒有掌握多少有關使魔的知識,只知道它們都是魔法的造物。看來你在霍蒙沃茨又多了一個研究方向,」阿什福德露出微微的笑意,帶着格里菲斯來到涼亭的長桌邊,「布蘭頓先生,再過五分鐘,小姐的安全就交給你負責了。」

「命令收到,阿什福德先生,」格里菲斯捶擊了一下自己的胸口,發出一聲沉悶但是夾雜着微弱清脆撞擊的聲響。

「嗯?什麼聲音?」一起來送妹妹入學的拉莫爾家長子諾蘭放下手裏的葡萄,上下看了一眼見習騎士。

「鎖甲,諾蘭先生,我在外套下穿了半身鎖甲,」格里菲斯回答道,「校規不允許在日常活動中攜帶武器和盔甲,所以我穿在衣服里了。」

「按校規的意思是穿在衣服里也不行的~」正趴在扶手邊眺望海港的索尼婭轉過頭來,笑容甜美地看了看見習騎士,「被發現要扣學分的。」

「如果在行軍時遭到突襲可能來不及披掛甲胄,戰術上會陷入不利,」格里菲斯認真回答道,「霍蒙沃茨班輪的航行需要穿過峽灣,如果……」

「呵呵~沒有什麼如果,布蘭頓卿,」諾蘭也笑了起來,「從這裏往北直到霍蒙沃茨的領地都在帝國艦隊嚴密的監控之中,沿岸的魔物,海盜什麼的,許多年前就被剿滅乾淨了。」

「恕我直言,布蘭頓先生的慎重值得讚許,諾蘭少爺。這畢竟是小姐離家的遠行,安全是非常重要的,」全套黑色禮服一點不嫌熱的阿什福德先生微微點點頭,然後面帶笑意地對格里菲斯說道,「如果有誰注意到布蘭頓先生披甲不符合禮儀,也會想到他剛剛叢東方返回還不適應和平都市的生活,加以體諒的。」

這個時候,一位法師打扮的中年男士在遠處用魔杖虛點一下,私港里立刻出現了迴響:

「霍蒙沃茨新生,請登船,其他客人請留步。」

岸邊出現了一陣陣騷動和驚嘆聲,一艘線條漂亮細長的帆船就像是一片漂浮水面的柳葉,平滑優雅地劃過水面向著岸邊靠近。她快如幻影,卻靜謐無聲。

霍蒙沃茨的快速帆船「飛葉」號,負責將學員從拜耶蘭的海港安全快速地送到北方的校區。據說這艘漂亮的三桅快速帆船每一面風帆都得到了魔法的加護,掠過海面的身姿如同彩雲。帆船的龍骨來自北方密林的巨型杉木,在波濤洶湧的海峽上行駛也如同劃過鏡面一般平穩。

這艘快船除了日常用於學院師生的接送,也會用來運送新鮮食材和其他物資。臨近中午的時候她從拜耶蘭的港口出發,無論海風是否合適都能在第二天落日以前抵達霍蒙沃茨幽靜的峽灣。

「登船,先生小姐們,帶上你們隨身的行李。」一位和藹優雅的中年女士推了推鼻樑上的眼睛,向圍在身邊的新生們招呼道。

格里菲斯剛剛登上甲板立刻感覺到一陣涼風。雖然現在仍是夏季,卻絲毫感覺不到酷熱,舒爽得就像是金秋一般。

一起入學的菲歐娜也在拉納的陪伴下登上了甲板,她蹦蹦跳跳地跑來挽住索尼婭的胳膊,一起有說有笑地往客艙走去。拉納顯然不想打擾女孩們,朝着格里菲斯揮揮手就自己在甲板上找了塊空地坐了下來。

格里菲斯也在在甲板上找了一個距離客艙不遠的陰涼角落,取出一本書看了起來。他的位置距離索尼婭的客艙很近,如果發生了什麼瞬間就能趕到。

「格里菲斯~」

剛剛坐下的見習騎士抬起頭來,發現嘉拉迪雅正咬着一個蘋果向他歪歪頭:「激動嗎?馬上你就要成為人類最好的魔法學校的一員了。之前問你,你嘴上還說自己不適合學習魔法呢!想不到身體這麼誠實~嘖!」

「我的專業是軍事指揮學,」格里菲斯辯解道,「霍蒙沃茨在這個專業上也有不俗的成績,只是不能和魔法相提並論罷了。」

精靈女孩笑了起來。她明艷動人的眼眸像是寶石一樣美麗,又如同一潭寧靜的秋水那樣遙遠而寂靜。格里菲斯突然產生了一種緩緩沉入湖底的沉迷幻覺,緊接着心神彷彿被點亮一般變得活躍而警惕,一絲抗拒緩緩滋生。

Leave a reply